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战神领主 > 495. 似曾相识的强势

495. 似曾相识的强势

  肖恩一点也不想前往莱恩王都。

  作为一名目前附庸于莱恩王国的公国大公,肖恩当然是必须得亲自前往宗主国的王都对已逝的国王进行吊唁,以示尊敬。不过以今时今日肖恩的地位而言,就算他不来的话,也绝对不会有人敢对他指手画脚,当然后面的事情会变成什么样,同样也是可想而知的。

  更何况,肖恩一点也不想卷入到莱恩王国的王位角逐里去。

  因为虚空公国脱离莱恩王国已经势在必行,只要解决了蛮荒之地那些部落的最后一些小问题,虚空公国就可以顺利接过蛮荒之地的统治权,正式成为帝国——当然,这个帝国最开始必然是自称的,必须经历一系列的考验之后,才能够真正的站稳脚跟,成为奇迹大陆上的第八个帝国,或者……取代其中某一帝国的位置。

  也正因为如此,所以无论什么人成为莱恩王国的下一任国王,肖恩和对方的关系都不可能好到哪去。

  从某种意义上而言,肖恩是巴不得那位有着“福音传播者”,自称为王国女性带来幸福的三王子阿尔兰成为国王的。因为这样的话,在未来的某一天翻脸时,肖恩想必会更加愉快许多。

  不过最终,肖恩还是在海拉、尼尔以及狄安娜三人的攻势下,再{一次步入了这座辉煌之都。

  只不过与佛洛里斯侯爵所预想的情况并不同,肖恩并未答应佛洛里斯侯爵的请求,因为他并不想卷入到这场王位纷争中来。对此。佛洛里斯侯爵只能表示遗憾,然后于当天下午就选择了告辞——他或许不够了解肖恩。但是对于肖恩的性格却是非常的清楚:那就是这位大公一旦做出什么决定的话,那么就再也没有回谈的可能了。

  或许。对于佛洛里斯侯爵而言,唯一的收获就是肖恩保证自己的立场是绝对中立,不会投靠三位竞争者中的任何一位。

  这是肖恩第二次来到莱恩王国的王都。

  上一次还是在差不多三年前的时候,作为莱恩对达比昂战争的最大功臣,肖恩受到的关注无疑是最高的。只是可惜的是,在权益的分食争夺战里,那些莱恩的旧派贵族们眼光实在太过短浅——当然这并不能怪他们,毕竟肖恩不仅是一个外来户,而且还没有任何的底蕴和历史。所以自然会有人觉得能够从他身上分食了。

  只可惜,肖恩的反击实在太过强烈,而且事实也证明,他这块在别人看来是肥肉的蛋糕,也崩掉了所有试图咬上一口的人的牙齿,而且反而还让肖恩借此迈向了更高的权力巅峰——虚空公国的成立。之后一连串的事件,也都证明了肖恩就是一个行事无所顾忌的疯子,他根本就不在乎贵族之间的游戏规则。

  时隔三年之后的再一次归来,肖恩的心态与之前相比明显是截然不同的。而且排场比起三年前那一次。也显得低调许多,不过就质量上而言,却是要比那一次更加恐怖。

  而与肖恩一起前来莱恩王都,便只有被称为禁忌存在的弑杀武姬.艾丽克西斯。

  王都莱德斯恩自国王因格斯.莱恩驾崩之后。整座城市的所有彩色旗帜就全部都被收起,取而代之的则是黑白相印的王国旗帜——这些旗帜以白色作为底色,上面以黑色颜料描绘着莱恩王国的国徽。所有的旗帜都是由王都的裁缝店连夜赶制而出。然后分发到整个王都的所有住户手上,在接下来这段时间里。每家每户都必须在家门前悬挂这面旗帜,直到因格斯.莱恩国王陛下的葬礼结束一星期后。才允许取下。

  不过哪怕这样,在接下来的一年里也不允许任何王都住户悬挂任何旗帜。

  站在长青吊桥外,肖恩抬头望着城门上飘扬着的莱恩国旗——这面旗帜并未升顶,而是下降了一半的高度。事实上,在接到因格斯.莱恩驾崩的消息之后,莱恩王国境内所有领地以及两个附庸公国,即肖恩的虚空公国和亚丝娜的加罗德公国也同样下降了半旗,以示敬意。

  “这座城市里充满了腐朽的气息,就连诸神的目光都不愿投向这里。”艾丽克西斯站在肖恩的身边,黛眉微蹙,声音里透露出难以掩饰的厌恶,“这就是一国之都?……我对于这样的王国居然还没没落和灭亡感到非常惊讶。”

