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战神领主 > 450. 我回来了

450. 我回来了

  顺着安格罗达西南山脉的这处人工开辟出来的山道一路向上,便是闻名南大陆的五座城堡之一的黑天鹅古堡。

  这座古堡建立在山脉的半山腰处,海拔高度五百多米,堡垒地势依山而建,基本上超过三分之二的城堡面积都是在半山的山腹中。只不过这个城堡并不是以防御而出名,所以平白浪费了大量可以称之为得天独厚的地理优势。不过自这座城堡建成以来,除了在亚丝娜的手上毁过一次外,黑天鹅古堡在达比昂王国时期从未因战事而被摧毁,后来肖恩接手之后,前后也投入了不少的物资和人力进行多次改建,才终于让这座城堡恢复了以往的荣光。

  通往城堡的山道相对于肖恩以前离开的时候,平整了许多,甚至还砌起了石梯,方便了路人的行走。

  肖恩一路拾级而上,一直都在默默的观察着。

  他没想到,自己只是离开了一年,黑天鹅古堡的变化就这么大。

  而如果黑天鹅古堡都有此变化的话,那么不用想,整个虚空公国肯定都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这一路上,不断有其他贵族装束的年轻权贵子弟从黑天鹅古堡的方向下山。这些人身边都有不同实力境界的追随者,不过基本上都是黄金境的层次而已,圣域境界的似乎除了山脚下村镇里的几位以及刚才那位褐发年轻人身边的跟随者外,就再也没有遇到过了。

  肖恩很难相信,为什么这些家伙会如此老实。

  按照他对南大陆的地域风俗了解,圣域强者基本上已经可以在南大陆横着走了。除去那些老牌的大国和帝国外,南大陆很少能够碰到传奇强者,毕竟曾经两次地底世界入侵的战争中。南大陆的损失是最为惨重的,所以想要彻底恢复元气的话,并不是一朝一夕能够发展起来的。

  当然。这些情况也和南大陆的人民普遍比较喜欢享受有很深的关系。

  此时,位于黑天鹅古堡里的塞西莉亚。也正一脸慌慌张张的从书房里跑出,然后急忙往黑天鹅古堡的城门赶去。在她的身后,是同样显得有些拘谨的狄安娜,她敢于怂恿塞西莉亚开放黑天鹅古堡的,却并太敢去面对肖恩。

  她们两人在和哈萨斯交涉完毕之后,就回书房开始商讨一些大局上的问题,这些交易底线将由塞西莉亚负责,其他的细节将会交有狄安娜到时候和哈萨斯交涉时来处理。不过商讨才开始没多久。就有虚空暗刃的人前来报告,说肖恩回来了,随行的还有三名青年和一名小孩。

  尽管还不知道其他三人和那个小孩的身份,但是听到肖恩回来了,塞西莉亚当即也就舍下一切事务,急忙往城堡门口赶去。本来她还想进行清场,将古堡里的参观者都赶走,不过看看时间,其实也差不多是参观结束的时间,于是塞西莉亚便没有再做什么多余的事情。

  但是看塞西莉亚如此急切的模样。城堡内没有当值的虚空暗影侍卫自然也是一阵如临大敌般的紧张,齐刷刷的赶了出来。

  因为虚空暗影侍卫的扩编,所以黑天鹅古堡没办法容纳这么多的人。因此才会在山脚下的小镇又修筑起军营和相关的一些防御设施。如今的虚空暗影侍卫分成三个队伍,每个队伍负责黑天鹅古堡一星期的守卫工作,剩下两支队伍则负责山脚小镇的日常巡逻和治安等问题。

  当然,古堡里的队伍同样也有分班制度,每天三班制,一班大概有三十余人站岗——以前负责城堡最少需要八十余人,特殊时期甚至要增援到一百六十人左右。因此黑天鹅古堡早期的守卫军营是修筑在城堡外的,不过随着黑天鹅古堡的参观开放,为了追求美观。才在山脚下修筑成军营设施。

