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战神领主 > 213. 阴谋破裂

213. 阴谋破裂

  位于蛮荒之地的某处绿洲上,两道人影正在急速飞掠着,他们只需要在地上轻点一下便可以朝着前方掠出近百米的距离。

  事实上,若不是为了避免每一次点地时留下痕迹的话,这个移动距离只怕还可以再远一些。

  不过在这飞速的奔逃中,这两人皆没有回头。

  因为他们很清楚,追击他们的人是一位圣域强者,以圣域强者已经掌握了法则之力的情况,已经足以让他们摆脱常规的地心引力作用。虽说下位圣域还没办法在半空中进行太过高速的移动,但是如果只是用来锁定他们的位置和进行短途飞行的话,倒是已经绰绰有余了。

  所以在奔逃中,两人都是尽可能的选择了一些比较崎岖的山路或者是石林之类障碍物比较多的地方。

  这两人,自然就是鬼剑.魔童和不死尸女.温蒂了。

  当然,温蒂的手上还抓着黑色死潮。

  这个大块头在温蒂的手上似乎并不比一颗石子重多少,因为整个过程中温蒂都保持着同一个姿势——既没有让黑色死潮触碰到地上一次,也没有对她的速度形成任何阻碍,就像是风筝一样随着奔跑的前行动作而不断的起伏着。

  与以往轻松惬意的神色不同,这个时候的魔|一|本|读|小说童脸上的神色非常的专注,甚至已经隐约可以看到豆大的汗珠在其额角浮现,然后又于这急速奔跑的过程中,被呼啸的强风带走。而为了保持体能上的尽可能节制。魔童的双剑也已经插回剑鞘里,并未被其提在手上,而且其奔跑的举动更是整个身子呈九十度角。一如沙漠中鸵鸟的飞奔一样。

  比起不死尸女.温蒂,魔童本质上还是一个人类,他的体能可不比温蒂和黑色死潮这样是无限的。

  冷风,呼啸着从两人——或者说三人的耳边吹过,但是两人的速度却没有丝毫的减缓,反而是越来越快。

  不过在这一过程里,便逐渐可以看到还身为人类之躯的魔童已经开始有点不支了。因为此时的奔跑中已变成由温蒂在前方领路——虽说两人的差距只有不到三毫米的样子,但是这个位距对于十三棺而言已经足以说明许多问题了。

  魔童突然将自身的速度略微放缓了一些,然后深吸了一口气。这个举动让他和温蒂之间的距离瞬间就拉开了十米。在体能和耐力方面,率先接触到是法则并且形成自身领域的魔童自然是无法和温蒂相提并论,不过如果既然是依靠武技吃饭的强者,那么在瞬间的爆发力方面自然也是有一定的造诣。

  只听魔童突然道了一声“加速”后。他下一只踩在平原上的脚便猛然发力——不过魔童依旧是非常的谨慎。因为他落足的右脚仅仅只是脚尖点在地上,并未将整只脚都踩上去。一股充沛而强劲的力道猛然从魔童的身上爆发而出,但是因为魔童的刻意控制,所以右脚踩在平原上所震出的圈坑并未扩散太大,大概也就只有不到半米的样子。

  但是力的传递比较是相对的。

  横向的传递虽未有多大,但是如果是纵向的话,却是可以发现此时地下深达十米的岩层结构都被魔童直接踩成齑粉。

  几乎是在魔童加速的瞬间,不死尸女.温蒂也同时加速——只不过作为力量型的代表。不死尸女的控制力就没有魔童这么精妙。哪怕就算他刻意控制了力道和传递面积,但是造成的震荡却也依旧超过了两米。

  但是在这种斗气迸发的加速下。这两人这一次便真正如同炮弹般射了出去,转瞬间就横跨了近千米的距离。

  在黑夜的奔跑中,也不知道过了多久,这两人终于在一处溪流边一个轻巧的折向,然后双双消失在了原野上。

  倒也不能说是消失,严格意义上应该是说这两人进入了某一处由幻术所维持着的区域:当这两人进入这片区域的时候,在外界所能够看到的便是两个如同落入湖面的石子般所荡开的涟漪。不过涟漪的扩散范围并不大,所以仅仅只是稍微激荡了一下后就彻底平复下来,看起来与周围的情况并没有任何区别。

