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战神领主 > 260. 真正的目标

260. 真正的目标

  战争,素来不以个人意志而进行变动。≈∞

  真正能够决定战争这种行为的根本,是利益。

  只有当利益达到一个足够的高度时,那么随之而来的战争就是顺理成章的事情。或许通过外交手段可以解决一些不必要的麻烦,只是肖恩的敌人却明显并不打算利用外交手段来解决这些麻烦,那么很显然在虚空公国有着足以让他的敌人不惜动一场战争的巨大利益。

  当然,从眼下敌人只是小规模的入侵和渗透来看,很显然对方也并不是真的想动一场战争。

  大概只是没有太大的把握而已。

  威廉还在猜想着敌人的目标究竟是什么,只是思索了许久却依旧没有得出任何答案,所以他的目光也只能再度落回那座已经被改建成军事防御据点的小镇当中。

  小规模的冲突战争,哪怕是这种近乎于攻城拔寨的战事,也花不了太多的时间。最多一天一夜就可以结束这场战争,威廉唯一需要防备的就是这些敌人会趁着夜色逃窜,而以他们的破坏力恐怕会给虚空公国带来长期的麻烦,所以在让钢铁羽翼起进攻之后,威廉也调动了周围的地方守备军形成一个巨大的包围网,防止这些敌人的分散逃窜。

  此时战斗已经打响了数个小时,可是进展却并不怎么乐观,反倒是伤亡已经变得有些惨重起来。

  正如所有人皆知的战果一样,对付这种将一切可以利用的地方都利用到极致的狭小区域防御战,真正的打法要么就是全面围攻。要么就是寸土必争的厮杀。而采用了寸土必争这种厮杀手段的钢铁羽翼,自然是需要面临着极大的死亡威胁。在这数小时里,钢铁羽翼就已经丢下了过五百具尸体。其中负伤而失去再战能力的也有上百人,至于其他轻伤不等的则也有三、四百人之多。

  而作为他们的敌人,这支来历不明的神秘精锐军队,虽说也有不少人阵亡,可是却不过三、四百之数。而且在这一过程里,根据不断回馈的战报信息,威廉对于敌人这支军队同样也是感到了一阵凛然,因为这支军队的性质居然和塞西莉亚近卫军是一模一样的,仿佛死亡对于他们而言是一件非常神圣的事情。

  轻伤者。略微包扎一下之后便会立即重新投入战场。而重伤者,在自知不可能活下去的前提下,他们也会立即爆出悍不畏死的凶性,似乎是恨不得再拉上一名敌人同归于尽。在这种完全近乎于自杀式的反击之下,钢铁羽翼想要彻底打开局面有多么艰难,自然是可想而知的事情。

  这种近乎达到了一比二的战损比,在钢铁羽翼成立这么久以来,也就只在当初和达比昂的战争时才出现过一次。

  威廉的眉头,已经皱得几乎快要成一字眉了。

  这一战。也让威廉终于现了冲击盾的另一个弊端。

  冲击盾在对付骑兵战时,固然是堪称神器级别的大杀器,可是在面对敌人这种居高临下的攻击时,却是因为冲击盾那堪称变态的重量。而导致根本无法单臂抬起。如此一来,冲击盾的价值在面对敌人的抛射手段攻击时,就完全无能为力了。而这一点也是钢铁羽翼损失惨重的根本原因。

  或许,牛头人、熊人这等兽人能够将重量达数百斤的冲击盾轻易抬起。但是对于北地蛮人而言,这显然是不可能的。

  于是。当又一波箭雨落下时,顿时又有十数名北地蛮人当场倒下。

  不过这些北地蛮人的倒下,并不代表他们也是毫无作为。

  短枪的投掷,也将十数名同样为了攻击而不得不露头的弓箭手当场射杀。哪怕他们是躲避在掩体的后面,可是以北地蛮人长久训练出来的臂力和这些短枪的品质,只要不是塔盾这种级别的防具,根本就不可能挡得了这些短枪的穿刺攻击。

