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战神领主 > 437. 深夜里的酒香

437. 深夜里的酒香

  太阳渐渐西沉,残留于地表上的温暖也逐渐消失。

  黑夜,对于生活于荒野上的猛兽和魔兽们而言,就是一层天然的保护色。尤其是拥有群居特性的狼群魔兽,或者是那些势力较强的狮种、虎种魔兽,黑夜笼罩下的荒野就是他们的觅食圣地。

  与一般的野兽相比,拥有智商的魔兽更喜欢呆在一些人迹活跃的区域:例如商路或者是某些灰色聚集地的附近。

  在北公国联邦,有一条被称死亡之路的黄金商路。

  尤其是位于商路最中间的罗莱尔公国,如果能够将这个公国盛产的一种圣光宝石成功运出这条死亡之路,那么利润最起码可以翻个几十倍。

  圣光宝石,是一种纯天然的宝石。它虽然无法作为魔法素材来使用,但是这种纯白色的宝石却拥有非常罕见的透明质地,比起一般的水晶还要更加透彻,最为难能可贵的是,这种宝石具有一定的聚光性:它在光耀的照射下,能够反射出极为璀璨的亮光,越是纯净无暇的圣光宝石。反射的亮光就越强烈。

  也因此,所以这种宝石成为了奇迹大陆上许多贵妇们最为渴求的宝物。

  只不过目前奇迹大陆已知的圣光宝石矿。只有位于罗莱尔公国境内才有这一座,再加上死亡之路的可怕。所以才导致了这种比钻石还要更高级的宝石的拥有极为惊人的利润空间。

  事实上,如果不是北公国联邦的联盟条约,罗莱尔公国早就被其他公国吞并了。只不过看着罗莱尔公国坐拥如此宝贵的资源,可是罗莱尔公国在北公国联邦政体的三十六个公国之中却排名三十三,自然是有许多人看其不爽了。因此对于死亡之路的情况,周边的其他公国都采取了一种放任发展的态度,根本就没有想过要联手出兵清剿这条商路上的魔兽——事实上,在过去几十年的放任行为中,这条死亡商路以及发展到了一种极为惊人的庞大规模。如今就算北公国联邦想要清剿这些魔兽,也成为了一件几乎可以说是无法完成的任务。

  根据冒险者公会的最新调查数据显示,这条死亡商路横贯范围内至少有十七个足以被评为s级威胁性的魔兽巢穴。至于a级和b级就更不用说了,尤其是还有到处流窜作案的九级魔兽,就算是冒险者公会也不想和这条商路扯上太多的关系。反倒是佣兵公会、狩魔公会和猎魔者在这片区域拥有极高的活跃性。

  一支比例非常特殊的商队小心翼翼的在这条具有传奇色彩般的死亡商路上缓慢前进着。

  这是所有在这条商路混饭吃的商队都会遵守的潜规则:他们不求以最快的速度离开这片危险之地,只求以最稳妥和安全的方式离开这片危险之地。因为他们根本就不缺乏时间,许多商队甚至要花上一年以上的时间来离开这里,毕竟只要能够成功走一次商,赚的钱就足够他们好几年甚至是十几年的开销了。所以在这里。最受欢迎和拥戴的并不是佣兵、狩魔者或者是冒险家、猎魔者,而是那些掌握了一条相对比较安全的商路航道的领队,或者是拥有一定的死亡商路行走经验的老练者,甚至是学识丰富的魔兽学者。

  他们。才是这些敢于冒险在死亡商路上进行贸易的商队的宝贵人才。

  也因此,所以比例特殊甚至堪称奇葩的商队,比比皆是。

  眼下这支商队的比例之所以特殊。那是相对于外界其他地方的商队而言,在死亡商路这里。两、三辆贸易货车却配备了一个超过两百名护卫的商队,简直是再寻常不过了。甚至。还有那些只有一辆货车,可是随行的护卫却有三、五百人乃至更多的商队,当然他们的货物也自然是更有价值。

  随着太阳的渐渐西沉,天色开始变暗,这支商队很快也就不敢前进了,而是开始进行营地的搭建工作。

  在死亡商路这里,基本上所有商队每天的行进时间只有从上午到傍晚的这短短六、七个小时而已。一些比较谨慎或者说胆小的商队,甚至只有在正午到下午的这段时间才敢上路。至于敢于在夜晚继续行进的真勇士,大概三十年前就已经彻底绝迹于魔兽们的胃酸里了。

