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战神领主 > 229. 门
  h2>湖心岛周围的雾气,比肖恩想象中还要冷。

  本来,湖雾是由于湖水的水气比较充足,遇上冷空气变成小水滴所形成的。虽说肖恩不是什么学霸,但是像这种简单的常识他还是知道的,所以他也很清楚在正常情况下,湖雾只会出现在黎明或者入夜之后,因为在气温比较高的中午,湖雾基本是不会存在的。而此时湖雾还存在,则只能说明湖面的温度要比较低,恒温状态下可能只保持在几度左右的样子,只有这样才会导致湖雾并未在正常情况下被驱散,反而是变薄。

  但是进入这片雾气范围后,肖恩才现,周围的温度居然是零下。

  一般人很难区分得了零下十度以内和十度以内的具体区别,但是作为黄金境的强者,对于外界温度的感应是这一境界的基本能力之一,因为这实际上是关系到斗气的消耗程度。相较于白银境的强者,黄金境强者的斗气无论是在量还是质上,都有着明显的优越性,像白银境高手往往是无法将斗气释放出来形成什么有效的攻击手段,但是黄金境强者却是可以轻易做到。

  其中尤为明显的是,在对自身所处环境不太适应的情况下——例如温度过低或者温度过高,黄金境强者其实都会下意识的运转斗气,让其在体内快流动,以形成对周围环境产生一种抵御。简单点说,在游戏里就是会产生一定的抗性增幅,只不过游戏里是被动技能,也就是说玩家无法逆转这一过程,斗气的量必然会因环境的恶劣而随着时间的流逝悄然下降。

  但是在这个现实世界里,这一情况则是可控的。

  此时,肖恩就很干脆的没有开启这一能力。

  原因无他,他的斗气可不像其他人那样可以随意启用的,几乎每一次启用都会导致他的黑暗能量条上升。这玩意可不是开玩笑的,一旦他身上的黑暗能量过临界点爆出来的话,那么后果有多严重简直就是可想而知——按照肖恩如今对系统的了解,这玩意说堕落成黑暗奴仆,那肯定不是像游戏里那样只是失去身体控制权加上掉一级这么简单。

  绝对是十死无生的局面。

  而他身上所携带的【朝圣者圣水】,也就只剩最后两枚了。

  所以能不用,自然是尽量不用的好。

  不过和大自然相抗衡的结果,就是进入雾气范围没多久,肖恩就开始有些瑟瑟抖了。因为他现,情况远比他想象中的还要恶劣,很明显最开始只有零下几度那是刚进入雾气边缘没多久,此时随着逐渐深入雾气范围,这温度自然是越来越低,已经达到零下十几度了。

  最糟糕的是,这温度似乎还在持续下降中,而那湖心岛的模糊轮廓,却是没有变得清晰起来。

  肖恩的眉头,不由得皱起来:“该不会……”

  “是的。”塞西莉亚听到肖恩的话,也是一脸无奈的点了点头,“看起来蛮荒之地的情况,比我们想象中的还要更加荒诞。”如此说着的同时,塞西莉亚也敏锐的现了肖恩的问题,于是她便挥手丢出一个增加火属性抗性的保护技能——这类技能在游戏中仅仅只是增加火属性的抗性而已,不过在这个世界里显然还有其他的用途。

  体温稍微变暖起来的肖恩立即就明白这是塞西莉亚的举动,虽然这仅仅只是将零下十几度的情况变成零下两、三度,不过以肖恩的身体素质而言,这点程度对他而言就没有什么影响了。于是,他转过头对着塞西莉亚微微一笑,轻声说道:“谢谢。”

  塞西莉亚没有说话,同样只是回以一个轻笑。

  “什么情况?”哈汀依旧是一副茫然的模样。

  “你以前到底是怎么成为你们部族的王啊?”肖恩一脸无奈的说道。

  “当然是能打了。”哈汀理所当然的说道,“我只是不太擅于思考而已,不要露出这么一副同情的模样好不好。”

  肖恩叹了口气,他开始怀疑哈汀之所以会突然改变立场,决定和人类和平相处,很可能只是这家伙一时兴起而已,根本就不是从什么长远角度去考虑。只不过他的那些政敌——或者说打不过他的家伙们,则很显然是利用这样的家伙,将哈汀给流放了,而且还是魔裔一族的流放罪里最严重的那种。

  在肖恩和哈汀的闲聊里,肖恩如今对于魔裔一族的一些罪行惩罚方式,也已经有所了解。

  像哈汀之前改变部族立场的行为,往大了说自然是罪行滔天,但是往小了说也不过只是部族里的生存方式改变而已。所以“流放”这一惩罚方式,是有待商榷的,当然就算最终结果还是流放不变,但是也不至于说要被流放到地表世界,完全是可以将哈汀驱逐出部族的生活范围,让其在地底世界重新建立一个新的部族。

