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战神领主 > 479. 最后一剑

479. 最后一剑

  珈拉德,如今浮空议事厅六大派系之一,暗血派的精神象征与领袖。www*xshuotxt/com

  他的出现让昔日羸弱的暗血派成为浮空议事厅最为强大的派系,甚至曾开创了暗血派最为辉煌和荣耀的三百年盛世,一度让浮空议事厅成为暗血派的一言堂。只不过这一切,却在洛克的失踪之后变成一个只属于传说中的故事,为此珈拉德不得不改变暗血派的一些行为方针——尽管此举让暗血流失了大量的人员,但是却也使得暗血派最为核心的力量得到保留。

  不难想象,如果珈拉德死于这场叛乱之中,对于暗血派,乃至整个浮空议事厅、浮空岛会带来什么样的损失。

  变革的最直接有效手段,往往就是从最高层的猎杀开始。

  洛克手中的长剑,没有丝毫迟疑的朝着珈拉德的心脏刺了过去。

  星界刺客,是一个极为高效的特殊暗杀者职业,他们拥有最强的瞬间贴身暗杀能力——尽管肖恩不知道其中的原理,而且那些成功转职星界刺客的玩家也说不出具体,但是在通常理解的范畴内,大概就是等同于在系统的帮助下,强制从隐形时就选定的目标身边范围出现,并且给予一定的伤害加成。

  面对洛克这近乎于必杀的一击,珈拉德并未出现任何惊慌。

  他同样毫不犹豫的挥手而握,直接就握住了洛克的长剑,无视了锋利的剑刃本身就是一种伤害。

  看着珈拉德没有进行任何保护措施就直接握住了自己的武器,洛克的神色没有丝毫的变化,而是咬紧牙关,将左手也握到剑柄上,完全是将全身的力气全部都灌注到双手上,猛力推动着长剑。

  他不想放过如此完美的攻击机会!

  “你果然变了。”长剑艰难的往前推进了一毫米的距离。仿佛此时有什么极为特殊的力量锁定在了剑身上,阻止了洛克的推进,“被复仇之火蒙蔽了双眼的你。不仅忘记了我的领域能力,甚至还忘记了最基础的能力运用。……就算这是属于传奇能力的范畴。可是从传奇之境跌落的我们,本身也不应该忘记才对,哪怕……再也无法百分之百的完全发挥这种能力。”

  “啊!”洛克没有理会珈拉德的说教,依旧是在进行着努力。

  珈拉德缓缓闭上双眼,他虽然没有松手放任洛克的进攻,但是他却也同样没有对洛克展开进攻。他的脸上有着痛苦之色在浮现着,从他紧闭着的双眼却依旧能够清楚的看到眼珠在动的表现以及眉头的紧皱,并不难推测出珈拉德此时的心情。可哪怕就算如此。珈拉德也依旧没有向洛克挥动屠刀。

  “啊——!”

  在这已经破败得如同废墟一样的指挥官大楼前,只有洛克那夹杂着不甘与愤怒的怒吼声依旧在响彻着。

  “告诉我理由!”猛然睁开双眼的珈拉德,不止发出了一阵怒吼声,同时还挥动了自己的右手——同样紧持于手中的长剑终于朝着洛克的身上挥出。

  有鲜血,从半空中飘洒而出。

  珈拉德的长剑洛克的胸前挥过,不仅撕裂了洛克的胸衣,同时锋利的剑刃也从他的胸前扫过。

  但是!

  与珈拉德所想象的情况不同,飘洒而出的鲜血却并不是鲜红色的,而是暗红色的,还带着一股强烈的腐臭气味。就好像是浸泡于某种特殊液体里的凝固血块最终重新融化成血浆一样。而洛克那因胸衣被撕裂开而裸露出来的胸腔,也并不是健康的肉色,而是一种灰黑色。不仅散发出强烈的恶臭,上面甚至还有深紫色的斑块。

  当那暗红色的血液洒落在珈拉德的身上时,一阵腐蚀般的滋滋声和白烟立即就冒了出来。

  珈拉德身上那件轻铠,居然正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正在迅速的融化着,就如同在奶油上滴上热水一样。而且更可怕的,是这种消融并不仅仅只是针对于金属,当珈拉德那被喷洒到这些带有强烈腐蚀性血液的肩甲和胸甲部分都被腐蚀空了之后,滴落在其身体上的这些腐蚀血液居然开始更进一步的腐蚀着珈拉德的身体。

  很快,就有大片的鲜血开始从珈拉德的身上流出。

  可是珈拉德却恍若未曾置闻一样。只是死死的盯着洛克的身体,根本就没有在意自己那已经可以称为重伤的身体。

  “理由?”看着如此模样的珈拉德。洛克却是有些神经质的笑了笑,“啊。如您所见,我的老师……这就是理由,我复仇的理由,我想要毁灭一切的理由。我……要杀了您的理由啊!”