  这支商队的贸易货车只剩两辆,另两辆由地行龙兽拉着的货车运载的是一些营地的建筑工具和食物饮水之类的必需品。目前这支商队的商队工人,以及护卫和包括后勤、维修人员在内还有接近两百人的数量。

  原本他们的数目更加庞大,仅是货车就有五辆,其他工具和食物之类的货车也有六辆,至于护卫更是超过六百人的规模。只不过在这大半年的时间里,他们一共遭遇到了十数次规模不等的魔兽袭击,前前后后一共损失了数百名护卫和其他人员,货车也被迫丢弃了五辆。

  甚至在前些日子的一场魔兽袭击里,由于另外两辆货车受损极为严重,再加上地行龙兽也受到致命伤害,为此他们不得不将另外两辆货车上的物资进行整合,当然那几头伤势严重的地行龙兽他们也没有浪费,直接就制成了肉干运走。

  尽管旅途非常的危险和艰辛,但是不管怎么说,他们也已经走完了接近五分之三的行程。只要接下来的行程不再遇到什么大规模的袭击,又或者是出现前几天那样的问题。他们还是可以顺利走完的。如果运气足够好,能够在接下来的补给点处找到一些由于伤亡惨重而不得不停止上路的商队或者护卫队。那么安全性就大大增加了。

  商队的护卫们,很快就搭建出一个规模不算大,但各项设施齐全的营地。

  为了保证安全性,在营地的外圈他们挖掘了一道宽达三米、深超过五米的壕沟,靠近营地的壕沟一侧放置了高台排刺,这可以防止一些跳跃能力较强的魔兽跃过壕沟攻入营地——虽然大多数时候,这些苦力和行为都只是在做无用功,可是在这个危险的地方他们却也是非做不可。

  同时,为了保证视野的清晰度。营地的木栅栏围墙每隔十米就有一个高台火盆。营地内还有四个简易的哨塔平台——并不追求杀伤能力,只是为了保证能够第一时间发现危险。除此之外,在营地的壕沟外围还散放了一些陷阱和警戒工具,而营地内也准备了一些如果遇到魔兽袭击时可以派上用场的高温油和易燃物之类的东西。

  等到一切都准备完毕之后,夜色已经彻底降临了。

  这支商队之前绝大多数帐篷在之前那几次魔兽袭击中要么被破坏了,要么就彻底丢失了,只有为数不多的几顶遗留下来。所以入夜后的休息,绝大多数人基本就是在躺在坚硬的地上和衣而睡,只有一些轻伤的伤员和身份比较重要的人才能够在帐篷内休息。至于商队所有人的食物。也只有一些干粮、干肉、干果之类的东西,在野外他们甚至不敢生火弄熟食,而且就连饮水也只能是清水,连酒都不敢喝。

  因为这条死亡商路上有超过二十种魔兽可以轻易的闻到二十里外的血腥味和肉香味。其中有差不多八、九种还是群居习性——所以别说重伤,就连那些伤势稍重一点或者说是止不住血的人,都只能被放弃。没有任何一支商队敢于带着这些伤员上路。因为对于那些魔兽们而言,这些伤员的存在简直就是移动粮食。

  血腥、残酷、冷漠。就是这条堪称一夜暴富的商路的黑暗写照。

  一名佝偻着背的老头在整个营地巡视了一圈,仔细的检查了所有人的状况和营地的设施及安全问题后。小老头才满意的点了点头,然后才走进了一顶帐篷之中。

  这个老头,是一名经验丰富的死亡商路领队。

  他干这一行已经有二、三十年了,带领过的商队差不多有五十支,虽说商队全军覆没的次数超过三十次,甚至有十次只行进到一半就被困住,只能和其他规模更大、实力更强的商队寻求合作出路,但是却也有七次成功通关的辉煌战绩。

