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战神领主 > 347. 大家都是成年人了

347. 大家都是成年人了

  “肖恩先生是吧?”安顿突然轻笑一声,眼里的杀机一闪而逝,“不知道肖恩先生是有什么见教呢。∮”

  “关于你试图谋杀战神教会圣女一事。”肖恩露齿一笑,显得异常的人畜无害,可是他说出口的这话,却是让安顿瞬间就感到一阵毛骨悚然,连笑容都瞬间凝固在脸上了。

  “肖恩先生,你这个玩笑可一点都不好笑!”安顿收敛了神色,变得非常认真起来。

  看到安顿的反应,肖恩对战神教会的佩服之情就更显了。

  恐怕整个奇迹大陆上,也就只有北公国联邦和圣乔尔斯帝国这两个国家的民众,会对教会的在职人员如此崇敬了。哪怕安顿明明已是上位黄金的强者,可是他依旧不敢对只是上位白银的肖申克放肆,甚至就连此时只显露出上位青铜的肖恩,他也不敢有任何嘲讽和轻蔑的神色,哪怕是那抹杀机也是隐藏得极深。

  只是,在肖恩说出了“安顿试图谋杀圣女”这件事后,这位实力伯爵别说是那一抹隐藏得极深的杀意了,他整个人瞬间就显得有些惊恐了。别说试图谋杀圣女了,就算是意图谋杀,一旦被人揭露出去的话,他的伯爵之位也绝对保不住。第一个找他麻烦的就会是佐敦公国的大公,因为这种牵扯到战神教会的事情,很多时候就算是大公也都不一定顶得住压力。

  尤其是,赫卡罗姆伯爵试图谋杀的,还是一位圣女!

  “我是艾米丽。……艾米丽.德.罗米兰斯。”艾米丽突然微微一笑。在来的路上,肖恩就已经和艾米丽说过自己的计划与打算了。所以艾米丽很清楚此时就是该她上场的时候了,“玫瑰佣兵团的团长。”

  安顿伯爵的内心此刻是真的将那个来找自己的贵族少年给骂了个狗血淋头。

  如同肖申克之前所说的那样。魔兽狩猎者是这位实力伯爵的私人佣兵团,是他当年公国巡游时组建起来的。所以没有他的授权和点头,没有人能够指挥得动这支佣兵团,更不用说让他们去做事了。所以这支佣兵团会对艾米丽的玫瑰佣兵团出手,必然是安顿亲自点的头。

  不过那个时候,艾米丽并不是什么圣女——当然如今也不是,她的圣女身份实际上就是神性之力伪造出来的。可是只要一天她没被揭穿,那么她就是战神教会的圣女无误,尤其是此时教宗已经收到了玛尔兹的神谕。派出了神殿骑士来寻找艾米丽,这性质和意义就完全不同了。

  所以,人们只会知道,赫卡罗姆伯爵试图谋杀圣女,却并不会知道其实在赫卡罗姆伯爵行动之前,艾米丽并不是圣女。

  而这种极为私密的事情,自然只有肖恩和艾米丽两人知道。

  安顿伯爵并不知晓这里面的诸多细节和关键,他只知道,他是真的犯下了一个弥天大祸。

  只不过现在肖恩和艾米丽都没有拿出任何证据来。因此他并不想这么快承认这件事,说不定只是他们在虚张声势呢?尽管知道这种可能性很低,毕竟魔兽狩猎者是和肖申克打过几次交道的,彼此都是知根知底的。只不过事情未到这最后一步。安顿肯定还是要挣扎一下的。

  毕竟,能够被肖恩认为是“老狐狸”,而且还是野心与实力兼备的实力伯爵。安顿当然懂得许多贵族深谙之道。如果此时承认了,那么就等于他是真的在肖恩和艾米丽的手上落下了把柄。尤其是此时肖申克这位教会直属的战神骑士也在场,这就是活生生的证据。

