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战神领主 > 428. 命运?
  虚空裂缝的出现,来得毫无征兆,甚至连一丝虚空气息的都没有散逸出来。

  很明显,这是一种极为高强的能量控制技巧。

  不过,对于能够施展出如此强大命运隔绝领域的奥斯卡而言,自然还是能够发现这道虚空裂缝。毕竟毫不夸张的说一句,整个命运隔绝所笼罩到的范围,就是奥斯卡的领域,在这个领域内发生的任何事情,他只要稍一感知就能够知道得一清二楚。但是也正因为非常清楚,所以对于这道虚空裂缝这突兀的出现,自然是感到万分的震惊。

  因为按理而言,在命运隔绝展开之后,就不可能再有任何人进入这个领域范围。

  所以下一个瞬间,奥斯卡就知道来的是什么人了。

  他的身上,贴身浮现出一层金色的光华。

  这是奥斯卡的传奇能力:命运之壁。

  不过,从另一方面而言。

  能够逼得奥斯卡施展出命运之壁,这也足以证明奥斯卡是陷入莫大的危机之中。

  自虚空裂缝之中,很快伸出一只爪子。

  这明显不是人类的手。

  这只爪子几乎是化作一道虚影直扑奥斯卡的颈脖而去。

  不过当爪子和命运之壁产生接触时,金色的光芒瞬间就变得极为黯淡。不过就算金光再怎么黯淡,却还是紧紧的贴在奥斯卡的身上。并未因此而破碎,而也正因为这个反应。使得虚空裂缝内的生物不由得轻咦一声。

  几乎是在金色光芒一黯,轻咦声响起时。奥斯卡就意识到了更大的麻烦和危险。

  他拼尽全力想要挣脱开这只魔爪的拿捏,可是不想才刚一发力,护住他的金色光芒立即就破碎成渣,那只魔爪自然也就握住了他的颈脖。前后就这么一瞬间的时间差而已,奥斯卡就完全不敢随意动弹了,脸上更是浮现出惊骇至极的神色,因为他怎么也想不明白,居然真的有人能够破了自己的在命运隔绝配合下的命运之壁。

  “我喜欢这里。”

  有一道浑厚恣意的声音从奥斯卡的身后响起,从语气上来判断。能够听出声音的主人是一个豪放不羁的家伙。

  事实上,就算奥斯卡不回头,他也知道此时出现的人是谁。

  在这个世界里,能够如此轻而易举的破掉自己“绝对之壁”的人不超过五人。而其中有两个是他这辈子大概永远无法见面的存在,剩下的三个人里,一个在沉睡,一个在自己面前,所以答案就只剩下一个。

  黑色的身影从虚空裂缝之中走出。

  这道身影的主人不是别人,正是大魔王恩科斯。

  兴许是这道虚空裂缝有些小。所以无法让已经恢复了本体的恩科斯从容走出,以至于他不得不弯腰矮身的从虚空裂缝之中挤出,不过哪怕就算是挤出来,但也还是让虚空裂缝撑大了不少。以至于影响到了周围的空间壁。当然,对于这些事情,恩科斯是完全不会在意的。只有贝斯不由得微皱了一下眉头。

  而看着恢复本体形态的恩科斯出现,奥斯卡的脸色很快就灰败下去了。

  如果说。面对贝斯他还有获胜希望,以至于他愿意放手一搏的话。那么面对着恩科斯时,他就完全兴不起任何反抗念头了。甚至此时此刻,他都不由自主的想起,这算不算是命运给自己开的一个玩笑?

  作茧自缚?

