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战神领主 > 198. 离开扭曲空间

198. 离开扭曲空间

  在这个已经彻底死去的空间里,天空永远都是低沉无光,而大地也永远都是一片荒芜颓败。

  没有人知道,现在已是什么时间。

  肖恩等人只是跟在梦魇战马身后不断的前行着,但是具体走了多久,他们却是全然不知。哈汀觉得可能有好几个小时了,罗蒂卡巴斯却是觉得可能已经过了好几天,肖恩却是觉得大概只过了一天,每一个人对于时间的流速至此已经彻底迷失,他们再也无法知道此时已是什么时候。

  而且这种情况,还在持续恶化中,若是他们无法离开这片空间的话,最终就连他们自身的意识,恐怕也会彻底迷失,然后和这片空间同存亡。

  如果要说对时间流速还保留着最后认知的话,那么大概就非塞西莉亚莫属了。

  只是,当塞西莉亚说出“时间对于现在的我们而言还有意义吗”这样的话后,所有人也就不再去纠结时间流速的问题。因为对于他们而言,时间流速确实已经失去意义了,只要他们没有彼此走失,那么其他任何问题就都不会是问题。至于饮食问题,也全部都得到统一的解决:他们以塞西莉亚的时间流速感作为标准,只要塞西莉亚觉得饿了,那么他们就进食。

  仅此而已。

  当所有读>小说问题都得到统一解决之后,肖恩等人的行进速度明显得到了提升。

  只是,他们目前唯一还不确定的就是梦魇战马打算带他们前往的地方到底是哪里。但是在这个空间里。他们唯一能做的也就只能是跟在梦魇战马的身后了。当然这一路,也并不见得有多么太平,时不时还是会遇到一些亡灵生物的。只不过却是不再局限于食尸鬼一种,同时也开始出现了其他的品种。

  例如行尸、丧尸、僵尸这类低阶亡灵生物,甚至还有幽灵、鬼魂这类灵体型的亡灵生物。

  但是却是不再有恐惧骑士这类高阶亡灵生物。

  因此对于肖恩等人而言,除了灵体型的亡灵生物稍微让众人费了一番手脚外,其他的倒没有什么威胁性。

  在没有时间流速概念的情况下,肖恩等人对于这个空间所遭遇到的一切都已经感到麻木了。存留在他们的记忆中,除了战斗就是进食和赶路。几乎每时每刻都在重复着这样的举动,而塞西莉亚和希特莉两人所保留着的魔力和神力,自然也在这样的战斗中变得越来越少。以至于到了后期甚至已经基本失去战斗能力。

  倒不是说两人的魔力和神力都彻底消耗光,而是肖恩禁止她们继续施展魔法和神术,让她们保留最后的自保能力。希特莉如果神力消耗一空的话,最多也就是疲惫以及无法继续施展治疗神术而已。但是塞西莉亚如果魔力消耗一空的话。伴随而来的偏头痛就导致出现其他问题,而且如果长时间处于这种头痛的情况,对于魔法师可不会有任何益处。

  依旧重复着不断的战斗、进食、赶路,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在肖恩等人的视野里,终于出现了一片残破的废墟。

  这片废墟的出现,让所有人瞬间眼前一亮。

  因为他们实在是已经看腻了各种龟裂的大地和灰暗的天空以及枯木林,当然还有无处不在的各种低阶亡灵生物。此时看到居然有这么一片废墟出现。对于他们而言也是值得惊喜的,毕竟终于可以看到不一样的景色。

  只不过就算是内心显得非常的澎湃惊喜。但是所有人也并没有贸然行动。

  他们都不是刚开始冒险的新人,虽然失去时间感和方向感让他们都非常的难受,甚至可以说是对他们的精神造成极大的负担和压制,可是这点问题还不至于让他们的精神产生崩溃。所以众人自然不会像那些刚刚开始冒险的新人那样,在看腻了荒原之后突然看到这么一片废墟就会很兴奋的冲上去,谁知道是否还有什么隐藏的威胁存在。

  所有人皆是小心翼翼的靠近这片废墟,甚至还摆出了警戒的战斗阵形。

  这片废墟的原貌,大概应该是一处庭院之类的地方。

  本该是精美的拱门已经彻底倒塌,只留下数块还依稀还能辨认出模样的石块。原本庭院内应该是有许多雕塑,可如今也仅仅只剩下一些还未被彻底风化的基台,至于上面的雕塑则早就已经被风化腐蚀得不成形状。除此之外,还能辨认出应该是庭院的地方,就是这里有着大量倒塌的石柱和石墙,当然同样也是被风化得非常严重,许多地方只是稍微一碰就彻底化成齑粉。

  塞西莉亚检查了一遍周围的情况外,终于沉声说道:“这里……应该就是主楼花园中心了。”

  “这么说,我们能够离开这里了?”罗蒂卡巴斯的脸上涌现出喜悦之色,在这个沉寂的空间里他实在是呆得太久了,久到几乎都让他感觉自己快生锈了,“出口在哪?”