  战斗打了这么久,钢铁羽翼也已经不是最开始冲入这个小镇那般不堪。在这场战斗中,他们同样也在快的学习着、成长着,或许冲击盾确实无法让他们应对得了那些站在屋顶、塔楼、哨岗上的攻击,可是他们的反击却也不再是无力的,想要杀了他们就必须付出同等的代价。

  这一切,都是安诺和阿巴扎两人所带来的转变。

  如果不是有心思敏锐的阿巴扎,想要给予这些占据了地利与人和的敌人一场反击,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当然,如果不是有安诺这么一位钢铁羽翼的统帅在,在攻入小镇的第一时间就遭遇到近百人阵亡的惨烈数字,士气恐怕也会下降到一个低估。

  可以说,这两个人就是整支钢铁羽翼的灵魂与头脑。

  可是纵然如此,想要全歼这支敌军依旧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小镇的镇门入内延伸百米的范围,所有的建筑已经拆除一空,地上躺着的只有无数具隶属于敌军的尸体——来自钢铁羽翼一方的尸体,不管战斗情况如何,当阿巴扎下令后撤时总是会人第一时间将尸体和冲击盾一并带走。这是威廉战前下达的死令,因此哪怕为此可能会再付出多几名北地蛮人的伤亡,阿巴扎和安诺依旧毫不犹豫的执行着。

  因为战事的激烈,敌军那密密麻麻的尸体在地上几乎铺成了一片,流淌而出的鲜血更是将整个地面都染红,脚踩在上面便能够感到一阵极为强烈的粘稠感。可是就算再怎么难受,钢铁羽翼依旧是悍不畏死的起一轮又一轮的进攻,只不过因为小镇的入口实在是太小了,哪怕是在进攻时同样破坏了不少的镇墙,可是真正能够进入到小镇起进攻的,也不过只有上百人而已。

  但是这上百人。却是要面临着来自周围几乎所有空间的围攻。

  若不是冲击盾足够坚固,来自正面的强攻几乎不可能攻破有冲击盾庇护的钢铁羽翼等人。只怕钢铁羽翼的伤亡还会更大。此时的战况,明显是陷入了一种短暂的僵持之中。只不过无论是钢铁羽翼还是威廉。又或者是这支神秘的敌军,所有人都很清楚,这种僵持不会持续太久,很快就又爆出新一轮的死战。

  而每当这种死战情况爆时,都会对双方造成一轮新的冲击。

  从交战至今,双方从一开始就正式进入白热化的战局中,而每一次短暂的僵持之后都会爆出一轮死战。双方之所以丢下这么多具尸体,便是因为已经有过两轮死战——这一点,已经成为这场战斗中双方彼此默契的惯例。

  所以此时这一轮箭雨和短枪的互攻下。双方各丢下十数条人命后,双方都很有默契的没有继续投掷短枪或者再度射箭。而远方传来的一阵踏足般轰鸣响声,也像是在证实着双方的默契一样,有一股新的生力军正在进入战场。这个时候,位于镇外也响起了一阵号角声,已经在小镇内的钢铁羽翼此时也开始有秩序的后撤着,新一批的钢铁羽翼则趁着这个时候开始缓缓进场。

  不过这一批新的钢铁羽翼,与之前的人数并没有多少不同,依旧也只有近两百人的规模。

  并不是威廉不愿意一口气将四千名钢铁羽翼全部投入。只是这处艰难开辟出来的战场无法容下那么多人。

  至于开辟出一个新的战局切入口,以夹击之势展开攻击,威廉更是想都没有想过。

  理由很简单。

  整个小镇都已经得到了彻底的改建,甚至还多出了许多原本并不存在的哨塔。敌军就这么站在上面居高临下的展开攻击。想要对付这些哨塔,只有强行杀到这个哨塔的底下,将其彻底推倒才行。所以仅仅只是在镇门口开辟出这么一片两百米范围内的真空地带。钢铁羽翼就付出近千人的伤亡标准,若是再开辟一处战场出来。恐怕也将会是上千人的伤亡。

