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战神领主 > 212. 被揭开的阴谋

212. 被揭开的阴谋

  转瞬间,这处战场便只剩肖恩一人孤零零的站着。

  但是肖恩的脸上,却没有丝毫劫后余生的庆幸,有的只是一脸的凝重。

  他看着转瞬间便逃得无影无踪的死棘十三棺和急追而去的克里斯汀娜的方向,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许久之后才吁了口气。这个时候,他才发现自己的虎口有些微痛,低头一看才发现,自己之前接住黑色死潮的那几下居然把虎口给震裂,还是因为克里斯汀娜的“绝对圣光”才得以痊愈,只不过痊愈的也仅仅只是伤势而已,但是伤口之前留下的痛楚却并未能彻底消除。

  绝对圣光这个领域的强大之处,就在于处于领域范围内,可以加快所有伤势的恢复,同时防止出现流血、溃烂等副作用,当然根据肖恩的推测还有免疫一切毒素的效果,肖恩猜测克里斯汀娜掌握的法则应该是偏向于生命女神所掌握的治愈。虽说这种领域并没有直接提升克里斯汀娜明面实力,可是凭借无畏者这一称号以及克里斯汀娜那近乎于bug的各项属性和能力,这个领域的效果说不定对她的增幅效果更大。

  或许,魔童就是看出了这一点,所以才会放弃战斗。

  在死棘十三棺里,鬼剑.魔童是攻击欲最强烈的一位,他几乎无时不刻都想挑起战《一〈本读《小说ybdu..斗。基本上,只要涉及到这么一位家伙的任务,就不可能回避战斗。不像其他人,都存在着回避战斗的可能性。

  可是。这么一位战斗欲最强烈的人,在面对克里斯汀娜时居然选择了回避,这就足以说明很多的问题了。

  肖恩望了一眼满地的疮痍。心中对于这个世界的圣域强者较量也有了一个较为直观的认知。

  虽说因为领域的效果影响,战斗时一般人都会下意识的忽略战斗情况,但是由圣域强者所造成的破坏并不会因此而消失。

  克里斯汀娜第一次“瞬步”爆发时,就在地面上留下了一个深过米、覆盖范围达到直径五、六米的巨大深坑;而紧接着双方的第一次接触,那股由克里斯汀娜击中黑色死潮时爆发出来的气流更是将方圆三十米内的地面全部都撕裂。

  虽然在领域中看起来似乎就是两个领域的碰撞后在各自领域上产生了裂纹,可是实际上对物质界的影响同样不低,因为之后克里斯汀娜打在黑色死潮身上的每一拳。都让这个范围扩大一米到数米不等。肖恩能够判断出这一点,纯粹是因为周围的裂痕有着极为明显的多层次分布。

  至于在领域中看起来黑色死潮第一次被砸落的地方并不是很远,但是实际上在物质界却也是在上百米之外。因为那里同样有着非常明显的塌陷——被黑色死潮压塌的并不仅仅只是数棵大树。同时地面上也有深数米、长达三米的巨坑。

  远处,已有急促的奔腾声响起。

  很明显,那是位于据点和营地两边的人听到了战斗的响动时赶过来的声音。

  肖恩不敢继续在这里呆着,并不是害怕这些人的围攻。仅仅只是他有些不太好解释眼下的情况而已。所以很快。他就转身迅速离开,以他如今的实力有没有骑马都没什么区别,之前从营地里弄到那匹马,也只是为了伪装自己实力低下的问题而已。

  很快,肖恩就回到了麦恩位于水妖秘藏入口上正在修筑中的据点。

  正如肖恩所预料的那般,此时据点里的守卫并不多,很显然大多数人手都跑到了事发点去了。对于肖恩的出现,也没有人感到惊讶。不过肖恩略微一想也就了然,毕竟此时整个蛮荒之地的深腹区域已经被麦恩实现了“统一”。所以现在能够在这片区域里自由活动的人类必然都是同伴,因此也不会有人去盘查什么。

