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战神领主 > 359. 魔兽学者

359. 魔兽学者

  吃饱喝足之后,肖恩挑了挑牙,看着小老头那双眯着双眼还有正在不断的嘀咕声,肖恩撇了撇嘴。

  他开始环视起周围的环境。

  酒馆内的嘈杂声显得非常的激烈,似乎正有人在争论着什么,不过因为声音太过混杂所以肖恩听得不是特别真切。但是很快,就又有好几拨佣兵也加入了争论之中,甚至隐隐间还有了打起来的迹象。在刚才和小老头的交谈中,肖恩已经知道这个拉恩城唯一不受治安条例管辖的区域,就是在酒馆里。

  酒馆的安全范围,是由酒馆老板自己负责的,只要酒馆老板没有去找卫兵,那么拉恩城的守卫就不能在随意在酒馆里对那些扰乱和破坏治安的家伙出手。当然,追击犯人的情况下是例外,不过就算是酒馆老板去找守卫来解决问题,事后给守卫一些辛苦费也是必须的潜规则。

  不过很快,肖恩就现了这些佣兵们在争论的时候,都会询问一下身边一名同伴,在得到同伴的确认后,这些佣兵们才会开口。而紧接着,似乎不止是佣兵,就连一些冒险者也都相继开口加入到了讨论之中,这下子就引起了肖恩的好奇。

  他举起那杯还未喝完的朗姆酒,然后挤进了正在进行激烈交流中的人群,很快就他就搞清楚这些家伙到底是在争论什么了。

  拉恩城因为地理位置上的关系,这里的传送魔法阵是不提供公众用途的,也就是说无论是佣兵们还是冒险者们。想要来拉恩城都只能依靠6路的方式过来。而在拉恩城周围有着一片生活着诸多种类魔兽的森林,而且又是重要的是商路中枢点。因此这里实际上是一处商业非常繁盛的城市。

  这也难怪肖恩最开始抵达的时候,那个小老头会认为肖恩是来找工作的。

  许多有点实力的冒险者、佣兵往往都会聚集到北朗斯公国的拉恩城来。也正是因为这人所带动起来的经济展,才让北朗斯公国拥有了如今的国力和地位。所以信奉“时间就是金钱”的拉恩城,也在这数十年的时间里渐渐奠定了如今整个城市给人一种行色匆匆的错觉。

  此时,佣兵们正在争论的,则是一种名为鬼翼魔蜥的魔兽的习性。

  这是一种类似于爬行蜥蜴的魔兽,在魔兽图册里将其评定为六级魔兽。成年的鬼翼魔蜥一般可以成长到背高两米,体长五米,其中仅其尾巴的长度便在两米左右,末端有类似于链球一样充满钉刺的圆型物。移动度虽然比较缓慢,但是却拥有很强的力量,其身体鳞片能够给它带来很强的魔法和物理抗性。

  据说鬼翼魔蜥的祖辈是拥有巨龙血脉的高阶魔兽,只不过数万年的演变里,因为各种各样的杂交习性最终才蜕变成这种生物。区分鬼翼魔蜥与一般的巨蜥魔兽,就是在其背部生出巨大骨翼,据说完全展开可以达到横向三米的长度,相信在很久以前鬼翼魔蜥还是一种可以在天空之中翱翔的强大魔兽,但是现在这种魔兽背后的双翼翼膜却是完全脱落。只剩下骨架构造而已。

  不过就算这样,一旦鬼翼魔蜥将背部的骨翼展开时,也还是可以当作非常锋利和强大的武器来使用,一般的防具也很难挡得住这骨翼的扫切。再加上这种魔兽拥有较为罕见的三属性元素:火、地、风。所以虽然被标为六级魔兽,可是实际上却是要比许多七级魔兽都难缠。

  正常情况下,没有人愿意去招惹这种强大的魔兽。

  幸运的是。鬼翼魔蜥除了交配期会以家庭形式出现外,平常鬼翼魔蜥都是以个体来行动的。

  像拉恩城附近这片森林。虽然地域面积算得上是广袤,但是按照鬼翼魔蜥的狩猎习性来看。肖恩推断最多不会过十只,毕竟这里还有一些七级的魔兽在生活着。而一个区域内的猎物数量,终究是有限的,所以根本就容不得那么多的高阶魔兽生活在同一个地方——北大6终究不是外6。

  不过肖恩真正疑惑的,是为什么这些家伙会讨论其这种魔兽。

  若是冒险者们展开讨论,肖恩还可以理解,因为在没有遗迹可以探索的情况下,冒险者们为了生存也是会去和猎魔者抢饭碗的。就算不抢饭碗,只要他们以拉恩城为据点的向外辐射活动,那么他们肯定要深入森林,遭遇到高阶魔兽的可能性也是非常高的,所以进行一些探讨和情报收集,自然也是一件非常正常的事情。

  可是佣兵的情况则不同了。

  以拉恩城的情况来看,作为四个公国的商道交界中枢点,他们只会在官道上前进,除非是特殊情况下否则是不会进行横穿森林如此冒险的举动。而如果只是在官道上前进,高阶魔兽也不太可能跑到森林边缘来袭击人类,佣兵们还不如去担心土匪强盗的袭击,毕竟以肖恩的观察,拉恩城的商业贸易量恐怕每一宗都是在十万以上的规模。

  “鬼翼魔蜥可不像你们说的那么简单,它的嗅觉非常敏锐,可以闻到五公里外的气味。”又有一名冒险者开口了,“尤其是血腥味,这种味道很容易刺激到饥饿的鬼翼魔蜥,所以如果在森林深处有人受伤的话,那么就必须立即进行止血包扎,否则的话你很快就会现被鬼翼魔蜥盯上了。”

