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战神领主 > 314. 传授
  贝斯神色有些复杂的望着肖恩手中的那玩意。○

  这不是他第一次见到咕噜。

  只不过那一次见的时候,他并没有认出咕噜的真正身份来。那时候,他只是单纯的认为咕噜只是光精灵而已,毕竟那会咕噜散发出来的神力就是最纯正的光之力,而作为曾经去过光之界的贝斯也就自然而然的误认为这种玩意是光之幼魂,也就是俗称的光精灵。

  只要拥有充足的光之本源力量,这玩意可以很快就蜕变进化成为天使。所以在光之界,光精灵也是维持整个光之界发展的基础,而由其进化而来的天使更是整个光之界最为重要的力量。像晨光之主莱格撒因,实际上其神职神格便是与光之界的法则有关,从某种意义上而言他就是光之界的创世神在不同位面的合法代表人,因此他也有资格命令和调遣天使大军。

  如果肖恩手上的玩意真的是光精灵,那么最终培养出一个六翼天使也不是问题。

  这也是之前贝斯说肖恩弄到一个好东西的原因。

  但是现在,在感受到了咕噜体内那强大无比的魔性之力后,贝斯就知道,自己之前猜错了咕噜的身份。

  光精灵、暗精灵,神魔之卵,这三者的相似度极高,如果不是非常专业且在这个领域内有一定权威的学者,是不可能一眼就分辨出这三者之间的区别。当然,绝大多数人连神魔之卵是个啥玩意都不知道——至少贝斯就不是很清楚这到底是什么,关于神魔之卵的资料。他也是从安德鲁那里听来的,唯一知道的就是这种东西是一个更高纬度空间位面的生物。

  现在。贝斯总算是清楚为什么咕噜会畏惧自己了。

  魔性与死气,这是两种截然不同的能量。

  神魔之卵可以吸收魔性。但是却排斥死气——基本上,活着的生物都会排斥死气。

  “现在他体内的魔气太过强大,以至于破坏了他的身体平衡,为了保证自身的安全,所以他只能陷入沉睡。”贝斯沉声说道,“不过……有些奇怪。”

  “奇怪什么?”肖恩小心翼翼的将咕噜收起,然后开口问道。

  “这魔性气息已经非常强大了,至少远超它能够承受的极限,按理而言你的这个小家伙应该是活不下去的。”贝斯的眉头微皱。他望了一眼恩科斯,在关于魔性这方面上,尽管贝斯不想承认,可是实际上恩科斯比他更像专家,他擅长的是死灵气息。

  “正常情况下,几年前就该死了。”恩科斯看到贝斯望向自己,自然是知道贝斯打算询问什么,于是便直接开口回答道,“不过这里面有一股力量保护了他的核心。让他还不会这么快就被庞大的魔性力量吞噬。……只是,最多也就只剩一、两年的时间,甚至可能更短,我不是这方面的专家。我也不清楚具体情况。”

  “安德鲁曾经带走过咕噜。”迟疑了一下,肖恩还是开口说道。

  贝斯和恩科斯两人对视了一眼,随即眼中都浮现出了然之色。

  如果是安德鲁出的手。那么咕噜到现在还能活着的原因,也就得到解释了。

  对于这个问题。贝斯和恩科斯会有些好奇,但是也就仅此而已。他们并不会太过刨根究底的追问下去。而且只要牵扯到安德鲁的事情,在贝斯和恩科斯看来,这些事根本就不是问题,这个天下就没有安德鲁做不到的事情。

  “那个人,是谁?”肖恩问道。

  “海格力斯。”贝斯的神色显得有些怪异,“唔,说起来……他现在就在莱恩王国,不过具体的位置,就连我也感应不到,但是大致上可以肯定的是,就在罗姆草原那一带。”

  罗姆草原?

