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战神领主 > 325. 破魔
  和冒险者、佣兵的团体战,不同于军团作战,也不同于肖恩以往那种单打独斗和厮杀。+頂點小說,

  冒险者和佣兵,通常都不能以单独的个体来计算,而是必须将其团体人数看成一个完整的个体。

  一个团体中拥有一名魔法师,就意味着这个团队拥有了特殊的攻击手段以及远程杀伤力——像战士之间的战斗,再怎么样的攻击,也还属于物理攻击形式的手段。而只要是物理攻击,那么就必然可以采取某些姿势、动作来进行格挡、豁免或者减轻伤害,而这一类战斗技巧,就是肖恩最不惧的。

  他没有挑选那名晨光教会的牧师,是因为上位白银巅峰这个境界的晨光牧师,已经最少掌握了三项类防御神术。

  如果肖恩选择去找那名晨光牧师的麻烦,那么他很可能会陷入持久战之中,这样就等于是给对方的魔法师、盗贼提供了战斗空间和时间。而这一点,可不是肖恩想要的结果,他既然打的是速战速决,那么自然是要挑选最棘手的人来对付了。

  而魔法师,无疑就是肖恩认为最棘手的敌人。

  事实上,对于所有战士而言,魔法师一直都是让他们又爱又恨的存在。

  爱的是指魔法师成为同伴的时候,有他们在的情况,许多战斗之中危险性和难度都可以得到一定程度上的削弱,而且他们那渊博的知识也能够让他们让他们的冒险行程变得更加顺利;恨的则是指魔法师是敌人的同伴,因为这会让他们的战斗环境变得无比的危险和恶劣,而且往往总是需要付出一定的伤亡代价才有可能解决敌人。

  在许多冒险故事里。一支实力强大的团队往往在付出重大代价消灭了敌人的魔法师之后,却因为伤亡过大而最终只能饮恨于一支明明战斗力不如自己的团队。这种事例简直就是数不胜数。

  肖恩轻而易举的来到了这名魔法师的身边。

  他的速度实在是太快了,以至于周围所有人都没有反应过来。

  不。

  应该说。有一个人反应过来了。

  那名负责保护魔法师的盾战士,也是整个冒险团的核心灵魂。

  但是就算是他反应过来也没用,因为他的动作跟不上他的思维速度,因此哪怕他已经挥盾而出,盾面上有微光闪耀,那是斗气凝聚于上所形成的技能——盾击。可是他的攻击,却也依旧和他之前那名同伴一样,打在了空处上,哪怕连肖恩的衣角都没有摸到。只能看到空气里炸出一团气浪。

  那名轻剑士装束的女子微微吐了吐舌头,显然是被这个盾击的威力给吓到了。

  “盾卫战士和你是不同类型的职业,没有可比性的。”那名大姐头伸手摸了摸比自己略高一点的这名轻剑士的头发,然后笑道,“这盾击的威力确实是挺大的,不过可惜啊……只要不能碰到敌人,就毫无作用。”

  “他的速度比我快多了,我也不敢保证能够碰到他。”这名轻剑士耸了耸肩,不过脸上倒是没有丝毫的遗憾。“力量……也比我强,这家伙的体能也一定很好,能够承受得了如此高速行动所带来的气血沸腾压力。”

  “我们四个人,如果单独面对他。绝对没有任何获胜的可能性。”那名大姐头微微眯起眼睛,然后才开口说道,“但是别忘了。我们是一个整体。……如果我们四个人联手的话,倒是应该能够克制住他的行动。”

  正在这四个女子说话间的功夫。肖恩已经回避了空气里炸开的那团气浪,然后一个侧身绕到了这名盾战士的身后。手中的黑君王。也毫不留情的直接击在了这名盾战士的脑后——这是剑士系职业最具代表色彩的一个技能,名为【柄击】,类似于盗贼的【闷棍】一类的技能,能够给敌人带来长达五秒钟的眩晕。

  不过肖恩并没有学会这个技能,他这个动作也仅仅只是做做样子而已,甚至连斗气都没有灌注进去——以肖恩的斗气破坏力,如果他真这么干的话,这名盾战士的脑袋绝对会被肖恩爆掉。所以这一击,也仅仅只是打得这名盾战士有种眼前一黑的错觉,身形往前踉跄了几步,不过那长达五秒的眩晕倒也没有出现。

  从效果上来看,顶多就是一秒。

  不过这个时间对于肖恩而言,倒也足够了。

  将这名盾战士和魔法师的距离隔开之后,肖恩就直接一剑朝着这名魔法师拍了过去——是拍,不是削。因为肖恩很清楚,无论自己的控制力多么好,但是只要这一剑是削斩过去的话,这名魔法师也得当场死亡。所谓为了避免出现死亡的情况,肖恩便也只能改削为拍,以魔法师的体质情况而言,被上百斤重的黑君王直接拍中,就算还想再战恐怕也没那么快能够恢复体能。

  面对这避无可避的一剑,这名魔法师倒是完全展现出一种与一般的学院派魔法师所不同的凶性。

  他并没有直接结束自己的咒文吟唱,而是略微加快了语速,强行将元素和魔力提取并且融合起来——这种做法,是非常危险的一种行为,因为只要其中一个音节出了错,那么这个魔法不仅无法发动成功,甚至还会直接炸裂,对于魔法师而言这种后果就是魔力反噬。