  “高阶魔兽嗅觉敏锐根本不是秘密,而是一种通性,你这不是废话嘛。”又有一名佣兵大声反驳道,显然对于冒险者所说的这话当作了一种愚蠢的言,“你这种话和那些菜鸟说说还行,在场的哪一个不是老练的猎手,还用你来说这些常识。”

  很快,佣兵们就哄笑起来。

  这名冒险者的脸色涨得通红。可是一时半会间却又不知道该如何反驳,只能沉声说道:“鬼翼魔蜥的嗅觉敏锐程度。和高阶魔兽不同!……我所说的止血,是指必须将伤口彻底处理干净。并不是……并不是那种简单包扎敷上止血草就可以解决的。”

  “嘿,刚才还说要立即进行止血包扎,现在又说不是简单的包扎止血就可以解决。”又有佣兵嘲讽起来。

  很快,笑声就更大了。

  佣兵和冒险者之间的界限颇为模糊,但是很多时候冒险者可以做到的是行情,佣兵却是做不到,而且同样是提着脑袋刀口舔血的活,佣兵的收入往往会比冒险者低,因此佣兵们看不起冒险者便是情理之中的事。基本上。只要有机会的话,佣兵们都不会放过任何可以羞辱冒险者的可能性,似乎只有这样他们才可以找到一丝满足感和优越感。

  只不过,看佣兵团往往出动时都需要一名魔兽知识学比较丰富的人来为团队进行指点,而冒险者去是哪怕单人历练也都能够轻松的解决一些低级魔兽所有可能带来的困扰,这就可以看出冒险者和佣兵之间的专精方向差距了。当然,这也不是冒险者就一定比佣兵厉害,往往很多时候在面对危机危难的时候,最终幸存下来的都是佣兵。这则是因为佣兵们的经验和生存能力往往要比冒险者高的原因所导致。

  几名冒险者似乎也感到有些愤恨,仿佛自己也被羞辱了一样。

  其中有一名冒险者就冲动的突然将手中的酒杯狠狠的摔在桌子上,然后站了起来。

  一时间,酒馆内的气氛也陡然变得紧张起来。

  来自几个不同团伙的十数名佣兵当场就站了起来。虽然他们没有提起自己的惯用武器,但是在酒馆这种地方一旦打起来的,吃亏的肯定是冒险者。所以很快。那名冒险者就被自己的同伴给拉回到椅子上,不过这样的结果自然就又是引起了佣兵们的一阵哄堂大笑。那几名冒险者似乎也觉得有些脸面挂不住,往桌子上放了点钱后就起身离开。

  肖恩看得大摇其头。

  他在这里已经听了许久。不过却还是没有人说到鬼翼魔蜥的重要问题上。

  从本质上而言,肖恩其实是更偏向于冒险者的体系,因为当初在游戏里没加入公会之前,他既当过佣兵也当过冒险者,不过还是更喜欢作为独行侠的冒险者。

  所以此时略微犹豫了片刻后,肖恩还是开口说道:“鬼翼魔蜥的嗅觉确实要比一般的高阶魔兽灵敏许多。它们不止能够闻到血腥味,还能够闻到其他的气味,甚至能够通过味道来判断出对手的强弱和数量,这才是鬼翼魔蜥真正难缠的地方。”

  听到肖恩的声音响起,哄笑中的佣兵和冒险者顿时便皆是愣了一下。

  而其中,一名佣兵更是突然拿起酒杯朝着肖恩扔了过来:“连白银都不是菜鸟,这里可不是你能插嘴的地方,滚出去!”

  不过杯子还没接近肖恩,就已经被一名冒险者挥剑挡下。

  肖恩的瞳孔微微一缩。

  这名挥剑的冒险者所用的力道非常巧妙,他挡下的杯子不仅没有在剑身上撞碎,反而是以更快的度反弹回去,然后砸在了那名佣兵的脸上,当场就将他砸得鼻血直流。

  这下子,立即就激怒了与这名佣兵同行的另外几名佣兵。而很快,也有其他桌的佣兵们站了起来,怒目望向这个出剑的中年男子。

  可是面对如此多人的注视和压力,挥剑的男子却是丝毫不惧,他只是冷哼一声,然后将手中的那柄长剑往桌子上重重一放,顿时便有寒气散逸而出,瞬间就将桌子上的东西都凝上了一层寒霜。而与这名中年男子同行的另外几位看起来应该也是冒险者的人,此时也纷纷抬头向四周望去。

  那种如鹰般锐利的目光望及之处,周围的那些佣兵竟没人敢继续挑衅。其中不少佣兵更是立即被自己的同伴拉回椅子上,然后他们只是在其耳边低声的说了几句什么,这些刚才站起来的时候还气势汹汹的佣兵顿时脸色就变了。这一次,他们甚至连和这名中年男子的同伴对视的勇气都没有,纷纷低下头来。

  一时间,场面显得有些静谧。

  “你对鬼翼魔蜥似乎挺了解的嘛。”那名中年男子环视了一下周围,那种气魄就如同一位巡视自己领地的帝王一样,周围那些佣兵和冒险者居然都选择了退让,就连刚才起身准备离去的那几名冒险者也重新坐回了位置上,“你是魔兽学者?”

  “算是吧。”肖恩想了想,自己对魔兽还是挺了解的,至少要比许多光有理论的人知道得多。

  “能够判断出多少种魔兽?”

  “除了外6种和地底种外,大6上的物种我基本都清楚。”

  倒吸冷气的声音,瞬间齐齐响起,一瞬间所有人望向肖恩的目光,就变得不一样了。(未完待续!

  ps:这是28号的第五更,拖到现在很抱歉,主要是手有点难受,所以稍微放慢了度。……最后,求月票啊!!!

看过《战神领主》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