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战神领主 > 497. 王位的争夺者们

497. 王位的争夺者们

  readx;在被称为“王都魔灾”的魔神入侵事件结束后,因格斯.莱恩便第一时间雇佣工人对王国第七大道进行了修葺。追小说哪里快去眼快这条大道素来有着贵族街的别称,原因是几乎整个王都的贵族全部都扎根于此,所以当因格斯国王陛下要修葺这条被损坏得格外严重的大道时,这些贵族们也是狠狠的出了一把力。

  当然,根据佛洛里斯侯爵的说法,应该是国王陛下狠狠的敲诈了他们一把。不过作为回报,国王陛下也默认了这些贵族们在重新修葺自己的房屋时进行的那些改造——据说有不少贵族把房子内部装潢得比皇宫还要辉煌,原本这种行为是被禁止的,但是看在被国王陛下敲诈了一大笔资金的份上,这位贤明的国王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

  就在伊丽莎白敲响了肖恩房门的同时,一辆马车在王国第七大道上疾行着,不过在这条大道上行至一半时,就停了下来。

  一座宽度达到五米的巨大铁门,正好在这辆停下来的马车侧面。

  铁门的正中是一个银质的圆盘,上面以浮雕的手法汇刻了一条缠绕在枯木上的荆棘,荆棘与枯木的周围则是满眼的绿色,看起来像是一片草地的模样。

  这就是艾特家族的家徽:荆棘草。

  第一任艾特家族的族长所使用的家徽是一片绿野,意喻着家族的顽强与永不磨灭。不过这个家族在第三任族长接任的时候,便因为一场争风吃醋的行为给家族带来了灭顶之灾,以至于艾特家族差点因此而被灭族,之后在经历了第四和第五族长的努力之后,艾特家族才算是真正的走入了王都贵族的圈子,不过那个时候莱恩王国已经降格为公国了。

  但是艾特家族在卫国战争中确实有着不可磨灭的杰出贡献,所以当时的莱恩国王准许艾特家族在自己的家徽上添加一道荆棘作为荣耀。只不过出于战败国一方的考虑,这道荆棘自然不能明目张胆的添加上去——事实上,在莱恩王国降格为公国之后,国内所有带有荆棘荣耀图案的贵族都必须把这道象征着守卫荣耀的荆棘摘下。

  只有艾特家族。为了让族人永远记住这个荣耀和耻辱,他重新设计了家族的家徽,也因此才有了如今的图案:荆棘草。其目的就是为了让族人永远都记住,艾特家族是一个永不言败的荣耀家族。不过传承到如今,艾特家族还能够记住这一祖训的家族年轻人,已然不多。

  麦克尔显然就是其中之一。

  但是很明显的是,这位多次与公爵头衔擦肩而过的实力侯爵显然把这种坚韧不拔的韧性用错了地方。

  略显破旧的马车车门很快就被打开,一名神色显得有些匆忙和狼狈的中年男子正从这辆马车上跳了下来。荆棘草府邸的正门并未开启。不过侧门倒是被打开了,一名全副武装的骑士正站在侧门旁边。这名中年男子很快就迈步朝着侧门小跑过去,待到其通过之后,那名骑士也以同样迅速的速度将侧门关上,然后在前方引路。

  那名在前方引路的骑士并没有选择走大道,反而是在府邸的一些小道上前进。也不知道是他对整个府邸都极为熟悉,还是因为其他原因所致,这一路上他们都没有遇到任何一名仆役。

  “就是这了。”那名引路的骑士带着中年男子来到一栋看起来似乎是仓库还是什么之类的破旧建筑物前,瓮声瓮气的说道,“侯爵大人正在里面等您。因为职责关系,我不方便入内,请大人见谅。”

  “我知道了。”这名看似有些狼狈的中年男子微微点头,算是对这名骑士的回礼,然后他便踏步走入这间房屋。

  房屋内的光线并不昏暗,相反甚至可以说是明亮——尽管房屋的所有窗户都被封上,但是房子里却放着十数盏魔法灯,这些散发着柔和光芒的魔法灯将整个房子都照耀得如同白昼一般,而且房内散发着的清香也让人感到一阵舒爽——中年男子微微嗅动了一下鼻子,然后就醒悟过来。这股清香的味道是一种炼金药剂,可以让人的头脑保持清醒。