  以只有四千人的钢铁羽翼,同时开辟两处战场。兵力就要减少一半。可是他们所面临的死亡威胁,却并不会因为两处战场而有所减少,因为多层防御阵结构的战术本来就有着许多战场环境是完全重叠的。因此除非能够将整个小镇包围起来起全面式的进攻,否则的话开辟的战场越多,对于进攻方的伤亡就会越大。

  此时,听到号角声的响起,位于镇外大概百米左右的临时指挥所内,威廉的眉头却是紧皱起来。

  “怎么了?”罗蒂卡巴斯看到威廉皱起眉头,当即便开口问道,“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吗?”

  此时的罗蒂卡巴斯身上有数处伤痕,虽然并不致命,但是看起来颇为狼狈,而且对实力的挥也有一点影响。在最开始的时候,他就参与过一轮战斗,事实上若不是他的话,这场战争也不会那么快被打开局面,只不过他当时也受到了敌人的重点关照,甚至还有三名黄金强者配合着战阵向罗蒂卡巴斯起进攻,结果虽然这三位黄金强者都被斩杀,但是罗蒂卡巴斯也不得不暂时退出战局休整。

  “对方和我们在这里耗了好几个小时了,此时的局势哪怕就算是我再怎么不愿意承认,依旧是他们占据了上风。”威廉没有回头,而是依旧紧盯着小镇,“此时他们依旧还有接近一千五百人的残余兵力,尽管我们都知道,到了最后一旦对方的箭矢用完后,我们要将他们全歼也并不是问题,可是按照我的评估,他们最起码还能够再坚持四个小时。”

  “什么意思?”罗蒂卡巴斯有些不太明白。

  “意思就是,他们最起码还可以再坚持四个小时,而在这段时间里我唯一能做的就是用人命去拼对方的消耗,直到最后对方所有战略物资都用完后,他们才会和我们展开最后的决战。”威廉沉声说道,“在这种拼消耗的情况,我估计最起码还得再死上一、两千人,可是现在对方却是已经直接展开了决战的阵势,这很不符合常理。”

  “可以少死一、两千人。这不是好事吗?”罗蒂卡巴斯不由说道。

  “对方已经和我们耗了这么久,对我们造成的伤亡也是有目共睹的。这一切都证明对方的指挥官明显是一位非常沉得住气的优秀将领。”威廉这一次终于回头望了罗蒂卡巴斯一眼,只不过眼神却是显得异常的冷漠。“所以你觉得,这么一位优秀将领会在这种关键时刻犯错误吗?要知道,一旦不借助这个小镇的地利优势,真和钢铁羽翼厮杀起来的话,对方是不具备任何优势的,可以说……对方这是在找死!”

  “你的意思是……情况有变?”

  “除非对方已经达到了他们想要的战略目标,所以……”威廉的眼里,闪过一丝精光,“这是在消灭证据了。当然。另一种可能就是,对方已经准备了可以给我们造成更大伤亡的阴谋。”

  罗蒂卡巴斯的脸色变得阴沉下来,片刻后才沉声说道:“哼,不管对方有什么阴谋,只要不是在那个小镇里,对方就没有任何防御阵势的优势。……我要杀他们简直如同砍瓜切菜一般!让我继续出战吧!”

  威廉略微沉吟一下,便点头同意:“那你小心点!”

