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战神领主 > 501. 弑杀武姬

501. 弑杀武姬

  皇家玫瑰庄园的风景确实非常优美,无论从哪方面而言,这里确实完全符合王都贵族们那挑剔的眼光,哪怕就算是精灵族的人来了,也绝对挑不出任何毛病。www.baiyuege.com

  此时,肖恩就在三楼的一个房间窗户变,眺望着这座庄园的前庭。

  站在这里,他能够欣赏到一片完全由玫瑰花组成的海洋——艳丽的红玫瑰与白玫瑰、黑玫瑰所组成的花海散发着一种难言的魅力。尤其是红玫瑰的种植布局看起来就像是一朵盛开的玫瑰花,而其根茎则是由黑玫瑰组成,背景则是一片纯白的白玫瑰,看起来显得格外的迷人。

  不过很可惜的是,肖恩还真的没有心情去欣赏这些美景。他只是有些疲惫的揉了揉眉心,脸上流露出来的神色有些难看。

  他和亚丝娜、薇薇安的交流进展,并不顺利:肖恩无法劝服亚丝娜放弃支持弗尔希斯公主殿下;而亚丝娜也无法让肖恩铁下心来支持她。事实上,无论是肖恩还是亚丝娜彼此都很清楚,只要亚丝娜抛出过去的战友情,那么肖恩肯定会无条件答应亚丝娜的要求,可是亚丝娜却偏偏不像这么做。

  所以,最终的交涉就是只能当作简单的拉家常,闭口不再提此事。

  这样的氛围,自然不能算得上是多么友好与和谐了。

  房间的门被轻轻的推开。

  尽管声音轻微到可以忽略不计——至少肖恩就没有听到声音。无论是开门声还是脚步声——不过这并不妨碍肖恩知道进来的人是谁。他甚至没有回头,就已经开口了:“看起来你的心情很不错呢,我都能够感受到你那快要把我也一起感染了的欢快心情。不过……”

  肖恩嗅了嗅鼻子,然后才转过声望这笑靥满面的艾丽克西斯:“这血腥气真是浓郁,看起来杀了不少人呢?”

  “杀了一些黑暗行者。”艾丽克西斯走到桌子边,然后给自己倒了满满的一杯水,一饮而尽,“……至少今晚这个庄园的人都可以睡一个好觉了。不过可惜的是,还是不知道幕后的安排者是谁。不然的话我们直接找上门去,就什么事都可以解决了。”

  “我也这么觉得。幕后的家伙比我们想象中的要谨慎多了。”肖恩无奈的苦笑一声,然后叹了口气,“不过杀手是黑暗行者的话倒是可以理解,难怪那些杀手每次都可以这么顺利的找到进入庄园内部的道路。一般人还真的防不住这些家伙,至少在潜入方面他们要比阴影刺客之类的更擅长。……不过,我原以为你是遇到什么旗鼓相当的对手呢……”

  “确实遇到一个旗鼓相当的对手呢。”艾丽克西斯笑着说道,神色显得非常的满意,“一个实力还不错的小家伙,让我玩得很尽兴呢。……比我以前在绿森位面遇到的绝剑者都要强。”

  肖恩不知道什么绿森位面之类的玩意,或许这是艾丽克西斯没有被关在那个“笼子世界”之前曾经所去过的某个位面。不过从位面的名字以及艾丽克西斯提到的绝剑者这个名头来看,那应该是一个到处充满精灵的位面,就是不知道那些精灵品种到底是什么。不过只从字面上看,应该是森林精灵一族。

  至于绝剑者,这个名头在外界或许没什么人知道。但是在精灵族却绝对算是响当当的职阶。

  精灵族在箭术与魔法方面的天赋非常惊人,相对而言剑技方面就要略微逊色一点。只不过这种逊色也仅仅只是相对而言,实际上相比起人类普遍还是比较强的,尤其是精灵一族的剑舞者,更是剑术方面的佼佼者。肖恩之前忽悠到的合作伙伴,维尼亚.破风。就是剑舞者方面的天才。

  不过众所周知,剑舞者都是技巧战方面的宗师。相反在力量、耐力等方面都略有不足。所以为了弥补这方面的不足,精灵剑舞者在踏入圣域之后就会转而在这方面上苦练和钻研,若是能够因此而踏入传奇境界的话,那么身体各方面的短板就会得到弥补,从而获得强大的均衡战力,甚至不再只是局限于使用短剑或者轻剑,甚至可以挥舞起两把重剑。

  这样的剑舞者,就会被冠以绝剑者的称呼——说白了,就是特殊进阶职业。

  不过哪怕是一般的绝剑者,也绝对是标准的十二阶传奇职业。

  艾丽克西斯说她遇到的这个比她之前遇到的都要强,那得是多少阶?十三阶还是十四阶?