  房子里此时已经坐着两个人,其中一位就是荆棘草侯爵,麦克尔.艾特。

  而背对着门口的那人倒是看不出身份。唯一能够看到的就是这人有一头璀璨的金色头发。

  中年男子先是露出几分疑惑之色,不过他很快就猜到了这人的身份,脸色猛然一变,当即就半跪于地,低头说道:“无惧者.洛伦达斯参见阿尔兰殿下。”

  这名略显狼狈的中年,就是之前在长青吊桥差点死于艾丽克西斯剑下的无惧者.洛伦达斯侯爵。他虽然和荆棘草麦克尔.艾特侯爵同为实力侯爵。但是他却是一位新兴贵族,无论是根基还是底蕴都无法和足以与实力公爵叫板的麦克尔.艾特相提并论,所以归拢于荆棘草麾下,成为他的忠臣自然也不是什么无法接受的事实。

  正是因为这位无惧者侯爵的决定,所以他很快就成为了荆棘草侯爵麾下最为重要的战力,同时也是荆棘草侯爵的心腹嫡系。

  这一点,从这个房间里只有他们三个人就可以看得出来。

  “洛伦达斯大人,快起来吧,您这样的举动可真是让我受宠若惊。”阿尔兰在听到洛伦达斯的话后,就站了起来,然后赶紧转身上前将洛伦达斯扶了起来,他的动作显得不疾不徐,带有一种王族所独有的高傲,可是正是因为这种高傲,再加上他看似不做作的微笑,反倒是更让洛伦达斯感到一丝感激和激动。

  只是,这方面双方的表演到底有几分是真实的,那就只有他们自己才知道了。

  不过这并不妨碍洛伦达斯在近距离观察这位以风流而出名的三王子。

  阿尔兰.莱恩,拥有一头宛如黄金般的璀璨头发,和一副非常俊美的面容——这份相貌得益于他那位来自森林精灵一族的母亲。这位王子殿下的身材颇为高挑,差不多接近一米八左右,浑身上下流露着一种非常独特的自然气质,他的声音温和而富有磁性,无论怎么看都是一位足以成为许多女性梦中情人的优秀男子。

  “你差点就毁了我们的好事。”相比起温和的阿尔兰王子,荆棘草侯爵麦克尔.艾特的神色就显得非常难看了。“不过好在你不是一个蠢货,没有正面去挑衅那只疯狗,否则的话……无惧者恐怕就要成为一个笑话了。”

  “您教训得是,侯爵大人。”洛伦达斯微微低头说道。“这段时间的安逸生活,确实让我大意和骄纵了,以后我会注意的。”

  “好了好了,麦克尔大人,就别再责怪洛伦达斯大人了。”扮演着白脸角色的阿尔兰笑着说道。打破了这种略微有些沉默严肃的气氛,“有些事总是要往好的一面去想。至少洛伦达斯大人也为了我们带来了一些情报嘛,对吧?”

  “是的。”洛伦达斯点头说道。

  于是在阿尔兰的邀请下,洛伦达斯很快就坐到了那张原本只有两个人坐着的桌子旁,开始向阿尔兰和麦克尔讲述他在长青吊桥时所发生的事。

  不得不说,这位有着无惧者之称的洛伦达斯侯爵,或许还拥有一些吟游诗人的天赋。在他的描述下,并未在场的阿尔兰王子和麦克尔侯爵两人都有一种亲临其境的感觉,尤其是在提及马车被突然分裂的那一幕时,两个人的内心更是突然产生一丝轻颤——尤其是阿尔兰王子。本身没有任何武技基础的他更是感到一阵惊恐。

  不过是短短几分钟的事情,但是在洛伦达斯的描述下,却是足足用了三、四倍的时间才讲完——当然,中途因为麦克尔侯爵和阿尔兰王子的一些提问,所以洛伦达斯也不得不在细节方面进行补充。