  唯一有变化的,就是这两人的气息到了这里就彻底消失了。

  而如果没有特别擅于追捕的人在,那么这两人一路留下来的气息也将会在数分钟就彻底被这蛮荒之地的风吹散。当然就算有擅于追捕的人在,这两人所留下来的痕迹和气息最多也就只能保留数小时而已,除非是传奇实力以上的追猎者那么才有可能在数天之后依旧发现这两人的痕迹。

  以克里斯汀娜——她的存在,哪怕是放在强者如云的和平议会里也能够算得上是个bug级别的存在——并不怎么擅长追踪的实力,一旦被甩开之后再想找到目标就不太可能了。至少,她就是在半个多小时之后才发现魔童和温蒂两人第二次加速时留下的那点线索,然后至此就彻底失去这两人的踪迹。

  不过在进入这片由幻术构造起来的区域时,魔童和温蒂两人却是神色大变。

  此时,位于这片区域之中,是一名穿着黑色及地法师袍的中年男子,从表面上看这名男子非常的英俊,充满了一种这个年龄所独有的成熟稳重气质,当然还有几乎所有魔法师身上都能够看到的那种学识渊博的睿智和神秘感——假如,他没有受伤的话,那么说不定还能够看到此人身上所独有的那种胸有成竹般的自信模样。

  此时此刻,魔童、温蒂以及头骨已经修复完毕可以正常活动的黑色死潮所见到的,就只有奄奄一息、法师袍前襟部分已经被鲜血染红、脸色苍白如纸的中年魔法师。

  这个人。自然就是死棘十三棺之一的黑暗预言师了。

  “怎么回事!?”魔童一脸吃惊的说道,同时却也是在第一时间就抽出双剑,一副戒备的模样。

  不死尸女.温蒂的反应也不慢。她的气势也疯狂的涌动起来,身上那种青灰色的皮肤更是开始变为一种深灰色:“你被谁袭击了?”

  “是我大意了。”黑暗预言师有气无力的说道。

  面对自己的同伴,黑暗预言师无论如何也说不出“他在发觉黑色死潮有危险后就进行了远距离的魔力塑身投影,然后秘密跟踪肖恩,试图暗杀肖恩,结果反倒被一只巫妖给发现,然后又试图威胁肖恩未果。正想着离开时又被那只巫妖囚禁住空间,然后遭受那只巫妖惨无人道的蹂躏,因此不仅损失了一枚珍贵的魔核。还导致自己的精神力和魔力都被削减一半”的事实。

  “大意了?”鬼剑.魔童微微皱眉,不过他还是把双剑收了起来,“怎么回事?”

  “我们的计划失败了。”黑暗预言师没有立即回答魔童的问题,“我现在已经无法进行魔力传递了。你们立即联系死巢。让暗域死骑、死剑和魔魂撤离虚空公国,就说那边有陷阱!”

  “陷阱?”不死尸女.温蒂也皱起眉头,然后沉声问道:“这是怎么回事?他们不是负责去暗杀那个虚空大公吗?以他们三人的实力,就算虚空公国有什么陷阱也无济于事吧?”

  “如果只是虚空公国肯定是无济于事,但是那位肖恩.康纳利已经和和平议会联手了,现在虚空公国那边就有一个陷阱在等着我们自投罗网呢!”黑暗预言师的语气重了几分,语速也有些急,如此一来似乎反让他的伤势变重。又咳出一口鲜血,“现在那位虚空大公根本就不在虚空公国。他已经在蛮荒之地了!你们去救黑色死潮的时候见到的那个人,就是肖恩.康纳利!”