  肖恩愣了一下。

  这是位于莱恩王国腹地的一片广袤草原,距离橡果草原不是特别远,中间大概就隔了两个伯爵领,直线边境距离骑马赶路的话差不多是在一星期左右。肖恩会详细的知道这个地方,是因为他如果想要继续做圣域任务的话,那么就必须去一趟罗姆城,在那里接一个关于青铜之躯的人物。这个罗姆城是苏恩伯爵的郡城,那里也是这一次莱恩王国的魔法阵网络架设点之一,如今莱恩王国境内所有魔法阵已经开放使用,所以这倒是可以为肖恩剩下不少的赶路时间。

  “这个人,很厉害吧?”肖恩想了想,看贝斯的脸色有些怪异,于是便开口问道。

  “那家伙……你尽量别去招惹他就是了。”贝斯开口说道,然后从身上拿出一张羊皮纸,递给了肖恩。

  这张羊皮纸上画着一个少年的模样,少年笑得非常的阳光开朗,还露出了两个虎牙。不过在画像的下面却是一连串的零,肖恩看不懂羊皮纸上写着的文字,猜想应该不是这个世界的文字,但是只要是个正常人都能够看得出来,这张羊皮纸根本就是一张通缉令,下面那一连串的零绝对是赏金。

  超过十亿的赏金!

  肖恩无法想象,这是一个什么样的概念,但是可以想象的是,这个人绝对是一个非常穷凶极恶的家伙。

  只是不知道为什么,肖恩总觉得这个少年看起来似乎有些眼熟。

  可是在这个世界上,他明明就没有见过多少少年,如果真的会产生眼熟的感觉,那也肯定是在游戏中遇到过。只是现在的大脑好像有些乱,所以一时半会之间肖恩想不起来具体的情况。只是他知道,如果能够让他感到眼熟的,在游戏里必然都是比较重要的人物,很可能会牵扯到一些不必要的麻烦事情。

  “好了,我能说的就这么多了,剩下的。你就自己努力吧。”贝斯将这张羊皮纸收了起来。

  肖恩敏锐的看到,在贝斯将羊皮纸藏入自己礼服内衬的时候。他看到了好几张羊皮纸。无论是材质还是大小都和贝斯刚才拿着的那一张一模一样,这证明贝斯刚才那一叠羊皮纸肯定都是通缉令。只是肖恩看不懂上面的文字内容。所以并不清楚具体的情况,不过能够让贝斯如此小心谨慎的,恐怕应该都是很强大的敌人才对。

  而一想到贝斯让自己去找这么一个穷凶极恶的家伙,而且还让自己尽量别去招惹对方,肖恩就感到一阵胆寒。

  只是,一想到咕噜当初如果不是因为自己的话,就不会陷入沉睡之中,肖恩就感到一阵不安。

  所以无论如何,他都必须去一趟罗姆草原那边。寻找一下这个叫海格力斯的家伙。

  “对了,我看你安魂和镇魂似乎都已经学得差不多了吧。”贝斯不知道肖恩的想法,所以也没有太过在于肖恩此时显露出来的失神,“那么我就教你接下来的两招吧。”

  一听到贝斯打算教自己新的魂之七式,肖恩立即就聚精会神起来。

  安魂和镇魂,如今是他最大的杀手锏剑技。

  只不过安魂用来对付上位黄金的强者,就显得有些力不从心,而镇魂用来对付圣域级的强者,也只能是在对方没有特别重视自己的情况下。而且还必须是下位圣域才行。如果是境界更高的圣域强者,镇魂出手那一刹那间的气势变动,很容易就被对手捕捉到,从而迅速和肖恩拉开距离。如此一来肖恩也就会失去反败为胜的最后手段了。

  因此,对于魂之七式,肖恩一直都渴望能够学到下一招。

  而这一次。贝斯居然说要传授自己两招魂之七式,这让肖恩如何能够不激动呢。

  “第一招。叫破魂。”贝斯拔出封印之剑,然后淡淡的说道。“说实话,只要你掌握了镇魂和安魂的话,破魂其实对你没有太大的难度,因为说白了,就是将力量完全灌注集中后挥出的一剑而已。”

