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战神领主 > 406. 出手
  阿德罗安,是位于赫玛迪恩公国东方的一座重城。

  这座城市最早的建成便是以军事要塞规模建造的,历经数百年的战乱之后,在北公国联邦成立之后,才交由到当时赫玛迪恩大公最为信赖的一位心腹手上,至此才成为了怀尔安家族的历代领地。也正是在此之后,阿德罗安城才得以稳步扩建,前后历经四次大改和不低于十次的小改扩张,才终于形成了如今的规模。

  也正因为如此,所以这座城市才能够容纳一万名怀尔安骑兵军团的正规兵以及三万名后备役和辅兵,甚至还有配套设施的马厩、兵器库、训练场等。

  不过因为数次的改建和布局调整,所以实际上阿德罗城并没有严格意义上的城内区域划分——亦即是俗称的富人区、贵族区。不过,贫民区倒是有一大块,那就是位于被称为老巴罗姆街的城西区域,在这里汇聚着整个阿德罗安城各种三教九流的人物,从小混混到灰色地带头目,甚至就连一些入城办事的杀手一般也会选择在此落脚。

  并不是伍迪不想整顿,而是这片区域涉及到了许多灰色商业,牵扯到了包括阿德罗安城六大富商在内的诸多利益团体,所以由不得他谨慎。伍迪之所以对于这一次老巴罗姆街失踪了大量的乞丐和流浪汉的事情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其实也未尝不是想要以此作为突破口插手这片城区的灰色生意。

  只是伍迪无论如何也没有想到,这件事居然牵扯到了一头恶魔。

  异教徒的罪名,就算是伍迪也担当不起。

  而非常微妙的是。与老巴罗姆街仅一个街口之隔的小巴罗姆街,却是阿德罗安城赫赫有名的地标区域之一。

  因为。阿德罗安城的六大富商之一,罗伯茨的宅邸。就位于这条街道之上。

  不过此时,在这黑夜之下却是人影憧憧,大量的【怀尔安骑兵军团】正规军正朝着小巴罗姆街聚集。这些士兵似乎都没有隐藏身形的打算,他们举着火把、小跑着往指定地点集合,然后开始构筑相应的防御工事。

  热火朝天般的声响,很快就将周围的居民给惊醒。

  许多居民纷纷起身站到窗户边,借着街道上的火光,自然是轻而易举的就看清了外面发出响声的罪魁祸首。但是所有看清发出响声的罪魁祸首之后,却是没有一个人敢开口。所有人甚至犹如惊弓之鸟一般,纷纷拉上窗帘,一点也不想去探究外面到底发生何事。

  哪怕就算是胆子稍大些的人,也同样是拉上窗帘之后,躲在一边拉开一条缝隙偷偷的观察着。只不过这些人,很快就又被家里的长辈给发现,然后又会被他们给拉到一边,不让他们靠近窗户。最近这几天的军事管制,已经让这些曾经可能经历过战火的人感到事情的不对劲。今夜突然又看到了大量士兵的集结,哪还有心思去考虑别的。

  小巴罗姆街上的居民,都有些紧张和恐惧。

  不过,很快他们就又发现。当最围绕着整个街道的防御工事修筑完毕之后,很快就又有一批士兵离开这些防御工事,然后迅速向着小巴罗姆街更内里的区域推进。接着再度修筑起新的防御工事。不消片刻,当新的防御工事也修筑完毕之后。就又有人继续向前推进,再一次建立防御工事。

  这一下。所有小巴罗姆街的居民都知道,事情的严重性了。

  因为现在的修筑起来的防御工事,正在渐渐形成一张巨大的防御作战网络,但是在真正的人眼中,这张防御网络却正是标准的对战强者专用防御阵。

  要和圣域强者开战?

  【怀尔安骑兵军团】的实力,这些居民们自然清楚,其中甚至有不少老人都是从这支军团里退役下来的。或许他们已经无法继续上阵杀敌,可是当年训练下来的习惯和思维却依旧还存在,所以他们自然有这个眼力去明白到底发生什么事。

  没有什么废话,这些老一辈的人便迅速命令自己的子孙收拾东西。

  很快,果然就开始有人来敲门,这些居民便在士兵们的指示下,迅速离开了小巴罗姆街。

  到了这一刻,如果还有人不明白是怎么回事的话,那么他们也就没资格在阿德罗安城里生活了。

  在小巴罗姆街的最中心,有一座占地面积宽广的房屋。

  这座房屋虽然没有阿撒滋的宅邸那么大,但是却也不是其他房屋可以比拟的——这座房子差不多相当于八栋小巴罗姆街上的房屋。它同样有一个摆着上好雕塑和修建得非常整齐的前庭,此时许多隶属于罗伯茨麾下的私兵正聚集在前庭这里,他们有些搞不太明白状况,因为此时小罗姆街上发生的一切,显然是针对他们而来的。

  位于主楼建筑中的四楼,一扇正对着正门的七米高落地窗前,罗伯茨和一名浑身罩在黑袍内的神秘人正望着街道外的变化。他们比起下面那些茫茫然不知发生了什么事的私兵,自然是清楚眼前这一幕究竟是为何而来。

  “大人,看来您的身份暴露了。”罗伯茨是一名看起来不过才三十来岁的男子,留着精心修剪的小胡须,身上是一套剪裁合适的白色礼服,整个人看起来异常的精神,也有着一种难言的魅力。

  但是实际上,罗伯茨却已过六十,仅年龄而言比起阿撒滋还要更大。

  当然,他的财富积累实际上也并不见得就比阿撒滋少。

  只是枪打出头鸟这个道理,他早已明悟。

  “和平议会那些混账!”藏在黑袍之内的神秘人冷声喝道,“这些家伙……如果不是我大意中计的话,只凭他们也想拦我!”