  “尸体复苏……”珈拉德有些难以置信的低喃着,“这种邪恶的禁术……是谁!是谁对你使用了这种邪恶的禁术!”

  “有关系吗?”洛克歪着脑袋,然后他的左手松了下来,右手也不再出力,“正如我所说的,一切都已经无所谓了。更何况,就算告诉您是谁将我复活的,又如能如何呢?您难道还能够向那位至高下手吗?……从我被他复活的那一刻,我就在那个昏暗的地方呆了一百多年……为的,就是享受这复仇时刻的快感啊!”

  “至高……难道是……”珈拉德的脸色微变,“守护者大人?”

  “所以……我的老师,你可以对守护者大人出手吗?”

  “我们可以告诉阿萨利大人!”珈拉德沉声说道,“阿萨利大人也是守护者!他一定……”

  “是啊……还有阿萨利大人……那位公正的守护者大人……”洛克低声呢喃道。

  “是的,没错……”珈拉德开口附和道。

  可就在这时,洛克却是猛然发力,将右手握着长剑再度朝着珈拉德猛然刺去!

  这个时候的珈拉德,因为放松了警惕,所以根本就没有力量进行阻止。况且他根本也没有预料到,洛克居然会在这种状态下对他进行攻击。以至于这一剑朝着他刺来的时候,他不仅无法阻止,甚至就连避开都没办法。只能勉力微微侧了一下子,尽可能让要害避开这一剑的攻击。

  眼见自己的攻击再度失利。并未刺穿珈拉德的心脏,而只是贴着心房擦了过去,洛克的面容显露狰狞,猛然发力试图让长剑横切,一举将珈拉德的心脏捣碎。

  不过这一次,珈拉德已经有所准备,自然不可能让洛克得手。他再度伸手紧握着洛克那柄长剑的剑身,任由剑刃割开他的手掌。鲜血一滴滴的滴落在地,不过他却依旧没有对着洛克挥剑,仅仅只是一脚狠狠的踢在洛克的身上,直接将他踢飞出去。但是此刻,珈拉德也不敢拔下已经刺入自己胸腔的长剑,因为这把剑已经贯穿了他的身体,在没有治疗的情况拔出这剑的话,反而会让他的伤势加剧。

  洛克从地上缓缓站起,然后擦了擦自己的嘴角,他的脸上露出一种不知该作何表述的奇特神情。

  “我的老师。您当年教我不要天真,可是你看看你自己……”洛克的嘴角扯出一个惊人的弧度,这一刻。珈拉德才真正的相信,这位曾经让他无比骄傲的学生,是真的死了,“……你居然相信我刚才说的那些话?啊哈哈,就连我自己都不相信的话,你居然会相信?哈哈……”

  洛克笑得异常的夸张,他捂着自己的肚子,然后不断的抽动着,发出一阵阵可怖的笑声:“我已经告诉你。你不再是我的信仰了,可你……啊哈哈……居然还将我的话信以为真。哈哈哈哈……多么的天真啊……”

  “你怎么会变得如此可悲!”珈拉德怒吼着站起身子,下一刻直接突袭到了洛克的面前。手中的长剑朝着洛克的头颅狠狠劈了过去。

  剑锋在空气里挥动着所发出的呼啸声,显得格外的刺耳,真正是宛如雷霆一般。

  很难想象,以珈拉德如今的实力,居然还有力量发出如此充满破坏性威力的攻击。

  只是,面对如此威胁性的攻击,洛克却没有丝毫的惧怕,他在间不容发的那一刹那间,躲开了珈拉德的攻击,甚至还有能力伸出右手去握住自己那柄贯穿了珈拉德胸腔的长剑的剑柄。只不过,当他试图拔剑而出时,却才发现,这一次的珈拉德并未有所松懈,他的左手始终牢牢的紧握着那小半截露在胸前的剑身,没有让洛克扯动分毫,而他攻击挥空的右手,也当即手腕一变,长剑改横扫为竖劈,再度朝着洛克斩了过来。