  “好!”罗蒂卡巴斯朗笑一声,然后便举起那柄重枪冲了上去。

  百来米的距离,对于罗蒂卡巴斯这等强者而言。也不过就是一两个呼吸间的功夫而已。可是待他赶到这个小镇的门口时,他看到的却是已经彻底展开厮杀了的双方。

  眼前的一幕,似乎就像是威廉所预测的那般,对方居然不再是像之前两轮那般起死战。而是仿佛为了一战定胜负般的起了最后的冲锋。可恨钢铁羽翼这方一时不备,反倒是被早已准备好的对方死死的咬住缓缓后撤出小镇的钢铁羽翼残兵,结果在一进一出的这种情况下。狠狠的被打了个措手不及,直接就丢下了上百具尸体。

  而敌军的进攻。却也没有因此而做出任何停留。

  前方数百人依旧在舍生忘死的起冲锋,浑然不顾他们是否可以攻破得了摆开阵势的冲击盾。他们唯一知道的就是拼命的前冲,然后将手中的兵器狠狠的砸进北地蛮人的体内。此时此刻的战场,完全就是一片彻头彻尾的混乱,丝毫没有身为精锐士兵的那种战斗情况。

  位于敌军后方的那些弓箭手,更是不顾敌阵中是否有自己人,他们全部都毫不犹豫的将弓箭一轮又一轮的往钢铁羽翼的阵营中抛射而出。或许是因为缺乏了居高临下时射箭的那种优势,这种抛射的攻击手段对于皮糙肉厚的北地蛮人而言,很难直接一箭射杀,因为威胁性自然是要小上不少。

  但是积少成多的量,也依旧不容忽视。

  在这种冲击之下,小镇的镇门口处很快就陷入了一片混乱之中:钢铁羽翼可无法做到像敌军那样不讲情理,哪怕是面对着自己人也能毫不犹豫的展开攻击。所以短枪投掷这一种攻击手段,自然是显得毫无意义——短枪投掷不比弓箭,哪怕是以抛射的手段投掷出去,但是落足点也不会太过远,最终很大的可能性是会伤到自己人。

  正因为投鼠忌器,所以在这场明显已经是定胜负般的局势之下,吃大亏乃至都隐隐有溃败迹象的,自然就是钢铁羽翼。

  罗蒂卡巴斯的到来,所看到的一幕正好就是钢铁羽翼即将挡不住敌人的冲击,前方阵线隐隐有了溃散的迹象。

  没有丝毫的犹豫,罗蒂卡巴斯当即长啸一声,直接展开身为领域强者的威势,然后便浮空而起,直接掠向小镇之中,落入了敌军的后方。他就如同一颗炮弹那般狠狠的砸落进去,强劲的冲击劲势从其身上爆而出,直接就将他落足点范围内的数十名敌军给生生震死。

  尔后他的骑士枪猛然一挥,整个人就化身修罗般的在敌军的后方展开一场屠杀。

  看到罗蒂卡巴斯这位圣域强者大神威,安诺也在第一时间举起手中的长枪,这一次他很干脆的就舍弃了手中的冲击盾,然后一枪狠狠的刺入了一名站在他前方的敌人身体内,然后出一声怒吼声后。凭借着强大的蛮力开始往前冲了出去。这柄长枪顿时便贯穿了这名敌人的身体,然后刺入了第二人、第三人的体内。而且这三人被串成糖葫芦之后,居然还是挡不住安诺的冲锋。被撞得狠狠倒退,导致敌军的阵形也同样产生混乱。

  “钢铁羽翼!让我们随族长一起冲杀!”一直和安诺并肩而站的阿巴扎,在看到安诺脱离阵形冲了出去,就像是阿尔弗雷德习惯性的战斗方式一样,阿巴扎当即便出一声怒吼,然后同样舍弃了冲击盾,只身持着长枪就跟在安诺的身后冲了出去,替安诺刺杀了几名试图偷袭安诺的敌人。

