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战神领主 > 248. 天使具装的觉醒状态

248. 天使具装的觉醒状态

  戴安有些艰难的咽了一下口水。

  他的目光紧接着微微右移。

  右边一人,同样也是一名圣骑士长,这从其身上那套铠甲便能看出。

  这是一套通体宛如白银般的重铠,仅从铠甲厚度上来看就可以知道这玩意的重量恐怕不是一般人能够穿戴得了的。在铠甲的体表上,有淡绿色的光华在流动着,周围的空气似乎也在这层光华的流转下产生微弱的气旋,看起来就像是气流环绕在这名圣骑士长的身边一样。而在铠甲的肩甲处,还嵌有一条及地的翠绿色披风,披风上刻有魔纹,对于四大圣骑士长并不陌生的戴安知道,这是一对双重魔纹,它可以减轻这套重铠对穿戴者的负担,并且还能为其增加度。

  而他的武器,则是一面高约一米七的加厚型塔盾以及一柄带有倒钩的短枪。

  在整个圣乔尔斯帝国,只有一位圣骑士长会穿戴这套天使具装。

  神之右翼.纳扎尔。

  纳扎尔.迪米乌斯.泰尔,其所穿戴的天使具装,名为拉斐尔,代表着风之力。

  而四大圣骑士长之那套,则是代表着火之力的米迦勒。

  天使具装,这是如今大6上最著名的神器,没有之一。

  外界对其认知,便是这些铠甲是由晨光之主留给信徒的最大馈赠,圣乔尔斯帝国当年就是依靠这些天使具装才能够成为如今名震整个奇迹大6的七大帝国之一。哪怕到了如今,这些天使具装也依旧是圣乔尔斯帝国的最大依赖。因为没有哪个国家或者说教会,可以拥有如此之多的神器——基本上能够拥有一件神器的国家或者教会,就已经算是非常不错了。绝大多数国家和教会甚至不可能拥有神器。

  更不用说,天使具装还是攻防一体型的神器。

  而在圣乔尔斯帝国所拥有的这四套天使具装里,米迦勒则是当之无愧的最强套装。

  米迦勒的强大,并不仅仅只是表现在这套铠甲所具备的特殊能力——作为神器,肯定会有一些极为特殊的地方,而米迦勒所赋予穿戴者的特效之一,便是能量强化。这种能量强化。并不仅仅只局限于斗气而已,如果穿戴者是一名魔法师的话,那么被强化的则是魔力。

  其强化效果。最少也可以让穿戴者提升一阶的实力。

  实际上,历代米迦勒的持有者,和米迦勒的相性度——决定穿戴者能够挥天使具装性能优异性的匹配度——都能够达到百分之九十五以上。除了第一任米迦勒的穿戴者是百分之百的完美相性外,接下来的后继者也基本都保持着九十五到九十六的相对高度。这也是圣乔尔斯帝国的阿波罗血脉一族最引以为傲的事情。

  尤其是。这一届的米迦勒穿戴者,齐格斯.阿波罗.泰尔更是达到了百分之九十七的相性契合度——这是米迦勒有史以来仅次于第一任穿戴者的完美程度。

  圣乔尔斯帝国的皇室血脉,一共分为四支,分别是阿波罗、迪米乌斯、罗米塔、赫格勒。据说这四兄弟是晨光之主莱格撒因成神前的四位追随者,当莱格撒因成神后,这四兄弟便联手开创了七大帝国之一的圣乔尔斯帝国。而作为晨光之主的忠实追随者,自然也是将晨光教会立为国教,这也是历史上第一个教权高于王权的国家。

  撇开如今圣乔尔斯帝国教权和王权之间的小纠纷。就连晨光教会也不得不承认,只有来自这四支皇室血脉的族人才能够驾驭得了四套天使具装。而因为血脉源头祖先所穿戴的天使具装不同。这四套神器仿佛就像是血脉认主一般,只有各自对应血脉的族人才能够穿戴并且使用。

  也就是说,历代米迦勒的继任者都是来自于阿波罗.泰尔的血脉;而拉斐尔的继任者则是来自迪米乌斯.泰尔的血脉。

  可是和这一任米迦勒的穿戴者开创了历史性记录一样,拉斐尔的这一任继任者同样开创了拉斐尔天使具装有史以来的记录——不是最高,而是最低,其相性契合度只有百分之八十四!

