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战神领主 > 310. 蛮横
  艾尔肯,作为魔王而言,或许确实非常的出色。

  所以她所发起的【狂欢宴】,不止吸引了魔爵家族的恶魔们前来,就连大魔王家族都有两位大魔王表示出了明确的兴趣,也进入了位面入侵序列。但是很可惜的是,她的傲慢却是用错了地方。

  当恩科斯一路朝着已经变成了半深渊位面的中央庭院时,路上所有的小恶魔们在闻到恩科斯散发出来的气息时,纷纷发出尖叫声的迅速逃窜”。对于这些炮灰的存在,恩科斯却是连稍微瞄一眼的心情都没有,他就这么保持着不疾不徐的步伐缓缓走去,不过当他身上的气势开始渐渐和深渊位面产生沟通时,整个位面空间却也还是开始散发出了一阵阵颤动。

  突破了奇迹大陆的世界力量界限,恩科斯现在对于奇迹大陆而言就是一颗定时炸弹。

  谁也不知道他什么时候会爆。

  但是唯一能够肯定的,就是一旦让恩科斯真的彻底放开手来的话,那么他很有可能会对一个区域造成永久性的完全破坏。甚至还有可能打破位面晶壁,让虚空风暴的力量倒灌而入,从而让这个位面加速死亡。

  任何位面,都是有寿命的。

  它们不止会成长,同样也会灭亡。不过只有极少数的位面,会在世界本源死亡后,经过一段时间的重新发育,从而诞生出新的世界本源,让整个位面的成长极限跨出一大步。

  奇迹大陆是否会这样,没有人清楚。

  但是恩科斯和贝斯只知道一件事。那就是如果再任由那个由艾尔肯制造出来的位面通道持续存在下去的话,那么奇迹大陆必然会很快就走上灭亡之路。尤其是艾尔肯所发出的这个通道召唤。还是为上位恶魔的到来所做准备的,这就需要大量下位恶魔来搭建恶魔设施。通过强行抽取世界本源来加快位面通道的建设以及稳定。

  当恩科斯出现在这个中央庭院的时候,无数的小恶魔们惊恐得像只无头苍蝇时的到处乱跑。

  而一群恶魔士兵,也正扛着一些奇奇怪怪的生物材料,从恶魔通道之中跑了出来。但是不等这些恶魔士兵将他们手上的这些生物材料搭建起来,这些士兵便一个接一个的脑袋全部都被炸掉了,就连他们手上的这些生物材料也完全无法幸免。

  恐惧,迅速的蔓延开来。

  “滚!”恩科斯发出一声怒吼,“全部都给我滚回去!”

  当即就有上千只小恶魔直接被震死,不过更多的是在恩科斯的怒吼下彻底失去了行动力。只能瘫倒在地,只有少数离位面通道比较近,而且又离恩科斯比较远的小恶魔,才屁滚尿流般的转身朝着位面通道内跑去。

  恩科斯凝视着这个已经成长到了五米高、三米宽的巨大传送通道,声音低沉得就如同一只受伤的野兽。

  他本来就是一个非常我行我素的人,可是现在却是为了要找个世界壁垒的承受极限,而不能随意的施展自身的力量,这让他突然有了一种束手束脚的感觉。再加上已经过去了整整两年的时间,他却是完全没有搜索到雷克的藏匿处。甚至就连和贝斯汇合之后也都找不到雷克,这让恩科斯感到非常的窝火。

  因为雷克,正是从他手上逃跑的。

  当然,如今实力突破了世界壁的承受极限之后。恩科斯倒也是拥有了一点其他比较特殊的手段。

  他和贝斯在收到了肖恩发出的紧急求救那是安德鲁陷入沉睡之前交给肖恩的东西,虽说只能够使用一次,但是却可以为肖恩进行一个坐标定点。让贝斯或者恩科斯直接撕开空间裂缝赶来救援之后,便锁定了坐标点直接传送过来。若是在他没有突破世界壁极限之前。就算想要这么干他也需要花费很大的精力和时间才行。

  此时此刻,恩科斯就这么站在位面通道之前。凝视着通道另一边的景象。

  他在等。

  等另外两位魔王的出现。

  如果只是魔爵家族的话,那么恩科斯可以无所谓,直接强行关闭位面通道就是了。反正魔爵家族虽也是大魔王世家,可是魔爵本身却不是大魔王,仅仅只是魔王位阶而已,以恶魔一族的习性来说,只要不是魔爵身后的那只大魔王出面,恩科斯根本就不用给对方面子,因为魔爵甚至连和恩科斯交流的资格都没有。

  也只有艾尔肯这种毫无背景的魔王,才需要给魔爵几分面子,称其为阁下。

  很快,位面通道突然就产生了一阵扭曲。

  有两个人影出现在其中。

  这是魔索斯德和白安这两位大魔王的意志投影在恶魔位面,大魔王都可以做到这一点,就连恩科斯也行。但是如果在主物质界的世界,想要做到这一点就不容易了。当然,如果是让投影分身进入到物质界的话,那其实并不难,可如果是本体进入到物质界后还想要再弄一个投影分身的话,就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了。

  望着这两个和自己是同一位阶的大魔王,恩科斯倒也没有再度面对艾尔肯的那种随意,而是显得严肃和认真几分。

  而魔索斯德和白安两位,在看到此时站在位面通道另一侧的是恩科斯时,也是微微一愣。他们刚才感受到了要求直接会面的请求,虽然不知道对方是谁,可是那种大魔王气息却是货真价实的,因此这两位大魔王才会出现。不过此时在看到是恩科斯这位久负盛名的大魔王时,就算是魔索斯德和白安两人,也微微躬身表示了一下对强者的敬意。