  待到洛伦达斯讲完后,房间内陷入了一阵沉默之中。

  片刻后,率先开口打破沉默的是阿尔兰王子:“将马车劈成两半的……会不会是温格华大人出的手呢?毕竟,当时他就在旁边,而且从他开口所说的话来看……显然他一直都在关注着事态的发展。”

  “温格华大人在关注事态发展这很正常,但是如果说温格华大人能够在那么远的位置上出手阻止马车的前进。并且还将洛伦达斯大人逼退又不伤及分毫,那么他恐怕已经是传奇强者了。”麦克尔的眼里闪过一丝轻蔑,不过他伪装得很好,并未被阿尔兰察觉。“不过也不排除有其他传奇强者出手的可能性,或者……”

  “或者那个女人本身,就是一名传奇强者……”洛伦达斯有些艰难的咽了一下口水。

  回想起自己之前鲁莽而骄纵的举动,此时洛伦达斯的内心就是一阵惧怕。他如今的实力不过是准圣域的境界,距离真正的圣域还有一段距离,不过他凭借着勇敢果断的作战风格确实获得了“无惧者”的称号——获得这个称号的人。只要能够踏入圣域境界,那么必然可以取得“无畏者”的称号。

  但是就算再无所畏惧的人,面对传奇强者这种毫无可能战胜的敌人时,也不可能不感到恐惧。

  “看起来,那位虚空大公身边是真的人才济济。”麦克尔恨声说道,“如此一来,王都现在已经汇聚了三位传奇强者了。”

  “三……三位?”洛伦达斯有些疑惑的说道。

  他显然是知道自己因为领地事务拖延了前来王都的时间所以错过了许多好事。但是让他无论如何也想象不出来的,是莱恩王国如今居然有三位传奇强者!这可是已经达到超一流王国的水准了!尽管其中一位是隶属于虚空公国的,这很有可能会导致虚空公国从附庸国的身份独立出去,但是不管怎么说,莱恩王国如今的底蕴也可以算得上是非常的强盛。

  阿尔兰望了一眼有些惊诧的洛伦达斯,然后笑了笑:“不过很可惜,其中两位并不属于我们莱恩王国。一位则很有可能是那位你稍早时候遇到的那名跟在肖恩大公身边的女性,如果情报属实的话,她应该算是虚空公国的人。而另一位,则是加罗德公国亚丝娜大公的追随者,伊丽莎白.巴蒂安小姐。……我猜想,如果巴蒂安家族早知道伊丽莎白的天赋的话,恐怕当初就不会把她赶走了吧。”

  “那……还有一位呢?”洛伦达斯开口问道。

  “哦,那一位在我亲爱的哥哥。亚达斯殿下的手上。”阿尔兰王子笑了笑,“我哥哥从一开始就没想过要隐藏这位传奇强者,而是非常高调的将他摆上了台面。……只是我哥哥无论如何也没有想到,亚丝娜大公身边也出现了一位传奇强者。唔。不过目前来看,肖恩大公身边也出现了一位,想来我那位哥哥现在应该是很头痛才对。”

  “能够让亚当斯殿下头痛固然是好事,不过这事对于我们而言,也不是什么好事。”麦克尔深呼吸了一下。然后脸色显得有些难看,“本以为终于可以报仇,却没想到敌人的实力却增长得比我预料的还快……”

  “请恕我离开王都太久所以对于王都近几年来发生的事都有些不太清楚,能不能请麦克尔大人和我说一说,您与那位虚空大公有什么实际性的冲突呢?”阿尔兰一脸惊讶的说道,“据我所知,您似乎从来就没有与那位大公有过真正的正面冲突吧?就算是当初您拟定的塞内贵族同盟计划,您在其中所扮演的角色似乎也只是一个中介者而已啊。”

  听到阿尔兰的话,麦克尔微微一愣,旋即才抬起头:“阿尔兰殿下。您的意思是……”

  “我在想,既然我们没有和那位虚空大公产生任何实际上的冲突,那么为什么不能和其好好商谈一下呢?”阿尔兰露出一个迷人的微笑,不得不说的是,这位有着一半精灵血统的王子殿下确实非常的俊美,尤其是他露出微笑时的模样更是显得格外的让人心醉,“在我看来,一位虚空大公可是要比那几位已经彻底失去权势与地位、身份的结盟者,更有价值得多了。”

  麦克尔没有立即回话,而是露出深思之色。只不过眉宇间似乎有些忧愁。

  阿尔兰的嘴角微微一扬,决定放上最后一根稻草:“贵族之间讲究的不是利益吗?只要拥有足够的利益,而且又能够让麦克尔大人保证您依旧处于王国权力中心,牺牲几枚已经毫无价值的棋子。不是很正常的事吗?”