  连最基本保证的百分之九十都达不到!

  要知道,天使具装除了表面上的正常形态之外,还有一个可以激活血脉潜能从而彻底挥天使具装真正能力的觉醒状态。但是想要激活这一状态,前提条件则是相性契合度必须达到百分之九十,如果没有达到这一标准的话,根本就无法让天使具装进入觉醒状态。而哪怕是达到百分之九十,激活了觉醒状态之后,所能够持续的时间也不会太久,想要真正“无限制”的处于觉醒状态中,那么最少相性度也要达到百分之九十五以上。

  这也是为什么米迦勒一直是圣乔尔斯帝国中最强的原因。

  戴安作为一名骑士长,对于这些机密了解得不多,但是也不会少。所以他此时看到两位圣骑士长的出现,才会如此大惊失色——当然因为有面具的遮挡,所以无论是齐格斯还是纳扎尔都没办法看清他的脸色,但是从气势上的波动来看,两位久经沙场战阵的圣骑士长却都能够感受到戴安的心态变化。

  齐格斯并未将米迦勒的面甲放下,他的目光冰冷的紧盯着眼前穿戴着乌列尔的人。

  与齐格斯想象中的情况不同,乌列尔的色泽是以暗红色为基调,不过大体上看上去其实更像是深黑色,反而是有类似于火焰般的红色纹路在重铠的表面上闪耀着。看到这副重铠的第一直觉,便像是见到正在移动中的熔岩一样,尽管这确实很符合乌列尔所具备的属性,可是一股危险的凛然气息却也在不断的弥漫着。

  尤其是。乌列尔的配套武器。

  那是一柄目测接近两米五长的深黑色巨型重剑,仅是剑身就犹如门板那般宽大。

  齐格斯很难想象,到底得拥有什么样的怪力才能够挥动得了这柄重剑。又或者说,这是乌列尔所具备的特殊能力之一?

  作为米迦勒的持有者,没有人比齐格斯更清楚天使具装的威力和附带作用。虽说这些具装确实是神器,可是其拥有的增幅程度是有限的,并不是说能够让穿戴者做到常人所无法做到的事情——就像是拉斐尔,这身重铠和重盾换做一般人,哪怕就算是以力量著称的传奇强者。也不一定能够运转自如,所以拉斐尔才会有减轻重量和增加度的双重魔纹效果。

  只不过相对于世人皆知的四大天使具装,乌列尔就要显得神秘得多了。因为没有人知道这套天使具装的能力是什么。

  除了戴安自己。

  “将乌列尔交出来的。”双方的对峙持续了近一分钟,空气明显变得更加凝滞起来,充满了一种让人不安的心悸,而率先打破沉默的。则还是圣乔尔斯帝国四大圣骑士长之的米迦勒.齐格斯。“这不是你所能够拥有的东西。只要你交出乌列尔,我保证你可以安全无虞,甚至会向教会推荐你。”

  戴安依旧保持着沉默,并未开口接话。并不是他不想说什么,而是不知道该说什么。

  看到穿戴着乌列尔的戴安依旧沉默着不开口,齐格斯沉吟了一下,然后再度开口说道:“乌列尔的来历,可不是你想象中的那么简单。我不知道你是如何寻获的。但是这本就是我主遗落在外的荣光,如今你有幸拿到。证明你和我主极为有缘,所以只要你愿意交出乌列尔,随我回帝国,只要检测合格,乌列尔依旧有很大的可能会归还给你。”

  这一次,戴安终于开口了。

  只不过他的声音,却是充满了一种讽刺意味的笑容:“如果我真的将乌列尔交出来的话,恐怕我是没办法活过明天的。教皇陛下的性格,我相信齐格斯大人是不会不清楚的,他是绝对不会允许天使具装落入旁人之手。真正能够驱使这些具装的,必须是教皇所信任的身边人。”

  “你认识我?”齐格斯皱了一下眉头,“你是谁?”