  魔裔一族之所以会有这么多的族群,以类似部落的形势存在着,就是由这种惩罚方式演变而来。同样的,这也是不同阵营立场最开始的由来,所以那些被驱逐出去的魔裔,往往都是前往其他立场的魔裔族群里生活。像哈汀这样曾是一族之王的人,则是有资格在其他阵营立场的魔族族群活动范围内再建立一个新的族群。

  肖恩叹气,显然是不想回答哈汀如此愚蠢的问题。

  从外面看,雾气的影响范围是呈狭长形态的数百米,再考虑到湖心岛的位置以及东西向长度,那么当肖恩等人进入一定距离之后,他们就应该看到湖心岛甚至此时很可能已经登岛。而不是像如今的情况一样,看起来似乎完全没有接近湖心岛,整个湖心岛的轮廓依旧是模糊的。

  “又是空间被扭曲了吧?”希特莉开口问道。

  “很显然。”塞西莉亚开口说道,“我感受到很明显的魔力波动,这片空间虽然看起来是在我们这个世界,但是实际上这里只是一个‘门’而已,通过门之后才能够抵达真正的湖心岛。”

  “也就是说,这是人为的?”思佩克特很敏锐的捕捉到塞西莉亚的关键词。

  “黑水部落是先祖崇拜信仰的部落,所以他们的部落神明实际上就是昔日部落里的强者。”肖恩脸色凝重的望着那已经开始逐渐变得清晰起来的湖心岛,他明白这意味着他们距离塞西莉亚所说的那个“门”已经越来越近,“所谓的先祖崇拜,其实也就是等于说他们的先祖在成神时失败了,现在正在重新收集信仰之力,以期恢复实力并突破神位。……这也就意味着,黑水部落里的那些祭司是不会太多的神术,自然也就不可能制造出这样的空间。”

  “能够请你说人话吗?”哈汀又是一脸的苦闷。

  “肖恩的意思就是,这个空间并不是黑水部落的人制造出来的,他们只是最先现这里并且加以利用的人。”塞西莉亚轻笑一声,然后开口担任起“翻译”的工作,“也就是说,如果我们进入这个湖心岛之后,我们和对方一样都无法利用‘地利’这样的优势,而且很可能会遭遇到很强的对手。”

  “很强的对手!”哈汀听到这话,顿时两眼光,“打打杀杀这种事,我拿手!”

  “你拿手也没用。”肖恩撇了撇嘴,“这个空间肯定有很明显的力量禁锢。别忘了我们当初在那个扭曲空间的情况,你实力再怎么强也只能挥出自身极限的程度而已,无法得到任何其他方面的帮助。……这个空间,和那个空间很像。”

  “难道也是死神的庇护所?”希特莉出一声惊呼。

  “不是。”塞西莉亚摇了摇头,“我能够感受到强烈的魔力痕迹,这就证明这个空间是人为的。这也是肖恩刚才为什么说黑水部落不可能制造出这样的空间的原因。以蛮荒之地盛行的是图腾术和巫术,这有点像柴纳斯帝国那边现在流行的方术,只不过方术本质上也有牵扯到魔法,但是蛮荒之地这些术法则更倾向于‘血脉’的术,并不是单纯的魔法,所以他们不可能制造出像这样的空间,自然不可能制造出‘门’这种特殊的传送魔法。”

  “你简单点说就是蛮荒之地这些蛮子不会魔法不就行了,说得那么复杂干什么。”哈汀有些不满的撇了撇嘴,“这么说来,这个空间是某一位实力很强的魔法师制造出来的了?”

  “恩。”塞西莉亚点了点头,不过此时的她脸上也罕见的流露出几分兴奋之色,“说不定这是某位师的半位面,黑水部落的先祖只是无意中现了这个空间锚点,并且将其打开了。……我开始有些明白为什么那么多的国家总是想要进攻和侵占蛮荒之地了,对于很多人而言,这里确实是一个充满宝藏的地方。”

  “是啊,也是一个充满很多危险的地方。”肖恩不由得想起了雷克,“说不定你什么时候就会放出一只巫妖,或者一头恶龙,甚至是魔鬼、恶魔。”

  听到肖恩的话,塞西莉亚轻轻的握住肖恩的手,然后笑道:“放心吧,我不会成为他的学徒的。无论怎么样,我都不会想要成为一名巫妖的。”

  肖恩看着塞西莉亚,露出一个微笑,然后伸手拍了拍塞西莉亚握住自己那只手的手背,意思很明确:我相信你。

  就在众人不断探讨的情况,所有人终于抵达了“门”前。

  出人预料的是,眼前的“门”并不是一道纯粹的魔力能量凝聚而成的传送门,而是一整片充满了朦胧雾气的岛屿残像。众人的船只停泊的地方,就是这个岛屿残像边缘处的船坞码头。

  “这居然是一个真实残像之门!”塞西莉亚的声音里充满了惊喜,“果然是一个半位面!”r1152

  ...

看过《战神领主》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