  在迫不得已之下,洛克只能松手后撤,避开珈拉德的攻击。

  只不过这一次,却是躲闪得有些狼狈。

  剑锋触地。

  大地却是犹如易碎的冰晶被一柄巨锤落下那般,塌陷与崩裂迅速的蔓延开来。

  不过如此猛烈的攻击动作,却也似乎让珈拉德有些吃不消,他的右腿微微踉跄了一步。

  “怎么,老了吗?”洛克望着珈拉德显露出来的破绽,笑着说道,“我的老师,你放心吧,就算你死了,也很快就可以加如我们的,因为……”洛克的话语刚说到一半,他整个人突然就呆住了,眼神也紧跟着显得溃散和呆滞起来,看到这一幕的出现,让珈拉德的眼里闪过一丝震惊,不过很快就被醒悟和心痛所取代。

  “老师……”洛克双眸里那种呆滞和溃散之色很快就重新凝聚起来,但是却并不是之前那种神经质的疯狂,而是一种宁和与清澈,“老师……对不起……”

  “精神控制!?”珈拉德急忙走到洛克的身边,扶起瘫倒在地的洛克,“这是……怎么回事?”

  “我……不知道。”洛克有些艰难的说道,“老师……请您……杀了我吧!我能够……看到自己的行为,但是,我没办法控制……老师……我求您,杀了我!”

  “洛克,不用担心的,一定有办法……”

  “不,没用的。”洛克突然剧烈的痉挛抽搐起来,好不容易终于平静下来时,他原本那和正常人无异的脸色也开始变得灰败起来,仿佛死亡已经开始在他的体内扩散,“我……是被巴比伦大人所复活的,他将我内心的黑暗放大,所以……我成了他的武器……我刚才,感受到了巴比伦大人的陨落,所以我的负面精神控制才会被解除……我已经,活不下去了……”

  “不会的!一定……”

  珈拉德的话还没说完,洛克的左手就已经开始逐渐化作灰色的粉末。

  “老师……请您,杀了我!”洛克望了一眼自己的左手,开始加速语速,“我没剩多少时间了。但是……我希望,我最后依旧能够像个人类那样死去,而不是……如同怪物一样湮灭。”

  “不……”

  “老师!”洛克的左手已经彻底化作粉末,甚至就连双腿也开始一点一点的变成粉末,而他身上的衣服,也仿佛是受到时间因素的加速影响,开始变得破旧起来,似乎正在连同他的身体一起变成粉末,“求您了……老师!”

  “洛克……”珈拉德有些巍巍颤颤的站了起来,然后将长剑的剑尖对准着洛克的心脏。

  望着珈拉德的模样,洛克安静的躺在地上,他的脸上露出了昔日那副温文尔雅的温和微笑:“对不起,老师。那天,我最终还是没忍住气,没有听您的话留在家里。……对不起,老师,事到如今,还要让您担心。……对不起……”

  “啊!”珈拉德发出格外苍悸的嘶吼声,宛如受伤的野兽,泪水从他的眼眶里流出,然后顺着冰冷的面具与脸颊开始滴落。

  “但是……谢谢您,老师。”洛克微笑着眯上了双眼,“一直以来,承蒙您的照顾,我真的……很开心。刺伤您的那一剑,不是我的本意,可是我控制不住自己,对不起,老师。最后还是让您担心了。不过……真的,谢谢您,老师。”

  长剑,刺入了洛克的心脏。

  伴随着长剑的刺入,带走了洛克仅存的最后一丝感知与意识。

  同时,也彻底切断了他与施术者的最后残存联系。

  耳边,响起的是一声极为轻微的轻响。

  哪怕不看,珈拉德也知道,当他的剑刺入洛克的心脏,彻底终结了他的意识的同时,他的身体也在这一刹那变成了粉末。(未完待续)

  ps:咳嗽好痛苦,这一章算是昨天的。前天……没更,很抱歉。

看过《战神领主》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