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战神领主 > 491. 意外之人

491. 意外之人

  那道黑影来得很急,几乎是从阴影之中抛出的那一刻,就已经飞掠到了寇基雷的面前。

  不过寇基雷的动作也不慢。

  手中的重剑猛然一挥,直截了当的从这道黑影上竖斩而落。

  寇基雷的攻击,几乎可以说是全力以赴的一击,所以不仅是这道黑影被一分为二,然后重重的摔落在寇基雷的身旁,地面也同样被重剑的狠狠的砸出一个巨大的陷坑。而且破坏力还远不止于此,一道巨大的裂痕从陷坑延伸而出,以极为夸张的速度迅速向那道阴影伸展过去,伴随着这道犹如触须一般的裂痕扩张,裂痕边缘处的大地也在不断的塌陷着,只看陷坑那幽黯的光景,根本就无法想象这道地陷的深度究竟有多深。

  不过,如此恐怖的破坏却显然依旧无法威胁到那躲藏在阴影之中的神秘人。

  地陷的裂痕在蔓延到那处阴影位置的五公分处时就停止了,仿佛有什么奇特的力量正在保护着这处阴影一样。

  只不过来自寇基雷的力量同样也不容小觑,两种力量就好像是陷入了角力僵持一样,开始在这片空间里交锋着。在这两股强大的力量冲击下,一道道细微的裂痕开始在空气里逐渐浮现出来,就好像在两者之中竖起了一块玻璃,而超强的声波冲击正在逐渐让这块玻璃崩溃、碎裂。

  “有点意思,嗬嗬。”阴影之中传来一声低沉的嗓音,这声音似乎是在发笑,但是笑声听起来却是显得有些诡异。

  紧接着,便听大地突然传来了一声“咚”的闷响。

  伴随着这一声沉闷之声的响起,那股一直竭力于进攻阴影之处的沉重力量陡然间宛如撞上了竖立于急湍河流之中的坚石一般,整股力量开始失去控制的朝着左右两边疯狂的蔓延而出。而且更加可怕的,是受到新力量的反震,地面的崩塌速度和力量明显得到了极端的加剧。

  大片大片的土地开始疯狂的塌陷,尘雾也如同肆虐人间的妖魔一般飞散而起。

  顷刻间,土黄色的沙雾就彻底弥漫住了周围的一切。

  如果此刻从高空俯瞰的话。便能够看到原本阴暗枯败的叹息森林某处,陡然间扬起了足以堪称遮天蔽日的巨大土黄色沙雾。恐怕就算是方向感再优秀的侦查兵,如果不幸陷入这片尘雾之中的话,也绝对无法找到正确的方向从而离开这里。

  不知道过了多久。

  寇基雷脸上也逐渐显露出了不耐烦的焦躁之色时。这片遮天蔽日般的尘雾才终于渐渐随风消散。

  待到视野终于得以完全看清和还原时,一道宽超过五十米,东西延伸不知长度是多少的巨大陷坑,犹如断壁的悬崖一般横亘在了寇基雷和那处阴影之间。站在这道巨大陷坑边缘往下望的话,可以看到两边断壁边缘极为光滑。仿佛就像是一柄利刃横切而过一样,除非是背生双翼或者具有浮空之力的人,否则一旦掉入这道陷坑之中,恐怕就再也无法见到阳光了。

  寇基雷的右手微动,缓缓抬起那柄造型夸张和巨大的银白色重剑——他的动作是那么的慢,似乎他手中这柄本该挥动自如的重剑突然变得格外的沉重,以至于连他都有些拿不动了一样。不过伴随着寇基雷的动作变得缓慢而带有一股只是直视便可以感觉到的沉重感,他身上的战意却是变得更加凛然,气势也同样变得格外的强盛。

  但是,哪怕精气神都已经达到了巅峰状态的寇基雷。他此时望向阴影之中的目光,却并没有丝毫的轻松之色,反而是比之前要显得更加谨慎、凝重和肃穆。如果说,寇基雷在来到这个世界上之后,第一个能够让他感到棘手和不想吞噬的敌人,那么绝对是非眼前躲藏在阴影之中的人莫属。

  “桀桀桀桀。”宛如破败鼓风机在吹动般的沙哑笑声,开始在叹息森林之中回响着,“真是一个好有活力的小鬼。……虽然你已经开始逐渐被这个世界所同化和接纳,但是你身上那股命运气息可还没有完全消退呢。……只不过比起最近又出现的那第二道命运气息而言,你却是要显得弱小许多呀。”