  “玫瑰佣兵团?”安顿伯爵微皱起眉头。以掩饰眼里和内心的那一丝惊慌,他假借此时正在思索着玫瑰佣兵团的来历和名气的时间,迅速的在脑海里思索着接下来要应对的局面和对话。

  这种拖延时间的技巧,几乎是每一个贵族都会的事情。

  肖恩也不催促,就任由这位伯爵这么站在这里皱着眉头思索着。他转过身,继续打量起黑铁城堡来,这座城堡有着非常明显的翻新痕迹,但是因为缺乏城堡本身的设计图,所以一些细节的修葺和处理上自然不可能弄得像原先的城堡风貌一样,因此整个城堡在箭楼处就显得有些不伦不类。

  不过这种不伦不类并不仅仅只是美观上的问题,在仔细观察之下肖恩很快就发现了箭楼所存在的问题——攻击面向冲突。按照黑铁城堡的设计理念,这些箭楼应该是可以覆盖到整个正面战场的环境:事实上,赫卡罗姆伯爵重新修建起来的箭楼确实也能够起到这个作用,但是因为他没有原先的城堡设计图,所以他并不清楚具体的箭楼建造是什么样的,如此一来就和箭孔、箭垛的攻击面产生了重叠,反而是浪费了人力。

  肖恩微不可察的撇了撇嘴。

  而肖恩没有开口说话,艾米丽当然也不会去说什么,她就这么安静的站在肖恩的身边,不过神色上倒是显得有些无聊。只是从态度上来看,稍微眼力劲正常的人都能够发现,艾米丽完全就是以肖恩为中心,这让安顿伯爵有些摸不准肖恩的来头。他现在对于未能将肖申克拉入自己阵营感到万分的遗憾,否则的话此时能够得到肖申克一点提醒,他也知道该如何处理此事。

  “咳。”安顿伯爵轻咳一声,“这玫瑰佣兵团,我……”

  “行了。”肖恩很随意的罢了罢手,打断了安顿伯爵的话,看起来他比安顿更像是这里的主人,“大家都是成年人了,你说这些话,有人信吗?”

  安顿伯爵有些发愣:“我什么都没说啊。”

  “我知道。”肖恩点了点头,“不过我已经猜到你会说什么了,反正你已经想了快一分钟了。我们还没有吃饭,而且还是连夜赶路。所以我觉得也就没必要再浪费彼此的时间了。”

  “噗哧。”艾米丽实在没忍住,发出一声轻笑。不过很快就双手掩嘴。

  安顿伯爵差点一口气没喘上来。

  似乎是看安顿不太相信的样子,肖恩撇了撇嘴,然后说道:“你肯定会说,玫瑰佣兵团这个名字你没听过。然后呢,如果我们都不说话的话,你肯定会想办法让我们先开口问你那为什么你的私人佣兵团会牵扯其中。这个时候,你肯定就会回答,一定是有人伪造了你的手令,你要回去查查看。并且顺势邀请我们住到你的城堡里。”

  安顿的眼睛睁得大大的,一脸见鬼了的表情。

  “你看,我现在可替我们之间省略了不少的麻烦,直接跳到了进入城堡的环节。”肖恩耸了耸肩,一脸理所当然的模样,他已经试出了安顿伯爵的底线,接下来的事情不过是按照他预算好的剧本来走而已,“对了,我晚餐突然想吃烤羊腿。我相信安顿大人一定能够满足我这个要求的。对吧。”

  肖恩的思维实在太过跳跃了,安顿一时间有些没能跟上,只是下意识的回答道:“可……可以。”

  “很好,那么我回到原来的话题上。”肖恩满意的点了点头。然后继续说道,“你肯定会一边安抚我们,一边去打听我们的消息。顺便让你那支佣兵团去清理证据。……例如,把那个来找你密谈的年轻贵族秘密解决掉。这样一来你就能够把所有的证据全部处理干净了。”