  此时跟在塞西莉亚身后行动起来的,就是本应要值夜班的三十余人。另外吃完饭准备去休息的三十余人,也都急忙穿戴上才刚卸下的铠甲然后从休息室里跑出来。

  那些还没来得及离开的贵族们。也同样是一脸颇为好奇的跑了出来。他们很想知道,黑天鹅古堡到底出了什么事,居然让塞西莉亚露出如此慌张之色——这里有不少人都在这里呆了很长一段时间,少说也有四、五个月以上,如果不是因为哈萨斯的出现,烦着塞西莉亚的苍蝇就该是他们,所以他们从来就没见过塞西莉亚露出过这样的神色。

  塞西莉亚没过会闹出这么大的动静来,等到她发现时,情况已经显得有些很微妙了。

  如果没有那些“客人”在的话,塞西莉亚肯定会让这些侍卫回去,因为这根本就不是什么大事情——肖恩也从来不做这些铺张浪费的高调举动。只不过现在还有十数名客人以及他们的随从在场,所以塞西莉亚自然不可能让这些侍卫回去休息,在外人面前,无论如何都必须维护肖恩的大公身份。

  所以,塞西莉亚很快就让所有的侍卫进行列队,分立于城门大门的两旁。

  虚空暗影的侍卫虽然数量并不多,只有六十来人而已,可是他们的装备却是整个虚空公国最好的。基本上,只要稍微有点破损,他们都可以向兵工坊那边申请替换——毕竟这支队伍是威廉为肖恩创立的亲卫队,因此形象工程还是要做一做的。也正因为这些诸多丰厚的奖励,所以每一名虚空暗影侍卫都是经过精心挑选出来的成员,他们所拥有的素质和实力都可以说是同级别水准的军团中最好、最强的。

  此时在塞西莉亚的安排下,六十余名虚空暗影侍卫分成两个队伍站立,每一个人都昂首挺胸的模样,在配上他们那套擦拭得非常明亮洁净的铠甲和盾牌,这支部队的精神风貌当场就让不少贵族都眼前一亮。一股只属于精英的强大气势,正从这些士兵的身上散发而出,然后凝聚到一起。犹如一股可怕的精神威压弥漫全场。

  而在这些侍卫当中,站在城门正门方向的,就是塞西莉亚。

  狄安娜。稍微落后于塞西莉亚身后的一步的距离,分明了主次。

  随着位于前方山道地平线缓缓出现了一个人影。塞西莉亚原本略显紧张的神色也渐渐平静下来。

  她的嘴角微微扬起,一抹欣喜的微笑浮现在塞西莉亚的脸上。她双手交叠轻放于衣摆处,整个人显得优雅从容,有微风轻轻吹拂而起,卷带起她的发丝和衣裙,这一刻的塞西莉亚,在人群之中显得格外的耀眼,几乎全场的目光全部都集中在她的身上。她们从来就没有看到过塞西莉亚露出这种发自内心的迷人笑容。

  所有人都不约而同的顺着塞西莉亚的目光,望向了前方山道的尽头。

  肖恩,正缓缓从石梯上迈步而起。

  他的视野,也随着渐渐开阔——当肖恩的视野终于与地平线持平时,他第一眼看到的,便是露出一脸微笑的塞西莉亚,然后是站在她身后的狄安娜以及分列于两边的虚空暗影。再然后,才是焕然一新的整个黑天鹅古堡,以及城堡城墙上还在站岗放哨着的其他侍卫。

  这一切,都一一尽收于肖恩的眼底。

  原本略带着几分不安情绪的肖恩。也在看到塞西莉亚的微笑,以及如此整齐的军容时,终于彻底消失了。

  当肖恩彻底从山道尽头出现。开始向着黑天鹅古堡前走去时,他的脸上也同样露出了发自内心的真挚笑容。在这一刻,他才真正体会到了什么叫家的感觉,也终于明白,有人在家里等着自己的回来,竟是一件如此愉悦和高兴的事情。

  安德鲁望着眼前的一切,他的嘴角同样微微扬起,然后脚步也放缓了几分。

  本来和肖恩并行的他在几步之后,就已经落后于肖恩身后半个身位。

  贝斯似乎与安德鲁有一种无言的默契。因为他与安德鲁两个人的速度竟是保持着一致。只不过他稍微落后的是安德鲁的身后,等于是彻底落后于肖恩一个身位的距离。只有恩科斯。一脸傻呼呼的模样,还是在贝斯扯了一下衣袖用眼神示意之后。恩科斯才反应过来的和贝斯保持着同样的身位。