  寇基雷面无表情的凝视着那片阴影。并未因对方的话语而有丝毫的动摇,整个人更是没有显露丝毫的破绽。

  “极限是十八阶吗?……不,应该是十九阶。”阴影中的人似乎完全不在意寇基雷的态度,而是依旧自顾自的说道。“不过你目前只有十六阶的状态,是受限于命运召唤者的实力吗?……肖恩那个家伙,快两年没见了还是那么的废物。你想要完全恢复实力,恐怕得到那废物踏入传奇的大门才有可能了。”

  寇基雷宛如是一具机械一般,他的脸上除了肃穆与警惕之外,就没有第二种表情出现。依旧是如同最初那般坚定。他或许不太习惯说话,也不爱和别人交流,而且更多的时候都是遵循自己的**而行动,但是这并不代表他就毫无智慧。作为以特殊手段而被召唤出来的存在,他与肖恩从某种意义上而言是共生体——当然这是单方面的共生体。

  换句话说,如果肖恩死了的话,那么他也会死。可是如果他死了的话,肖恩却是不会因此而死亡。不过这些都不是真正的问题,最关键的是如果在他死去之前肖恩就死了的话,那么他就会受到非常严厉的惩罚,至于背叛肖恩这种行为,那么自然是更加不被允许的——唯一能够死在肖恩面前且又逃脱惩罚的做法,就是在遵循肖恩的命令和吩咐下而死。

  寇基雷没有想过死亡,因为他不喜欢之前呆着的那个空间。相反,他对于这个世界非常的满意,尽管很多时候都不可能吃得饱,而且就算偶尔几次能够吃饱也会很快就在接下来的战斗中将所有储存的能量消耗一空,但是对此寇基雷依旧没有丝毫的不满情绪。

  哪怕寇基雷知道阴影中那位神秘人不好对付,但是他也不会因此而退缩和动摇。

  当然,在对方提到了肖恩的名字之后,寇基雷反而是变得更加的警惕起来。正如之前所说,寇基雷并非是毫无智慧和意识的生物。而是他只是懒得去思考和交流而已,在对面明显表达出对肖恩的不屑和不满之色后,如果寇基雷没有变得更加警惕和慎重起来的话,那么他才是不正常的。

  “你不需要那么警惕。”阴影之中的神秘人又一次开口了。“虽然我确实在贬低肖恩那个废物,不过我并不打算对你做些什么。……当然,也不对你此行所保护的人做什么。……你看,我刚才送给你的礼物,不就是最好的证明吗?”

  礼物?

  寇基雷的眉头微皱着。他思索了大概可以算得上是“一段时间”之后。才终于想起来一开始的时候对方朝着自己扔过来的那个黑影。只不过寇基雷并未真正相信对方,因此他自然不会因为对方一句话就去查看,而是用眼角的余光扫了几眼。

  很快,寇基雷就看清对方所说的礼物到底是什么。

  那居然是之前逃走的那名断臂杀手。

  只不过此时这名杀手却是已经被寇基雷一刀两断,死得不能再死了。或者说,在被寇基雷一刀两断之前,这名杀手就已经是一具尸体了。因为寇基雷能够看到他的脸上所凝固着的惊骇神色,尤其是在配合上他那已经彻底变成铁青色的微蓝肤色后,这种惊骇之色就显得格外明显和渗人。

  “真是一个警惕的小鬼。”阴影中的声音对于寇基雷如此小心翼翼的观察模样显得有些不太满意。

  不过这一次,伴随着声音响起的。还有阴影在涌动的模样。

  寇基雷的瞳孔猛然一缩。

  这一刻,他才猛然意识到,那片阴影根本就不是阳光照耀在物体上形成的自然阴影,而是一种由强大魔力所凝聚出来的黑暗区域。这种黑暗区域可以隔绝一切光芒的照耀,自然也是一些强**师最为依赖的防护手段,所以之前寇基雷那道力量冲击撞上的并不是对方所施放出来的反力量冲击,而是这道黑暗屏障!

  换句话说,躲藏在“阴影”之中的这个人,绝对是一名实力强大的魔法师!

  当黑暗涌动得如此煮沸的开水一样时,所有的黑暗便立即开始向后退去。一如在黎明的照耀下渐渐开始退缩消失的黑夜一样。而在这股黑暗彻底消失之后,一直躲藏在黑暗之中的那位神秘人也就彻底暴露在了寇基雷的视线范围之内。

  这是一名穿着黑红相间的法师袍的骷髅!

  或者说,是一名巫妖!

