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战神领主 > 354. 被跟踪

354. 被跟踪

  世界,每天都变化着。

  谁也不知道整个世界的境况到底在发生什么改变。除了极幸运的一小部分人或者当事人外,没有人知道这个世界发生的每一起变化都意味着什么。

  所以,自然不会有人知道就在两个月前,位于银月之森帝国边境处有一个精灵部落就被摧毁了。同样的,也没有人知道几天前,位于北大陆有一颗极璀璨的银光流星落下。自然,更不会有人知道,像所罗门堡、浮空大图书馆这类已经消失于世人面前数千乃至上万年之久的势力又在折腾什么了。

  自从赫卡罗姆伯爵签订了魔法契约,成为艾米丽的魔法宠物……不,是魔法随从之后,肖恩和艾米丽便只在黑铁城堡停留了两天,然后就返回到了顿玛小镇。因为他们收到消息,来自玛尔兹大圣堂的神殿团,已经正式进入了赫卡罗姆伯爵领,最多十天之后就会抵达顿玛小镇。

  这意味着,留给肖恩和艾米丽的时间已经不多了。

  “你真的不和我一起去玛尔兹大圣堂?”艾米丽看着即将离开的肖恩,露出一脸的哀求。

  “不。”肖恩一口回绝道,“这两天,我把该教你的都教给你了,所以必须趁教会团的人抵达之前熟练这些技巧。”

  “可是,没有你在一旁指点,我怕我学不来啊。”艾米丽一脸像是受惊小鹿般的模样,实在是惹人心怜。

  “你学不来也得学。”肖恩沉声的说道,“因为你如果不尽快掌握的话,那么你很可能会被发现你是欺神者,到时候等待你的下场就是死了。”

  “那你呢?”艾米丽问道。

  “我要去北方孤塔办点事。”肖恩倒也没什么好隐瞒的,直接就开口说道,“我们到时候在玛尔兹大圣堂那边见,我会去找你的。……现在教会团的人之所以会那么快赶过来,就是为了确保你的安全,等到和你汇合之后,你接下来的行程就会开始变慢了,不过我估计两、三个月的时间也应该够你抵达玛尔兹大圣堂了,我希望你可以拖延下时间。”

  “拖延时间?”艾米丽愣了一下,“为什么?”

  “因为我不确定我是否能够在你抵达玛尔兹大圣堂之前就搞定,所以你最好拖上四个月。”肖恩开口说道,“我会在四个月内赶过去的,到时候无论是否能够成功,我一定会出现的,你可以放心。”

  “好吧。”艾米丽无奈的点了点头。

  她算是知道了,自己的美色对肖恩是真的一点诱惑力都没有,无论她做出什么样的伪装都是毫无结果的。此时肖恩一定要离开,她其实也知道多半是和自己血脉觉醒的任务有关,只是她还是感到有些害怕。并不仅仅只是因为肖恩能够让她感到安全感,很多时候,肖恩的存在对她而言就像是一种保障,如同父母在身边般的依赖和安全。

  “自己注意着点。”肖恩想了想,还是开口说了一声。

  对于艾米丽,毕竟可以算是自己第一个亲力亲为的投资产物,所以肖恩可不希望这一次的投资是失败的。因为他已经付出了不少的心血,还帮艾米丽解决了许多的麻烦,要是到这了一步还失败,肖恩是真的会郁闷到吐血的。如果不是因为灵魂契约现在还没有彻底稳定下来,肖恩实际上也并不想离开,至少他要看到艾米丽能够真正的站稳脚跟后再离开才比较安全。

  只可惜,因为灵魂契约的关系,艾米丽一天没有觉醒血脉,肖恩就不能算是真正的掌控他。

  而艾米丽也知道了他不少的秘密,像是窃取神性并且还能够施展神罚这一点,一旦被揭发出来的话,等待他的就是一连串的追杀了。而且还不是战神教会单方面的追杀,恐怕就算是冰雪与凜冬女神都不一定保得住他,更不用说生命教会了——对于生命教会而言,希特莉简直就是块鸡肋。