  “没那么简单。”塞西莉亚摇了摇头,“这里是主楼花园中心不假,但是因为已经没有任何魔力波动的痕迹,所以我们要找到出口并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兰斯特,你知不知道如何离开这里?”

  所有人的目光,都转向兰斯特。

  但是兰斯特却也是一脸的茫然:“我,我不是很清楚,我……”

  “好吧,虽然我本来就没抱什么期望,但是听到你这么直白的承认,我还是有点失落。”塞西莉亚耸了耸肩,但是她的表情却是一点也看不出失落的样子,“之前你是如何发现这个秘密空间的入口?”

  “我,我是按照蓝图找到的。”兰斯特开口说道,“根据长老的说法。像这样的秘密空间只要是我接近到一定的距离,就可以自动打开。……之前那个入口就是这样开启的,我……我什么都没做啊。”

  听到兰斯特的话。肖恩等人皆是一脸的无奈。虽然知道人鱼族是呆萌的代表种族,可是像兰斯特呆萌到这种境界的,还真的是很少见呢,至少和其他人曾经听闻到的关于人鱼族的传说明显不一样。当然,肖恩当初在游戏里也没有见到多少人鱼族的人,就算见到了也是玩家的侍从,只顾着战斗了哪还有时间去打招呼。

  就在这时。一直带领着众人前行的那匹梦魇战马却是突然发出一阵嘶鸣声,甚至直接人立而起,显得异常的惊慌。

  肖恩等人的反应也很快。几乎是看到梦魇战马的异常反应,就立即将塞西莉亚和希特莉两人保护在中间,其他人则呈圆形阵环绕在周围。等到确定了希特莉和塞西莉亚两人都得到了保护之后,肖恩才伸手轻拍着梦魇战马。试图安抚它的慌乱和躁动。

  “咳……很……久……咳咳……活……人……”一声极为奇特沙哑的嗓音。突然响起。

  但是伴随着这声音的响起,出现的却并不是声音的主人,而是数十只手突然在肖恩等人的周围破土而出。只见这些破土而出的手很快就按住地面,然后用力支撑着整个身子从地底爬出,它们的速度很快,而且动作也非常的整齐,甚至来不及让肖恩等人趁着这些尸体从地底爬出来之前就将其消灭。

  待到二十来具破土而出的尸体彻底站立在所有人的面前时,肖恩等人的脸色就变得更加难看了。

  死灵战士。

  黑武士的步兵型进阶体。六阶亡灵生物,个体战斗力比同为六阶的骸骨魔还要强。因为它们拥有更加锋利的兵器和坚硬的铠甲。而且除非是能够一击毙命,否则的话死灵战士那永不疲倦和不死特性足以让他们的任何敌人崩溃。也正是因为如此,所以在诸多六阶亡灵生物中,死灵战士的战斗力也是属于排名比较靠前的存在,甚至在部分单对单的战斗情况下,死灵战士也能战胜黑骑士。

  此时,被二十只死灵战士包围着,肖恩等人也不敢轻举妄动。

  倒不是说他们没办法全歼这些死灵战士,可是一旦他们先下手为强的展开进攻,那么就很有可能会导致让这些死灵战士拥有攻击塞西莉亚和希特莉的机会。而如果被动防守的话,那么他们解决起来也会变得非常的棘手,甚至还有可能要让塞西莉亚动用最后仅存的魔力来作战。

  “不要乱动。”肖恩沉声说道。

  “为什么?”罗蒂卡巴斯有些不解。

  “死灵战士是无法自然进化形成的。”塞西莉亚开口替肖恩做出解释,“在亡灵生物里,黑武士的自然进化路线只有黑骑士这一条路线。所以任何死灵战士的出现,都是受到亡灵法师或者巫妖的改造,也就是说它们只能是人造产物。……如果拦截我们的是一只巫妖,我觉得我们可以投降了。”