  所以肖恩很快,就重新回到了水妖秘藏。

  刚一进入广场,肖恩就发现了不对劲的地方。原本今天肖恩和那些人离开的时候,广场这里也是有不少尸体的,但是此时除了满地的血色之外,所有的尸体却是不翼而飞,连一点残渣都没有剩下,不用想肖恩也知道是谁的杰作。只不过此时他并不能确定这个水妖秘藏里只有他一个人,所以他并没有开口喊出声来,而是快步朝着中枢大厅跑去。

  不过肖恩只跑到一半就停住了,因为塞西莉亚等人正从中枢大厅的方向走了出来。

  仔细一想,老巫妖似乎能够感应到生物特征的反应,那么他自然能够以此推断出来者,所以知道是肖恩回来并不是什么稀奇的事情。

  “你没事吧?”塞西莉亚一脸急切的问道。

  “没事。”肖恩摇了摇头,随即便将今天离开水妖秘藏后的事讲了一遍,当然也没隐瞒获得两份图纸的事,只不过如何获得的过程倒是略过,“我没发现深海之珠,估计这玩意不是被放在据点这里,就是被麦恩带在身上。……不过我猜测后者的可能性比较低,因为今天我已经探听过了,麦恩正准备把所有的财宝都运到这边来,这里应该很快就会被他当成是总部。”

  “那我们现在是要在这里进行搜索吗?”罗蒂卡巴斯问道。

  “我一个人搜索的话,进度可能会比较慢,所以我希望哈汀和罗蒂你们两个能帮下忙。”肖恩说道,“而且,现在蛮荒之地很不安全,死棘十三棺的人好像有四位就在蛮荒之地这里……现在这一情报已经被和平议会的人得知,我估计这里很快就要变成战场了。”

  “死棘十三棺!?”罗蒂卡巴斯和塞西莉亚两人皆是一愣,语气里有着一股难以置信。

  不过其他人。则是一脸的茫然。

  对于罗蒂卡巴斯和塞西莉亚两人知晓死棘十三棺的事,肖恩并不惊讶。

  前者怎么说也在这个地表世界上混了十余年,就算不知道死棘更高一个层次的实力结构。但是“十三棺”这个称谓肯定是听说过的。而塞西莉亚,怎么说也曾是伦贝尔公国大公的女儿,就算她不想知道这些,但是也或多或少都会听到与此有关的传闻之类,甚至在玛姬帝国的学院里学习时,也有看到过类似的资料。

  真正不知道“死棘十三棺”这一称谓的,也就只有老巫妖、希特莉、希娜以及兰斯特、哈汀等五人。

  不过他们虽然不知道。但是看塞西莉亚、罗蒂卡巴斯和肖恩一脸凝重的表情,也知道这几个人不好惹。当然,更让他们对眼下的局势有一个比较鲜明了解的。是肖恩刚刚说出的和平议会——相对于死棘的存在,和平议会才是整个大陆下至三岁孩童上至百岁老朽都耳熟能详的组织。

  而在这些人的认知里,凡是跟和平协会扯上关系的,都是大魔头。

  为了让自己的同伴更好的理解死棘十三棺的存在。所以肖恩也不得不开口稍微解释了一下鬼剑.魔童、不死尸女.温蒂、黑色死潮等人。顺便又说了一下其他十名十三棺。

  “我说怎么会有五股绝强的气势突然出现,原来是这样。”老巫妖在听问肖恩的话后,不由得点了点头,“原来是这样。”

  肖恩本想随便应个话,但是很快他就意识到老巫妖这话的不同之处:“五股?”

  哈汀、罗蒂卡巴斯、塞西莉亚三人闻言脸色瞬变,反应稍慢的希特莉、希娜也醒悟过来,只有兰斯特还是一脸的茫然。

  就算老巫妖认为不死尸女.温蒂和鬼剑.魔童两人的气势极强,那么再加上黑色死潮和克里斯汀娜也只有四人而已。那么第五股绝强的气势是是指谁?