  所谓的“通关”,并不是指成功走出这片死亡之地,而是指将东边的货物运到西边贩卖,然后又将西边的货物运到东边贩卖。只有行进一次来回的贸易,才能够被称为通关。

  在这条死亡商道上,这个小老头已经可以算是一个活着的传奇了。

  老头当然也是有名字的。

  他叫哈塔斯.库恩,不过基本上人们更喜欢喊他另一个名字:幸运的老马。

  此时,幸运的老马.哈塔斯走入的这个帐篷,并不是他的住所,而是一名伤者的住所。

  这名伤者,是前几天他们在路上拣到的一个人。

  当时他的伤势实在是太重了,重到没有人认为他还活着。只不过当商队经过的时候,他却是突然起身讨了一口水喝,原本商队没人愿意搭理他,但是哈塔斯却不知道突然发了什么疯,不仅给了他一口水喝,甚至还好心的收留他。这在当时自然是引起整个商队的强烈反弹,毕竟这名伤者的伤势实在太重了,商队的人担心他引来魔兽的追击。

  不过哈塔斯的一句话,再加上“幸运的老马”这个名头,终于还是让商队的人接受了他的入队。

  “你们闻到他身上有血腥味了吗?”。

  是的,这名伤势格外严重,甚至可以说是恐怖的伤者。却没有丝毫血腥味的流露,“干净”得不可思议。

  “伤好了吗?”。哈塔斯开口询问道。

  “哪有这么快。”躺在柔软睡袋上的伤者苦笑着摇头了摇头。

  这个睡袋。是整支商队仅存的一个睡袋,是哈塔斯睡觉用的东西。毕竟哈塔斯的年纪有些大了。不说地凉的问题,就是在野外,坚硬的地上偶有石子咯背,怎么都不可能睡得舒服和安稳。不过,哈塔斯却是毫不犹豫的将睡袋送给了这个伤者,而看着这个伤者毫不迟疑的接过,说实话商队确实有不少人很不满意。

  “那就好好养伤。”哈塔斯望了一眼睡袋旁干瘪瘪的水袋,以及旁边一个小空盘,老头便将自己的水袋也放了下来。然后又喊人送来了两盘肉,“前些天杀了几只地行龙兽,干肉还有不少,不过水就不多了,每个人每天都有配量,我不能坏了这些规矩,所以只能把我自己的送给你。”

  伤者沉默了片刻,然后才开口说道:“谢谢。”

  “嘿,之前给你睡袋的时候。你没跟我说谢谢,现在倒是跟我说这些。”老头笑了一下,“如果真想谢我,那就帮我个忙。我知道你是个有能耐的人。以后要是出现了伤亡情况,我希望你可以帮忙消除他们的血腥味,尽可能的让更多的小伙子活下去。……我这辈子。已经亲手断绝了许多人的活路,所以就当是给我自己赎罪吧。”

  这名伤者没有开口回答。

  在死亡商路这里。只要掌握任何一种特殊的手段和本领,那么就绝对可以混得风生水起。不过前提就是。你有勇气在这里面对随时随地都会出现的死亡威胁。

  像小老头这几十年来的带队经验,就是一种本事。同样的,能够抹除血腥味的手段,也是一种本事。不过大概已经是见习惯了生离死别,又或者是其他一些原因,老头并没有打这名伤者这门特殊手段的主意,而是希望他如果商队再次遇到伤员的问题时,他能够帮上一把。

  就像是一个愿意提携后辈的和善前辈。

  哈塔斯见这个中年男子沉默不语的模样,他倒也不急,而是笑着问道:“对了,看我这些天忙的,都没问你的名字呢。”

  中年男子张了张嘴,不过并没有立即开口。而是在略微沉吟了一下,似乎是做出了重大决定般的慎重考虑后,才终于开口说道:“叫我爱德华好了。”

  “爱德华吗?”。哈塔斯笑着点了点头,“倒是个好名字呢。”

  拥有让无数人震惊和恐惧之能的第七魔神,忏悔者.爱德华,此时倒是真的表现得像是个后辈学生一样,他微微笑了一下,然后开口说道:“还不知道老先生的名字。”

  “噢,我叫哈塔斯。哈塔斯.库恩。”小老头干脆盘腿而坐,然后笑道,“不过那些小家伙们更喜欢喊我‘幸运的老马’,哈哈。取得是老马识途,而我这匹老马又非常幸运的意思。”

