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战神领主 > 241. 意外
  蛮荒之地的战斗,向来都喜欢摆出最强的态势来迎敌。

  如果是对付一般人的话,以这位来自疾风之羽部落、名为赫奇纳尔.疾风、负责统御整个疾风之羽部落疆域巡防任务的高地精灵,此时率领的军队和强者数量确实堪称足够强大和豪华:一支五千人规模的四级军队,三名下位圣域强者,外加十来名黄金境强者。

  毕竟,他们的对手只有五个人而已”。

  要知道,整个疾风之羽部落也就只有两位中位圣域和三位下位圣域强者而已。虽说黄金境的强者大概有数十位,但是这是整个疾风之羽部落的未来基石,是属于潜力股一般的重要存在,所以赫奇纳尔自然不可能一股脑儿的将所有黄金境强者都带出来,再说了这些人也都有着各自的任务,而且此时又有三位下位圣域强者带队,自然不需要带太多的黄金境强者。

  至少,一开始的时候在赫奇纳尔看来恐怕只要他们三名下位圣域强者一起出手,就没其他人什么事了。

  但是当他真正和肖恩等人相遇时,他才意识到情况要比他所想象中的更加棘手。

  作为圣域强者,自然一眼就看出肖恩这五人中就有三位圣域强者,其中一位还是中位圣域的顶尖强者。虽说下位圣域和中位圣域之间的差距还不会太过明显,但是赫奇纳尔在看到诺洛的第一眼时,他却是有一种绝不能和对方交手的强烈直觉。以他的直觉而言。想要对付这名中位圣域强者的话,他就必须要联合其他两名下位圣域强者才能够应对得了。

  可是就算这样,对方还有两名下位圣域的强者。

  众所周知。在高端战力的顶尖战斗中,想要以军队去击杀顶尖强者,那么只有两种做法:第一是这支军队的实力足够强大,他们才有可能挡得住一位顶尖强者的冲阵,甚至是将其绞杀在军阵里;另一种做法则是由一名或多名实力足够强的强者坐镇,配合军阵杀伐,在牺牲一定数量的士兵的情况下来逼退或者重创这些顶尖强者。

  拥有真实之眼的肖恩就很清楚。在不依靠顶尖强者的情况下,只有六级军队才有可能围杀得了一名下位圣域强者。而且这支六级军队还必须是两到三个强者作战单位,亦即是一千到一千五百人左右。如果是像哈汀这样战斗力极端强横,又或者是像塞西莉亚这样一旦领域彻底展开就是bug级炮台般存在的,那么很可能就需要五个以上的强者作战单位。

  当然,如果有一名下位圣域强者坐镇的话。那么只需要一个强者作战单位(五百人)的五级军队就可以轻松解决一名同为下位圣域的敌人。像薇薇安当初那样需要五千人。甚至她自身还是以重伤为代价,那是因为当时的雷鸣之锋只是一支四级军队而已,而且薇薇安的实力也不过是上位黄金。

  这还是当时那名努古斯家族的客卿实力并不是真正处于顶尖的水准。

  蛮荒之地不比奇迹大陆上的其他地方,在这里几乎每天都有战争,只是规模大小的问题而已。而作为蛮荒之地三大精灵部落之一,疾风之羽部落参与的战争次数自然不少,和圣域强者这一级别的强者战斗的次数同样不会少到哪去,因此自然很清楚如果遭遇到圣域强者时应该如何应战。

  所以顷刻间。不止是赫奇纳尔,包括其他两名下位圣域强者都很清楚一个事实。那就是战斗爆发的瞬间,他们这支军队就要折损超过一半的人手。剩下的一半士兵,估计会在很短的时间内就被对方另外两名下位圣域强者屠杀殆尽,紧接着他们就可以形成合击之势将他们包围起来。

  到时候,他们这些人就没有一个跑得了。

  四级军队的全军覆没还好说,毕竟这支军队只是他们疾风之羽部落的先锋侦查军而已,根本就不是他们的主力部队。再说了,哪怕这十数名黄金强者也相继战死的话,这个损失对于疾风之羽部落还在能够承受的范围里,最多就是再花费个四、五十年休养生息一下而已。