  不过这个答案,不等肖恩等人想明白。老巫妖却是突然伸出一节骨指朝着某个方向一点,空气里赫然响起了玻璃破碎的响声,紧接着一名身披黑色长袍,手持一根齐人高的黑色法杖的中年男子就这么突兀的出现在众人的面前。当然,他此时出现在众人面前的这一幕却是向后倒退了数步,原本红润的脸色蓦然一白,喉结也涌动了一下,似乎是咽了什么下去。

  “黑暗预言师!?”肖恩的脸色浮现出震惊。

  “不是他本人,来的只是个分身投影而已。”老巫妖不屑的说道,“不过倒是有几分手段,一般人能够让投影具现化就需要消耗大量的魔力,而能够让投影可以接触事物这就是几近通神的水准,你的这个投影……还拥有不俗的战斗实力。”

  “我也没有预料到这里有一只巫妖。”黑暗预言师神色显得很平静,那抹苍白很快就消失,重新变得红润起来,他的目光从肖恩等人的身上一一扫过,然后才开口说道,“当然,我更没有预料到,居然会在这里见到虚空大公,还有一名魔裔、一名暗精灵以及……一条人鱼,甚至还有……生命教会的祭司。”

  无论放在任何地方,肖恩此时所组成的这个团队确实足以当得上“奇葩”二字。

  首先是地底阵营和地表阵营,这两大的阵营的矛盾根本就是无法化解的,可是肖恩此时却和哈汀、罗蒂卡巴斯友好共处。其次,则是巫妖和生命教会祭司的共存,这同样也是一种让人非常费解的组合方式。而因为有这两种截然不同的情况,所以兰斯特这条人鱼的出现,反倒是不那么令人惊讶。

  黑暗预言师,是一名外貌大概处于三十到四十岁之间的中年男子。

  他有一张俊俏的面容,身上散发着一种非常成熟的气质,如果不是他此时的身份被肖恩揭穿,绝大多数人第一眼看到黑暗预言师时都只会认为他是一位知识渊博且充满神秘魅力的魔法师。当然如果他换一个装扮的话,或许也可以扮演一名成功的商人、身价不菲的贵族等等,因为他身上散发出来的高贵气质足以让他拥有极大的伪装本钱。

  可是,就是眼前这个人。却是凭借着对一个预言的刻意误导解读,从而挑起两个大国之间的战争,造成了数百万人的死亡以及数千万人的流离失所。而这一切都只是为了他的复仇。他的这种行为,自然会引起和平议会的高度关注和追杀,因此在随后的五十年里,黑暗预言师“死”在和平议会的手上多达十一次,只是每一次在和平议会以为已经将其格杀时,没过多久却又能听到他在到处兴风作浪的消息。

  直到第十一次后,和平议会才意识到。黑暗预言师不是人类。而且每一次他都能提前预料到自己的死亡,从而安排好相关的善后工作,伪装自己的死亡从而躲过追杀。

  在第十一次伪造死亡之后。黑暗预言师就收到来自死棘的邀请,从而成为死棘十三棺之一。

  如果说死棘十三棺真的要按照个人实力及战斗力排出个先后顺序的话,黑暗预言师或许无法进入前五,但是如果单论谋略和心狠手辣程度。他却是绝对能够排入前三。

  正如牵扯到鬼剑.魔童的任务必然会和鬼剑交手一样。牵扯到黑暗预言师的任务,那么必然就是和战争有关。

  联系到生命树断枝以及之前护送生命树断枝的那支精灵部队和那些佣兵团,肖恩大致上已经弄清楚黑暗预言师策划的阴谋是什么了:挑起整个蛮荒之地所有精灵部落对人类的仇视。

  蛮荒之地的构成部分虽然复杂,但是整体上占据大头的还是精灵、野蛮人和矮人以及各族兽人这四大族群,他们占据了接近五分之三的蛮荒议会席位。剩下的五分之二才由蜥蜴人、半兽人、狗头人等类人或亚人种瓜分。

  如今的蛮荒内乱,主要问题就是出在野蛮人这一族群上。

  当肖恩破坏了泛大陆商会联盟的首尾蛇航线后,蒙受损失的并不仅仅只是泛大陆商会联盟而已,周围占据了蛮荒大区出入口的国家也有不同程度的损失。再加上之前蛮荒议会的王和外界的合作被有心人捅出,结果就导致了内部分裂。实际上蛮荒议会如今已是名存实亡。