  作为钢铁羽翼这支军团的灵魂与头脑,当安诺和阿巴扎两人都悍不畏死的起冲锋时。所有钢铁羽翼也毫不犹豫的同时舍弃了冲击盾,只持着长枪就跟着冲杀上去。以北地蛮人的臂力,他们都可以拿着冲击盾在战场上厮杀纵横,此刻舍弃了冲击盾之后,他们同属于蛮人的那种强大力量,就彻底得到了展现。

  这么一支疯狂的军队同样以悍不畏死的方式展开反击,这一点似乎是敌军完全没有预料到的。

  所以一时间,反而是敌军彻底陷入了混乱之中。

  刹那间的功夫,在这种已经可以说是形成了前后夹击攻势的战局中。本就算是孤注一掷的展开决战想要一战定胜负敌军,自然是无法讨到任何好处。所以阵形很快就被彻底切割开来,再加上小镇之中的地形也并不算多么宽裕,如此一副人挤人的巷战局面。对于丢下冲击盾、长枪,反而是开始徒手厮杀的北地蛮人而言,更是占据了优势。

  因此局面。很快就开始产生了颠覆性的展。

  而当罗蒂卡巴斯和安诺、阿巴扎等人完成汇合时,这支占据了小镇的神秘敌军却是已经开始演变成了大败。只不过就算明知道大势已去。可是这支来历不明的敌军却是连投降的念头都没有,他们依旧在舍生忘死的反击着。只要不将他们真正的彻底杀死,他们就会想方设法的展开反击,为此阿巴扎干脆就下令不留任何活口。

  这场最后的厮杀,整整持续了一个下午,直到夜幕开始降临时,才终于正式结束。

  整个小镇到处都是尸体,密密麻麻的堆成一片,其中许多具尸体甚至都已经无法分辨出究竟是属于哪一方的。可以说,整个小镇彻底都被尸山血海所淹没,就如同一副惨烈至极的人间炼狱画卷。而在这种自杀式的厮杀之下,钢铁羽翼自然是再度付出数百人的伤亡代价,这还是有罗蒂卡巴斯这位圣域强者坐镇。

  否则的话哪怕是敌军头脑热做出这种于己毫无意义和优势可言的战斗,钢铁羽翼最少也要付出上千人的代价才有可能将这支敌军全数歼灭。

  不过哪怕如此,威廉带来的这四千名钢铁羽翼,此时也只剩两千余人,阵亡人数过一千五百人。而就算还活下来的,其中彻底失去再战能力也有数百人之多,其他重伤、轻伤的更是有上千人之多。可以说,在这场战斗之中,威廉所带来的钢铁羽翼并不能算是大获全胜,仅仅只能说是一场惨胜而已。

  这,是钢铁羽翼自组建以来的第三场伤亡如此巨大的战斗。

  可是直到现在,这场战争爆的真正目的,威廉却是依旧不清楚。而原本他还在猜想,为什么从开战伊始就没有犯下任何错误的敌军指挥官,反而会在这最后阶段做出这种完全可以说是白痴的举动呢?只要对方继续坚守四个小时以上,威廉敢肯定最终能够活下来的钢铁羽翼兵力绝对不足五百人。

  但是对方却并没有选择这种拼到最后的厮杀,反而是以一种可以说是自杀式的冲锋来结束这场完全猜不透的战争。

  威廉非常的疑惑。

  所以在战后,他便第一时间下令彻查这个小镇是否被隐藏了什么,就连他自己也都深入其中参与调查。

  可结果,依旧是一无所获。

  揉了揉有些疲惫的眉心,威廉知道,自己大概是永远都不会知道这个答案了。可是真因为无法得知答案和结果。这就让他更加的恼火,被人如此莫名其妙的摆了一道。威廉内心的怒火有多盛完全是可想而知,他已经决定无论如何他都要彻查出究竟是什么人在针对虚空公国。而且此战的目的到底是什么。

