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战神领主 > 251. 诺洛出手

251. 诺洛出手

  听到诺洛的话,所有人皆是一愣,显然他们根本就没有发现有人接近这一点。

  塞西莉亚和哈汀两人对视了一眼后,都能够看到彼此眼中的惊讶。

  晋升为圣域强者之后,他们的感知自然是变得敏锐了不少,哪怕他们在眼下的环境并未刻意去保持警惕,但是方圆数百米的区域内根本就不可能瞒了他们的感知。当然,此时他们所处的区域也是一马平川的地形,别说是数百米了,就算是数千年内只要有人迹出现,根本就不可能瞒得过他们,而此时无论是在他们的感知之中还是视野范围内,根本就没有任何人在。

  可是诺洛却偏偏在此时说出有人接近,这自然是让他们感到一阵惊讶。

  所有人的目光,不由得望向了此时位于他们的左前方,距离他们大概三、四百米开外的树林。

  唯一能够瞒得众人的感知,且还能够让他们无法在这一马平川般的视线范围内锁定目标的,就只有这片人工栽培起来的树林。此时不仅是诺`顶`点`小说`洛,就连塞西莉亚和哈汀两人的目光也都望向了此处,并且将感知彻底展开延伸出去,宛如触角般的探入了这片树林之中。

  肖恩不是圣域强者,自然没有这种强横的探测手段,不过他却也有着不同的探索手法。

  真实之眼在他的心念调动下,很快就产生了变化,此时映入他眼帘的不再是树林、草原等景象,而是由无数的氤氲之气和线条所构成的纯能量世界。在这个世界里,只要是任何能量体都不可能瞒得过真实之眼的侦测。而从那些氤氲之气散发出来的气团大小和光亮程度也大致上可以判断出一个人的实力强弱。

  只不过肖恩很少动用这项能力,主要是因为它的消耗实在太大了。

  启动四阶效果的真实之眼可不像前三阶那样几乎是无消耗的。实际上在观察能量动向时,每一秒都会对肖恩造成大量的精神负担。哪怕以他的灵魂强度和精神能力,最多也就只能维持十秒,然后便会陷入精神力过度消耗的剧烈头痛状态。因此大多数时候,肖恩都是秒开秒关的节奏,反正他也不靠这个来判断对手的强弱,只是用以侦查是否有埋伏而已。

  所以开启了四阶真实之眼的能力后,肖恩只扫了一眼树林的环境便立即关闭。

  而他此时脸上的神色,和塞西莉亚、哈汀两人相差无异。

  理由很简单,他们并未看到树林里有任何人埋伏的迹象。

  因此。三人的目光不由得望向了诺洛。

  但见诺洛却是一脸气定神闲的凝视着前方,一点都没有去看树林,于是众人的目光也不由得望向了空无一物的前方。

  如此过了两三分钟之后,场面却是陷入了诡异的沉默中。

  因为不仅没有任何人出现,甚至就连小动物都没有一只,有的只是肖恩等人像傻子一样的呆站着。只是诺洛或许经常表现得有些怪异,但是在实力方面他却是毋庸置疑的,因此众人并没有去怀疑他,只是这种沉默却反而是让众人倍感压力。这一副如临大敌的警戒模样,自然是更耗众人的精神。

  “躲了这么久,还是不打算出来吗?”诺洛冷笑一声,声音里充满了一种近乎于自负的骄傲。“少爷,可否把你的剑借我用一下呢?”