  魔力反噬,轻则重伤,重则一身魔力当即溃散,此生再也无法修炼魔法。

  一般而言,学院派出身的那些蠢货,可不敢这么干,他们宁愿死也不愿意去承受魔力反噬。

  在这个世界上,只有一种魔法师会在拼命的时候选择这种做法。

  流浪派魔法师。

  肖恩的眼里,闪过一丝欣赏。

  魔法师,在奇迹大陆上大体上可以分为三个类型。即学院派、传承派、流浪派。

  学院派魔法师,这是玛姬帝国和波多罗亚王国所开创的魔法师体系。只要有钱,能够和元素产生共鸣。能够凝聚魔力,有强大的精神,就能够去这些魔法学院里学习魔法。学院派魔法师可没有什么魔法学徒的说法,任何能够进入魔法学院的魔法师,都可以直接跳过一、二阶的职业过程,一旦完成基础课程就必然是三阶,甚至四阶的魔法师。

  传承派魔法师,则是指那些从魔法学徒开始进行修炼的魔法师,也就是俗称的法师塔修行。这类魔法师比起学院派魔法师更加精通于实战。但是知识面的涉猎和渊博程度,则很难和学院派魔法师相提并论,尤其是在理论知识方面。但是如果让佣兵团、冒险者来选择的话,他们肯定是更欢迎传承派魔法师。

  至于流浪派,这是一个新的类别,指的是那些没有老师教导,也去不了魔法学院进修,但是却在机缘巧合之下掌握了魔法的一类人。这个流派是三大流派之中最危险的存在,正因为他们曾经一无所有过。因此真到了要拼命的时候,他们就会变得不管不顾起来,只为了能够消灭敌人。

  肖恩最开始,以为这名魔法师是传承派魔法师。毕竟他已经拥有上位白银的实力。而流浪派魔法师则很少有人能够进入白银境,更不用说眼前这位已是上位白银了。不过就算侥幸能够成功进入白银境,这也就是极限了。没有完善的系统理论知识,任何魔法师都不可能跨过黄金境这条绝对界限。

  不过肖恩眼里有欣赏。却不代表他就会留情。

  这名魔法师无疑是非常幸运的,而且实战经验也非常的丰富。他强行提取元素和魔力的融合,魔法咒文的音节也没有任何出错,一枚如篮球般巨大的火球迅速的在其面前凝聚,而且隐隐还在继续膨胀着——毕竟是流浪派的魔法师,不能指望像塞西莉亚那般可以默发火球术。

  这名魔法师的脸上,露出一丝狞笑。

  他的想法很简单,无论肖恩是继续进攻还是选择暂时退却,他都要将这枚大火球直接引爆。区别只是在于是在身前引爆呢,还是在肖恩退开的时候引爆——不过如果有得选择的话,他自然是希望后者,因为在身前引爆的话,连他也会被卷入攻击范围,一个不慎的话,那就是连他自己的命都要搭上。

  女子四人组的眼里,露出惊讶之色,不过更多的却是赞赏。

  因为勇气。

  但是很快,包括女子四人组在内的所有人,还有这名魔法师,脸上的神色就统统变为诧异和震惊。

  “破!”

  肖恩轻喝一声,黑君王上有黑色的气雾环绕,肖恩的手腕一抖,本该是横拍而出的黑君王立即变为横斩——剑锋从这枚大火球之中切过,内部的元素排列在黑君王切入的瞬间,就仿佛受到了什么摧毁一般,瞬间彻底崩溃:原本还在膨胀着的大火球顷刻间就散发出一股炽热的温度,然后迅速在空气里气化,变成一阵白茫茫的氤氲烟雾。

  破魔!

  这是一种非常罕见的特殊性能,现在的武器很少具备这种效果——他们不认为肖恩是破魔战士,自然是因为肖恩并未表现出与破魔系职业有关的表现。至少,如果真的是破魔战士的话,就不会选择魔法师作为第一突破目标,因为任何魔法攻击他们都是可以无视的。

  所以,他们一致认为,破魔的能力是肖恩的武器所赋予的。

  事实上,这种猜测也并没有错。

  因为破魔本来就是黑君王所具备的特殊能力之一,而且还不仅仅只是破魔。

  在黑君王在切过了大火球,彻底将其内部的元素排列破坏之后,肖恩的手腕迅速再度一转,黑君王再一次变斩为拍,重重的拍在了这名魔法师的身上。顿时,一阵骨骼碎裂的响声响起,这名魔法师甚至还没来得及发出一声痛哼,整个人就被肖恩给拍飞出去,重重的摔落在地,生死不知了。

  肖恩这个时候才意识到,自己刚才破去了大火球后,力道没来得及收回,下手稍微重了一点,以这名魔法师的体质,恐怕是很难承受的了这一拍的伤害。胸骨产生破裂,那恐怕已经是最低的伤害了,就怕碎裂的胸骨直接刺破了他的心脏,那才真的叫糟糕。

  只是这个时候,情况也已经容不得肖恩多想。

  随着那名魔法师被拍飞出去生死不知,周围其他几人顿时就跟疯了一样,发出了怒吼声的向着肖恩围杀过来。

  尤其是那名盗贼,直接就是将弩箭瞄准了肖恩,然后扣动了扭机,将那根弩箭射了出来。

  而更过分的时候,那名晨光牧师此时也出手了。

  一道金色的光芒迅速的落在了那根弩箭之上,将整支弩箭染成了金色!(未完待续。。)

看过《战神领主》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