  “我是谁并不重要,重要的是,齐格斯大人你认为我说的这话有错吗?”戴安沉声问道。

  “天使具装的重要性,你或许并不了解,但是我可以告诉你的是,这些神器一旦落入心有恶念之人手上的话,那么就是极为可怕的灾难。”齐格斯并未正面回答戴安的话,而是采用另一种颇为模棱两可的话语说道,“所以教皇陛下当然也有他的考量,既然你也是晨光信徒,那么你应该能够理解教皇陛下的苦衷。”

  “呵呵。”戴安出一声冷笑,“教皇陛下的苦衷?如果教皇陛下真的有苦衷的话,那么你倒是告诉我,为什么会出动两位圣骑士长大人来找我?难道不是打着将我灭口夺回乌列尔的打算吗?”

  “住口!”齐格斯还没有开口,一边的纳扎尔却是终于忍不住的喝道,“教皇大人的决策,岂容你来污蔑!亏你还是晨光信徒,却居然胆敢质疑教皇大人的决策,你要知道教皇大人可是由吾主钦点的!”

  齐格斯伸手拦住纳扎尔,制止了他继续说下去的意图,转而望着戴安,沉声说道:“天使具装是属于我们圣乔尔斯的骄傲,自帝国诞生之日起,便是为了要收集齐吾主遗落在外的另外三件荣光。你既然身为晨光信徒,那么你就应该理解。而且……天使具装向来都是只有皇室血脉的人才能够激活,你能够激活得了,那么也就证明你也是我们皇室成员……”

  “晨光之主遗落在外的荣光?”戴安冷笑一声,语气中也透露出了些许的轻蔑,“能别引我笑吗?既然我都能够获得乌列尔了,你真的以为我就什么都不知道吗?……不止是乌列尔,包括你的米迦勒,纳扎尔圣骑士长的拉斐尔,甚至还有拉贵尔、加百列,根本就不是晨光之主的东西。而是诞生于晨光之主成神之前更早时代的产物。”

  “够了!”齐格斯怒喝一声,眼里已有了一丝愠怒,“吾主之荣光。不允许你进行任何污蔑!我是看在你也是晨光信徒,而且能够驱使得了乌列尔,才格外的好言相劝。若你再执迷不悟……”

  “还真是抱歉呢。”戴安出一声轻笑,笑声中满是对齐格斯和纳扎尔的嘲讽,“我体内流淌着的血液既不是你们口中所谓的皇室成员,也更不是什么晨光信徒。我就是我,一位受某人的馈赠而获得乌列尔的幸运儿而已。我和他之间有个约定。在完成这个约定之前,谁也无法挡住我前进的步伐。”

  听到戴安的话,齐格斯的瞳孔猛然一缩。浑厚且惊人的气势冲天而起,而一旁的纳扎尔也是在同一时间就爆出惊人的气势。这两人的气势一经爆而出,周围的空间甚至有了一股沉重感,就好像是空间的引力被凭空改变了一样。大地产生了无数细小的裂纹。细碎的沙石在地面的轻微震荡下微微漂浮而起,一浪高过一浪的可怕气势更是不断向着戴安逼去。

  在这股强大的威压之下,纵然是穿戴着乌列尔的戴安,也不由得倒退了三步才堪堪稳住身形。

  而他后退踏落的每一步,也都在地上震出一个深过脚踝的印坑。

  “堕落者!”齐格斯的声音阴沉得仿佛能够滴出水,在这股如此强烈的声势之下,更是显露出一种前所未有的强大声势,“没想到。乌列尔居然会落入你这种人的手上!为了不让吾主的荣光蒙受灰尘,我只能将你斩杀于此了!”