  麦克尔.艾特收敛了脸上那种忧愁之色,取而代之的是一脸的坚定:“您说得对,阿尔兰殿下。如果能够取得虚空大公的支持,那么对于您登上王座的事自然是会顺利许多。现在亚当斯殿下身边有一位传奇强者,而且根据情报,四公主弗尔希斯似乎也已经取得了亚丝娜大公的支持。在顶端战力方面已经拥有和亚当斯殿下抗衡的实力。”

  “唔,亚丝娜大公也并不是不可以争取的对象。”阿尔兰微微一笑,“我那位妹妹能力确实出众,不过由一名女性担任一国之君的话也有些不妥。……或许,我能够取得他们的支持也说不定呢。如果一切顺利的话,拥有两位大公支持的我,就不是王兄所能够对抗的了。”

  “这是必然的。”麦克尔侯爵点了点头,“那么这样看来,我需要准备一份礼物去向肖恩大公表示一下。”

  “这个主意不错。”阿尔兰笑着点了点头,“那么既然我们已经做出了决定,接下来一些事情的处理,就有牢麦克尔大人您多费心了。……毕竟,我虽然贵为王子,可是我想没有多少贵族会看好我呢。”

  “那是他们一直都不知道阿尔兰殿下您的深藏不露。”麦克尔握拳轻抵于胸口,然后向阿尔兰微微行礼,“如果阿尔兰殿下展露锋芒的话,没有任何人能够抵挡得住您的前进。”

  “啊哈哈,麦克尔大人您如此夸赞我,我会不好意思的。”阿尔兰笑得同样夸张,不过他借着夸张的笑容动作而微微仰起的头的眼睛里,却是没有丝毫笑意流露出来,“那么我就先告辞了。”

  说罢,这位三王子阿尔兰就拿起旁边的披风,兜罩到身上后就起身离开。返回的路上依旧是那名骑士在前方带路,只不过这一次并未从正门离开,而是从一处后门出去,在这里已经有一辆显得破旧的马车等候于旁,见到阿尔兰王子的出现后,一名一直站立于旁的管家服饰的年轻男子迅速打开马车的车门。将阿尔兰迎了上去,然后他自己也上了马车后就示意马车启程。

  坐在马车之中,阿尔兰终于将兜帽掀开,露出一张与之前那种嬉笑模样所截然不同的神色。

  “殿下。您需要休息了。”那名管家装束的年轻人轻轻的敛了一下自己发丝,露出隐藏在头发底下的尖耳朵,这赫然是一名精灵,而且还是血脉纯粹的真正精灵,而不是和阿尔兰这样的半精灵。如果仔细观察的话,甚至可以看到这名精灵脸上刻意抹着的粉末和伪装,以掩盖自己的真实面容,当然还有依靠车厢沙发上后微微隆起的胸部。

  “梵妮,事情没有你想象中的那么简单。”阿尔兰轻轻的叹了口气,“算上你,现在王都里已经拥有四位传奇强者了。”

  “又出现了一位?”名为梵妮的女性精灵愣了一下,“为什么我没有感应到气息呢?”

