悠悠书盟 > 战神领主 > 194. 肖恩的黑焰

194. 肖恩的黑焰

  肖恩拖着黑君王,向前疾行。

  此时的黑君王,在肖恩手中却仿佛有着数千斤之重那般,仅仅只是在在地面轻划,整个大地便有宽逾尺而深不可见底的裂痕出现。而随着肖恩的移动,这道裂痕正在不断被拉长,仿佛是要将这片大地彻底的一分为二。但是更加恐怖的,却并不在此,而是在于肖恩的黑君王上缠绕着的黑色火焰。

  很久以前,在肖恩还需要依靠咒印剑士所独有的技能“缠绕之炎”来对付敌人时,那时候他所使用的兵器上也常常会出现这样的火焰。

  只不过,那些火焰比起现如今的黑色火焰,则要明显更加浓烈许多,就像一柄真正在燃烧着的火焰剑一样。

  但是此时黑君王上燃烧着的黑焰,却并不怎么强烈和明显,甚至要稀薄许多,而且缠绕着的地方看起来也一点都不明显,依稀只有几处地方有微弱的火苗在跳动着,就好似下一刻将要熄灭。

  可是。

  大地之上,那条追随着肖恩的移动而显露狰狞的可怖裂痕,其分裂开来的边缘处,却是呈现出一种结晶化。

  这是高温焚烧之后所独有的现象。

  而且并不仅仅只是地表两端的边缘,顺着分裂开来的两壁而落,地面断截处的两端[一^本^读^小说][]地底同样也是这种结晶体,很明显高温是随着黑君王撕裂大地的路径延续着。从这一点上来看,就足以证明此时黑君王上缠绕着的黑色火焰。绝不像表面看起来那么简单,至少能够在这个无法则构建的空间里有如此强大的威力,绝非凡焰。

  因为众所周知。哪怕就算是深渊之焰、净世之焰此类稀世而可怖的火焰,也都是规则的具象化。

  所有这些缠绕在黑君王上的火焰,则同样也是某种规则的具象化才对。

  而且,在对付亡灵类的生物上,这些火焰还有奇效。

  远在百米之外的那名恐惧,似有感应的微微侧目,望了一眼正疾步而至的肖恩。

  在这名恐惧骑士的眼中。肖恩的身上有着极为浓烈的黑暗气息缠绕着,这种气息虽是它未曾见过,可是这一刻却不知为何在它的脑海里凭空多出了许多的知识:只依稀记得拥有这些气息的生物。必要的时候也可以是盟友,当然在更多的时候应该是井水不犯河水的同类,还不至于归类到那相遇必死战的程度。

  在三大黑暗位面里,恶魔与魔鬼向来是世敌。基本上是处于一见面必死斗的局面。

  据说在世界位面最深处的底渊。来自深渊与地狱两大位面的圣战已经持续了无数年,这历史已经久远到谁也记不住,依稀只记得应该是自两大位面诞生起就从未停歇过。

  恶魔与魔鬼,都将此称之为永恒圣战。

  至于能够与深渊、炼狱两大位面齐名的尸骨位面,在表现上倒更像是中立一些。

  奉行金字塔政策的三大位面,下位(下等、下阶)生物都只是炮灰而已,真正拥有决策权的只能是上位者。而尸骨位面的所有高阶亡灵生物,它们自意识形成的那一刻起。脑海里就会多出一条律令:即与地狱、深渊两大位面的生物属于同类,但在正常情况下是不会互相攻击。甚至必要的时候还可以成为盟友一同征战入侵破坏其他位面。

  反倒是尸骨位面的内部,高阶亡灵生物会彼此攻击和吞噬对方,形成一种更加混乱的内乱局面。

  而这名恐惧骑士,或许是在这个位面空间里被囚禁了太久,久远到已经忘了许多的东西,所以它才会对于肖恩表现得如此明显的敌意感到疑惑和纳闷。

  但是这种疑惑,也仅仅只是在它的思维中停留了一瞬间而已。

  很快,它双眸中的红芒就变得炽烈起来。

  手中的战戟横扫而出。

  灰色的劲气罡风从恐惧骑士的身前半周环扫而出,将数具食尸鬼的尸体直接扫飞出去,但是同时却也是逼退了不断夹击着它的哈汀和罗蒂卡巴斯两人。

  一身铠甲的哈汀倒还好说,无论是食尸鬼还是罡风劲扫,都依旧无法对其造成任何伤害,仅仅只是逼得他连退数步而已,那漫天残肢的食尸鬼尸身于他而言也不过是随意拨扫就能够挡下的。但是对于手持沉重骑枪的罗蒂卡巴斯而言,就应对得有些艰辛了,因为这些食尸鬼就算是死了,但是尸毒却也依旧没有减弱丝毫,以罗蒂卡巴斯没有穿戴任何防具且如今身上也有数处伤痕的情况而言,稍微溅上那么一丁点血液对他都是一种伤害。