  命运隔绝的存在,除了很大程度是为了防止爱德华魔神化从而引起位面崩塌的原因外,最主要的另一个作用,就是用来限制贝斯的实力发挥。虽说贝斯和奥斯卡一样是二十阶的存在,但是实际上在命运隔绝的领域范围内,贝斯最多只能发挥十九阶的实力,这也是奥斯卡敢于和贝斯正面交锋的原因,否则的话以奥斯卡纯粹的魔法师身份,如何敢于贝斯这位剑帝抗衡。

  但是恩科斯则不同。

  这家伙,是货真价实的二十二阶存在。

  单以实力而言,这家伙已是位面旅者的级别,比奥斯卡和贝斯如今只是位面强者的等级序列还要更高一段。

  只是,纵然恩科斯拥有二十二阶的实力,但是他也没办法彻底发挥出来,通常都是限制在二十阶以内,因为这是奇迹位面所能够达到的最高临界点。当然,恩科斯和贝斯也不同,恩科斯是通过某种特殊方式唤醒的存在,所以他等于是和奇迹大陆已经同化完毕,就算发挥出二十阶的实力也不会引起什么问题,只要不超出二十阶即可。

  若是如此的话,奥斯卡自然也能够和恩科斯过上几招。

  可是问题就在于命运隔绝了。

  为了防止位面本源被破坏而引起位面崩溃,命运隔绝的作用就是将这方世界与奇迹大陆位面彻底隔绝开来。而既然因此而彻底隔绝了,那么在命运隔绝里发生什么事都与位面本源无关,那么恩科斯自然不会只以二十阶的实力出手。

  这也是恩科斯为什么说喜欢这里的原因。

  同样,这也是奥斯卡为什么会认为这是他作茧自缚的原因。

  因为他千算万算,都没有算到恩科斯这位大魔王居然也会出现在此,这和他一开始准备的剧本完全不符!

  每一位能够洞悉命运之人,严格意义上都是世界的导演,因为他们完全可以通过自己所见到的未来而操纵别人的命运。让对方完全按照自己所构想的剧本去行事。

  奥斯卡也不例外。

  更何况,奥斯卡的武力值也不低。是站在奇迹大陆位面巅峰的十人之一。

  所以,他就拥有更大的骄傲和信心觉得自己是一位能够随意安排别人命运的导演。而历史上。他也确实成功了不少次,甚至有过几次是以极为隐秘的手法操纵了奇迹大陆上最大的几个组织势力的私斗——这种躲在幕后操纵一切的感觉,是奥斯卡最为喜欢的,如果不是这一次他必须亲自出面拦住贝斯的话,他恐怕会更乐意以另一种方式来操纵这场命运之战。

  只可惜,他这一次算计的人是刚刚正式成为位面之子的肖恩。

  从某种意义上而言,奥斯卡就是在和命运做对。

  因为肖恩不可能遵循着奥斯卡的剧本去做事,他有着自己的私心和顾虑。

  “你怎么来了?”贝斯皱了一下眉头,“娜娜莉呢?”

  “交给阿碧丝和德克斯了。”恩科斯淡淡的说道。不过很快就又皱起了眉头,“怎么这两个家伙也在?”

  “哪两个?”贝斯有些疑惑。

  “爱德华和戴安。”恩科斯冷哼一声,抬起头望向了阿德罗安上空的战斗,自然而然的也就看到了爱德华和戴安两人联手的局面,此时这两人已经彻底占据了上风,来自圣乔尔斯帝国的两名圣骑士长已经有一人被爱德华撕下一条手臂,然后又被一拳贯穿了胸腹,显然是不可能活下来了,“这两个家伙怎么联手起来了?……哼!这个老家伙怎么办?”

  恩科斯显然有些不爽。说最后一句话的时候,手上的力道不由得大了几分,奥斯卡面露痛苦之色。

  “他还不能死。”贝斯淡淡的说道,“他死了会很麻烦。……你先去里面解决问题吧。肖恩也在里面。”

  “那个小鬼?”恩科斯有些惊讶,“安德鲁如何了?”