  “说不定也是一位精通于隐匿气息的传奇强者,就像你一样,可以利用自然之力掩盖身上的气息。让人无法探查到你。”阿尔兰柔声说道,“不过我可以肯定,那绝对是一位传奇强者,而且还是极其擅长战斗的传奇强者。这样的传奇强者可不好对付啊,如果她不站在我们这边的话……”

  “请殿下放心,任何阻碍到你的敌人,都会成为我剑下的亡魂。”梵妮轻声说道,不过就算她的声音再轻柔,此时也充满了一种无与伦比的杀气,“无论是那位雷霆之女伊丽莎白。还是那位誓约骑士劳伦,都不是我的对手。就算那位新出现的传奇强者是位极擅长战斗的传奇强者,也绝对挡不住我的陨星剑技。”

  “恩,我相信你。梵妮。”阿尔兰露出一个迷人的微笑,这个笑容是他发自内心的真挚笑容,与以往他无论对谁都露出的笑容有着本质上的截然不同,“不过啊,我可还没想要对我们那两位有可能是未来盟友的人动手呢。或许……我们现在应该先去拜访一下那位神迹领主,说不定他会同意成为我们的同伴。”

  “他会同意的。”梵妮依旧柔声回答着。只不过她话语里的杀气却没有丝毫的减弱。

  “噢,不不不,亲爱的梵妮,你这么杀气腾腾可不好,这会吓到我们的未来盟友的。”阿尔兰笑着说道,“把这个国家交给我那位只知道打仗的哥哥,这根本就是促使莱恩的灭亡。虽然我很欣赏我那位妹妹,只是她确实缺乏足够的魄力,如果我能够取得王位,并且拥有他们的帮助,那么我一定可以让莱恩更加强盛。”

  “我相信您一定可以让莱恩步上更加强盛的道路。”梵妮难得的也露出了一个微笑。

  “现在嘛,先让我那位尊敬的哥哥去碰壁和苦恼好了。”阿尔兰转过头,透过车厢的窗户望向外面的街道,“只会用军人的方式去思考的人,本来就不适合治理国家。”

  事实上,事情确实如同阿尔兰所预料的那般,位于王宫之中的亚当斯正陷入了一种苦恼和纠结之中。

  三王子阿尔兰拥有非常出色的外交手段,这从某种方面上而言,也代表着这位王子殿下拥有非常出色的政治嗅觉——当然出色的政治嗅觉却并不代表他在治理内政方面就同样出色。相反,阿尔兰更擅于利用犀利的言辞和清晰的逻辑来解决那些政见不同的敌人们,又或者是用他那些甜言蜜语来勾搭一位又一位的少女。

  而大王子亚当斯,则表现得更像是一位莽夫——当然,他的统帅和指挥能力确实不俗,但是也就只局限于战术的运用方面。他虽然有“莱恩北境无冕之王”的称呼,不过历次战争时制订战略计划的却并不是他,而是他身后的幕僚团。作为一军统帅的亚当斯,他是依靠着自己的勇武、果敢来征服他人。

  当然,也有很大的原因是出自于他麾下最为得力的副手,誓约骑士.劳伦。

  此时,与阿尔兰、麦克尔之前所讨论的情况一模一样的情报,正摆放在这位大王子亚当斯的书桌前。

  不过与阿尔兰等人还在猜测艾丽克西斯的实力是否已经踏入传奇所不同的,是亚当斯收获的这份情报已经清楚的表明,跟随在虚空大公肖恩身边的那位女子,是一位货真价实的传奇强者。而且恐怕还要比一般的传奇强者更强一些。

  “劳伦,对于这副情报,你怎么看?”亚当斯有些恼火的说着。

  “如果是我出手的话,无论是那四匹马还是那位车夫。又或者是坐在马车里的那位无惧者侯爵,都不可能从我的剑下逃生。”名为劳伦的传奇强者扫了一眼情报,然后沉声说道,“所以单纯从技巧性而言,我不如她。……但是在力量方面。我并不认为对方能够赢得了我。”

  “那么假设你需要和对方交手的话,你有多少成把握获胜?”