  因为根据从后方传来的情报,被威廉视为伏笔的奇兵招数也并没有出现,一切都平静得让他感到不可思议。

  “把自己人的尸体挑出来,然后送回去安葬了吧。”再度扫了一眼整个小镇的环境,威廉神色疲惫的说道,“至于这个小镇,就直接烧了吧,不用留下什么了。”

  “是。”一名漆黑羽翼出身,负责担任威廉传令兵的士兵点头应道。然后转身快离开。

  “我们也走吧。”无奈的叹了口气,威廉也同样转身离开,朝着小镇的门口走去。

  可就在威廉走到下午最终死战爆的那片区域时,几具倒在地上的尸体却是陡然被掀开,数名躲藏在尸体之下的身影当即爆出一股可怕的劲道,然后向着威廉袭了过来!

  “保护大人!”威廉身边三名漆黑羽翼的士兵当即吼道。

  可是他们只有三人,但是这些身影却是足有五人!

  而且这五人,每一个人此时展现出来的实力,都是真正的黄金境!

  五名黄金境强者级别的阴影刺客!

  在这一瞬间。威廉顿时就明白了敌人的一切阴谋!

  秘密潜入到虚空郡,一开始威廉还以为敌人的目标是虚空城,可是以他们的实力又哪有攻城的可能性呢?所以他们的目标,便是军事研究所和兵工坊。一直以来。威廉都认为那就是对方的主要目标,可是现在他才终于明白,那两个地方是敌人的目标不假。但是却也只是顺势而为的第二目标而已。

  能不能成功,与他们而言都是无所谓的结果。

  真正的目标。赫然就是威廉!

  如此一来,也就能够解释得了为什么威廉深深提防着的奇兵并没有出现?

  因为对方准备的这支奇兵并不是一支攻城掠寨的奇兵。而是眼前这五名阴影刺客!

  他们的目标,便是自己!

  至于眼下那看似敌方指挥官头脑热做出的自杀式决战,此时此刻也终于得到了证明,那并不是什么头脑热,而是对方早有预谋的手段,为的就是给这五名阴影刺客提供一个绝佳的潜藏地点!至于为什么是黄金境强者而不是圣域强者,理由就更加简单了,因为圣域强者的气息再怎么隐匿,只要稍有异动便会被其他圣域强者捕捉到。

  而且如果得知敌方有圣域强者,威廉还会只带着几名护卫就在战场上到处乱走吗?

  答案是显然的。

  在这一瞬间,威廉就将敌人的行动想得透彻明悟。

  可是,纵然透彻明悟了又能怎么样?

  哪怕在这些阴影刺客动起来的瞬间,周围已经有大量的士兵赶了过来,甚至就连罗蒂卡巴斯也在第一时间浮空而起然后飞掠过来。可威廉依旧只能眼睁睁看着这几名阴影刺客轻而易举的斩杀了自己的护卫,突破了防御圈,然后距离自己越来越近!

  从未有过一刻,威廉会觉得死亡距离自己如此之近。

  可是在这种死亡面前,威廉却是出奇的没有感到任何恐惧或者害怕,内心反而是变得异常平静。他知道,如今的虚空公国对于外界而言,实在是太强了:无论是名将,还是军团实力,又或者是强者阶层,都已经远远过了一个公国所具备的底蕴和水准,这已经是达到了一个王国的水准。

  而王国,哪怕只是三流王国,也就是王国。

  所以,想要他死的人,绝对不再少数。因为只要他死了,那么虚空公国就会因为失去名将而陷入短暂的混乱,至少好不容易建立起来的军事体系肯定会面临崩溃。而一旦陷入这种困境,虚空公国自然很快就会露出破绽,到时候甚至出现分裂和内乱也不足为奇。

  只是,这些都是敌人的揣测而已。

  面对着死亡的袭击,威廉微微一笑,笑得异常的坦然:“一群废物,哪知就算我死了,虚空的成长也不会因此停下。”

  “保护威廉大人!”护卫们的吼声,此起彼伏。(未完待续!

看过《战神领主》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