  “应该没事。”贝斯开口说道,“把他交给我吧。你先去那边把那些麻烦事给解决了。战斗该结束了。”

  “知道了。”恩科斯随手将奥斯卡丢到一边。然后起身就朝着阿德罗安上空急速飞去。

  他的速度极快,而且明显也没有留手和隐藏踪迹的想法。所以对于外人而言,几乎是身形刚一动起来。他就已经出现在了爱德华、戴安与齐格斯、耶比恩的战场之中。突兀的身形刚一出现,身上散发出来的那股浑厚气息瞬间就震慑得在场的四个人完全不敢动弹,当然耶比恩就算是想动也已经动不了了,爱德华刚才那一拳已经将他两个心脏都震碎,这位圣骑士长明显是再也不可能活下去了,此时正掉落向地面。

  齐格斯倒是有心去接人,只不过恩科斯的出现实在太突兀了,所以他也不敢轻举妄动,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好友耶比恩重重的摔落在地,将一大片地面都砸陷,一如陨石。

  “大人……”戴安看着出现在自己面前的恩科斯,愣了一下。

  “我给你乌列尔的原因,我想你应该没忘记吧?”恩科斯望向戴安,冷冷的说道。

  “没……忘。”戴安的声音,有些发涩。

  齐格斯却是一脸难以置信的望向恩科斯:“乌列尔是你给的!?”

  “莱格撒因的信徒?”恩科斯瞥了一眼齐格斯,然后冷哼一声,“那个老神棍现在倒是发展得不错嘛。……我暂时对你们毫无兴趣,别逼着我打破规则出手,趁着现在赶紧滚。”

  “吾主的名讳不是你这等恶魔可以称呼的!”齐格斯倒是很有勇气,直接就对着恩科斯喝道,“乌列尔必须交出来!我绝不容许这等神物被恶魔所玷污。”

  恩科斯怒极反笑,也不见他有什么动作,刹那间就出现在了齐格斯的面前,右手已经贴在了齐格斯的胸前。一股强大的吸力瞬间就从恩科斯的掌心浮现,齐格斯的脸色也瞬间大变,只不过无论他如何挣扎,却是完全挣脱开恩科斯的右手,只能眼睁睁的感受着来自天使具装的那股强大力量从自己的身上迅速消退。

  而很快,整套天使具装.米迦勒就化作淡淡的虚影从齐格斯的身上消失。

  紧接着不等齐格斯反应过来,一股更为强大的抽力就从他的灵魂深处传来。这下子更是直接让齐格斯的脸色变得骇然起来,同时挣扎也变得更加的疯狂。只不过这一切。在恩科斯的面前都是徒劳的,伴随着恩科斯的右手渐渐离开齐格斯的胸膛。一团赤红色的光球也渐渐从齐格斯的体内被剥离出来。

  在这团赤红色的光球里,有一具铠甲的模样。

  拥有寻找乌列尔经历的戴安知道,这团光球实际上就是天使具装.米迦勒的原始形态。

  而恩科斯如今的举动,毫无疑问就是将米迦勒彻底从齐格斯的身上剥离。

  只不过戴安不知道这个举动的意义,但是齐格斯却是再清楚不过了。

  作为晨光教会所传承的四套天使具装,持有者只有死去才能够举行特殊的仪式从其灵魂之中剥离出来,否则的话无论施展什么样的手段都无法将天使具装从持有者的体内剥离开来,这也是为什么齐格斯等人一定要将戴安押解回圣乔尔斯帝国的原因,因为他们没有办法将乌列尔剥离。只有教皇才有这种手段。

  可是现在!