  巫妖,在游戏中是十二阶的存在,也就是说所有的巫妖都是传奇级的强者。

  以肖恩等人的实力,哪怕只是面对一只在这里受困无数年而几乎失去全部法力的巫妖,也不是他们可以轻易战胜的。因为巫妖本身就是不死的,哪怕是再怎么严重的创伤和毁灭性攻击,都只能让他们暂时性的失去行动力而已,想要击杀巫妖就必须破坏命匣,否则一切都是徒然。

  “我觉得,我们或许可以谈一谈。”肖恩扫视了一下周围,并未发现刚才开口出声的人,不过他很清楚,既然对方开口了,那么就表示可以交流,至少不像面对那只恐惧骑士那样,根本无法交流只能干,“如果你是想要离开这里的话,那么我们的目的是一致的。”

  一阵沉默。

  所有人面面相觑,但是却能够从彼此的眼中感受到沉重的压力,毕竟他们面对很有可能是一只有智慧而且已经能够交流的亡灵生物——如果是巫妖的话。当然,如果是亡灵法师的话,至今还能够操纵二十只死灵战士。其实力也同样不容小觑,所以如非必要的话,肖恩确实不想发生战斗。

  因为这注定是一场恶战。

  “不。好意思……”沉默了片刻,气氛几乎压抑到足以让普通人发狂的程度时,终于又有声音响起,“这里,很久……没有,活人……出现。所以,我很久。没有过交流了。”

  这声音一开始依旧显得有些迟滞和不顺畅,但是很快,声音就变得流畅起来。不过真正让肖恩等人在意的。却并不是这声音主人的语言恢复速度之快让人吃惊,而是这语气里透露出来的信息表明此人对于肖恩等人确实没有敌意,而且还有着非常强烈的交流倾向。

  这对于肖恩等人而言,或许是一个难得的好消息。

  因为这同时也就意味着。他们可以通过交涉来避免一场恶战。

  “请问你是……”

  “我?”发出了一个单词后。声音的主人又陷入了沉默。

  隔了很长一会——对于已经彻底失去时间感的众人而言,这很有可能是十几秒或者十几分钟,甚至还有可能是好几天——然后他们才终于又听到这声音的主人开口:“忘了。……时间,太过久远了。我能问问,现在是什么时候了吗?”

  “……你……是在问年代吗?”

  肖恩本来是想用尊称的,但是他发现这个扭曲空间导致众人连时间感和方向感都彻底迷失,所以很难说对方是不是也是因为时间感的丧失所以才会觉得年代久远。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么肖恩对其用尊称的话。这就很有可能会让人笑话了,所以略作迟疑之后。肖恩还是没有使用尊称。

  “年代……算是吧。”

  “可能是大陆历1876年吧……”

  “可能?”对方的语气里有些疑惑。

  “我们的时间感已经彻底丧失,所以我们也不清楚自己究竟在这个地方呆了多久。”肖恩开口回答道,“但是我们进入这个空间的时候,是大陆历1876年5月底。”

  “大陆历?”那神秘声音的主人又陷入了沉默,不过这一次他却是很快就又开口了:“看来我应该是呆在这里很久很久了,久到我已经遗忘掉了许多的记忆。……这么说来,人鱼帝国已经覆灭了?”

  这一次,肖恩听得出来了,对方是自人鱼帝国时代就已经存在的人,而无论是旧人鱼帝国还是后来灰烬时代的新人鱼帝国,都足以证明此人活了数万年之久。而能够活这么久的人如果不是巫妖的话,肖恩就把自己的脑袋砍下来:“就算是亚特兰蒂斯帝国,也已经覆灭了很久了。现在……地表上是人类在称霸,其他种族的活动区域都受到局限。”

  “人类。”这声音的主人在说到这个名词时,明显多了几分奇异的情绪。

  但是这一次,对方并没有继续隐藏着,而是终于从一处石柱阴影里走了出来。肖恩等人注意到对方的法师长袍上已经显得非常的破烂,甚至都能够看到这破烂长袍内里的白骨,这样的存在无疑是一名巫妖。

  因为如果是亡灵法师或者死灵法师的话,至少他们的身体还是有血肉的。而如果是骷髅法师或者骸骨法师的话,那么它们也不可能拥有改造死灵战士的资本,因为骸骨法师可是比死灵战士还要低阶的存在,所以别说是改造了,就连操纵也都完全不可能。

  一名货真价实的巫妖。

  肖恩等人咽了一下口水。

  “我对你们,没有恶意。”这名巫妖似乎是感受到肖恩等人的情绪波动,然后开口说道,“我现在的记忆很乱,很多事情都被我遗忘了。……大概,是我当初为了尽可能保存关于法师的学识,所以在转化时将无关紧要的记忆全部都删除了,所以我现在既不记得自己是谁,也彻底忘了自己是什么时代的人。不过……我还记得,我转化前的身份。”