  “什么!?”这下子,魔童和温蒂两人都是一脸的震惊。

  “那我们还等什么,现在立即就回去将他抓住好了,还可以让我们的计划继续。”在震惊之后,魔童就率先开口说道,“我和温蒂两人确实不是克里斯汀娜的对手,但是如果加上黑色死潮,胜负就难说了。如果你也出手的话,以我们四人之力就算再来几个克里斯汀娜也无济于事。”

  “不可能。”黑暗预言师摇了摇头。

  不死尸女.温蒂扫了一眼黑暗预言师,然后开口说道:“你现在负伤或许真的不可能,但是既然虚空公国那边有埋伏,而我们最本质的目标又在这里,我们还可以等暗域死骑、死剑和魔魂三人过来汇合,再出手。”

  “就算我们十三棺齐聚,现在也奈何不了肖恩。”黑暗预言师继续摇头。

  鬼剑.魔童的眉头紧皱,他望着黑暗预言师,沉声说道:“理由。”

  “你猜我是怎么受伤的?”黑暗预言师不答反问。

  被黑暗预言师这么一问,魔童和温蒂两人彼此对视一眼,却是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好。

  在十三棺里,黑暗预言师的个人战斗力不算特别出色,大概也就是中等水准,他最大的优势还是在谋略方面。当然如果以此小觑黑暗预言师的话,那么也是会付出很惨重的代价,毕竟上位圣域巅峰的明面实力摆在那,也不是一般人想对付就可以对付的,否则又怎么可能在和平议会手上逃脱十一次之多呢?

  可是现在,被黑暗预言师这么一说,魔童和温蒂才发现事情可能没有他们想象中的那么简单。

  能够将黑暗预言师伤得如此严重,那么对方最起码也得是同一级别的强者。

  而克里斯汀娜的实力,如今死棘的人都很清楚:虽是新晋下位圣域,但是比起一些中位圣域也不会逊色多少。但是想要对付像黑暗预言师这样的上位圣域强者,那么还是不够格的。

  “如果我不是施展魔力投影,而是我本人亲至的话,我现在就死了。”没有让魔童和温蒂猜测什么,黑暗预言师只是略微沉吟了一下后。便直接宣布答案,“哪怕是十三棺齐至,也只是毫无意义的多丢下几具尸体……不。很可能会是全军覆没,一个人都跑不了。”

  “这不可能,就算是传奇强者,如果我们真的拼不过想逃也是可以的。”作为战斗直觉最为敏锐的魔童,第一时间就反驳了黑暗预言师的话,“什么时候十三棺变得如此不值钱了?你该不会是一个投影被击溃就连信心都没了吧?”

  十三棺,作为死棘的明面招牌。是由十三名战斗实力极强的人所组成。

  黑影.布莱特、剪刀手.杰克、黑暗预言师、唤魂者四人都是上位圣域巅峰的强者,其中黑影.布莱特和黑暗预言师、剪刀手.杰克三人更是半只脚踩在那条传奇边线上。

  弗拉菲斯公爵、圆月访者.约翰、血面具.纳西这三人则是中位圣域的强者,而弗拉菲斯公爵和圆月访者.约翰两人还是因为封印了自身的真实实力。一旦解除封印的话,这两人也是上位圣域的强大存在。至于血面具.纳西虽说只是中位圣域而已,但是如果单论个人战力的话,他在死棘里绝对可以排进前五。而且他还有过多次击杀上位圣域强者的彪悍战绩。

  黑色死潮、暗域死骑、魔魂、死剑这四人则是下位圣域。但是这四人却也有死棘里其他人所不具备的强大能力。其中魔魂曾和和平议会重点培养的克里斯汀娜有过五次交手记录:四平一负,结果却也是因为那次战败才让魔魂变成一个老头的模样;而暗域死骑,则是窃取了死神的部分神力的人,他可以自由的穿梭外域和物质界并且不会受到任何惩罚;至于死剑则比较特殊,因为它的本体不是人,而是一柄剑,一柄堕落于深渊的黑暗神器,之所以只有下位圣域是因为死棘目前给它找的容器只能发挥出这样的实力而已。

  至于鬼剑.魔童和不死尸女.温蒂两人虽说只是准圣域。但是这两人各有所长,而且战斗力也非常的强大。两人的联手完全可以和四名下位圣域中的任何一位抗衡。这一点才是他们两人得以获得十三棺称谓的真正原因——当然,死棘更加看重的是他们的未来潜力,因为他们两个还非常的年轻。

  可以说,在这十三人里除了魔童和温蒂两人只是破例之外,其他十一人都是真正的圣域强者。

  “呵呵。”黑暗预言师望着魔童,发出了让人毛骨悚然的笑声,“你知道现在跟在肖恩身边的是谁吗?”