  可是如果他们三位下位圣域强者也陨落在这里的话,恐怕他们疾风之羽部落明天就要被其他部落吞并了蛮荒之地这里本来就是弱肉强食的世界,疾风之羽部落虽说是蛮荒之地三大精灵部落之一,但是主要也是因为他们拥有一棵生命树,以及圣域强者的数量相对其他部落要多出一、两位。

  因此,相比起肖恩还能够轻松自若的模样,赫奇纳尔自然是感到一阵头大了。

  “敢问阁下擅闯我们的领地,并且又抓了我们这么多族人,是想干什么?”赫奇纳尔和肖恩遥隔上百米,沉声喝问道。

  圣域强者,是可以利用法则之力的存在,所以虽然相隔肖恩等人的距离甚远,可是这话说出口时,肖恩当真有一种天雷滚滚的威严气势的感觉。以至于哪怕他伸手捂着耳朵,也照样能够听得清对方在说什么。

  “咦?不打了吗?”肖恩还没有开口说话,诺洛就已经提前开口了,而且同样是以双方间隔上百米都能够清晰听到的天雷滚滚之声回话,“枉我还那么的兴奋的,摆出了这么大的阵仗结果居然不打了,多没意思啊。”

  听到诺洛的话,赫奇纳尔差点就一口血直接喷出。

  这个阵仗确实是他摆出来的没错,而他也确实是很想狠狠的打一场,但是无奈他打不过肖恩等人啊!贸然开战也只是让己方增添损失而已,还是惨重的那种,所以能够不打自然是就不打的好了。当然,更让他没有想到的是。这种话居然会是由一位美人说出的。

  诺洛本身的声调就偏高,这让他在正常情况下的说话声音本就有点难以分辨性别,更不用说他此时因为兴奋所以导致声音有些偏高和偏细。这就让他的声音听起来像女性而非男性。而哪怕是以精灵族的角度而言,诺洛也绝对可以算是拥有绝世容颜的类型,至少肖恩等人就看得出来,对方有超过一半以上的人目光都停留在诺洛的身上。

  不过对于诺洛,肖恩可不会有什么好的态度。

  他直接就是一巴掌朝着诺洛的后脑勺拍了下去,打得诺洛直接就蹲在地上,拼命的揉着后脑勺。还一脸哀怨的望着肖恩。以诺洛的模样而言,做出这样的神态那是极具杀伤力的,肖恩当即就听到了来自敌对阵营的哗乱声。以他的耳力虽然听不清楚具体是在说什么,但是大致上也能够听得到这些家伙是在骂自己。

  不要怀疑高地精灵的眼力,这些家伙虽然在箭术上比不上他们的近亲,但是比起人类也要强得多。上百米的距离对他们而言就如同是站在他们面前一般清晰。

  “恶魔!”诺洛蹲在地下。双手揉头,一脸的可怜兮兮。

  “闭嘴!秀吉!”肖恩怒斥了一句,而他的这个举动自然又引起了那群疾风之羽部落士兵的愤怒。

  “秀吉又是什么?”诺洛的脸色有些茫然,“这名字真难听。”

  “我觉得比诺洛好听多了。”肖恩淡淡的说道。

  “嘿!”诺洛抗议起来,而他这种挑眉竖眼的模样明显更能增添他的魅力。

  “以后就叫你秀吉了。”肖恩一脸平静的就把诺洛的名字给改了。

  “我拒绝!”诺洛站了起来,大声的发出抗议,“你不能这么对我!”

  “闭嘴!秀吉!”肖恩又是一个板栗就打了过去,这一次所引起的敌对情绪明显就更重了。“看不出来你还挺有吸引力的嘛。”

  “哼,那是必须的!”诺洛一边揉着头。一边昂着头一脸骄傲自豪的模样。

  “那以后打仗倒是轻松多了,只要把你丢出去抛几个媚眼,说不定就能吸引到一大群人投降了。”肖恩已经开始思考这个方案的可能性了,“唔,回头要和威廉商议一下。……不过总觉得,把你们这两个家伙放在一起,似乎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

  “肖恩。”塞西莉亚轻扯了一下肖恩的衣袖,轻声说道,“我们现在还在战场上呢。”

  “噢,对。”肖恩一脸醒悟过来的点了点头,“都怪秀吉分散了我的注意力,害得我有点忘了现在是在哪了。……唔,我们还是先把正事给办了吧。”如此说着的同时,肖恩才又将目光望向赫奇纳尔,却是发现对方也同样将目光锁定在了自己身上。