  爱德华也笑了起来。

  不过就在这时,营地突然有警报声响起。

  哈塔斯的脸色微微一变,当即起身,急忙的朝着帐篷外走去。不过他刚一起身,看到爱德华也跟着起身,眉头微皱了一下,然后才开口说道:“你有伤在身,不用出来,先找个地方躲一下吧。”

  “不用。”爱德华皱了一下眉头,不过却还是开口说道,他已经感觉到外面发生了什么事。

  有人掀开了帐篷的布帘,是刚才那名在哈塔斯的吩咐下又拿来两盘干肉,对爱德华表现出非常强烈敌意的人。不过此时,这个年轻的小伙子,脸上倒是没有任何敌意,而是显得有些惊疑,望向爱德华的目光也显得怪怪的。

  “怎么回事。”哈塔斯自然也是发现了这些。

  “在营地外有个人要进来,说是来找……”年轻的小伙子说话有些吞吞吐吐,不过还是伸手指向了爱德华,“来找他的。”

  “一个人?”哈塔斯有些震惊。

  “一个人。”

  哈塔斯回头望了一眼爱德华,却见他一脸淡然,心中也是微有些惊诧。不过他毕竟是有着几十年丰富经验的老练领队,所以当即就开口说道:“让他进来吧。”

  “但是……他带着一桶烈酒。”

  哈塔斯又是一愣。随即又望向了爱德华。

  “没事的。”爱德华这一次,倒是难得的多开口说了一句。“让他进来吧。”

  “让他进来!”哈塔斯咬了咬牙,也点头说道。

  此时此刻。哈塔斯哪还会不知道,无论是眼前这个伤势严重的爱德华,还是那个带着桶烈酒就敢在这死亡区域里行走的人,恐怕都不是什么简单的人物。他只希望,不要给自己这支商队带来什么灭顶之灾才好。

  不多时,一名身高犹如铁塔般的壮汉,就抱着一个起码得有一米高,直径超过三十厘米的巨大木桶走了进来。这个木桶有着醇香的甜味,而且味道还很浓郁。几乎所有人都知道这个桶里装着的是酒,而且还是非常高烈度的美酒。他们倒是有心不想让这个家伙带着这桶酒进来,可是整个商队没有人有这个家伙高和壮,尤其是他身上有一股很强的魄力,许多人只是站在这个壮汉面前就有些心虚。

  而且,同意这个壮汉进来的还是哈塔斯,自然更不会有人去拦截这个家伙了。

  商队带着一个重伤患者,现在又来了个浑身都是酒味的人,这似乎已经非常严重的违背了死亡商路上的行商规矩了。

  “你好。我叫戴安。”壮汉进入帐篷之后,便看到了坐在爱德华身边的哈塔斯,他礼貌的打了个招呼。

  “你好。”哈塔斯也微微致意,然后说道。“我叫哈塔斯.库恩。是这支商队的领队。”

  戴安笑了一下,然后又把目光落在了爱德华的身上,道:“你居然还活着。真是让我惊讶。”

  “这话真耳熟。”爱德华淡淡的说道。

  当初爱德华跑去阿德罗安救戴安时,戴安却是被肖恩所救。两个人之间就曾经有过这么一段对话。只不过那时候,是爱德华在嘲讽戴安。结果现在则是反过来,但是爱德华却是假装没听懂这里面的意思。

  “嘿。”戴安倒也不揭破,而是就这么坐了下来,然后将酒桶放在了身边。

  戴安的身高超过一米九,哪怕他同样是盘腿而坐,还是要弓着背才行,否则的话整个帐篷都会被他顶破。当然,就算他弓着背,也还是和旁边那个巨大的酒桶齐高。

  只见戴安一挥手,就将酒桶的木盖给拆开,顿时便有更为浓郁的酒香散发而出,甚至很快就传到了外面,整个营地也开始弥漫起醇正而浓郁的芳甜酒香。这是一种非常罕见的高浓度烈酒,至少在死亡商路这里的任何一处补给点和聚集所上都不可能见到的,或许只有在商路的东西尽头才有可能喝到。

  “来点?”戴安对着哈塔斯问道。

  当酒捅被打开的时候,哈塔斯的脸色实际上是显得有些苍白的,因为他太清楚这种香味对于魔兽的致命吸引力了。此时此刻,他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了,因为他既然已经知道爱德华和戴安都不是什么小人物,那么也就只能寄望于戴安有足够的实力去对付魔兽,而不是对死亡商路什么都不懂的愣头青。