  却是看到恩科斯毫不费力的就将米迦勒从自己的灵魂之中剥离出来,齐格斯如何能够不惊惧呢。

  恩科斯在将米迦勒从齐格斯的体内剥离出来之后,右手猛然一握,整套天使具装就被恩科斯收了起来。随后不等齐格斯反应过来,恩科斯的声音又一次响起:“刚才让你走你不走,那么现在你也就别走了。”

  说罢,右手猛然一扫,直接从齐格斯的脸上抽过,顿时就将齐格斯抽飞出去。真正如同一颗陨石般的从千米高中坠落,撞向了阿德罗安的建筑群内,又是扬起了一片的尘埃。不过这还不算完,恩科斯伸出食指点向齐格斯坠落的那个方向。一颗黑色的小球以极快的速度迅速落向地面,然后就是化作一个直径百米的黑色球型能量力场。

  在这力场内的一切东西,无论是地面还是建筑又或者是其他。全部都彻底消失不见,甚至连一点痕迹都没有留下。

  待到做完这些后。恩科斯才转过头望向戴安,冷声说道:“我当初给你乌列尔时。交代你干什么?”

  戴安抿着嘴,没有说话。

  “说!”恩科斯喝道。

  “杀了……爱德华。”戴安有些艰难的开口。

  “但是我看到的是什么?”恩科斯冷冷的说道,颇有一种恨铁不成钢的味道,“你居然和爱德华在联手战斗。”

  “哼。”作为魔神,爱德华自然也有他的骄傲。

  不过因为这一声冷哼,恩科斯却是突然出现在他的面前,直接抬手就是一巴掌扫过去。

  爱德华想躲时却已经来不及了,当即就吃实了恩科斯的这一记耳光。只不过他倒是没像齐格斯那般被直接抽飞落地,不过却也还是被抽出了数十米远。

  “大人……那是事出有因的!”

  看到爱德华被抽飞,戴安急忙开口说道,同时也将自己为什么会和爱德华联手的原因说出来。作为恩科斯的信徒,戴安的力量都是恩科斯给的,身上更是有着恩科斯的信徒印记,这一切都注定了戴安无法也不可能欺瞒恩科斯,甚至也无法违背恩科斯的命令。

  在戴安叙述这个过程时,恩科斯只是静静的听着,待到戴安结束叙述的半分钟后,恩科斯才冷冷的说道:“说完了?”

  “完了。”戴安点了点头。

  “现在,杀了他。”恩科斯再度开口说道,“这一次,不会有晨光教会的人找你麻烦了。”

  “大人!”戴安有些发愣,下意识的说道。

  “下不了手?”恩科斯盯着戴安,语气有些冷漠,不过是个正常生物都能够听出恩科斯话语里的杀意。

  戴安抿着唇,没有开口。

  “滚。”恩科斯沉声喝道。

  “大人……”戴安抬起头。

  “我让你滚。”恩科斯冷哼一声,转过头望向爱德华,“既然你不愿意做,那么无所谓,当初我只是懒得到处找他而已。现在我既然来了,那么就把这件事一次性解决掉。……这里没你什么事了,该干什么干什么去,现在赶紧滚出我的视线。”

  “大人……”

  “听不懂吗?”。恩科斯再度开口说道,“最好不要让我说第三次。”

  戴安有些无奈的低下头,然后又侧目望了一眼爱德华,最终咬了咬牙,转身离开这里。

  他知道在恩科斯面前,根本就没有任何情面可言,因为作为真神信徒出身的他,对于深渊与地狱的生物自然是非常了解。像恩科斯这样的大魔王,喜怒无常根本就是常事,对于自己的信徒当然也不会有什么特殊照顾,因为在所有的恶魔眼中他们这类人不过只是工具而已。

  尽管戴安很清楚,自己和爱德华之间的关系是绝对对立面的,永远不可能有和好的机会。

  只不过在最近这些年来的并肩作战,以及爱德华今天的救援,都使得戴安很不想去面对“爱德华是敌人”这个事实。如果真的到了必须面对的那一刻,戴安也不希望是今天,哪怕是明天也好。只是他知道,当恩科斯出现在这里时,这件事就已经没有他说话的余地了。

  内心的愤怒,几乎将戴安的理智彻底烧毁。

  此时此刻,他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寻找那两位战神教会的圣子发泄内心的愤怒。(未完待续……)

看过《战神领主》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