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战神领主 > 249. 意料之外

249. 意料之外

  一道璀璨的光华爆耀而起,几乎笼罩着方圆数公里的区域。&{}..{}

  传奇强者之战所爆出来的能量逸散,哪怕仅仅只是百分之一的程度,也足以翻江倒海。更何况,齐格斯和戴安两人还都是借用着天使具装这种神器在作战,那爆出来的破坏性就更不用说了。

  悬浮在数公里外的纳扎尔,眼神显得有些隐晦不定。

  似羡慕,也似嫉妒。

  作为同室血脉的兄弟,纳扎尔羡慕的,自然就是他的堂哥,齐格斯。而嫉妒,自然就是现在穿着乌列尔的那位无名氏。

  圣乔尔斯帝国虽说是教权主义帝国,但是古老的帝国却也有着属于自己的底蕴和民风:他们不仅崇武,更是极为推崇骑士道精神,所以圣乔尔斯帝国拥有大6上最多的骑士。

  而自刚才交战至今,戴安都没有自报家门,这种行为在崇尚骑士精神的圣乔尔斯人看来,简直就是极为野蛮无礼的行为。

  可是偏偏这位野蛮人,却是得到了乌列尔的承认,而且和乌列尔的匹配度更是高达百分之九十九。

  纳扎尔嫉妒得简直都快要疯了——哪怕明知道嫉妒是违背了骑士精神,可是纳扎尔却也依旧无法阻止这种情绪的蔓延。

  事实上,并非是戴安不想自报家门,可是这种事他却是做不出来。

  因为他的名字,如今可是在圣乔尔斯帝国的阵亡名单之中,如果他自报家门的话。那么这必然会成为一条线索,只要圣乔尔斯帝国的人追寻下去,那么他必然会累计到家人。纵然戴安如今的心态已经有了极大的转变。几乎可以说是达到了冷血的程度,但是对于家人,依旧是他心灵深处的一个庇护所,也是让他的灵魂不会彻底堕落的最后保障。

  所以,戴安不是不想,而是不敢。

  因此,双方交战至今已有数个小时了。可是齐格斯和纳扎尔两人依旧不知道穿戴着乌列尔的这人是谁。

  当这道笼罩着方圆数公里的强光渐渐熄灭时,先映入纳扎尔眼帘的,是已被彻底夷为平地般的土黄色荒地。原本生长于这片大地之上的树林、植被。甚至就连几处之前被爱德华破坏后残留下来的村庄遗址,都在这强光之下彻底消失,唯独这片大地并未消失,只是失去了一切的水分、养分而已。

  当然。还有大概十数米的土地——此刻这方圆数公里的区域。已是一个深坑。

  而在这深坑之中,还有两道身影相距上千米的立着。

  若是以他们此时所立的位置来看,那应该算是悬浮在半空中,距离真正的地面大概有十数米的高度。

  齐格斯身上那对金黄色的光翼,此时亮度已不复刚才,在色泽上明显要黯淡许多,就连其头上那宛如红般的流苏,也已由深红变成淡红。更不用说他所持那柄剑枪上的银白色火焰了——这些火焰已不再是宛如液态般的流动着,更像是因为长期干旱的缘故从而凝结成块。

  无论从哪方面上来说。都能够明显看得出齐格斯此时已是显得极为疲惫。

  但是相对于看似疲惫的齐格斯而言,戴安就要显得非常狼狈了。

  虽然穿戴在身上的天使具装依旧没有任何破损,可是环绕在身边悬浮着的三面巨大盾牌,此时却也只剩一面而已,而且这一面上还布满了裂纹,眼看着估计也就只能再挡住一次攻击。而戴安手上的那柄巨剑,也不比齐格斯好多少,不说那熊熊燃烧着的火焰此时更像是即将熄灭的火苗,就是上面那时不时亮起的熔岩般色泽的纹理,也已彻底黯淡无光。

  “我不得不承认,你确实很强。”齐格斯的目光异常阴冷,但是常年修习下来的骑士精神却也让他依旧摆足着风度,“百分之九十九的契合度,确实很容易改变局势。若不是我的天使具装是天使长的话,只怕就算是其他人拥有和我一样的契合度,也不会是你的对手。”

  戴安微微平复了一下紊乱的呼吸,实际上他可不像齐格斯所说那般轻松。这一次的交战让他终于彻底明白,米迦勒号称最强天使具装并不是开玩笑的,其特性提供的能量增幅让他拥有极为惊人的爆力和战斗力。开战伊始,他就是依靠着三面完全由他意志操纵的玄岩护盾才堪堪招架得住齐格斯的进攻,毕竟他的度实在太快了,这也就导致了战斗节奏极为快,强度也远常人的想象。