  至于寇基雷,他此时的小孩子模样倒是一种很不错的伪装。他拉着肖恩的一片衣角,一脸茫然和好奇的跟在肖恩的身后,正小心翼翼的东张西望着。当然,在其好奇与茫然的背后,充满的并不是求知欲,而是一种**的**,只不过他虽然沉默寡言,但至少不是真的蠢,所以他知道眼前所见的一切,都是不能吃的。

  随着肖恩的逐步靠近,不需要塞西莉亚的提醒,所有的虚空暗影侍卫便同时将手中的冲击盾重重放落在地。

  整整六、七十面冲击盾落地的声音,却是发出一声震响——犹如地震般的轰鸣巨响以及强烈的震动波动。这种整齐一致的默契和协奏,当即就让所有留在这里的贵族们内心都感到一阵惊骇:在这一刻,由这些虚空暗影侍卫所发出的强烈气势,让他们都感到自己的心脏仿佛被一只无形的巨手握住一般,只要稍一用力就会被彻底捏爆。

  所有的人,都一脸惊恐的望向肖恩,内心已经开始猜测这名年轻人的身份。

  当然,有更多的人,在看到眼前这一幕时,他们的内心已经有了些许的答案。只不过没有得到亲口证实之前,许多人还是无法相信,或者说他们是潜意识的不愿去相信眼前的黑发年轻人,就是传闻中的那一位——正如没有人愿意承认自己不如另一名同龄人一样,尤其是这些心高气傲的贵族子弟。

  不过无论他们是否会去承认、认可或者是有什么其他的想法,对于肖恩而言这倒是无关紧要的事情。

  他的步伐,始终坚定如初,并没有因为虚空暗影侍卫的落盾而流露出什么其他的神色。

  既没有骄傲,也没有得意,甚至也看不到自豪。

  唯有平静。

  仿佛这一切都是如此的理所当然。

  然后,随着肖恩的缓缓靠近,当他开始靠近站立于最两边的侍卫时,位列于左右的两名侍卫便开始单膝跪落。而伴随着肖恩这么一路前行,所有的侍卫们便开始一一单膝跪落在肖恩的面前——他们没有抽出系于腰际的骑士剑,不过左手搭着塔盾,右手紧持着长枪的侍卫,皆是低下了自己的头颅。

  安德鲁在靠近这些侍卫还有两步的时候,就停了下来。

  他知道,这些人是在向着他们的王行如此庄严的跪拜礼,而不是向他。哪怕他的实力再怎么强大,甚至举手投足间就可以轻易的左右一个王国的生死,可是他也依旧没有跟着肖恩一起前行,这不是他自认自己不足肖恩,而是为了尊重肖恩,尊重他的成果以及这份只属于他的荣耀。

  贝斯和恩科斯,两人也同样站在安德鲁的身后,静静的注视着眼前的一切。

  当肖恩距离塞西莉亚越来越近时,仿佛早已彩排了无数遍一样的这些侍卫们,便开始加速了跪落的速度。很快他们就不再保持着当肖恩靠近两个身位后才开始跪落,而是开始加快速度的拉开到了三个身位、四个身位,乃至更多的身位。

  而当肖恩走到距离塞西莉亚面前还有三步的时候,所有位列于两边的虚空暗影侍卫们,终于全部单膝跪落。然后是所有站在城墙上站岗着的侍卫,他们也在此时全部单膝跪落,紧接着是哨塔上的侍卫,然后是城堡内其他地方侍卫——就犹如烽火台的传递一般,一环接着一环,无论他们是否看得到肖恩,无论肖恩是否看得到他们,他们在此时全部都单膝而跪。

  向着他们的王,传递着他们的尊敬、他们的信仰、他们的荣耀。

  这份荣耀,不仅是属于肖恩,也是属于他们。

  “恭迎大公归来。”

  一阵如同雷鸣般的响声,夹带着极为强烈的欢呼与激昂心情,在整个黑天鹅古堡上回荡着。

  塞西莉亚向前走了一步,将自己和肖恩之间的距离缩短到只剩两步,然后一脸微笑的望着肖恩:“欢迎回来。”

  肖恩笑着点点头,然后突然往前走了两步,将塞西莉亚轻拥入怀,笑道:“我回来了。”(未完待续)

看过《战神领主》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