  这名巫妖的眼眶里煽动着深紫色的灵魂之火,这是巫妖王所特有的标记。他身上这件黑色夹带着些许红色纹理的法师袍明显也是一件魔法道具。至少寇基雷能够看到法师袍上的黑色布料仿佛拥有意识一般会自己流动,几根金色的带穗丝带纽扣系在这件法师袍上,高领的边缘则显得格外的锋锐——兴许刚才那片黑暗就是这件法师袍所附带的特殊能力。

  巫妖的右手上握着一根完全由白骨所组成的法杖,不过法杖上面的白骨材质被打磨得非常光华,甚至还散发着犹如玉石般的清冷光泽。在法杖的顶端几根造型独特的倒钩,看起来似乎是某种强大魔兽的手骨——在这只手骨的正宗是一颗犹如成年人拳头般大小的深黑色宝石。里面蕴含着的亡灵能量是寇基雷至今所见之最。

  如果一定要对这颗宝石所蕴含的能量进行一个准确的评估,那么寇基雷认为这么一颗黑色宝石里所蕴含的能量一旦被引爆的话,就足以毁掉最少三分之一的虚空公国疆域!

  这是一名实力极为强大的巫妖王!

  当然,如果是塞西莉亚或者肖恩在场的话,那么他们立即就能够准确的认出这名巫妖王的身份。

  尸骨位面的七大巫之一,亡灵灾祸.雷克。

  “你很强,但是你就犹如一张白纸一样什么都不懂。”雷克的声音里有着一股自恃的傲慢,不过这也正符合了他身为尸骨位面七大巫之一的身份,或许寇基雷在实力完全恢复的全盛时期敢于和雷克一较高低,但是现在的话,寇基雷可不想这么做,“强者确实有遵循自己**而行动的资本,但是你也差点害了你所需要保护的人。”

  说到这里的时候,雷克扫了一眼被寇基雷彻底吞噬了生命本源的那名倒霉传奇强者:“活着的吞噬者一族,真想带回去好好研究一下呢……”几乎是这句话才说完,寇基雷就变得更加警惕起来了,这个反应自然又是引起了雷克的一阵古怪笑声:“我如果真想把你带回去研究,你早就已经成为我解剖台上的实验品了。……你们在这森林里闹得动静太大了,以至于我都不得不出来看看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

  寇基雷小心而谨慎的挪动了一下脚步,他才不会相信一只巫妖说的话,尤其是一只巫妖王。

  “放心吧,我对你虽然也很感兴趣,不过我更感兴趣的还是那个玩火的小女孩。”雷克发出一阵桀桀的怪笑声,强大的实力保障让他根本就不将寇基雷放在心上,“我已经跟着你们走了好几天了。如果不是我在控制,你们觉得你们在这片森林里能够走得那么轻松?既然那个小女孩想培养那几个女娃的能力,那么我也不介意多送一些骨头架子给她们练手,反正这些骨头架子并不值钱。……不过我之前倒是挺看好那个家伙的,或许可以制作出一具不错的深渊死骑甚至是寂灭死骑,可惜了。”

  说到这里,雷克突然扬手弹出一片白色的骨片。

  寇基雷本想挥剑打碎,但是不知道为什么,他微一迟疑之后,却还是选择了伸手接过这片骨片。只见骨片之上画着一副地图,这地图竟与叹息森林有着一模一样的地形分布,不过在上面倒是打上了一个标记,看得寇基雷有些疑惑。

  “那个标记就是那个小女孩此行的目标,他们已经被我的部队围困住了。里面有两个实力还算不错的家伙,至少能够击败我的那些大玩具,本来我是准备亲自出手解决的,不过我跟了你们几天,看得出来那些人里似乎有那个小女孩需要的目标,而我又并不清楚目标是谁,所以我可以不插手此事。”雷克沉声说道,眼眶里的火焰燃烧得格外旺盛,“但是,你们只能带走你们所需要的目标,其他人则不允许带走,那些可是很不错的素材呢。……尤其是那两个能够击杀我那么多部下的小家伙,我不介意你把他们的生命之源都吃掉,但是尸体必须给我留下完整的,否则的话……桀桀桀桀桀桀……”

  老巫妖雷克这一次发出的怪笑声,充满了浓浓的威胁之味,不过他显然已经不打算继续呆在这里。于是伴随着他的怪笑声响起,那片由亡灵魔力制作出来的黑暗便再一次将老巫妖吞噬了,然后很快就彻底消失在了寇基雷的感知之中,唯独留下了那令人感到鸡皮疙瘩的怪笑声在森林之中回响着。

  寇基雷环视了一眼周围,并未立即收起那柄重剑,因为他并不信任巫妖。

  不过在望了一眼左手上拿着的骨片,以及地上那具被自己一刀两断的尸体后,寇基雷还是陷入了一阵沉思之中。(未完待续。)

看过《战神领主》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