  肖恩没说什么,直接就将黑君王从戒指里抽了出来。然后丢给诺洛。

  只见诺洛右手接过长剑之后,手腕微微一抖。却是虚刺几下,挽出一个漂亮的剑花——半空中。甚至还停留着诺洛挥剑点刺时的残影,这些残影只停留了一小截剑尖的部分,看起来就像是一朵黑色的花朵悬浮于空。仅从这一手来看,诺洛曾说他擅长剑术这一点只怕还是有些谦虚的,因为就算是让肖恩来做,他挽个剑花出来还是没问题,但要像诺洛这样几乎是让剑影残象化花的悬停半空中,可就不是什么人都能够做得出来的了。

  而剑花轻挽之后,就见诺洛突然一步跨出,整个人就掠出十数丈远的距离,当头一剑直劈。

  刹那间,便是一道粗如圆柱的黑色雷芒直接贯穿而落,整整笼罩住了诺洛面前方圆十数米的区域。浓烈的黑色雷芒自虚空中劈落,落地之后猛然炸开,化作无数细小的黑色雷蛇遍地游走,整块大地顿时产生无数的细碎裂痕。这些裂痕纵横交错,一点也不像是猛坠之力扩散时形成的蛛网裂纹,反倒是像是剑气肆虐的修罗地。

  这是所有人第一次见到诺洛的出手。

  而如此充满震撼性的攻击手段,也让哈汀和塞西莉亚对于诺洛的实力瞬间有了一个深刻的认知。

  虽说圣域强者的出手,往往都是具有极其强大的破坏性,别说只是这么一道笼罩十数米范围的黑色雷柱,像塞西莉亚之前对付魔童时那漫天遍野式的轰炸就更显震撼。可是正所谓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以哈汀和塞西莉亚两人的眼力劲,这一眼便看出了许多的学问:仅是规则的领悟方面就远超他们两人。

  不过一剑出招之后,诺洛的眉头却是微皱一下,似乎是对自己这一招的威力并不满意。

  外人不清楚诺洛的情况,但是肖恩却是非常了解。

  对于剑客而言,一柄趁手的武器是可以让剑技威力得以百倍提升的。肖恩的黑君王,目前还只是半成品,所以并未有什么特殊之处,唯一要说的就是剑身够重,这样一来哪怕肖恩的攻击力偏弱一些,可只依靠剑身重量在挥动时卷动的力量,便足以堪称摧金断玉,所以实际上很多时候的战斗,肖恩也是有借兵器之利压制敌人的作用。

  而诺洛。也是有着自己的惯用兵器,只是受限于肖恩的实力。目前被封印在其体内无法使用。而眼下所有人中,只有肖恩是用剑的。所以诺洛真想施展剑技露一手的话,那么必然只能跟肖恩借剑。而从眼下这一幕来看,很显然肖恩的剑和诺洛的惯用兵器相差甚远,否则的话诺洛也不至于露出这样的神色。

  “哼。”微皱的眉头很快就又舒展开,诺洛的神色转而充满几分戏谑,“想走?”

  话语刚落,便又是一剑直刺入地。

  剑锋入地三寸,不多一毫也不少一厘。

  而伴随着黑君王的刺入,一道黑色的剑芒瞬间隆地而起。朝着前方直接卷起,无数黑色的电弧伴随着这道剑芒的破土前冲,不断的交错着逸出,宛如一条黑色的雷龙正在地里钻动着。本是青翠的原野,也在这条依稀可见黑龙背脊的冲击之下,变得支离破碎起来,几乎所有的草地都变得焦黑起来。

  兴许是诺洛这一剑威力更盛前面的雷芒,一道身影似乎是终于再也无法忍受,有些慌乱的破土而出。然后朝着一旁挪动而去,匆匆躲避着地面那条翻动着土地不断前行着的黑色雷龙。

  看到这道身影的破土而出,哈汀和塞西莉亚、肖恩等三人也终于露出惊讶之色。

  他们没有想到,居然会有人潜伏于地底。而且还居然让他们都无从发现,这等潜伏技巧恐怕非同小可。若不是有诺洛在,只要对方有杀心的话。恐怕纵然是以肖恩等人的实力,也只怕会在这里折损一人。

  想到这里。肖恩才突然想起,诺洛之前在介绍自己的时候。似乎也提及过自己除了擅长剑术之外,还擅长潜伏暗杀之术,自然也精通这些反暗杀和追捕的手段。此时想来应该是诺洛突然发现了什么异常之处,从而才揪出了这名躲藏在地底的杀手。

  不过此人能够躲过诺洛的两招剑技,只怕实力应该也是不弱?