  “大人。先别说那么多了,先去书房密室里躲一下吧。”罗伯茨对着这名穿着黑袍的男子微微躬身。然后开口说道,“地下密室他们很可能会发现。但是书房那边的密室是我利用视觉影响制造出来的一个秘密空间,他们不会发现到任何不同之处的。……就是里面的环境比较狭窄,可能要委屈一下大人了。”

  “无妨!”这名穿着黑袍的人冷声回答道,“这个仇,我一定会报的!”

  罗伯茨回望了一眼街上的情况,包围圈已经缩小到了将整个宅邸都纳入攻击范围之中,他知道接下来应该就是正式进攻了。在阿德罗安呆了这么久,罗伯茨又岂会不知道这些【怀尔安骑兵军团】的手段,于是便当即说道:“大人。时间不多了,请您立即移步吧,下面的事情交给我去处理即可。……第三密室那边的我已经处理好了,没有留下任何的血迹线索,他们也找不出任何证据可以证明我的事。”

  “我会隐藏好的。”黑袍男子沉声说道,“你也正好可以借着这事发一下火,转移一下注意力。……阿德罗安,看来是不能继续呆着了,我们要转移地方了。”

  “我明白。”罗伯茨躬身说道。

  黑袍人很快就转身离开。显然是对于这个宅邸的布局非常了解。

  待到黑袍人离开之后,罗伯茨才起身回望着街外的情况,他的脸色显得异常的阴沉。任谁辛辛苦苦打拼下来的基业即将被彻底舍弃,显然都不会高兴到哪去的。他自认自己的布局已经趋近完美。唯一有破绽的地方就在于阿撒滋的身上,本来他是想着如果一旦事情出现什么破绽就杀了阿撒滋的,却没想到和平议会的人居然会趁黑行动。而且还把事情闹得这么大,连城主都牵扯进来。

  罗伯茨恨得牙痒痒的。

  有些愤恨的望了一眼已经准备破开宅邸大门的士兵。罗伯茨也转身迅速下楼,赶望前庭。

  当他和前庭处的所有私兵汇合时。宅邸的铁门正好被人破开。

  完全就是以蛮力的形式直接破开大门——两扇铁门直接就被踢飞出去,一块拍碎了几座雕塑,一块直接飞进了二楼,也不知道砸掉什么东西,只听得无数破碎响声。

  罗伯茨铁青着一张脸,迅速上前,望着正大摇大摆跨步进入的几人,喝道:“你们这是干什么!”

  怒喝声响起之后,他还转过头望了一眼伍迪.怀尔安,神色阴沉:“城主大人,我不明白你这是什么意思。”

  “这几位是和平议会来的大人。”伍迪伸手引向旁边的肖恩等人,沉声说道,“他们现在正在调查一宗牵扯到异教徒的事情。罗伯茨先生,刚才阿撒滋先生那边的……”

  不等伍迪把话说完,肖恩便已经伸手阻止了他的话,上下打量着罗伯茨一眼,然后才开口说道:“你就是罗伯茨?”

  “正是。”罗伯茨微微昂头,一脸的傲然。

  能够成为阿德罗安城的大亨之一,这点傲气自然还是有的。

  可是罗伯茨才昂头一脸傲气的承认之色,却不想肖恩猛然间便已经拔剑而出,一道黑色的匹练瞬间破空而出,直接就从罗伯茨的身上斜划而过,当场就将罗伯茨分尸。

  周围的人显然没有预料到肖恩居然会突然出手,以至于所有人都未能反应过来。

  甚至就连罗伯茨,脸上也是微微显露出一丝错愕和疑惑,显然还没搞清到底是怎么回事。只可惜,他永远都不可能搞得清楚状况了,因为肖恩这一剑的挥出根本就是不留情面的斩杀,剑锋上燃起的黑色火焰顷刻间就将他的身体彻底烧成一堆灰烬,连灵魂都一起消灭了。

  “你……”周围的私兵立即就慌了。

  “全部拿下。”肖恩也不废话,一副领主气派就彻底彰显出来,手一挥就代替伍迪下令了。

  周围那些士兵也有些疑惑,不过却也没有私自出手,他们所有人都望向了伍迪,毕竟这才是他们的主人。

  “伍迪先生,不需要我再说一遍吧?”肖恩微微斜头,淡淡的说道。

  伍迪心下一惊,当即不敢再有丝毫的迟疑,立即挥了一下手,站在他身后的士兵便如狼似虎般的冲了上去。面对眼前这一幕,那些罗伯茨雇佣而来的私兵自然是想要反抗,见识到肖恩如此干脆利落的杀人手段,他们哪还敢坐以待毙。

  “任何敢还手的,全部格杀勿论。”肖恩扫了一眼这些摆开阵势准备反击的私兵,淡淡的说道,“如果就地投降的,就先看押起来,等候之后的审查。”

  此言一出,那些私兵便面面相觑,如果有活命的机会,哪个人真的想死?只是他们无法确定肖恩的话到底是真是假。

  不过肖恩却是完全不去理会他们,他抬头望向宅邸的大楼,在肖恩的眼里,整座宅邸都充满了一种黑色的深渊气息与猩红色的血气,当然还有灰白色的无尽怨气。

  这简直就是一个深渊、亡灵、地狱三大位面都万分喜爱的圣地!(未完待续。。)

  ...

看过《战神领主》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