  说到这里,这名巫妖发出了桀桀的笑声,大概是想要彰显一下自己的幽默,可是这笑声无论怎么听,明显都显得异常的恐怖:“我是一名人类哦。”

  肖恩等人皮笑肉不笑的附和了几声。

  “阿卡斯是我制造出来的一个小玩意,我当时将附近能够捕获到的灵魂全部都塞了进去,现在既然连阿卡斯的坐骑都跟在你们身边,那么就证明阿卡斯已经死了。”这名巫妖也不介意肖恩等人的反应,径直开口问道,“不过你们可以放心,我不打算对你们进行什么奇怪的实验,本来我也不打算出来的,但是我听到你们说你们有离开的办法,所以我一时心急,才召唤了其他的奴仆拦截你们,对此我深表歉意。”

  说到这里,这名巫妖居然还微微躬身向肖恩等人行了一个古老的贵族表示歉意的礼节。

  肖恩实在很好奇,为什么这只巫妖会把自己的身份当作无用的记忆删除,却反而保留了这些古老贵族的礼仪呢?至少在肖恩看来,如果让他选择的话,他肯定会选择遗忘这些贵族礼仪也不会遗忘自己的身份。不过这种事,他自然不可能去询问眼前这只巫妖的,尤其是它看起来一点也不羸弱——在肖恩的真实之眼里,这只巫妖散发出来的浓郁黑暗能量是之前黑君王吸取时的十倍以上!

  “该说抱歉的,是我们。”肖恩客气了一下。

  “不不不,这是我的过错。阿卡斯的事另当别论,但是让你们受到惊吓确实是我的问题。”这名巫妖开口说道,“而且我也知道,像我如今的身份,在外界可没有什么好名声。只是我被困在这里已经很久了,久到我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是如何活到现在,所以我迫切的想要离开,我希望你们在离开这里时可以带上我一程。”

  如此说着的同时,这名巫妖也稍微挥了一下,当即便有一名死灵战士转身离开,然后很快就拖着一个大口袋过来。

  说是口袋,倒不如说是由一件法师袍撕开然后平铺出来的布包。不过看这个布包沉甸甸的样子,里面显然是装了不少东西,而能够让一只巫妖觉得有收藏价值的东西,怎么看都不可能逃脱“珍品”的行列。

  “这些东西,就当作是我给你们造成的惊吓以及我离开这里的旅费。”巫妖命令那只死灵战士将布包打开,一时间从布包里散发出来的珠光宝气就刺瞎了肖恩的钛合金狗眼,“如果你们还觉得不放心的话,我可以和你们的法师朋友签订古老的法师血契,保证我在离开之后不会对你们造成任何伤害。”

  “我同意。”肖恩毫不犹豫的点了点头,“不过血契的内容必须由我制订。”

  “可以。”这一次,轮到这只巫妖毫不犹豫的点了点头。

  看到肖恩和这只巫妖几句话的功夫就达成了协定,所有人皆是一脸惊恐的望着肖恩。在整个奇迹大陆的历史上,敢于和巫妖谈判并且从巫妖手中榨取财富的,恐怕也就只有肖恩一个人了吧?

  不过塞西莉亚的反应,倒是与众不同,她只懒洋洋的打了个呵欠而已。

  想想肖恩以前不仅忽悠了和平协会的那些疯子,砸过恶魔的场子,也杀过千年盟约帝国的大人物,甚至就连生命女神都敢坑,如今不过是一只巫妖进行一场根本没有选择的谈判,塞西莉亚可是一点都不会感到震惊。相反,她看向那只巫妖的目光已经有些同情了,毕竟和肖恩一起经历了这么多事,她哪还会不知道肖恩的脾性呢。

  只要是由他来制订规则的话,那么就等于是放手让肖恩制作游戏规则。而由肖恩制订的游戏规则,就算是神都必须要遵守,更别说只是一只巫妖了。此时此刻,塞西莉亚就在猜想,肖恩准备让这只巫妖出多大的血。至于签订血契的对象是不是她本人,塞西莉亚倒是一点也不在意,因为她知道,肖恩是绝对不会坑她的。

  对于肖恩,塞西莉亚一直都是无条件的信任。(未完待续……)

  ps:懒得切了,这样大伙看起来也会顺畅一些。

看过《战神领主》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