  那些士兵们不知道诺洛的底细,看到肖恩在欺负诺洛,都只是以为肖恩是在欺负女人。

  可是像赫奇纳尔这等实力的强者,却是一眼就能够看出,肖恩这伙人里,诺洛的实力才是最强的。也正是因为如此,所以看到肖恩能够如此随意的抽打对方,而且对方还一点都不敢反抗,这就让赫奇纳尔不由的将注意力集中到肖恩的身上。与赫奇纳尔做出同样举动的,还有他的两名同是圣域强者的同伴以及另外几名上位黄金巅峰的强者。

  诸多黄金境强者里,能够注意到这一点,实在不算多。但是懂得将注意力集中到肖恩身上,这至少证明这些家伙的眼界很宽,不会被限制在一个区域里,这也就意味着他们的未来都不会止步于黄金境。

  而赫奇纳尔,也是在将注意力集中到肖恩身上之后,才发现了一些特殊的地方。

  之前没有仔细观察,所以看得并不算真切,现在才发现周围其他人的站姿,正好是将肖恩围在了中心,很明显他才是这个小团体里的核心人物。但是按照实力来看,肖恩也不过只是上位黄金巅峰而已,为什么能够成为其他人的核心呢?

  像希特莉,赫奇纳尔一眼就看出这个女人身上那股浓郁的神力,明显是信仰生命女神的祭司。而生命教会,赫奇纳尔自然很清楚这是一个遍布整个大陆的强大教会。哪怕是在蛮荒之地,一般非先祖崇拜的部落都不会去为难这个教会的祭司,因为就连他们都不得不承认。在治疗技术方面,生命教会的祭司比起他们蛮荒之地的医师而言还是要高明许多。

  所以生命教会的祭司,历来都拥有非常特殊的身份地位,一般都是超然的存在。

  赫奇纳尔或许还可以猜测肖恩的身份地位很高,可能是来自人类帝国某个大家族的指定继承人,因此他才会有三位实力强大的圣域强者当护卫。可是就算这样,地位历来超然的生命教会祭司。也根本就不需要去巴结谁,正常情况下都是其他人去巴结生命教会的祭司。

  所以,对于希特莉也是围绕着肖恩的情况。赫奇纳尔是真的无法理解。

  因此他对于肖恩,也就存多了几分心思。

  “我是来和你们疾风之羽部落谈笔交易的。”肖恩望着赫奇纳尔,然后开口说道。

  “交易?”赫奇纳尔挑了挑眉头,“什么样的交易?”

  “你能够代替疾风之羽部落做决定吗?”肖恩轻笑一声。“如果可以的话。那么我和你说也无妨,但是如果不可以的话,那么我告诉你之后,你又能怎么样了?”

  “如果是来谈交易的,那么抓我部落的族人又是怎么回事?”赫奇纳尔沉声问道,“我实在无法想象得出,这就是你们人类谈交易的方式吗。”

  “我本来就没抓你们的族人啊。”肖恩笑了笑,然后伸手指着之前被诺洛打下马的那些精灵。“是你们的族人不由分说就向我们发起进攻,我们为了自保所以只能先让他们冷静下来。……你看。我还很好心的替你们把他们跑走的马儿给带回来,你们的部落可没有任何的损失。”

  赫奇纳尔自然看得到,被肖恩留在身边的那几名疾风之羽部落的族人此时都牵着各自的坐骑。而按照之前的报告,他们在冲锋时被打落下马后,所有的马匹就四散逃窜离开了,现在这些马匹全部都被牵着,很显然确实是肖恩将这些马匹给找回来了。能够将受惊逃窜的马匹找回,并且安抚下来,这也是一种强大实力的表现。

  当然,赫奇纳尔肯定想不到,肖恩找回这些马匹的方式非常的简单粗暴。

  因为追踪、搜捕都是诺洛的强项之一,所以他自然是很快就找到了所有逃窜远离的马匹。至于驯服工作就更简单了,这些马匹只是普通的生物而已,甚至都不是魔兽,只要散发出一点圣域强者的气势,就足以让这些生物颤栗得完全无法动弹了,所以要将它们都带回来自然不会是什么难事。

  “我只是很客气的请他们当了一回导游,替我们带路而已。”肖恩继续笑着说道,“你也清楚,蛮荒之地有多么的辽阔,而且我们也不太清楚这里的具体方位,所以很容易就会走错路。难得看到你们疾风之羽部落的人,我当然不希望走错方向嘛。”

  “既然是误会,那么是不是可以放我们的族人回来呢?”