  鬼剑.魔童没有回答。

  不过黑暗预言师本来也就不需要他回答:“一只巫妖。”

  魔童愣了一下。

  但是黑暗预言师不等魔童再度开口,就已经说道:“一只随便伸手一指,就能将我藏匿在星界中的投影拉到物质界;随意一挥手就能将我的投影禁锢住,无法利用空间逃遁;然后幽魂之火一视就让我彻底失去对投影的控制;随手一碰就能够直接通过投影燃烧我的灵魂,甚至差点就将我在本体这边的灵魂都摄取过去的巫妖。……你觉得这样的巫妖是什么样的存在?你确定要和这样一只巫妖比人海战术吗?……如果你确定,那么你能够说动其他人你就去吧,反正我是不会去的。”

  “我也不去。”黑色死潮把头摇得跟拨浪鼓一样。

  至于不死尸女.温蒂,就更不用说了,因为她已经用实际行动证明了她的想法——她和魔童的距离拉开了十米以上。

  鬼剑.魔童的脸色显得有些难看。但是他的战斗欲虽然非常强烈,可是这并不代表他就没有脑子,他很清楚这样一只巫妖恐怕绝对不是普通传奇这么简单,甚至有可能是超级强者那个级别,这让他不得不咒骂肖恩有些狗屎运,居然搭上了这么一只巫妖,因为根据他们的情报,肖恩的身边可没有这等强者的存在。

  “我们……是否可以把这只巫妖的踪迹公布出去?”魔童的脑子转得非常快。

  “跟在肖恩身边的还有一位生命教会的祭司,如果我的眼睛没出错的话,那么她就是已经从我们的视线中消失快两年的生命教会首席圣女,希特莉。”黑暗预言师继续说道。“而且现在在肖恩身边的,还有一名魔裔和一只暗精灵。我确实不知道这位领主到底想干什么,可是在蛮荒之地这里就算我们把这些消息公布出去。也没办法对其造成任何影响和伤害,而且就连我都能够想到一百种摆脱这种局面的方法,你猜那位领主能想到几种?”

  “五十种?”魔童不知道黑暗预言师为什么要问这个问题,不过他还是接过话。

  “哪怕就算只有一种,也代表我们没办法利用这个办法威胁甚至是对他造成任何实质性的伤害。”黑暗预言师淡淡的说道。

  “那现在怎么办?”魔童的语气颇有些不甘。

  “怎么办?”黑暗预言师冷笑一声,“老老实实的承认任务失败,让其他人也不要轻举妄动。这里很快就会变成又一处战场。只是我们现在还没有做好和和平议会在这里展开战斗的准备,所以把这些消息汇报上去,由上面的大人物去头痛。我们在新的任务下达之前该干什么干什么去。……当然,最好是想办法继续监视肖恩.康纳利,顺便调查一下那只巫妖到底是怎么回事。”

  “调查的事,交给我吧!”魔童立即说道。

  “我不放心你。”黑暗预言师毫不犹豫的说道。“如果是你的话。你一定会不惜想办法也要制造和那位领主单独相处的机会,而以你的性格在这样的情况下肯定会选择出手。……我,并不不觉得你是那位领主的对手。”

  “你这是在看不起我吗!”魔童当即就被激怒了,“别以为你是这次行动的谋划者就可以对我一直指手画脚,我们的地位是平等的,你没资格命令我!而且这一次,你的计划完全失败了,你还是先想想回去后。组织会怎么评价你吧!”