  “啧。”戴安出一声轻啧。“到头来还不是要强抢,何必说得那么冠冕堂皇……”

  几乎是不等戴安将话说完,穿戴者拉斐尔的纳扎尔就已经抢先向戴安起了进攻。

  那套看起来几乎相当于重装步兵两倍以上重量的铠甲,对于纳扎尔而言却是完全毫无影响。

  只见他以极快的度冲到了戴安的面前,那面一米七高的重型塔盾在他手上就跟普通的小圆盾没什么区别,随着他扬手一拍,赫然就是一个盾击甩出。

  盾击,是战士们的一种常用手段,其目的在于使用小型盾牌向敌人的脸部起一次攻击,以制造一次短暂的眩晕效果。

  但是在纳扎尔的这个重型塔盾之下,这个盾击可就不是朝着脸部拍去了,而是朝着戴安的全身拍去。只要被这个重型塔盾拍实的话,以纳扎尔的强大实力所爆出来的伤害力,就算戴安有乌列尔庇护不至于被一击就拍飞甚至是直接被拍成重伤,可也难免会因此受到影响而导致重心失去平衡。

  而纳扎尔的攻击,也远不止如此。

  在他挥出盾击的同时,他右手紧握着的长枪也隐藏在塔盾的背面出如同附骨之疽般的刺击。

  这一种攻击方式,是纳扎尔极为熟练的先手战斗技巧——他的敌人往往都会被这面夸张的塔盾所吸引注意力,导致他们会尽可能的保持一个适当的距离,不至于会被塔盾的盾击所拍中。所以自然往往就会忽略了隐藏在塔盾底下的第二重攻击,当塔盾挥空而对方正试图展开反击时,他们就不得不仓促的应对来自纳扎尔的第二次攻击了。

  这还是他的对手拥有快反应能力的前提条件。

  事实上,纳扎尔的绝大多数敌人都会被潜伏于塔盾地下的短枪刺击直接毙命。

  不过既然对手是穿戴着乌列尔的同等级强者,纳扎尔自然不会认为自己可以一击将其毙命。他的目的只在于迫使对手不得不仓促应对他的短枪刺击,如此一来戴安自然就会落入下风之中,战斗节奏也会被纳扎尔彻底掌控,届时只要让齐格斯从旁掠阵寻找一个合适的机会,那么他们就必然可以将戴安拿下。

  可是,纳扎尔的算盘打得精,却不代表戴安就是个笨蛋。

  他虽然有些心惊——毕竟四大圣骑士长的如雷贯耳伴随了戴安近三十年,此时彼此成为了敌人,自然难免也会紧张。可是这种紧张,也早就伴随着之前彼此的对峙和对话消失得无影无踪,更不用说此时的戴安也是在经受爱德华无数摧残下快成长起来的强者。

  所以当纳扎尔冲至戴安的面前。扬手就是盾击和短枪刺击时,戴安却是想都没想就下意识的挥剑而动。

  他手中那柄如同门板一般巨大的重剑,毫不留情的狠狠斩在了纳扎尔的塔盾上。然后迸出一阵强烈的撞击闷响,甚至还有一股极为强大的气流猛然爆而出,将周围上百米的区域摧毁得如同是干旱数年的荒地。

  而如此强烈的碰撞结果,也显然出乎了战斗双方的预料。

  因为在戴安这一击之下,并未出现导致戴安的重剑被弹开的一面,反而是纳扎尔被震得倒退数步,就连他那已经做好准备刺出的一枪也在这一击下被硬生生的打断。纵然戴安也没有意识到自己的这一击居然可以立功。但是和爱德华的战斗也让他拥有了极为快的战斗本能,所以在纳扎尔后退的同时,戴安就毫不犹豫的继续挥剑而攻。