  不过这块鸡肋在肖恩的眼中,那可是一个巨大的宝藏呢。

  又一遍的提醒了艾米丽需要注意的事情之后,肖恩便没有再做任何停留,直接离开了顿玛小镇,继续北上。

  如今他的实力,依旧只是维持在上位青铜的水准,这让肖恩多少有点不爽,因为实力境界层次太低,很多时候做事是非常不方便的。哪怕他现在确实拥有不弱于上位白银的实力,可是也只是像以前一样只能在激活所有底牌之后发挥个几分钟的强大战力而已,如果遇到太强的对手,肖恩就会变得非常危险了。

  离开了顿玛小镇后,肖恩并未前往罗福城,直觉告诉他这个方向有些危险,只是他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

  不过肖恩还是决定顺从直觉来行动,所以他选择往东走,打算穿过嘉鲁玛草原进入北朗斯公国。反正北方孤塔的位置是不会移动,又不是说他要去找什么人必须尽快抵达,哪怕是晚一点也是可以的,因此他才会告诉艾米丽让他尽可能的拖上四个月,因为走北朗斯公国的路线,则需要的时间会比正常情况多出一个星期,来回就有可能是十天以上。

  毕竟魔法阵传送也是需要休息的。

  肖恩向来是一个行动干脆的人,所以在做出决定之后,他就没有丝毫的迟疑,直接就出发了。

  反正他也只有一个人,至于其他的储备物资他都可以装在储物戒里,所以轻装行动的速度是非常快的。而一般人看肖恩只有青铜境的实力,身上也没有携带什么物资,就算北公国联邦的治安再怎么混乱也不会有人来找他一个人的麻烦,当然就算真的有人会来找他的麻烦,通常实力也不会强到哪去。

  只不过,肖恩在离开顿玛小镇时,他的内心还是微微感受到了一阵异样。

  这种异样,就好像是受到了某种关注和监视,只是因为距离太远,所以肖恩并没有办法感觉得太过真切。只是,他向来是一个非常谨慎的人,所以在察觉到这种异样的时候,肖恩就立即变得警惕起来。只不过这一次,肖恩却是察觉到情况似乎变得非常的微妙,因为这种关注隐隐中似乎有什么格外强大的气息在弥漫着。

  一路上,肖恩装作并没有发现任何异常,依旧保持着不紧不慢的赶路速度,只在中途经过一道溪流处的时候,才停下来让马匹休息一下,同时自己也从马鞍上拿出干粮袋。

  干粮袋,其实只是肖恩用来掩饰的道具而已,里面装的其实并不是干粮,而是一些稻草,主要是为让了干粮袋看起来稍鼓一些,以方便肖恩可以从储物戒里拿出干粮来。他并不想让人知道他拥有储物戒,因为一位青铜境的人拥有这种高级物品并不是什么好事,很容易就会引起一些有心人的主意,到时候就会引来源源不断的麻烦。

  所以必要的伪装,对于已经非常习惯于在这个世界行走的肖恩而言,自然就是必须的。

  马匹也不是什么名贵的马种,这只是一匹很普通的矮脚马而已,除了脚力较好之外,并没有任何特长。而且马本身年纪也有些大,虽说是老马识途,很多商人都喜欢用老马来拉运,冒险者和佣兵们也喜欢养老马。但是价格方面总归是不如年轻力壮的马匹值钱,不过对于常年处于战斗状态的北公国联邦而言,这匹矮脚马也花了肖恩十几枚金币。

  在虚空公国,像这样的矮脚马,最多也就只值十枚金币,这还是肖恩急买的情况下,要是肯舍下脸交涉一下,一般六、七枚金币就能够搞定。毕竟这类马匹不比战马,战马的驯养开销和花费都极大,一般成马买卖下来,就算是量再大的交易,平摊到每一匹马的身上也不会低于三百枚金币,这还是比较次一些战马。