  不过就算抵挡得较为狼狈,但是罗蒂卡巴斯的实力明面摆在这,骑士枪点刺之下依旧能够挡住这些尸块毒血的临近。只不过那罡风劲气,就实在是无能为力了,以至于身上又新添了数道伤痕。不过好在这些伤痕还不至于影响到他的行动能力,所以罗蒂卡巴斯也不至于就此失去战斗能力,而且只要等希特莉那边空出手来,这些伤势一下子就可以得到完全恢复。

  但是这只恐惧骑士,在逼退了哈汀和罗蒂卡巴斯两人后,却并未继续和他们纠缠,而是一夹马腹就朝着肖恩疾驰而去。

  双方的速度都极快。

  百米之间的距离,对于这两者而言也不过就是几个呼吸间的功夫而已。

  尤其是那梦魇兽,更是尸骨位面里有名的战驹,它与独角兽一直以来都是黑暗与光明两大世界的绝对象征物。

  当肖恩冲至恐惧骑士还有十数米的距离时,强烈的战意自肖恩的胸腔燃烧而起,几乎让他的血液都彻底沸腾起来。缠绕在黑君王上的火焰,就好像是肖恩意志的某种具象化。在此时陡然燃烧得更加猛烈起来,仿佛又添柴火。就连距离稍远一些的塞西莉亚、希娜、希特莉等人,此时都能够感受到一股强烈的黑暗气息从肖恩的身上散发而出。同时还有灼热的气浪扑面而来,烧灼得肖恩周围的空气都产生了扭曲,更不用说距离肖恩更近的哈汀和罗蒂卡巴斯两人。

  不过要说正面威胁感最为强烈的,恐怕还是非恐惧骑士莫属。

  因为它胯下的梦魇兽,在冲锋的途中居然产生了一瞬间的迟滞,就好像是在畏惧着什么。尽管这点迟滞非常的轻微,甚至很快就在恐惧骑士的气势下消散。但是这对于恐惧骑士所造成的影响依旧是非常强烈的——骑士的冲锋哪怕只是迟疑一秒,都会造成许多无法挽回的战果。

  恐惧骑士双眸里的红芒更加明亮,属于上位者的高阶亡灵威压彻底从其身上爆发出来。好像有一股肉眼不可见却又明显存在的气场笼罩在整个战场上,甚至将肖恩、哈汀、罗蒂卡巴斯都括囊进去。

  通俗点说,这也是领域的雏形,也是人类所谓的“场”。

  不过在恐惧骑士的这个场里。肖恩的行动却是根本就不受影响。

  当双方更加接近之后。肖恩猛然一个跃空,整个人就跳了起来,然后高举着手中的黑君王,以跳斩之势朝着恐惧骑士落下。

  面对肖恩这来势汹汹的抢手先攻,恐惧骑士的应对也同样干脆简单。

  就只是挥扫着战戟横枪而挡。

  战戟的斧面与枪尖恰好点在了肖恩的黑君王剑尖之上。

  刹那间,一股可怕的冲击波瞬间以两人为核心如同狂风暴雨般肆虐而出。

  顿时,大地如同恐怖的漩涡般迅速塌陷一个巨大的圆圈——方圆上百米的区域全部塌陷了数寸有余,无数的石子和尘土自碎裂的地面缝隙间喷涌而出。化作齑粉飘扬而起。紧接着,就是成道的裂痕继续向着四面八方扩散蔓延而出。一如深海章鱼的触手那般,不断的蜿蜒向前撕裂着整片大地。而伴随着这些撕裂的纹理,地面一块接一块的迅速分裂、然后塌陷、化作齑粉,尔后便是这种塌陷不断的一寸寸加深,转瞬间一个巨大的坑洞就呈现在众人的眼前。

  唯独恐惧骑士所立的位置看起来似乎依旧完好无损。

  但是这一处完好无损,看起来却更像是位于一处盆地内的孤峰。

  不过,这仅仅只是两人的第一次交锋而已!