  深渊位面的十位大魔王之中,恩科斯排在第三的名头已经有数万年的历史了,这个时间跨度已经足以教会所有恶魔在面对恩科斯时都需要保持一定的敬意。而且根据深渊小道消息流传。恩科斯之所以会排第三,只是因为他懒得去找另外两位大魔王切磋交流。并不是说他就真的不如排名第一和第二的大魔王。

  而无论是魔索斯德,还是白安。这两人都未能在前十的排名里拿下一席之地。当然,虽说不是前十的存在,可是这两位的实力也并不弱,是属于和恩科斯一样经历无数厮杀才最终成长起来的。

  “恩科斯阁下,不知道您有什么事吗?”白安率先开口。

  他成为大魔王的时间比魔索斯德要久远,所以面对恩科斯这等级别的强者,由他来开口那是最合适不过了。

  这也是一种敬意。

  “我要你们全部人都退兵!”恩科斯凝视着白安,然后沉声说道,“并且抹除这个位面坐标。”

  听到恩科斯的话。白安还没说什么,魔索斯德却是脸色猛然一变:“恩科斯阁下,我需要一个理由!”

  “没有理由!”恩科斯一脸的不耐烦,“放弃入侵,抹除位面坐标,各回各家各找各妈,我就当今天的事情都没有发生过。否则的话……”

  “否则的话如何?”魔索斯德是个急性子、暴脾气,当即就怒了事实上,没有几个恶魔不是这样的。“难道说,你们艾尔之魔要和我们深渊裂缝开战吗?”

  “不。”恩科斯摇了摇头。

  魔索斯德的脸色稍微好转一点,语气也稍微不那么冲,毕竟恩科斯也给了他台阶。于是他便张了张嘴,正准备说话。

  可是恩科斯却没有给他说话的意思,不等他开口。就已经在摇头后再度说道:“否则的话,你们就全部都会上我的猎杀名单。等我回去之后。我就会一个一个的找上门,然后把你们全部都拆了。……还有。你,代表不了深渊裂缝。而我,也不需要依靠艾尔之魔一族的力量。”

  “你!”魔索斯德的脸色瞬间变得异常难看。

  “不服?”恩科斯挑了挑眉头,“不服的话,要不要等我回去之后,我们来打一场?……看我把你的心脏挖出来。”

  “恩科斯阁下。”看到魔索斯德已经有些明显下不了台,白安的内心也是微微皱眉不爽,但是脸上的神色倒是看不出什么,只不过语气也低沉了不少,“这是傲慢之主.艾尔肯所发起的狂欢宴,她……”

  “她死了。”恩科斯一脸不屑的说道,直接就噎得白安大魔王一口气差点咽不下去,“傲慢?她还没有资格对这个世界上所有的事物都表现出傲慢。”

  “你……你把他……”

  “她对我不敬,我杀了她不是很正常的吗?”恩科斯的脸上露出不耐烦之色,“我等你们两个出现,再把这事告诉你们,已经够给你们面子了,不要再来招惹我了,否则的话就别怪我真的发火。……我不是在和你们进行什么商量,而是在给你们进行通知,现在立即给我退兵,并且抹除位面坐标,我不希望看到有任何恶魔进入这个位面。当然你们也可以不听,反正我也可以直接引爆这个位面通道,到时候你们会有什么损失那也是你们的事。”

  “恩科斯!你不要太过分了!”魔索斯德怒吼道,“我们同为大魔王……”

  “呸。”恩科斯直接一口痰就吐了过去,但是很可惜穿过了魔索斯德,可是这样也依旧让魔索斯德暴怒不已,“你有什么资格和我相提并论?换你家老子来和我说还差不多,就你?……我一只手就能够把你的心脏挖出来,你信不信?我再说一遍,别逼我真的发火,否则的话你们就准备好承受我的怒火了。”

  想了想,恩科斯还是决定把之前贝斯让他说的那句话也说出来:“当然,如果你们不服气的话,也可以继续尝试入侵,我和贝斯在这边等着。……只要你们敢来,我就统统灭给你们看!”

  “贝斯!”听到恩科斯的话,白安愣了一下,“那位尸骨大君?”

  “除了那个家伙,还有哪个我认识的人也叫贝斯吗?”看到白安那惊恐的神色,恩科斯就更加不爽了。

  他不明白,为什么这些家伙被他这么恐吓就没用,可是当他听了贝斯的话把贝斯的名字也报出来时,这些家伙就变色了。事实上,如果单纯只有一个贝斯的话,无论是魔索斯德还是白安这两位大魔王,自然也不会在乎,因为亡灵十三君王充其量也就是和大魔王同一级别的存在。

  可是当恩科斯这位大魔王和贝斯这位亡灵君王都在一起时,那么魔索斯德和白安两人就要好好掂量掂量入侵的代价了。

  “我能问问,你们两位为什么会在这个位面,而且拒绝我们入侵吗?”

  “我和贝斯在找雷克!”恩科斯是真的不耐烦了,不过他还是耐着性子把贝斯让他说的话重复一遍,“你们有没完没!”

  “雷克!?”这回是轮到魔索斯德露出震惊了,“尸骨位面七大巫的那位?”

  恩科斯这回连回答的心情都欠奉了,直接就翻了个白眼。

  “我知道了。恩科斯阁下。”白安沉声说道,“我们会立即退兵,并且关闭这个位面通道,同时抹除位面坐标的。”

  “赶紧的!”恩科斯怒吼了一声,然后就头也不回的转身离开了。

  他已经懒得继续和这两个老家伙说话了。

  当然,他的内心也是非常的不爽。

  凭什么贝斯的话就比他管用!(未完待续……)

  ps:四更,好累,今天就这样吧!

看过《战神领主》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