  如此说着的同时,贝斯也迅速的挥落了一剑。

  劈。

  就是最为简单的一个下劈的动作而已。

  肖恩甚至没有看出任何奇特之处,唯一能够感受到的,就是贝斯的这个动作速度实在太快了,以至于挥落的时候没有任何声音,如果不是亲眼所见的话,根本就无法感受到贝斯有出过手。

  但是下一秒,肖恩就愣住了。

  他终于意识到不对劲的地方!

  太静了!

  哪怕是肖恩在进行下劈的动作,长剑也会发出呼啸的声音,因为武器本身的重量是不可能消除的,而力量越大,挥动兵器时产生的力量增幅就会越大,那么应该造成的声音也会变得更大——这也是武技中最常见的一的概念,声音越大,威力越大。

  看到肖恩的神色,贝斯就知道,肖恩已经有些明白了:“明白了?”

  肖恩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大体上有些理解,但是……不能说明白。”

  贝斯似乎很满意肖恩的反应,这一次他的动作确实与以往那种细心教导不同,这主要是为了测试肖恩。看到肖恩并没有不懂装懂,贝斯还是很满意的,所以神色也变得友善了不少:“那么我再做一次,你好看了。”

  这一次,贝斯的出手动作果然就慢了许多。

  而肖恩,也毫不犹豫的开启了真实之眼的晋升到第四阶时所拥有的能力:能量侦查。

  很快,肖恩就看到了,在贝斯挥落长剑的时候,以长剑为核心周围半径一毫米之内,有着无数的斗气在疯狂的涌动吞吐着。这些斗气化作了一个个小小的漩涡,将长剑周围所有的一切都彻底笼罩住,就像是一个黑洞一样,不仅吞噬了光,还把声音也给吞噬了一样,仿佛在这一剑之下无论挡在剑锋前的是什么东西,都会被直接破去!

  【检查到特殊剑技“镇魂”,学习技能需要力量100,耐力50,敏捷100,你已符合学习条件,因为你发现剑技的特殊奥秘,因此技能激活需要熟练点得到相应豁免。当前激活仅需熟练点30点。……你拥有足够的熟练点,是否激活此技能?】

  “否!”肖恩想也不想。直接就拒绝了。

  他感觉自己已经掌握到了破魂的精髓,并不需要通过消耗熟练点来激活破魂。他打算像当初学习镇魂那样,以自身努力的方式来掌握破魂。而这三十点熟练点,肖恩也是准备留给识破的,这个被动技能如今已经开始渐渐发挥出更重要的作用,尤其是在和圣域强者的交手上,有没有识破决定了肖恩能不能成功脱离圣域强者的击杀。

  以肖恩目前的实力,他自然还无法和圣域强者正面硬拼,所以识破能够给他带来的作用极大。至于以后晋升到圣域了,识破的价值也是只会更大而不可能缩减。毕竟圣域强者之间的战斗除了彼此的领域互相压制之外,还有就是如何让战斗以更快的速度结束,那么识破这种大杀器就显得尤为重要了。

  “这一次,你明白了吧?”贝斯问道。

  “基本明白了,只要再努力一下,我应该可以很快掌握。”肖恩的回答,充满了信心。

  贝斯也不怀疑其他,他点了点头,然后又将破魂的一些奥秘。尤其是发力技巧都给说出来,这对于肖恩而言,有助于更快的掌握破魂。要知道,之前在教安魂和镇魂的时候。贝斯可没有说得这么详细,就是随便的解释和介绍一下,剩下的就是由肖恩自己去掌握了。

  这个时候。肖恩也才明白,原来破魂最大的价值。并不是用来攻击的,而是用来防御的!