  在此结果下,他是付出了一面玄岩护盾爆裂的结果,才终于适应并且跟上了齐格斯的度。只是纵然如此,也仅仅只是维持住了不败而已,想要获胜的话,戴安自觉毫无机会。而这还是因为他和乌列尔的相性度达到百分之九十九,因此才能够让乌列尔的一切变化达到随心所欲的程度,若是和齐格斯一样只有百分之九十七的话,只怕早就被齐格斯拿下了。

  只是戴安却是不知道,眼下的这一幕在齐格斯和纳扎尔的眼里却是极为的惊人——齐格斯可没有说大话,戴安确实已经强到了不可思议的程度。或许戴安本人不知道,但是纳扎尔却是很清楚,刚才那道笼罩住方圆数公里的璀璨金光可是米迦勒所赋予诸项特效中号称最强杀招的技能。

  可这一招的结果,却并未将乌列尔彻底击败,仅仅只是让他付出一面玄岩护盾的代价。

  不过……

  纳扎尔的眼眸中有一丝寒芒一闪而逝,下一刻他便快的从空中直坠降落,当降一定的高度之后便猛然朝着戴安掠去。他的度极快,尤其是拉斐尔还赋予了纳扎尔度上的优势。因此他几乎是在朝着戴安掠去的那一瞬间,空气里就猛然爆出一道宛如涟漪般的圆型气浪——他以突破音般的极高度朝着戴安起了一次猛攻。

  像齐格斯和戴安两人在觉醒了天使具装之后,以他的实力确实是连掠阵都不行。因为当天使具装觉醒的那一刻,这两人的实力就被硬生生的提高了两个阶级,几乎是达到了接近级强者的那个层次。而这个层次的战斗,不论是战斗节奏还是强度都远一般人的想象,自然不是什么人都能够插手和助攻的。

  所以纳扎尔在第一时间就退到战斗范围之外,此时的他确实也有几分恨自己的无能为力。

  但是现在!

  无论是齐格斯还是戴安,两人都已经是将底牌全部交出的程度。而且天使具装的觉醒状态显然也无法再维持多久。在这种近乎于精疲力尽的情况下,无论是齐格斯还是戴安的实力必然会大打折扣,如此一来从一开始就没有动过手、依旧保持着完整战力的纳扎尔。自然便成了这足以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数公里的距离,在纳扎尔的全力施为之下,也就不过是两、三个呼吸间的事。当戴安的感知终于后知后觉的产生反应的时候,纳扎尔和戴安的距离几乎只有不到百米。而以纳扎尔的度恐怕别说是一个呼吸了。大概一个吸气的瞬间他就可以抵达戴安的面前,将其彻底拿下。

  当然,想要抵达纳扎尔的攻击,戴安也不是没有办法的。

  那面玄岩护盾便是完全受戴安的意识操纵,只要他的心念微微一动,这面护盾便可以瞬间按照戴安的指示行动——这也是他之前可以挡住齐格斯接连不断的疯狂进攻的原因。可是现在,这面盾牌已是布满了裂纹,最多也就只能再挡住一次攻击。如果是正常情况下,那么肯定是用这面盾牌挡住纳扎尔的进攻。为自己争取一个反应的时间。

  可是,作为四大圣骑士长之的齐格斯,却也是在此时动了起来。

  他的动作很简单,就是持着那柄宛如斩马刀般的长枪向着戴安起进攻,他此时甚至没有考虑任何攻击动作或者武技,仅仅就只是举枪平刺而已。可是在这个动作之下,却是蕴含着极为可怕的能量爆——齐格斯几乎是将全部斗气都凝聚到这一枪之下,只要被其刺中的话,恐怕就算是戴安都要身受重伤。

  所以两相权衡之下,戴安本能上的就选择了以玄岩护盾去抵挡齐格斯这致命的一击。至于纳扎尔的攻击,戴安终究也只能选择硬抗,此时的他便是在赌自己和乌列尔的极高相性度可以护住他一命,不至于让他直接被连人带甲的扒开。

  天使具装,是武器也是防具,但是要驱动它也依旧是需要持有者的精气神。所以如果一旦疲惫到一定程度的话,那么自然是无法再维持天使具装的使用,这套神器自然也就会解除依附形态。

  面对穿戴着拉斐尔的纳扎尔全力一击,戴安所有的动作都已经来不及反应,所以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他又是那一手盾击枪击。

  可是!

  就在此时!