  念及此,肖恩便转过头定睛一瞧,然后才发现自己似乎是有些过于高估对手了。

  此人或许是强者不假,可是实力却也只介乎于上位黄金和下位圣域之剑,不过距离准圣域只怕还是有些差距。他之所以能够躲过诺洛这接连两次攻击,除了第一次是诺洛对于力量的控制不够精准之外,第二次应该是诺洛有心留手的结果。

  因为此时这名狼狈的身影,浑身上下虽有多处剑伤的撕裂痕迹,显得血迹斑斑,但是整体上而言却是没有伤及要害——与其说没有伤及要害,倒不如说是诺洛刻意回避了这些要害部位。因此才让这道身影显得异常狼狈之际,却又没有危害到他的性命,因此才得以破土而出进行躲避,否则的话只怕刚才那道剑芒入地就足以将其撕裂成碎片了。

  要知道,接连两次出手,可诺洛却是连领域都没有展开,仅仅只是依靠着剑技压制着。

  此时,这道身影已经暴露身形,再想从肖恩等人的面前逃跑,那就不可能了。

  不等哈汀动手,诺洛却又是抢先一步的出手——几乎没有人看到诺洛是怎么移动的,可他就是异常突兀的出现在了这道身影的背后。可笑的是这人却显然还不知道这一点,破土而出的身形才刚刚右足着地,还不等他站稳身形,便以一阵诡异的动作迅速转身,显然是想立即远离肖恩等人。

  可是他才刚一转身,就愕然的看着诺洛那张近在咫尺的绝世容颜一脸微笑的盯着自己,甚至可以说是笑容颇为热情的打着招呼:“想去哪呀?”

  如果是在正常情况下,被诺洛这么一个近乎可以忽视性别的人这么盯着,甚至还能看到他的笑颜,这绝对是一件非常让人兴奋和激动的事情。可是在此时此刻、此情此景之下,这名破土而出的倒霉鬼便只有恐慌和心悸,全然没有一丝美感和爽感可言,因为在诺洛的问话之后,他就爆发出一阵崩溃式的尖叫。

  “啧。”诺洛撇了撇嘴,“真是受不起惊吓的小鬼。”

  说罢,也不再理会这个人的任何举动,诺洛便提着黑君王。似重实轻的拍在了这人的身影,顿时就将其打得飞旋起来。在半空中连转十数圈的三百六十度旋转后,重重的摔落在肖恩的面前。而这个人摔落在地时。就已经彻底失去了平衡感,甚至可能还有些轻微的脑震荡,因此他尝试了十数次却始终站不起来,甚至连用手撑身的试图坐稳都做不到,最终也只能呈大字型的躺在地上,然后大口的喘着粗气。

  这一刻,所有人才终于能够看清此人的真面目。

  眼前这人,居然是一名年纪颇轻的年轻人,看相貌大概也就二十二、三岁的样子。比之肖恩似乎还有年轻那么一、两岁。当然,他还是继承了蛮荒之地所独有的粗犷,尤其是此人还是一名野蛮人,所以俊秀的相貌自然是不可能有的,但是只看容貌的话倒也还算是有几分威严感,很符合野蛮人对于“英俊”的定义。

  不过这会,这名倒霉鬼的形象可不算好看。

  因为他**着的上身都布满了细长的伤痕,上面隐隐还有黑色的雷蛇闪耀着,很明显这些都是诺洛的杰作。而能够做到如此伤而不死。甚至完全避开了所有要害的攻击,诺洛的手段也足以让人倒吸一口冷气,这得是多么精准的控制力啊!