  在破魂面前。无论是魔法、斗气、结界又或者是其他什么玩意,统统都能够一剑破去。那缠绕在剑身上的无数细小漩涡,并不仅仅只是斗气,还包括了法则之力——在借用法则之力的攻击下,这个世界就没有多少东西能够挡住。能够挡住的,那么就绝不是现在的肖恩可以应付的,至少这也可以证明他在法则的领悟上不如对方。

  “第二招,是斩魂。”贝斯简单的说了一句,然后便再度挥剑而落。

  这一剑,与破魂简直是如此一致。

  可是,在肖恩的真实之眼下,却是看到了无数的斗气缠绕在剑身之上,而由剑身上延伸而出的,才是法则。

  这一剑虽然看起来与破魂极其相似,但是实际上却是代表了力量的两种极端。

  破魂是以强压弱,破去一切障碍。

  斩魂是以弱胜强,斩去一切破绽。

  如果一定要说的话,那么前者就是力量的体现,而后者却是技巧的体现。虽然两剑看似一样,但是用法却是截然不同,至少破魂更像是用来防御、抵御、蛰伏后反击的攻击技巧;而斩魂却是实实在在用来进攻的技巧,这一招没有镇魂那种镇压一切的气势和迅猛无比的速度,也没有安魂那种安宁祥和的坦然气息及让人生出避无可避的绝望念头,但是却是有着这两者所有没有的那种舍我其谁的霸道气势。

  肖恩仅仅只是看着贝斯一剑挥出而已,可是整个人却是散发出一种极为霸道的气势。

  仅仅只是从旁边观望,肖恩就觉得无法直视,浑身的气息都被彻底牵引起来,根本不敢与之为敌。他无法想象,如果此时是他站在贝斯的正面,那么到底会是什么样的感受。只是他唯一清楚的,就是如果此时他是站在贝斯面前的话,那么肯定会被贝斯这一剑直接斩杀。

  【检查到特殊剑技“斩魂”,学习技能需要力量140,耐力100,九阶职业,你不符合当前学习条件,该技能当前无法激活。】

  听到系统响起的提示音,肖恩顿时愣了一下。

  他没有想到,斩魂居然是需要领域之力作为支撑的技能!

  在游戏中,所有九阶以上的职业才能够学习的技能,必然都是牵扯到法则之力的技能,这类技能都拥有一个共同性,那就是具备非常强大的杀伤力,因此也被称呼“圣域武技”。当初在游戏中,许多已经升到十阶、十一阶的玩家,都不一定能够学到圣域武技,因为这类技能的获取难度实在太高了。

  毕竟,奇迹大陆并不是一个滥强的游戏,不可能存在说一个人就能够称雄称霸整个世界。所以很多技能、职业的晋升都是会有非常严格的限制条件,当然如果你能够掌握的话,那么也是你的本事,有这份本事的人游戏当然不会去阻拦其成长。只是据肖恩所知,当初游戏里能够掌握圣域武技的玩家,绝不超过一百人。

  按照贝斯所说的魂之七式一共有七式,而第四式就已经是圣域武技的话,那么接下来的三式只怕是一式比一式强啊!

  将七式完整掌握的话,这恐怕最低也是十阶的技能!

  此时的肖恩,是真的感到彻彻底底的兴奋。

  “你看明白了吗?”贝斯又慢动作的演练了一次,让肖恩能够更好的看清斩魂,然后才开口问道。

  “我已经明白了!”肖恩点了点头,“只不过,我感觉我目前还没办法掌握,我觉得我应该先让自己成为圣域强者后,才能够真正的驾驭住这一剑。”

  实际上,斩魂的学习,比起镇魂要容易许多。

  它最大的问题,就在于需要法则之力的支撑,除此之外并没有太过特殊之处。(未完待续。。)

  ps:  推荐一本书,暗夜游侠,一本挺棒的作品,节奏感非常强烈,但是却又不会让人觉得写得很乱。

看过《战神领主》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