  “我都说了,我根本就没有抓你们的族人啊。”肖恩笑了笑,这种如此明显的语言陷阱,他怎么可能会跳下去,“他们随时都可以离开,我只是想找你们的酉长谈一笔对你们非常有利的交易而已。”

  赫奇纳尔并未回答,他和其他两名圣域强者彼此交换了一下眼神。

  他们的意思非常明确,既然没办法和对方硬来,那么就只能转换一下思维方式。而且看得出来,对方也并不是捕奴队,更没有什么杀意,说不定真的是为了某一种交易?只不过要面见酉长这种事,可不是他们能够做主的事情,因此他们自然没办法轻易答应,并且将肖恩等人带回部落。

  不过肖恩很明显是看出了这些家伙的为难,于是他又开口说道:“没关系的,我知道你们蛮荒之地的规矩。你可以让人回去请示一下你们的酉长,如果他不想谈这笔交易的话,那么我们会离开你们的疆域。我说了,我并没有任何恶意,而且我相信有很多人会很乐意和我谈交易。”

  虽然肖恩的话没有说得很清楚,但是赫奇纳尔却是听懂了。这意思就是蛮荒之地不止你们疾风之羽一个精灵部落。当然,这是赫奇纳尔的理解,肖恩实际上说的很多人。是包括但不限于精灵部落。

  而很快,赫奇纳尔就采纳了肖恩的建议,他让一名黄金境强者回去向酉长报信,将眼下的情况详细汇报回去。而肖恩看着对方让人回去报信之后,他也很礼貌的让那支对他发动进攻的疾风之羽部落巡逻队回到赫奇纳尔的身边,反正有这么一支大军在,肖恩也不用担心找不到疾风之羽部落的位置。

  至于和他们一起返回疾风之羽部落。肖恩更不会有所担心。

  因为对于疾风之羽部落,肖恩虽算不上多么了解,但是综合情况他还是知道一些。所以他很清楚。整个疾风之羽部落只有两位中位圣域强者,其中一位就是他们的酉长,而另一位则是相当于镇国强者一样的存在,而这两人的实力虽然算是强横。但是他相信凭借诺洛的实力。还是可以招架住的。

  至于三位下位圣域强者,哈汀和塞西莉亚的联手也同样可以应对得了。剩下的那些黄金强者,自然是由肖恩来处理了,反正有希特莉在他也不怕会受伤,反正只要不是致命伤就无所谓。

  而疾风之羽部落的那些大军,肖恩也没有将其放在眼里。因为理由很简单,只要进入了疾风之羽部落,他们的会见地肯定是在生命树的上方。这里是最不适合战斗的,至少不适合军队作战。而且为了生命树的安全,他们那些强者肯定也要打得束手束脚,远不如肖恩等人无所顾忌。

  所以除非是疾风之羽部落的脑袋被门板给夹了,否则的话他们肯定不会在自己的部落里和肖恩等人开战。

  这一点,也是肖恩有恃无恐的原因。

  当然,他这种模样落在赫奇纳尔等人的眼中,那就是非常镇定的模样了。而这种镇定的模样,在他们看来或许是真的没有任何恶意的表现,这也不像是在打什么鬼主意。所以此刻,赫奇纳尔等人都有些放松下来。

  不过唯一不满的,大概就是赫奇纳尔带来的这支军队了。

  因为他们又看到了肖恩正在“欺负”诺洛。

  “我真想知道,当这群家伙发现你是男人之后,会不会把你宰了。”

  “他们不会发现的。”面对肖恩的调侃,诺洛还有心思向这支精灵军队抛出一个媚眼,“只要我不想让他们知道,那么他们就永远都不会知道。……如何隐藏秘密这方面,请你放心,少爷。”

  “从某种意义上而言,你还真的是很可怕。”肖恩撇了撇嘴,脸上流露出厌恶的嫌弃模样。

  “您这样的表情,真的是让我很受伤呢。”诺洛一脸委屈的说道。

  “闭嘴,秀吉。”肖恩又忍不住吐槽了。

  “再说一遍,我叫诺洛!可不是什么秀吉!”诺洛再度发出严重抗议的声音,“你要是再喊我秀吉,说不定我就会忘了到时候去疾风之羽部落时,我应该干什么了。”