  依旧处于半空中保持着下劈姿势的肖恩微一施力,火焰瞬间就从黑君王上彻底燃烧出来,化作黑色的熊熊烈焰。

  远远看去,就仿佛肖恩手握着一道黑色的火焰然后砸向恐惧骑士。

  面对这一幕,哈汀和罗蒂卡巴斯两人就算想要施以援手,也都已经完全不知道该从何下手好,因为肖恩的这一击,便有无数黑色的火焰从中飞溅而出,如同无数黑色的流星雨那般散向四面八方。仅仅只是如此,哈汀和罗蒂卡巴斯两人便感觉到焦灼的热浪扑面而来,甚至所有裸露在空气底下的皮肤都感到强烈的刺痛,这比起恐惧骑士刚出现时给众人带来的死亡威胁感还要更加强烈和明显。

  深坑内,无数细小的黑色火焰正在熊熊燃烧着。

  而恐惧骑士所立着的孤峰,也仿佛开始支撑不住它的站立,龟裂的裂纹已经遍布了这处立足点。

  兴许是同样感觉到死亡的威胁,恐惧骑士发出一声尖啸,同样有火焰从它的身上燃烧而起,但是这火焰却并不是黑色的,而是灰白色的。而当这股灰白色的火焰燃烧起来时,原本梦魇坐骑四蹄上燃烧着的幽蓝色火焰也迅速转变成灰白色,与肖恩身上那黑色火焰的灼热气浪不同,灰白色火焰燃烧时所带来的却是一股阴冷的气息。

  那是仿佛就连灵魂都要彻底冻结的死亡气息。

  来自尸骨位面的苍白之焰。

  当苍白之焰与肖恩的黑色火焰形成对峙之时,焦灼的热浪瞬间就为之一滞——但是这种凝滞却也仅仅只是针对恐惧骑士而言,对于哈汀和罗蒂卡巴斯而言。这就让两人恨不得立即远离这处战场,因为不是什么人都喜欢冰火两重天的感受。

  作为世界上最为著名的五种火焰之一,苍白之焰是与深渊魔焰、末日烈焰、净世之炎、毁灭之焰所齐名的存在。只不过就性质上而言。比较偏向于深渊魔焰,是一种奇冷无比的火焰,号称就连灵魂都可以冻结,也曾是冥王所独有和掌握的火焰,更是冥王曾经的身份象征。

  只不过,伴随着冥王之名的消失,苍白之焰也终究不再是冥王所独有。而是成为尸骨位面所有高阶亡灵共同拥有。

  当然,一般的高阶亡灵所能够使用的苍白之焰,也只是极为细微的一丁点而已。甚至就连万分之一都没有。

  但是眼前这只恐惧骑士所燃烧起来的苍白之焰却明显不是那种杂质苍白之焰,相对而言要更加精纯一些。虽说这种精纯度很有限,可是比起一般的高阶亡灵生物也要强大许多,也只有这样才能够抵消得了肖恩那不知名的黑色火焰威力。可是这样看来也更加彰显出了这只恐惧骑士的与众不同。

  两股火焰的对峙碰撞所造成的结果。就是坑洞内燃烧着的火焰不再仅仅只是黑色,而是多出了许多白色。

  看起来,就像是黑白二色的棋子落在棋盘一样,星罗棋布的分散着,然后又互相吞噬着。

  眼见这一番交锋无法轻易分出胜负,肖恩再度用力一压的同时,也借着恐惧骑士的横扫让自身向后飞落,暂时脱离了和恐惧骑士的角力争斗。而这只恐惧骑士。也在肖恩借力脱离的同时,策马侧跃。跳离了立足点的这处“孤峰”——几乎是在恐惧骑士跃离孤峰的一瞬间,整道孤峰便立即化作石沙齑粉。

  而肖恩与恐惧骑士也在同一瞬间一左一右的分别落向了坑洞的边缘位置,也不知是两人有意控制又或者是巧合,双方皆是距离跳出坑洞仅差一步,只能同时处于这坑洞的边缘位置处再一次向着坑内的中心位置处滑落进去。

  但是比起骑着梦魇的恐惧骑士,肖恩无疑是要更加轻松一些。

  他借着这滑落的速度,手中的黑君王一扫,就像是磁铁一般,将其身边周围的黑色火焰全部吸回黑君王之上,让黑君王剑身上那稀薄的火焰瞬间加大起来。与此同时,也顺便将周围那些白色的苍白之焰全部扫灭,此消彼长之下自然是彻底改变了深坑内的冰火两重天平衡感,这让整个坑洞的温度再度变得炽热起来。

  那名恐惧骑士盯着肖恩的举动,猛然将战戟也横扫而出,似乎是在模仿肖恩的动作。可是,它的这一戟横扫却并未起到如同肖恩一样的结果——不仅没有将苍白之焰吸收回来,反而是又挥洒出去不少的苍白之焰,虽说如此一来确实是让坑洞内的温度又重新恢复平衡,可是却是让它身上的苍白之焰变得稀薄许多。