  这个时候,便有了主战派和维稳派的出现。

  几乎全部兽人和接近二分之一的野蛮人都是主战派,而另外二分之一例如蛮王部落、石锤部落和矮人族则构成了维稳派。如果在这个时候,挑起精灵族对人类的怒火,那么主战派一方就会获得大规模的绝对优势,届时维稳派如果不想被蛮荒的“弱肉强食法则”先吞并的话,那么他们也就只能选择出战。

  而蛮荒一乱,首当其冲的就是周边大区比较弱的势力。

  毫无疑问,肖恩的虚空公国绝对会是首个被进攻的地方。以目前虚空公国的实力,根本就不可能挡得住整个蛮荒之地的倾巢而出——这可是相当于一个老牌帝国的军力。而一旦虚空公国挡不住这个凶潮,那么接下来的局势也就显而易见了:以此为突破口,整个南大陆将彻底陷入战乱之中。

  看着肖恩变幻不定的神色,黑暗预言师突然开口:“传闻虚空大公才思敏捷,擅长窥一斑而知全豹,对于局势的把握无出其右,如今看起来一点也不假,显然阁下已经发现了我的计划。”

  黑暗预言师的计划,是让阴谋变阳谋。

  通过“挑起蛮荒之地精灵族对人类仇恨”的阴谋,从而“牵引整个蛮荒之地向虚空公国发起进攻”这样的阳谋。这种计谋虽然非常狠,可是却和死棘一贯以来的行事方针截然不同:毕竟死棘从事的本行生意是以暗杀为主,就算是黑暗预言师所挑起的阴谋除了最开始的复仇外,在加入死棘后也都是为暗杀而服务。

  此刻,怎么会发动这样挑起整个南大陆战乱局面的事呢?

  “将南大陆陷入战乱,对你们有什么好处?”肖恩皱着眉头问道。

  这一次,他来蛮荒之地,除了为了突破到上位黄金同时完成强化身体的任务为突破圣域做准备外,另一方面也是想为虚空公国争取到蛮荒之地这个的盟友。可是如果让黑暗预言师的计划成功的话,那么肖恩的计划必然是要付诸东流,如此一来因为对肖恩的信任而在虚空公国推行的一系列为迎接蛮荒之地各部族加入的变化。也就全部都白费了。

  “将南大陆陷入战乱?”黑暗预言师愣了一下,随即笑道,“我想。虚空大公似乎误会了什么。”

  闻言,肖恩的眉头皱得更紧了。

  不过在这种时候,反倒是塞西莉亚更容易敏锐的发现问题:“你们的目的只是针对虚空公国?将南大陆陷入战乱只是陪衬?”

  “差不多。”黑暗预言师笑了笑,“事到如今,我把计划和你说清楚也没什么关系。……我的目的,只是为了报复虚空公国而已……唔,严格意义上是为了报复你。肖恩.康纳利大公。我虽然不知道你是如何得知我们死棘五大巢穴之一的位置,但是你以此作为和和平议会的交易,让其放任你挑起莱恩公国和达比昂王国之间的战争。以商业角度而言确实非常漂亮。”

  听到黑暗预言师这话,肖恩就知道对方为什么要针对虚空公国了,原本惊骇的心态也在此时得到了平复。

  当然,他也同时收到了来自系统的提示音——

  【您与死棘的关系已变更为:世仇。】

  这大概。就是因为黑暗预言师把问题挑明了所产生的变化。如此一来。也能够解释得了,肖恩在见到黑暗预言师后启动真实之眼时,为什么他身上会散发着那么浓烈的红色光芒。

  “但是您应该清楚,我们死棘是一个什么样的存在吧?所以我想阁下在做出这笔交易时,就应该料想到我们死棘在得知五大巢穴之一被摧毁后,会做出什么反击了吧?”黑暗预言师依旧平静的说道,“不过,我倒是没有想到。虚空大公会出现在这蛮荒之地,这倒是有些出乎我的预料。可惜预言上的画面并没有描述清楚,否则我早就应该知道的。……不过你可以放心,反正针对你们虚空公国所有高层的暗杀行动也早就在议程中,因此此时前往虚空公国的其他十三棺成员就算没有找到你,也会把其他人一并解决的。”

  “一并解决?”听到黑暗预言师这种话,肖恩的脑海里飞快的转了一遍当初在游戏中此时的历史进展,他印象中虽然记不太清,但是他可以肯定十三棺里此时闲着没事干的大概只有三位而已,“你难道真当虚空城那边是你们可以放肆的地方吗?如果是你们十三棺一起出手那还差不多,只凭暗域死骑、魔魂和死剑三人恐怕还搞不定吧?”