  “少爷,还你剑。”诺洛一边笑着说道。一边将黑君王抛回到肖恩的手中。

  而肖恩也不说什么,接过剑后便将黑君王收起,同时目光也落到了地上这名男子的身上。

  对于蛮荒之地。肖恩的了解虽然不多,但也不会少。只不过大多数却都是流传于论坛和官方的介绍以及玩家的传闻中,他真正亲身经历并且参与的蛮荒之地事件并不多。所以一旦涉及到一些更为具体的情报时。肖恩就明显不太擅长了,至少他就不知道眼前这个少年这种潜伏于土里的手段究竟是出自哪个职业的。

  但是有一点他可以肯定的是,这会他们已经进了蛮冬部落的疆域,那么此刻这名之前潜伏在土里试图偷袭的人,必然是来自于蛮冬部落。肖恩他们这次前来蛮冬部落,是为了和泰达米尔谈一笔交易,是为了同盟友谊而来,可不是为了来这里干架,所以对于这名大概是将自己等人都当成敌人的蛮冬族人,肖恩却也只能将其治好。

  于是在肖恩的示意下,希特莉便上前施展治疗术,只是几个简单的神术施放,就彻底治好了这名野蛮人的伤势,甚至就连其脑震荡之类的后遗症也都全部治好。

  而一恢复行动,这名野蛮人便立即一个鲤鱼打挺的翻身起来。

  只不过,他接下来的行动就实在有些不太明智了。

  正常情况下的做法,肯定是选择拉开和肖恩等人的距离。再不济也不应该乱动,而是选择一种更为妥协的方式保持沉默。可是这个家伙,好死不死的偏偏选择了最为激进的反抗手段——挟持人质!而且好死不死的,居然选择了肖恩这个离他最近的人做为人质。

  于是结果,自然是可想而知的。

  他还没来得及将肖恩挟持住,就已经被肖恩瞬间抽出黑君王朝着鼻梁骨上狠狠的砸了下去。在鼻血狂飙的剧烈疼痛下,这个倒霉鬼也不愧是野蛮人,换做一般人肯定直接就痛晕过去了,可他硬是捂着鼻子连退数步,再一次摇头晃脑起来——鼻梁骨被打断的强烈剧痛和眩晕,终于让他彻底认清了眼下的形势。

  “不跑了?”肖恩冷冷的问道。

  这个野蛮人虽然听不懂肖恩在说什么,但他还是痛苦的摇了摇头。

  “还想再挟持人质吗?”肖恩又问。

  野蛮人依旧是摇头,鲜血已经透过他的指缝流了出来。

  “自作孽的小鬼。”肖恩嗤笑一声,不过考虑到他来蛮荒之地的目的,还是再一次让希特莉将对方治好。

  而这一次,这个野蛮人就再也不敢乱动了。现在的他,已经彻底冷静下来了,而且也很明显的看出了他和肖恩等人之间的巨大差距,这个差距可就真的不是能够随便弥补的,毕竟连他最引以为傲的藏地伏杀都被破解,他哪还有能力和对方战斗。所以,他只能是摆出一副乖宝宝的模样,不敢再有丝毫的动作。

  “你可是蛮冬部落的人?”肖恩咳嗽了一声,然后略微想了想后,便又开启了系统自带的语言模版,改为激活了蛮荒之地的野蛮人语。

  这一次,这个年轻人终于听懂了肖恩的话,他先是捏了捏自己的鼻梁骨,发现真的被接好了,而且身上所有伤痕也都痊愈了,他的眼里露出了极为震惊之色,然后才重重的点了点头:“是的,我是蛮冬部落的人。我……我……”

  “行了。”肖恩罢了罢手,阻止了对方不知是激动还是其他什么原因而导致有些结巴的话,“我是来找泰达米尔的,如果你方便的话,就带个路。”

  “找酉长?”这个野蛮人年轻人脸上露出些许茫然,显然他的直线思维还没能从埋伏、挨打、反击、挨打之中跳脱出来。

  “又有人来了。”诺洛突然开口说道。

  所有人的目光又一次望向了地面,只不过他们可没有诺洛的技术,所以肖恩只能问道:“哪个位置?”

  却见诺洛一脸无奈的伸手指向了一个方向,然后众人便看到,有十数人正以极快的速度飞奔而至。从这些人身上散发出来的气息来看,这些家伙的实力可不弱啊,整整十来位圣域强者,这可是倾尽整个蛮冬部落所有高端战力了啊。(未完待续。。)

看过《战神领主》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