  作为经常和神明打交道的艾丽克西斯,她自然是有着属于她的敏锐感知,所以她确实有资格进行这种评论。哪怕她的言论直接到很容易让人无法接受,可是这种霸道却是来源于她那强悍的实力——强大的实力让艾丽克西斯养成了一股横行无忌的肆意和张扬,所以她根本就不懂得什么叫客套。

  对于艾丽克西斯如此直言不讳的评价,肖恩除了保持沉默之外,并不知道如何去应对。因为他很清楚,若非自己横插一手的话,莱恩公国没那么快成为王国,而因格斯.莱恩也不会在这个时候死去——至少,在肖恩从游戏时代来到这个世界的那一刻,吞并了达比昂的莱恩依旧是附庸于千年盟约帝国的公国,而大公依旧是因格斯.莱恩。

  “唉。”肖恩轻轻的叹了口气,“对权力的欲.望已经让这座城市里的人彻底迷失了。他们身上散发出来的腐臭恶气已经彻底侵蚀了这座城市,昔日的荣光与圣洁也已经远离了这里。”

  “你倒是看得挺清的。”艾丽克西斯撇了撇嘴,“既然如此,你还来这里干什么?”

  “我不像你,可以无拘无束。”肖恩转过身望着艾丽克西斯,他的眼神显得非常的真挚,这让艾丽克西斯微微有些动容,“我的身边跟随了太多的人。就算我不为自己考虑。我也必须为他们考虑。……这是我身为一个领主的职责。”

  艾丽克西斯第一次率先从肖恩的脸上移开目光,然后耸了耸肩。开口说道,她的声音悦耳而动人心弦:“反正自我踏上巅峰之路后。我就再也不去想这些无聊的事情。我唯一知道的,就是只要我的剑够锋利,那么就能够撕裂任何阴谋诡计,也没有人能够挡在我的面前。……能够挡住我前进之路的,只有一个原因,那就是我不够强,仅此而已。”

  “我不够……强吗?”肖恩喃喃低语一声。

  一阵快马疾奔的声音在道路上响起,伴随着这阵急促马蹄奔跑声的,还有一阵阵呼喊声响起:“让开!让开!快让开!这是无惧者。洛伦达斯侯爵大人的马车!赶紧让开!”

  仿佛是深怕不知道马车里坐着的是一个大人物似的,那名车夫一边扬鞭让马车疾驰,一边用尽全力发出呼喊声。

  这名车夫的年纪并不大,约莫二十五、六岁的样子,他本身的实力不俗,差不多有着上位白银巅峰的实力境界,似乎已经触摸到了黄金的边缘,想要突破黄金也已是指日可待。不过如果是在莱恩公国时期,这样的少年也足以堪称天资横溢。但是在吞并了达比昂王国,并且吸收了这个王国的气运后,像这样的年轻人就实在称不上是天资纵横了。

  不过也多亏了这名车夫是一名正在冲击黄金境道路的高手,所以他可以在很远的距离就开始发出吼声警告。这也就给了道路上所有行人足够的反应时间。很多平民们在听到声音后就赶紧跑到道路的两边,将最中间的道路让出来,因为他们很清楚与贵族抗争的下场是什么。

  而一些自恃稍微有些实力和底蕴的贵族。也在听到了“无惧者”的名头后,选择了避让。此时很多前来王都吊唁的贵族。都不过只是拥有一块小领地的实地贵族,他们的头衔并不算高。所以无论是家族实力还是底蕴,都要远远逊色于这位获得称号的实力贵族,更何况他还是一名侯爵。

  在莱恩王国封爵制度的公、侯、伯、子、男、勋六个阶级里,侯爵已经是最高级别的爵位头衔了,更何况还是一位实力侯爵。所以就算那些自身实力要比那位发出吼叫声的车夫更强的骑士或者各贵族领主的追随者、护卫,也都在领主的示意下选择了退让,避免和这位实力侯爵产生任何冲突。

  “无惧者,洛伦达斯……”肖恩摩挲着下巴,仔细的在脑海里思索着关于这位贵族的来历和身份。

  自他和亚丝娜退出莱恩王国公爵行列,正式晋升为莱恩王国附庸国的大公之后,莱恩王国的分封公爵便只剩五位,而且还都是极为强大的实力公爵。不过据说在近三年的时间里,因格斯.莱恩国王也先后又封赐了三个公爵的名头出去,其中两个是没有领地和官职的虚衔,一位是没有领地但是有正式官职的王都实权公爵。

  而在这些公爵之后,新一轮获赐的侯爵便多达数十人,不过大多数都没有封地和官职,只是一个虚衔而已。不过其中也不乏一些有着真正才华和实力的王国中流砥柱,像无惧者.洛伦达斯便是其中之一,据说他的封号“无惧者”是在大概一年半前的一场东部魔兽灾祸事件里,率领着一支由民兵和佣兵组成的乌合之众抵御住了那些魔兽的侵袭从而获得的。