  像骑士团所选购的战马,那才是真正的一笔大开销。

  早些年,虚空公国还未成立的时候,在南方战场开打之前,最大的军费开销就是来自于瑞娜的第一骑兵团。

  肖恩给矮脚马稍微洗涮了一下,然后又喂了点黄豆以快速补充马匹的体力后,就又继续上路了。

  那种给肖恩带来的监视感并没有消退,反而是变得更加强烈起来,这让肖恩并不敢在这里呆太久。因为眼下的环境并不太适合战斗,以肖恩现在所需要的战斗环境必须是那种障碍物比较多的,这样他才能够发挥出最大的实力——当实力足以蔑视一切时,强者往往是不会去考虑周围的环境对自身的优势和劣势。

  但是肖恩现在只有上位青铜的实力,所以他就不得不去利用这些环境优势了。不过如果对手是上位黄金以上的强者,肖恩觉得自己还是洗洗睡好了,因为这个差距实在太大了,在镇魂和安魂如今都处于封印的状态,肖恩恐怕是连逃跑的能力都没有。

  很快,天色就渐渐变暗了。

  肖恩环视了一下四周后,终于选定了一处过夜的休息地点。

  那是一处靠近林地的边缘处,周围的树木较为稀疏,而且生长也不怎么茂盛。至少比起顿玛森林而言,这片树林就完全不能成为森林里了,甚至就算说是树林也挺勉强的。不过肖恩看中这个地方,则是因为这里显得比较阴暗,以他所擅长的战斗技巧来说,这树林的环境确实非常不错。

  并没有太多的犹豫,肖恩将马绳栓在一棵树身上后,肖恩就开始走入林中。

  他一边拾取地上的柴禾,一边渐渐的深入。

  无论是冒险者还是佣兵,又或者是其他什么人,只要在野外休息,都会分配人手去收集柴禾,然后生起篝火,这已经是一种行为常识了。因为篝火不仅可以取暖,还可以用来驱赶野兽,虽说魔兽并不会害怕篝火,尤其是在看到火堆时还会靠近,但是如果魔兽的实力差距不是很大的话,反而是会成为冒险和佣兵们的口粮。

  老练的冒险者与佣兵,便往往会利用这种手段来引诱魔兽自己接近,省去他们打猎的时间和麻烦。

  不过,这对于佣兵和冒险者都有很高的眼力判断水准要求,要是一个不小心判断错了,引来太过高级的魔兽,那么就很有可能会给团队带来灭顶之灾了。因此,冒险者和佣兵的团队往往都会招聘一名拥有一定魔兽学识的人入队,除非是那种摆明要去探索遗址或者其他高级区域,那么才有可能是由清一色的强者组队。

  像艾米丽的玫瑰佣兵团,之前关于魔兽学识的辨认和指挥工作,就是由玛丽来负责的。

  只是,一般像肖恩这样单独一人的冒险者,就算进入树林之中采集柴禾,也肯定会把马匹带上,为的就是防止马匹被突如其来的猛兽或者魔兽吃了,又或者是被其他路过的佣兵、冒险者给顺手牵羊。在其他地方,或许一般不会发生这种事,可是对于北公国联邦而言,顺手牵羊这种事反而是一种幸运的象征。

  北公国联邦的佣兵和冒险者一致认为,如果在旅程上能够顺手牵羊拿走其他冒险者或者佣兵团的东西,这就是幸运女神眷顾的象征。而之后,按照习惯在抵达下一个城市时,他们就会在酒馆里宣扬这种幸运,并且当场变卖所有顺手牵羊得来的物资,同时按照习俗也要请酒馆里的人喝一轮麦酒。