  如此一来。局面上反而是纳扎尔落入了下风之中,战斗节奏被戴安彻底掌控。

  本就已经做好掠阵支援准备的齐格斯看到这一幕时,他的瞳孔猛然一缩,随即便意识到。眼前这个穿戴着乌列尔的人和天使具装.乌列尔的相性契合度绝对过百分之九十。在这样的情况下。乌列尔所能挥出来的性能自然是远在拉斐尔之上,所以哪怕是拉斐尔克制了乌列尔,可也依旧挡不住天使具装的优越性能压制。

  想清楚这一点,齐格斯便也不再犹豫,立即就跟着冲了上去,手中那柄造型颇像是三叉戟的长枪便挺刺而出,和戴安的重剑互相碰撞在一起,替纳扎尔挡住了接踵而至的沉重攻击。下一秒。齐格斯和戴安两人便彼此倒退两步,待到重新稳住身形之后。戴安便再一次义无反顾的挥剑而攻。

  这一次,齐格斯的眉头已经紧皱起来了,因为通过这一次的交锋,他就知道,乌列尔的相性契合度远不止百分之九十,而是达到了惊人的百分之九十五!

  所以当戴安再度挥剑而攻时,齐格斯并未立即架枪反击,而是出一声怒喝之声,一道炽红色的光芒瞬间从其身上爆而出,直冲云霄,甚至将大半个天空都彻底染红了艳红色。

  而戴安,也在这股强烈气势的爆之下,被震得接连倒退数步后,才终于稳住了身形。当让看到这道冲天而起的光柱时,他就知道,这是齐格斯直接开启了天使具装觉醒状态的表现。想到这一点,戴安的心猛然一沉,他本以为齐格斯和纳扎尔两人联手的话,应该不至于一进入战斗状态就立即开启觉醒模式,因为以二敌一还要这样的话,也着实是让圣骑士长的名头丢人。

  可是戴安却没想到,齐格斯居然真的这么做了!

  所以无奈之下,他也能开启天使具装的觉醒模式。

  顷刻间,另一道土黄色的光柱也紧接着冲天而起,将另半边天的天空都染成了土黄色,与齐格斯的艳红色相互争夺着天空云层的染色。

  当两道光柱同时消失之后,齐格斯和戴安两人的天使具装也都生了极大的变化。

  米迦勒的表现,是原本的头盔上出现了红色的流苏,就好像是一头火红色的头一样。而在铠甲的背后处,更是浮现出了完全由火焰凝聚而成的一对巨大金黄色光翼,这对光翼足有三米长,每一次轻轻的扇动都会洒下成片的金色光辉。而其长枪的枪尖,也同样改变了形态,由原本的三叉戟变成了类似剑身一样的阔刃,上面有着宛如液体般的银白色火焰在熊熊燃烧着。

  相对于米迦勒有着极为明显的形态变化,乌列尔并没有太过明显的形态变化。仅仅只是重铠的颜色变得更深,而且在乌列尔的身边还悬浮着三面近一米高、似乎是由玄铁岩所制成的巨大盾牌。而其手上的重剑,在剑身上也多出了许多火焰般的紫红色纹理,有着宛如岩浆般的暗红色粘稠火焰在剑身上熊熊燃烧着。

  这,就是米迦勒和乌列尔的觉醒状态!

  而几乎是在双方都处于觉醒状态的同时,齐格斯的心第一次沉了下去。

  因为乌列尔散出来的浓郁气息甚至在齐格斯之上,这也就意味着乌列尔的相性契合度远在齐格斯和米迦勒之上,甚至无比接近了完美状态!

  毫无疑问,这绝对是百分之九十九的相信契合度!(未完待续!

看过《战神领主》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