  这个封号的名头,意为“无所畏惧,不怕牺牲”的意思。

  不过肖恩可不相信这一套,他唯一知道的,就是这位侯爵大人是站在肖恩对立面的敌人——这是一位支持荆棘草侯爵的领主。简单点说,就是这位新兴实权领主从一开始就是肖恩的敌人,双方之间根本不可能有任何友好的一面。

  “让开!前面那两个家伙!”那名车夫又一次吼起来了,因为他看到肖恩和艾丽克西斯不仅没有让路,反而还站到了他驾驭马车的行进路线上,这简直就是一种赤裸裸的挑衅行为,“车上坐着的可是无惧者,洛伦达斯侯爵大人!”

  这是一辆通体油着黑漆的马车,虽然看不出车身的木材是用什么材料所制。但是想来应该不会太过寒酸。而马车的踏脚处镀了一层白银,箱门的把守则是镀金。马车的周围则是打造了一圈的白银框架,边缘翘角处则挂着一盏造型精美的魔法灯。就连车夫坐着的驾驶位也覆盖着柔软的小牛皮。

  看起来明明处处透露着奢华,但是整辆马车却并不显得庸俗,相反还有一种内敛的低调荣光。

  拉车的是四匹高头骏马,而且还是训好的军马。以这辆马车此时疾奔的速度来看,最多再过五秒左右,就会撞上肖恩和艾丽克西斯,而且以军马那种血液里流淌着的好战因子,只怕在将肖恩等人撞飞后还会更加兴奋的追上踩踏。

  在场的平民们,眼里都流露出惊恐之色。就连那些停靠在旁的其他贵族们,也都同样是显得非常惊恐。甚至还有人开口喊着让肖恩赶紧离开,似乎是觉得肖恩等人的表现是被吓傻了,以至于呆愣在那里不敢动弹。

  肖恩和艾丽克西斯两人皆没有动弹,倒不是说他们真的被吓傻了或者其他什么,而是明显肖恩试图干点什么。所以当艾丽克西斯的双眸望向肖恩,看到肖恩面带微笑的点了点头,她的眼里便流露出一丝兴奋之色。

  “伤人就好,先不要杀人。”肖恩似乎是不放心艾丽克西斯的杀戮性格。于是急忙开口说道,“给他们点小教训,落落面子就行了。……反正如果我没猜错的话,我们这一趟王都之行不会太平静就是了。”

  “好吧。”尽管有些不满。不过艾丽克西斯在嘟囔了一声后勉强算是答应了。

  这个时候,马车已经来到了艾丽克西斯的面前。

  没有人敢看接下来那血腥的一幕,许多人甚至在为艾丽克西斯这个漂亮的女孩感到惋惜。

  只不过下一秒。人群里就爆发出了一声惊呼声。

  一股强大的气流突然炸开,将那四匹冲向艾丽克西斯的战马震得直接向左右两边摔飞出去。紧接着。整辆马车也跟着分裂开来——但是却并不是因为强大力量的拉扯而炸得四分五裂,反而像是被一柄利剑直接横切而过的分成了两个对称的左右半箱。横切面光滑得惊人,却并未伤及到马车内坐着的人。

  不过相比起那名重重的摔落在地,半天都爬不起来只能发出挣扎声的车夫而言,坐在马车内那名中年男子的反应就迅速许多了。几乎是马车分裂成左右两边摔飞出去的时候,他就已经从中跃起,一个后空翻后稳稳的落在上,而佩于腰部左右两侧的长剑也已经紧持于双手,一脸凝重的望着眼前的艾丽克西斯和肖恩两人。

  在场的人皆是一脸目瞪口呆的望着这充满戏剧性的变化。

  不过紧接着,又是一阵马蹄奔跑声响起,一支约莫二十来人的骑兵队伍此时终于从后方出现,然后赶了上来,在洛伦达斯侯爵的身后停立。战马发出一阵嘶鸣后,稳稳当当的停落,虽然最开始阵形略微有些散乱,但是很快就又恢复正常,看得出来这些骑兵平时并没有疏于训练。

  “你们是谁!”洛伦达斯沉声喝道,那种身为实权侯爵的威严气息也跟着迸发而出。

  不过肖恩并未做出任何回应——事实上,自从肖恩成名之后,黑发黑瞳就已经不再是他的标志,很多年轻人都喜欢模仿这位虚空大公,以至于现在莱恩王国实在是有太多的黑发黑瞳年轻人了,这也是洛伦达斯没有当即辨认出肖恩身份的原因——而是转身开始朝着长青吊桥走去,浑然不介意将自己的后背暴露在洛伦达斯的眼皮底下。