  当然,对于被顺手牵羊的佣兵或者冒险者而言,这可就不是什么幸运了。

  所以往往一旦发现自己的东西没了,他们就会第一时间赶到下一个城镇目的地,试图可以从那些顺手牵羊的家伙手上以更低的价格赎回自己的东西。这其实也是一种不成文的规矩,一般如果出现这种情况,酒馆里的人也不会去抢购这些东西,除非是真的看上或者彼此之间有矛盾的。

  当然,武力解决也是一种拿回属于自己东西的途径。

  只不过,这同样是有一个前提,那就是这伙人还没进入酒馆开始拍卖,以及在路上拦截成功时不会被其他人看到。

  破坏幸运女神眷顾的家伙,就是罪人。

  这是会引起冒险者和佣兵们的公愤,下场往往可不怎么好看。所以大多数如果被当场撞破的不得不花钱赎回自己东西的冒险者和佣兵,往往都会采取事后报复的行动,至于是否能够成功那就另说了。

  肖恩将矮脚马栓在林外,这可不是一个熟练的佣兵会做出来的事情。

  正如肖恩的直觉所预料的那样,他确实是被人跟踪监视了,而且还是两名跟踪技术极为高明的追猎者。

  追猎者,并不是什么特殊的职业,它们是猎人的转职,阶位是属于五阶职业,但是实际上真实战力并不比上位青铜强到哪去,因为他们真正擅长的地方在于布置陷阱、追捕猎物以及对魔兽学的认知。很多冒险者团队或者佣兵团,都会雇佣一到两名追猎者,他们除了可以为团队提供稳定的食物来源外,还能够让团队避免遭遇太过危险的麻烦和困境。

  尤其是在遭遇不幸时,他们可以凭借蛛丝马迹来推断出拿走他们战利品的团队具体人数,以及实力强弱。

  这名追猎者年纪都不小了,都在三十五岁往上。

  年纪越大的追猎者,除了证明其本身再也不可能有突破境界的希望外,也同时证明了他们拥有非常丰富的经验和高明的技术。像这样两人跟踪了肖恩整整一天,可是以肖恩如今只剩上位青铜的实力也完全没有发现,由此可见两人的技术的确是非常精湛的。

  不过现在,看到肖恩的举动时,两名追猎者对视了一眼后,就立即行动起来。

  今天一整天的跟踪,已经让他们两人都意识到,肖恩是一位非常老练的冒险者,他的一举一动看似随意其实都是充满了深意。甚至很有可能已经发现了他们两人的追踪,否则的话在溪流那边就不会对马匹进行洗漱和喂养黄豆,那是快速清除马匹疲劳和恢复精力的做法,一般只有在军队呆过的人才会懂得这种小技巧。

  以肖恩的情况,完全没必要急于赶路。

  可是肖恩偏偏做出这种举动,则意味着他很急。

  对于两名追猎者而言,他们就知道肖恩意识到自己的被人跟踪和监视,只是他没有发现自己而已。而此时将马匹栓在林外,自己却是躲入阴影之中,这是非常典型的逃脱技巧。

  所以两名追猎者便第一时间也跟着进入这片树林中。

  而在进入林中的时候,他们就看到地上被扔在一边的柴禾——这些柴禾的数量有些多,而且扔在地上的时候散落开来的痕迹也是呈外散,很明显是有人突然将这些柴禾往旁边丢下。而紧接着,其中一名追猎者就发现了一个比较深的脚印。

  “他在扔下这些柴禾的时候就跟着跑起来了,这个年轻人,很狡猾!”一名追猎者检查了一下地上的脚印后,立即起身说道,“我们快追,他应该跑不远的,地上的痕迹还很明显与清晰。”

  说罢,他就第一时间跑了上去。

  不过另一名追猎者,却是往地上多瞄了几眼,而就是这几眼,却是让他的神色猛然一变:“别追,是陷阱!”

  但是这名追猎者的话还是晚了,因为一片宛如深渊般幽暗的剑幕,突然将跑出去的那名追猎者彻底笼罩住。r1152

  ...

看过《战神领主》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