  安顿伯爵的瞳孔微微一缩,尽管是很小的动作。但是还是被肖恩轻易的捕捉到。

  这下子,肖恩就更加清楚一件事了:双方都留有证据。

  这些证据,最开始或许只是双方谈条件时的后手,防止另一方事后毁约。可是现在,随着艾米丽的身份成为战神教会的圣女,这些本来应该是用来以备不测的证据就成了安顿伯爵的催命符。

  “所以啊,我说我们都是成年人,就没必要再怎么遮遮掩掩了。”肖恩笑道,“你确定,我们还要继续在这种公开场合讨论这些事情吗?……我觉得,还是得回去你的城堡里面商谈这些事,比较保险一些。”

  “你……”

  “诶!”肖恩突然伸出一根手指,轻轻的摆动了一下,再一次毫不客气的打断了安顿伯爵即将说出口的话,“千万不要问我‘你是谁’这种话,实在是太掉身份了。……每当有哪个贵族的阴谋诡计或者心里想法被我拆穿时,他们总是要问我是谁,千篇一律连改都不改,实在是让人无奈。”

  安顿伯爵咽了一下口水,他终于意识到,事情有些超脱了自己的控制。而且很明显,肖恩等人完全是有备而来的,就连刚才这几分钟里的对话,也完全是顺着对方的思路进行,自己几次试图夺取主动权的方式都被对方轻而易举的卸掉了。只是被一个只有青铜实力的年轻人如此牵着鼻子,安顿伯爵实在是有些不甘心。

  “我如何知道你们所说的话都是真的。”

  肖恩根本就没有理会安顿,而是望着艾米丽,轻笑着开口问道:“艾米丽大人,您知道为什么有时候当两个人在交谈时,其中一方总是在刻意引导另一方去说出一些他想要的对话吗?”

  “不知道。”艾米丽很干脆的摇了摇头,“为什么啊?”

  “因为如果不这样的话,话题就没办法继续了啊,对方也就没办法掌握谈话的主动权了啊!”肖恩大笑起来。

  一下子,艾米丽立即就意识到,在刚才这一句和肖恩的对话中,她就完全被肖恩牵着鼻子走了。

  很显然,她那句“为什么”就是肖恩想要她开口的话。

  肖申克下意识的和艾米丽、肖恩稍微拉开了一点距离。他越发的觉得,肖恩简直就像是一头魔鬼,总是能够引诱着对方去犯下他所期望的错误,然后就这么顺理成章的成为对方手上的木偶。

  安顿伯爵的脸色有些发红,这是被气的。

  他如何不知道,肖恩刚才和艾米丽这对话就是在说给自己听的。他是绝对不会顺着自己的思路来回答以及提问任何问题,这也是为什么安顿会觉得肖恩的思维太过跳跃,以至于跟不上节奏的原因。因为他竟然看不出,肖恩在和自己说话的过程中,到底套走了哪些情报。

  尽管非常的可悲和无奈,但是安顿伯爵却是很清楚,自己在这种语言交流上,完全不是对方的对手。

  深呼吸了一下,平复了内心那种似乎是被羞辱了的感觉,安顿伯爵终于躬身引手,道:“肖恩大人、艾米丽大人、肖申克大人,请随我到书房一晤吧。”

  “我们肚子很饿。”肖恩开口提了一句。

  安顿伯爵不知道肖恩这话到底是在搅乱自己的思维,还是说真的是饿了,又或者是别有什么用意,因此他也只能很悲哀的当作这只是一句很普通的对话:“我会吩咐下人准备晚餐的。”(未完待续请搜索,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ps:求月票呀,我要求真心不高,保住前六就行了!总感觉后面的人随时会冲上来,自己菊花似乎不保的样子呢……让我再歇一歇,本月爆发还是会有的,不用担心!

看过《战神领主》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