  听到魔童的话,黑暗预言师的脸色也微微一变。

  暗巢。作为死棘最为重要的五个核心基地之一,自然是拥有最森严的守卫以及最隐蔽的地理位置。

  但是在某一天,不仅被和平议所知晓了这个巢穴的位置,甚至还被其以精准的力量在一夜之间就彻底摧毁,整个死棘上下一片震惊。随后他们付出了很大的代价,才最终摸索到一条指向肖恩.康纳利的线索,而为了证实这条线索,死棘不得不付出更大的代价从而沟通了地狱位面,才最终得到一个证实,那就是和平议会之所以知道死棘五大巢穴之一的准确位置和实力结构,便是由肖恩出卖给和平议会的。

  在得知了这样的结果后,死棘当即就决定展开报复。

  但是如果仅仅只是杀了肖恩,就未免太便宜肖恩了。

  在死棘的计划里,他们要让肖恩活着看到自己辛苦建造起来的势力土崩瓦解之后,再让他带着无尽的懊恼和挫败、悔恨等负面情绪而死。

  所以在原本的计划中,是以针对肖恩的领地所发起的战争为主——而与死棘合作的对象自然就是莱恩王国的塞内贵族派系。要知道并不仅仅只是这些贵族会去找死棘暗杀某些目标,在某些时候死棘同样也会和暗杀目标的政敌联手,毕竟这是一个双赢的机会,没有人会拒绝,尤其是莱恩王国的塞内贵族派系当时拥有许多可以针对肖恩发动战争理由。

  例如,血亲复仇。

  但是很可惜的是,在多维戈家族和芬利斯汀家族如同输红眼的赌徒般孤掷一注的全面失败之后,莱恩王国如今已经没有任何贵族敢于向肖恩发起战争,甚至连挑衅都不敢。所以死棘才不得不启动备用方案——把主意打到蛮荒之地来:一开始之所以不选择这个方案,是因为蛮荒之地的不可控因素实在太多了。

  真正的谋略家,是不会允许自己的计划出现太多不可控因素的。

  为此,死棘不得不动用十三棺这一级别的存在。

  当然原计划依旧没变:由暗域死骑、死剑、魔魂三人组成的暗杀组负责废掉肖恩;而由黑暗预言师率领黑色死潮、鬼剑、不死尸女这三人组成的颠覆组则深入蛮荒兴风作浪。

  于是在一系列秘密运作之后,黑暗预言师所策划的计划可以说是成功了一半:通过分裂蛮荒之地的行动从而削弱蛮荒议会的决策力和公信力,紧接着是挑起整个蛮荒之地的内乱以及对人类国度的敌对情绪。最后引起战争并利用局势引导让蛮荒之地选择虚空公国作为第一个进攻点。

  但是很可惜,蛮荒之地的内乱并不是特别彻底,同样的也还有许多中立派和维稳派并未对人类产生完全敌对情绪。

  为此。黑暗预言师不得不继续努力:引起蛮荒之地精灵部族的愤怒。

  按照计划,应该是留下非常充足的线索,至少能够将所有的目标都指向人类,而死棘则还可以顺便收获生命树断枝这种好东西。可是因为肖恩的干涉,不仅案发现场没有留下任何线索指向,甚至因为不死尸女等人的冲动将一个人类聚集点屠戮一空,如今反而是更加坐实了这是一场有意陷害人类的阴谋。

  为此。黑暗预言师不得不想办法将生命树的断枝回收,好方便继续嫁祸。

  但是以目前的结果来看,黑暗预言师的计划已经彻底失败了。

  魔童嘴里的评价。当然不是简单的评价这么简单。

  在死棘内部,有一套极为严格的奖赏制度:任务完成那么自然是获得奖励了,而且根据任务时的表现、出力情况、客户满意程度等等,所获得的奖励也是各不相同;而任务一旦失败。那么自然是要受到惩罚。但是在有策划者的团队任务的情况下,一旦任务失败的话,那么受到惩罚只会是那位出谋划策者。

  这一次,对肖恩展开报复行动的任务,便是由黑暗预言师所策划的。

  算上之前煽动莱恩塞内贵族针对肖恩的行动,他已经失败两次了,那么回到死棘之后等待他的惩罚有多严厉,完全是可想而知。虽说死肯定是不至于的。毕竟能够达到十三棺这一层次的人,死棘可不太舍得自损战力。但是受些折磨之类的恐怕是无法避免了。

  “哼。”冷哼一声之后,魔童转身便走。

  “你要去哪?”黑暗预言师沉声喝道。

  “作为队长的你判定任务失败,不再继续执行任务,那么在新的指示下达之前,接下来的时间就是我的自由活动时间了吧?”鬼剑.魔童冷冷的说道,身上散发出来的杀意显得极为浓郁,宛如实质一般,“既然如此,那么我要去哪就不需要你管了吧?”