  听到肖恩的话,黑暗预言师的脸色微微一变。

  他的脸色之所以会变,倒不是因为肖恩所谓的“搞不定”,因为事实上这三人是死棘安排去暗杀肖恩的,只要给他们一个合适的机会,以三名圣域强者的实力要解决肖恩自然不是难事。只是死棘没有想到,肖恩会跑到蛮荒之地来,于是安排去杀肖恩的这三人自然是要扑空了。

  黑暗预言师脸色真正微变的原因,是肖恩准确无误的说出了此次行动的三名十三棺成员。再联系到肖恩知晓死棘五大巢穴之一这种哪怕是死棘内部都极为隐蔽的事情,黑暗预言师怀疑是不是内部出了叛徒。甚至,黑暗预言师也在猜想,和平议会那边是不是在虚空公国有了什么安排,否则的话克里斯汀娜怎么会那么巧合的出现在肖恩的身边。

  “看来,是我们死棘小看了阁下。”黑暗预言师一脸凝重的说道。

  黑暗预言师越是露出这样的神色,肖恩就越是不安。因为他知道,这位黑暗预言师很快就会把肖恩现在说的这些话传递给其他十三棺成员,甚至是死棘的更高层人士。如此一来,下一次针对他的计划只怕会是更完善,而且出手的力量也会更大。

  “反正我今天来就只是打个招呼而已,肖恩阁下,我们后会有期。”黑暗预言师向着肖恩行了一礼,“下一次,我们死棘一定会准备充分之后再向您出手的。”

  如此说着,黑暗预言师的身影也渐渐变得透明起来,似乎已是准备离去。

  可就在这时,一直没有说话的老巫妖却是开口了:“我说……你这么说来就来,说走就走的样子,未免也太不把我放在眼里了吧?……既然敢出现在这里,还一副如此嚣张的口气,那么就干脆别走了。”

  几乎是在这话说完时,老巫妖空洞的眼眶中也有更明亮的紫色火焰燃起。

  顷刻间,黑暗预言师身周的空气突然猛然震动了一下,就好像是有人伸手在一个灌满水的玻璃瓶身上狠狠的拍了一下:无数肉眼可见的波纹在黑暗预言师的身边震动开来。这一瞬间,让原本身影已经淡化得几乎都要变得透明的黑暗预言师就像是受到什么重创一样,猛然喷出一口血来,然后其透明的身形更是变得异常清晰起来。

  这一刻,所有人才想起来,在这个空间里,可是还有一只巫妖呢!

  什么是巫妖?

  那就是最起码也得是十二阶的强大存在!

  十二阶又是概念?

  那就是传奇级别的存在!

  虽说黑暗预言师是只差半步就可以晋升传奇的存在,但是只要一天没得晋升,他就依旧只是上位圣域的巅峰强者。

  在上位圣域和传奇之间的界线,可没有什么准传奇之类的说法。

  是传奇那就是传奇,不是传奇那么一辈子都只能是上位圣域!

  更何况,肖恩可不认为老巫妖是一只普通的传奇强者。

  这货可是被关押在那个扭曲空间不知多少岁月,就算实力有所受损,只怕也不是一般传奇强者可以比拟的。

  很明显。

  这位非常自大的黑暗预言师,今天是要倒大霉了。(未完待续……)

  ps:求点推荐票呀,我知道上个月后半个月更新不给力,本月我都不好意思求月票了。……但是这推荐票,求一求没事吧?别这样啊各位,快把推荐票给我呀喂!

看过《战神领主》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