  要知道,苍白之焰可是高阶亡灵生物的本命火焰:对于高阶亡灵生物而言,苍白之焰的纯净与否和多寡,是它们迈向更高品阶的关键因素。虽说只要有足够的灵魂能量,消耗掉的苍白之焰也是可以得到恢复的,可是眼下这个空间里却是没有任何灵魂能量能够让亡灵生物获得补充,所以这名恐惧骑士挥洒掉的苍白之焰是永远都不可能得到恢复的。

  此消彼长之下,反倒是肖恩取得了上风。

  借着恐惧骑士因为常识的不足所造成的错误,肖恩在滑落至一半的时候,猛然一跃就跨过数十米的距离,直接落在了坑洞的中心位置。他几乎是足尖微一用力,整个人就彻底动用了所有的底牌,甚至就连魔印.血魅以及黑暗斗气都全部施展开来,朝着那只恐惧骑士猛冲而去。

  比起恐惧骑士,梦魇兽所感受到的死亡威胁要更加明显,它极为不安的打了个响鼻,似乎是想要摆脱马背上恐惧骑士的操纵。对于梦魇兽而言,肖恩此时所散发出来的气息应该是更加接近其同类的标准,所以不仅仅只是恐惧骑士这位高阶亡灵生物的威压对其有影响,肖恩身上散发出来的气息也同样有着非常强烈的影响。

  苍白之焰的削弱,梦魇的骚动。

  这两种本不该出现的情况,此时都出现在这具恐惧骑士的身上,也不知道该如何它的悲剧,但是它却的的确确必须分心去压制住梦魇兽的动乱。以至于等到它感受到肖恩的逼近时,它手中的战戟已经来不及刺向肖恩,甚至就连格挡都变得非常的勉强,只能匆忙的横扫而出。

  一如之前它对付哈汀和罗蒂卡巴斯一样。

  或许,在外界,肖恩的实力确实比起哈汀和罗蒂卡巴斯要稍微逊色一点,哪怕他的实战经验和技巧都要远胜于他们,但是在持久作战和要依靠力量压制对手的情况下,都会稍显不足。可在这处独特的空间里,此时此地、此情此景之下的肖恩,却是要比起哈汀和罗蒂卡巴斯强出太多。

  所以当恐惧骑士的战戟横扫而出的时候,对于肖恩而言根本就没有任何威胁,他甚至极为从容的自罡风劲气穿过,然后将手中的那柄燃烧着黑色火焰的黑君王准确无误的刺入到恐惧骑士的心脏位置。借着强大的冲锋力度直接将这名恐惧骑士带得脱离马背,然后撞入到坑洞的晶壁上,黑色的长剑剑尖甚至透过恐惧骑士的铠甲,从其后背心处穿出。

  完完全全就是将其彻底钉在了地上!

  刹那间,从黑君王之上爆发而出的黑色火焰,直接就将这名恐惧骑士彻底吞噬。

  凄厉的惨叫声,从黑色的烈焰中发出,可是这个时候却已经是完全看不出恐惧骑士的人形,只有一团黑色的烈焰正在不断的燃烧着。就连恐惧骑士身上那可以冻结灵魂的苍白之焰,也在黑色烈焰的焚烧下,仿佛被彻底吞噬一般,只是短暂的显露出几秒后,就不再出现。

  在这股近乎是彻底失控的火焰爆发下,就算是肖恩也无法再度握紧着黑君王的剑柄,只能弃剑而退,看着这黑色的火焰彻底形成一道冲天而起的火柱。

  而失去了恐惧骑士的控制后,那匹梦魇兽也再前冲出十数米后,就速度放缓的逐渐停下。而它四蹄上原本燃烧着的苍白色火焰,也再度重新恢复成原本的幽蓝色,只是没有像之前那样伴随着它的走动然后在地上留下幽蓝色的火焰路径。

  看得出来,这匹失去了主人后的梦魇兽显得有些迷茫,似乎不知该何去何从。

  但是它只是略微茫然的转了一圈后,就仿佛是受到肖恩身上那股黑暗气息的吸引,缓缓的渡步走到肖恩的身边,亲昵的蹭着肖恩的脸。(未完待续……)

  ps:刚发现,好像之前一章的章节名敲错了?不过算了,你们大家知道就好了。已经回到家了,昨晚一夜没睡,中午飞机又晚点,回到家已经五点多快六点,本来想码一万字的,但是实在是有心无力,不过至少接下来更新能够得到稳定和保障了。

看过《战神领主》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