  按照塞西莉亚的计划,最优先的方案自然是和疾风之羽部落进行洽谈,争取将其拉拢到盟友的关系,如果可以的话最好是从疾风之羽部落这里弄到一截生命树断枝。为此,他们当然是要交出那一份本就属于疾风之羽部落的生命树断枝,并且还要将仇恨和注意力转移到死棘的头上。只不过他们也要做好疾风之羽部落拒绝的情况,而在这样的情况下,就要由肖恩他们负责吸引注意力,让诺洛去偷一截生命树断枝出来。

  此时听到诺洛拒绝的声音,肖恩也不说什么,只是露出一个迷人的微笑,然后伸起自己的右手。

  “从今天起,我的名字就叫诺洛.秀吉.卡塞尔!”诺洛毫不迟疑的说道。

  “啧啧,你的节.操还真是廉价呢!”肖恩撇了撇嘴。

  “在少爷您面前,节.操一点都不值钱。”诺洛.秀吉.卡塞尔一脸真诚的说道。

  “我怎么总觉得这话似乎是在骂我呢。”肖恩挑了挑眉头。

  “少爷,您想多了。”诺洛的脸色依旧不变。

  不过正当肖恩还想说什么,或者说找个借口给诺洛来那么一下电击治疗时,天空中有一道身影正以强横的态势如同陨石般飞了过来,然后落在了肖恩和赫奇纳尔双方之间。

  舞空术。

  能够以如此强横的手段度空而行,很明显是中位圣域强者的专属手段。

  来人,自然就是疾风之羽部落那位镇国强者级别的存在了。

  不止是赫奇纳尔,就连肖恩都没有预料到居然会是此人亲自出马。要知道,对于如今的精灵族而言,所谓的镇国强者这一概念,则是负责生命树的安全问题。所以正常情况下,像这位疾风之羽部落的镇国强者,自然是不可能亲自出马的。

  “这家伙,很强啊。”诺洛看到这名疾风之羽部落的镇国强者出现,他那一副玩世不恭的模样也终于有所收敛,变得认真起来,“唔,没有武器的情况下,我也没办法杀了他呢。”

  “武器?”肖恩有些好奇,因为他之前可没见过诺洛的手上有武器,“说起来,我也有些好奇你的武器哪去了。”

  “回头再告诉你。”诺洛的目光依旧锁定在对方的身上,并没有直接回答肖恩。

  而肖恩也知道,眼下不太适合继续询问,所以他也转过头望向这名疾风之羽部落的镇国强者。

  “没想到会是米巴卡萨大人亲自过来啊。”

  对于肖恩一语道破了自己的身份,米巴卡萨的脸上并没有任何惊讶之色,反而是他的开口让肖恩的内心猛然一惊:“虚空大公亲自深入蛮荒之地要和我们谈笔交易,如果我不亲自迎接的话,那么这会让人觉得我们蛮荒之地的精灵也是一群野蛮人呢。”

  “虚空大公?那个虚空公国的大公?”

  “听说就是他破坏了那些商人们的阴谋呢,所以王庭才会被推翻的。”

  “我听说他以前是位开拓骑士……”

  “开拓骑士是什么?”

  “不会吧,这么年轻?”

  听到米巴卡萨的声音,那群疾风之羽部落的军队和那些黄金境的强者很快就发出一阵骚动。就连那三名下位圣域的强者也面露震惊之色的望着肖恩,似乎确实没有想到这位传闻中的虚空大公会如此年轻。而肖恩,在看到这阵骚动时,他也就知道,自己的名字恐怕在蛮荒之地已经流传很长一段时间了,而这恐怕就是死棘的功劳了为了引导蛮荒之地向虚空公国发起进攻,自然是需要散布一些消息,只是恐怕就连死棘都没有想到,蛮荒之地对肖恩的情报收集重视程度会这么大。

  “虚空大公,酉长已经在等您了,请由我带您前往疾风之羽吧。”

  “好啊。”肖恩微微一笑,此时他也算是想开了。

  既然身份都已经败露了,对方肯定也很清楚了自己的事情,那么再装神秘或者跳大神,显然是没办法糊弄谁的。(未完待续……)

看过《战神领主》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