  一道湛蓝色的火焰却是猛然从戴安的左侧爆而出,强烈的爆炸冲击气流瞬间就将戴安推向了更远的位置。而同时更是硬生生的逼退了齐格斯,也让纳扎尔这近乎于必得的一击彻底落空,反而因为重盾上沾染了这些蓝色的火焰,而不得不另想办法将其熄灭。

  如此一来,这本是对戴安形成的围杀之势,便就此被破。

  而倒飞出去的戴安,也在一股强力的护托下,止住了倒飞的势头。只不过这股势头极足,因此还是难免的在地上拖出了两道数米长的凹痕。而当戴安终于止住这股倒飞的势头后,得以站稳身形后,他便感觉到有一只手从自己的后背离开。

  回过头,戴安却是看到一个让他绝对意想不到的人就这么突兀的出现了。

  “是你!”

  这一声呼喊,却不止是戴安,还有齐格斯和纳扎尔。

  戴安有些愕然的转过头,又望向了齐格斯和纳扎尔这两位圣骑士长。而这两人尽管看不到戴安的模样。可是也能够察觉到此时戴安的惊愕。

  “他们早就现我的存在了。”

  站在戴安身后的,并不是别人,恰好就是和戴安互相追杀了数个月之久的爱德华。

  第七魔神。忏悔者.爱德华。

  此时的爱德华,并未恢复魔神形态,而是以人的形态就这么站立着,**着的上身能够看到棱角分明的肌肉,下半身也是一条有些破破烂烂的黑色长裤,赤足。他的身高大概只有一米八左右,比两米高的戴安要矮了整整一个头。可是看他身上散出来的气势,却没有人会觉得他就真的比戴安矮。

  听到爱德华的声音,戴安那错愕的神色。也显得有些愤怒。

  当然,齐格斯和纳扎尔两人未能看到戴安的神色,只能通过他此时散出来的气势来大致上判断他的情绪。

  “这就是圣乔尔斯的圣骑士长。”爱德华的声音很平静,但是却有着一种嘲讽的味道。“也是这个世界的本质。……你现在应该明白了吧。一味的追杀我,想要替这个世界根除一切邪恶,到头来的结果可不见得会有多好。”

  “我追杀你并不是想要根除这个世界的邪恶。”戴安沉声说道,不过说这话的时候,他倒是没有去看爱德华,眼神已经紧盯着稍远处的齐格斯和纳扎尔,“我只是和某个人有一个约定,而我必须完成这个约定。……仅此而已。”

  爱德华不置可否的耸了耸肩。似乎是对这个话题一点兴趣都没有。

  “真没想到,两位圣骑士长大人居然会违背骑士精神。”戴安深吸了一口气。然后出一声**裸的嘲讽。

  “这不是在决斗,没什么违背不违背。”齐格斯沉声回答道,“我最开始只是认为,你是误入歧途的堕落骑士而已。但是现在,你居然和魔神有所勾结……现在的你,和异端有何区别?”

  “呵。”爱德华出一声轻蔑的笑声,“说得好像堕落骑士就不是异端而已。……在你们圣乔尔斯人的眼中,不是将所有不听从晨光之主号召的存在都视为异端吗?如果不是你们没有这个能耐的话,只怕你们早就掀起面向全大6的战争了。何必把自己说得那么冠冕堂皇,真是可笑。”

  “住嘴!”纳扎尔望着爱德华,怒声喝道,“异端也敢妄议吾主!”

  “至少,你们所认为的这异端,可不会那么卑鄙的偷袭。”打嘴炮而已,戴安又有何不会的。

  “对付异端,何来卑鄙?”齐格斯冷冷的说道,“乌列尔可是吾主之荣耀,岂是你这等异端可以穿戴的!今天,我势必要将你拿下!……不过你放心,我不会当场就格杀你的,我会将你押回帝国,交由裁判所裁决你的罪名!”说到这里,齐格斯也同样转头望向爱德华,沉声说道:“本是打算拿下他之后,再对付你的。不过现在倒也省了我们搜捕你的时间。……只是,你就没有这么好的待遇了,我会在此将你彻底格杀!”

  听到齐格斯的话,爱德华出一阵大笑声,笑声中显得异常的狂傲:“吾之号虽名为忏悔者,可并不代表我是在忏悔我成为魔神的罪孽,而是在替你们忏悔呢。……一群无知的罪人,连自己的渺小都不知道,也配在此大放厥词。你们这两个家伙,甚至还不如我旁边这位追杀我数月之久的骑士呢。”

  “我还真是要谢谢你的夸奖了。”戴安冷冷的说道。

  “我说。”爱德华淡淡的说道,“要不要和我联手一次?以你一人之力,想要对付这两人可不容易。”

  “你不也一样。”戴安冷哼一声,“如果我被抓住,然后他们两个再找你麻烦的话,想必你也是逃脱不了的吧。”

  爱德华不置可否:“那么,你的答案呢?”

  “也好。”戴安沉声说道,“反正在他们眼中,我和异端无异,那么我又为何不当一名真正的异端呢。”(未完待续!

看过《战神领主》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