  如此轻蔑的举动,自然是让这位武勇过人的实权侯爵感到万分愤怒。

  “骑兵队准备!”这位侯爵大人当即就喝了一声。

  站在洛伦达斯身后的那些骑兵们很快就摆出一个楔形冲锋阵,浑然没有意识到双方彼此之间的强大差距。而他们的这个举动,自然也是引起了艾丽克西斯的极端不满,她刚才一剑切开马车的车厢但是却并未伤到洛伦达斯分毫,已经是够给面子的忍耐之举了,可是不曾想这些家伙竟然是如此不知好歹。那么艾丽克西斯自然也不会打算手下留情。

  “住手!”就在艾丽克西斯准备大开杀戒时,一声怒喝突然从长青吊桥的城墙上响起。犹如雷霆般发出阵阵滚动之声,“此值国王宁息期间。谁要是再敢动手就别怪我剑下无情!”

  所有人抬头而望,便见一名中年男子正悬浮于半空之中,满脸的威严怒色,很显然他的话并不是在开玩笑的。

  “是镇国强者温格斯.威尔华奇大人!”

  有人已经认出了这位悬空而立的中年男子身份。

  洛伦达斯的目光微微闪动,先是恭敬的行了一礼,然后才开口说道:“温格斯大人,我……”

  “我知道你干了什么。”莱恩王国的镇国强者温格斯沉声喝道,只是一句话和一个眼神就让洛伦达斯彻底闭嘴,不敢再开口。

  然后这位如今依旧停留在上位圣域巅峰的镇国强者才缓缓转过头望向肖恩。不过在他感受到肖恩的实力境界已是中位圣域时,瞳孔还是微不可察的缩了一下,紧接着才沉声说道:“虚空大公阁下,如今国王已蒙神之恩召,踏入神国御前,这是他于人世间最后的宁静之期,我希望您可以稍微克制一下。”

  温格斯的话,犹如在湖面上扔下一颗魔法爆弹,瞬间就激起了长青吊桥外这条道路所有人的震惊。而刚才被艾丽克西斯逼退。觉得羞愤难当的洛伦达斯此时更是脸色煞白,他完全无法想象,如果不是镇国强者温格斯的突然出现,他自己会落得一个什么样的下场——至少现在。他或者说他背后的势力,还没有做好和肖恩这位虚空大公再一次开战的准备。

  “我一直都很克制。”肖恩淡淡的说道,眼角余光瞄了一眼洛伦达斯。似乎是察觉到肖恩的目光,这位无惧者此刻一点也不像“无所畏惧。不怕牺牲”的样子,反而是像只鹌鹑一样瑟瑟发抖。“但是前提是建立在没有人来招惹我的情况下,否则我不介意再重复一下我三年前的做法。”

  听到肖恩如此狂妄的声音,这位只忠于王国的镇国强者温格斯似乎还想说什么来反驳,或者说挫一下肖恩的锐气,可是话还未出口,他就感受到一道更加锐利的杀机锁定在自己的身上。待到温格斯定睛一看时,却是发现这道杀机是来源于跟随在肖恩身边的那名黑发女子,而且温格斯还有一种直觉,自己绝不是这个女人的对手。

  这个念头刚一冒出,温格斯的内心就感到一阵震骇。

  不过肖恩,可没有理会温格斯这位镇国强者在想什么,既然他想说的、该说的话都说完了,于是他便继续迈步向前。这一次,别说是排队了,根本就没有人敢挡在肖恩的面前,所有人都恨不得离肖恩这位虚空大公远远的才好,深怕一不小心成为了他的出气对象——毕竟在场的人可没有人踏入了圣域境界,所以根本就无法意识到刚才温格斯和肖恩对峙时的危机,所以在他们看来肖恩是被温格斯这位镇国强者削了面子。

  按照贵族们的了解,身份地位越高的人,被削了面子越是会想要寻找出气筒发泄,所以这个时候自然不会有人想送上门充当那个出气筒了。哪怕在场的这些人里几乎所有人都想和肖恩这位虚空大公打好关系,可他们也绝不会选择现在,而是已经开始想方设法如何在入城后去敲开肖恩那扇会客室的门了。

  伴随着长青吊桥门前的纷争开始传入王都,肖恩这位虚空大公强势入城的消息自然也开始变得越来越神奇。而王都里的一些老人,也不由得回想起三年前,这位虚空大公似乎也是这么强势的入城——两次进入王都几乎是如出一辙的相似,只不过上一次有见血,这一次却是看在国王驾崩的份上,所以没有见血。

  而对肖恩的到来,自然是有人欢喜有人忧愁,甚至还有充满各种恶毒的咒骂。(未完待续……)

  ps:第二更到,今天两章合计一共是1.1w+字……

看过《战神领主》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