  死棘之中,就没有一个是善于之辈。

  所以在执行任务的时候,往往也会出现自己人屠戮自己人的情况,对于这种行为,死棘向来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根本不去管。唯独达到十三棺这一个规模程度时,死棘严禁自己人杀自己人,一旦发现违反条约者,那么等待他们的就是整个死棘不死不休的追杀。

  所以鬼剑.魔童此时哪怕身上的杀意再怎么强烈,他也不会对黑暗预言师下手。当然,他也不会蠢到对黑暗预言师下手,哪怕此时黑暗预言师看起来伤势极重,似乎连全盛时期一半实力都不到,但是他也不会盲目的出手,毕竟实力差距的跨度太大,向黑暗预言师出手的话,那么死得绝对只会是他。

  很快,魔童就离开了这处由幻术遮掩起来的庇护所。

  看着魔童的离开,黑暗预言师无奈的叹了口气,然后转过头望向不死尸女:“温蒂,你跟着他一起行动吧,只有他一个人的话,实力很有限,你们两个一起行动的话,至少就算遇到下位圣域强者你们也能够顺利逃脱。”

  在死棘里,十三棺都具备很强大的独自行动能力——除了脑子不太好用的黑色死潮,毕竟他们都是圣域强者,在奇迹大陆上绝大多数地方都可以自由行动。不过不死尸女.温蒂和鬼剑.魔童两人是个例外,至少在两人真正踏入圣域之前,死棘不会放任他们自由行动,因此一直都是两人一组的行动,哪怕很多时候这两人经常会彼此不合的互相攻击,但是真遇到危险时两人却也很乐意为了对方而做出牺牲。

  所以,哪怕黑暗预言师不交代,不死尸女.温蒂也不会看着鬼剑.魔童独自离开。

  不过此时有了黑暗预言师的命令,那么她的行动也就方便许多,于是微微点头之后,她也转身跟着离开。

  转眼间,这个幻术阵内就只剩黑暗预言师和黑色死潮两个人。

  “我也跟着他们去吗?”黑色死潮的脑子不是很好用,所以刚才黑暗预言师和魔童说了大半天的话,黑色死潮是一句都没能理解,此时看到被指定为搭档的不死尸女.温蒂和鬼剑.魔童两人离开,黑色死潮有些发愣的问道。

  “不。”黑暗预言师摇了摇头,脸上的神色显得和蔼可亲,望向黑色死潮的目光也变得温柔起来:“我们的任务已经失败了,继续留在这里也没什么意义,所以我们回去吧,需要报告的事情很多呢。……而且我现在也没办法利用魔力传递消息,所以只能靠你将我带离这里了,我亲爱的弟弟。”

  “噢噢,我知道了,哥哥,看我的吧!”黑色死潮发出一阵傻笑声,但是从声音上来判断,黑色死潮此时明显是很高兴的。

  只见黑色死潮双手突然朝着黑暗预言师一震,双手的绷带就飞速射去,然后将黑暗预言师彻底缠绕起来,几乎都快绑在一个木乃伊。只不过和黑色死潮全身都被绷带包裹起来不同,至少黑色死潮还懂得给黑暗预言师留下口鼻以进行呼吸和说话。

  当黑色死潮确定将黑暗预言师缠绕好后,双手一缩便将绷带扯了回来,然后将黑色预言师捆绑在了自己的身上。

  紧接着,黑色死潮便迈开步伐开始奔跑起来,只不过他选择离开的方向,则和鬼剑.魔童、不死尸女.温蒂所离开的方向截然相反。(未完待续……)

  ps:8k字大章,今天就这一更了,顺便祝各位情人节快乐,该干什么就干什么去吧!女孩子就别吃太多巧克力,会胖的!

看过《战神领主》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