  “十成。”劳伦淡淡的说道,不过语气里有着掩盖不住的骄傲,“我是您的誓约骑士,只要您不死,我便永远都不会死,所以就算她的进攻再具备侵略性和技巧性,甚至就算我的速度跟不上她,可是我永远不会真正的死去,她的一切攻击就毫无意义。除非……她也是誓约骑士。”

  “现在城里已经有三位传奇强者了。这确实让我感到有些不安。”亚当斯皱了一下眉头,“可是该死的,父王居然临死前也没有选定继承人,要不然我也不会变得如此被动了。”

  这位亚当斯王子显然根本就没有考虑过,因格斯.莱恩这位国王陛下不会把王位传给他这种可能性。在他看来,自己被称之为北境无冕之王,那么这莱恩王国的下一任继承人也必然只会是他,根本就不可能有旁落的可能性。因此当听到还有人跳出来要和他争夺这王位继承人时,亚当斯的怒火可想而知。

  尤其是,在他得知作为他父亲的随身近臣居然没有选择投靠他。而是投靠了自己的妹妹弗尔希斯时,他直接就把因格斯的死的嫌疑推到了佛洛里斯侯爵的头上。甚至认为,这一切都是自己的妹妹弗尔希斯丧心病狂的想要抢夺王位而指示的,若不是没有确凿证据的话。他早就命令劳伦直接杀上门了。

  “我觉得,我们并不需要和这位虚空大公处于敌对面。”劳伦看着亚当斯陷入一种焦躁之中,沉默了片刻后才开口说道,“这位大公并没有明确的选择立场,所以我们可以把他争取过来,这样一来我们的赢面就会大得多了。……拥有两位传奇强者支持的您。必然不会有人敢反对您的。”

  “不可能的!”亚当斯冷冷的说道,“虚空大公和亚丝娜走得很近,他有今天的成就几乎都是亚丝娜所赐予的。有传闻说,这位虚空大公就是亚丝娜的面首,或者说是秘密情人,所以他一定会和亚丝娜联手的。……就算他们不联手,我也不可能放任与亚丝娜有亲密关系的人活着。”

  听到亚当斯的话,劳伦并没有再说什么。

  他跟随这位王子殿下已经非常久了,所以对于这位王子殿下的性格他非常的清楚。或许在十年前的时候,这位王子殿下的性格非常的坦诚,算得上是有勇有谋,可是自那场被亚丝娜全面压制的大败之后,这位王子的性格就彻底扭曲了,再加上于王国北境那边的一系列辉煌战事,这自然是养成了这位王子更加目中无人的骄狂性格。

  尤其是,当自己死于一场叛乱,然后又被亚当斯殿下以神秘的亚瑟王魔咒复活成誓约骑士,突破了实力极限成为传奇强者之后,劳伦就发现亚当斯殿下行事更加无所顾忌了。也就是这之后,亚当斯才终于闯出了北境无冕之王的称呼,不过这一切都是建立在绝对的统治政权上,那些反对亚当斯的北方领主,基本都已经死绝了。

  “亚丝娜,我一定会让她跪着求饶的!”亚当斯狠狠的砸了一下书桌,脸上露出着复仇的狰狞之色,“这十年来,我等的就是这一刻。……如果不是她现在身边有位雷霆之女的话……”

  “如果殿下您有需求,我可以现在就将那位雷霆之女解决了。”劳伦淡淡的说道。

  似乎在他的认知中,根本就没有人是他的对手一样。不过凭借他与不死生物几乎一模一样的特质而言,不清楚其底细的人确实无法在第一次战斗中就取得胜利,尤其是劳伦生前还是一位实力不弱的实战型强者,比起那些依靠资源堆砌出来却连一点实战经验都没有的绣花枕头而言,劳伦的战斗力委实可怕。

  “不,还不是时候。”亚当斯虽然因为当年的耻辱而导致心性有所扭曲,但是至少他还没有真的丧失理智,“如果杀了伊丽莎白的话,巴蒂安家族肯定不会善罢甘休。他们最近一直在试图和伊丽莎白取得联系,希望能够将其迎回家族,只不过进展并不太大而已。……所以在现在王位继承人的争夺没有分出胜负之前,不宜轻举妄动,最起码也要等到父王下葬之后。”

  “我明白了。”劳伦微微躬身,“那么,我们现在要怎么做?”

  “我们去找巴蒂安的当家,只要能够将伊丽莎白劝回巴蒂安家族,或者让她与巴蒂安家族的利益重新绑定在一起,那么就没有什么可顾忌的了。”亚当斯思索了一下,然后沉声说道,“至于那位叫肖恩的虚空领主,等我成为国王之后有的是办法收拾他。……不过区区一个公国而已!”(未完待续。)

看过《战神领主》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