  当然,事实上,哈塔斯注定是要失望的。

  因为无论是戴安还是爱德华,确实都是愣头青。

  只不过,他们的实力也确实可以无视整个死亡商路的所有魔兽,哪怕是九级魔兽。只要不是十级的神兽出现,戴安和爱德华都无所畏惧——不过眼下这个状态的爱德华,大概是无法对付九级魔兽的。

  很快,帐篷的三个人就开始喝起酒来。

  仿佛像是在发泄一般,三人一碗接一碗的喝着。大概是很少有机会喝酒以及喝这么高烈度的酒,所以哈塔斯很快就醉倒,甚至就因为这桶美酒太过独特了,以至于营地内的其他人仅仅只是闻到弥漫着的酒香,就已经醉了,然后陷入了梦乡之中。

  整个营地,还清醒着的,也就只有爱德华和戴安两人了。

  不过两人的脸色,倒是红得有些过分。

  “恶魔醉,这可不是北公国联邦有的东西。”爱德华淡淡的说道。

  “你去了一趟外陆,我跑一次艾美利亚帝国又算什么。”戴安的声音同样非常平静,“只是可惜了。”

  “确实。”爱德华点了点头。

  双方都是非常聪明的人,所以有些话根本没必要说得太明白。

  这是他们两人第一次一起喝酒,但是也应该会是两个人最后一次一起喝酒。

  或许过了今夜之后,两个人就又要恢复到了以前那种彼此敌对的杀戮状态了。毕竟,戴安作为恩科斯的信徒,他和恩科斯签订的恶魔契约就是以戴安击杀爱德华作为自由的代价——只要戴安一天没杀了爱德华,他就永远会是异端,将受到整个奇迹大陆所有教会势力甚至是诸如和平议会等讨伐异端的势力和组织的追杀。

  想要恢复正常人的生活,或者说想要洗白,那么他就只能杀了爱德华。

  而且,这一次,大概不会再有晨光教会的人来插手。

  而戴安,激活了觉醒状态的乌列尔,也最起码是十六阶乃至十七阶的强大存在。爱德华自身更是十七阶的存在,只是随着他的战斗时间持续延长,他就会彻底进入魔神化,到时候肯定会有更多的人加入到追杀爱德华的队伍中。

  所以,为了避免这种情况,一旦爱德华和戴安交手,那么肯定是要速战速决。

  由此可以预见,当爱德华和戴安再一次展开交锋时,战斗的情况恐怕将会是前所未有的激烈和残酷。

  也不知道是想到了什么,戴安突然将碗里的酒仰头一口喝下。

  这让他的脸色变得更加红润。

  爱德华也同样是仰头一饮而尽。

  “你不趁现在杀了我吗?”。爱德华开口问道。

  “当初我伤得那么重,你下手了吗?”。戴安反问一声。

  “哼,我虽是魔神,但是我也有属于我的骄傲。”爱德华冷哼一声,“趁人之危不是我的风格。”

  “噢。”戴安拖了个长音,“有原则的魔神。”

  魔神,本就是以毁灭和破坏为目标,可以说他们和恶魔没什么区别。

  换句话说,那就是魔神从来就没有所谓的“原则”这种东西。

  爱德华的脸色非常的红,也不知道是因为喝多了酒,还是被戴安这句嘲讽给气的。

  “我也是个有原则的。”戴安打了个酒嗝,“我成为异端之前,可是一个骑士呢。同样的,我的骑士精神也不允许我趁人之危。……这一次,我们就算扯平了。”

  爱德华斜了戴安一眼,冷笑道:“你现在不动手,以后可未必有这么好的机会了。”

  “困了。”戴安没有正面回答,而是就这么躺了下去,大概是觉得帐篷太小,而且帐篷内还有哈塔斯,所以他只能蜷缩起来,显得格外的不舒服,“明天记得提醒我去买个大点的帐篷。”

  “你到底是来干什么的!”爱德华怒道。

  “盯着你。”戴安的声音有些迷糊,“这个老头是个好人,我怕他中了你的诡计,成为你的补品。”(未完待续……)

  ps:我喜欢这一章,也希望各位会喜欢这一章。

看过《战神领主》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