  肖恩可不相信会是十五阶的传奇巅峰强者。

  莱恩王国突然间蹦出三位传奇强者——实际上,严格来算只有两位,伊丽莎白是亚丝娜的追随者,按照气运论来算的话,她是依靠这加罗德公国的气运产生的——这样的水准已经足够让莱恩王国跻身顶尖的超一流王国水准了。毕竟圣域强者在成为这个世界的高端战力成员后,就等于是进入这个圈子,所以打交道也会比较频繁一些,但是传奇强者这还真不是烂大街的白菜——或许也只有七大帝国那些顶尖层次的圈子里才能够同时看到好几位一起出场的盛大场面。

  但是要说随便一逛就能够遇到传奇巅峰乃至超级强者这种水准的人物,那么除非是有超级强者在七大帝国闹事,或者是误闯什么特殊的禁忌地区——例如如今已经被雷克所霸占了的叹息森林、精灵和兽人矮人共治的外陆、曾经被贝斯拜访过黑潮密林等等。

  “我想,那位绝剑者能够听到你的这句评价,他应该死得非常荣幸了。”肖恩想了想,还是简单的评价了一句。

  “我觉得我应该纠正你两个错误。”艾丽克西斯歪着头想了一会。然后才开口说道,“第一,这是一位女性精灵。而且还非常的年轻,应该不会超过两百岁,就精灵这个族群的年龄和实力对比而言,这是一位天才!……第二,她还没死呢。”

  相对于精灵族八十岁才算是成年的年龄而言,两百岁大概也就是不到三十岁的程度。在这个年龄就已经是一名传奇强者,这名女精灵在精灵族也绝对可以称得上是天才中的天才——比起维尼亚.破风。那绝对高出好几个能级的潜力天才。

  “没死?”相对起第一个被纠正的错误,第二个才是肖恩真正震惊的地方。“居然有能够从你手上逃脱的人?难道这是一位超级强者!?”

  “当然不是。”艾丽克西斯摇了摇头,“她的实力大概也就是十三阶临界点的程度吧,再加把劲或者是彻底展露实力的话,应该可以达到十四阶的程度。……和我战斗的时候。我可以看得出她应该还有一门压箱底的绝活没有施展,所以大概只发挥出接近十四阶的战力,不过比起庄园里的那位和王宫里的那位,这位女精灵确实可以忽视他们。……当然,我是指一对一的情况下,若是他们两位联手的话,这位女精灵也就只能自保了。”

  “这样的人……居然能够从你的手上逃脱?”肖恩简直难以置信,他甚至怀疑,自己召唤出来的艾丽克西斯是不是一位冒牌货了。“你不是……”

  “我当然也没有施展全力啦。”艾丽克西斯哪不知道肖恩在想什么,直截了当的开口说道,“唔……与其说我没有施展全力。倒不如说我只是使用了单剑术而已,甚至就连劲力都没有使用。”

  “等等……单剑术?劲力?这些都是什么?”肖恩一脸的疑惑。

  在肖恩的印象中,这位弑杀武姬的强项一共有四个,分别是剑术、枪术、体术以及弑杀领域。尽管这些介绍都非常的笼统,甚至让人有些摸不着头脑,但是好歹还是一目了然。毕竟艾丽克西斯的武器就是一柄剑刃枪和两柄斩刃。可是这单剑术、劲力又是什么鬼?

  艾丽克西斯拍了拍自己身边的两柄斩刃,然后一脸理所当然的说道:“单剑术。当然就是指我只用一把剑啦!这还用问?你的大脑里装的都都是些什么啊?泥浆吗?”

  肖恩望了一眼挂在艾丽克西斯腰上的两柄斩刃,虽然看起来造型一模一样,不过在细节上还是略微有些区分的,其中最明显的就是两柄斩刃的剑柄分别是一黑一白。

  “那你使用两把剑的时候,是不是就叫双剑术?”肖恩开口问道。

  “当然。”艾丽克西斯一脸骄傲的点了点头,那目光看起来像是在说,终于承认肖恩略微有点智商了。

  而肖恩,自然也就是一脸的面部抽搐:这是多么随性的取名方式啊。

  不过在艾丽克西斯的简单解释和描述下,肖恩总算是知道艾丽克西斯名单介绍上那几个强项为什么会那么简单和干脆了。当然,自然也就知道为什么艾丽克西斯会被称为禁忌的存在了。

  理由很简单。

  剑术、枪术、体术这方面,艾丽克西斯已经完全达到了巅峰造极的程度,基本上只要与这三个专长有关的武技,她都能够发挥出超越极限的水准。虽然在领域高度上无法和像贝斯这样的世界级怪物相提并论,但是一般所谓的什么剑圣、剑帝之流,也别想在剑术方面超越艾丽克西斯。

  至于其他两个领域,也是如此。

  也正是因为这种特性,所以艾丽克西斯的实力发挥水准也就有了很大的特殊性。

  在正常状况下,哪怕什么武器都不使用,艾丽克西斯也拥有十二阶传奇强者的战斗力,或者说仅是肉身力量她就已经达到传奇强者的程度。基本上,只要是普通的传奇强者,艾丽克西斯甚至可以连兵器都不需要使用就直接捏爆对方。

  而在运用了劲力——实际上就是奇迹大陆的斗气——之后,艾丽克西斯的实力就会全面性的提升一大阶,差不多相当于接近十三阶巅峰的战斗力。这个状态之下。肖恩简单的理解为斗姬模式。

  如果是在加入了单剑术之后,艾丽克西斯虽然在肉体强度、速度等方面并没有显著性的实力提升,但是在攻击力、防御力以及武技——亦即是战斗技巧等属于战斗力的方面上。则会再度大幅度提升,差不多达到十四阶临界点的水准。肖恩将这种状态下的艾丽克西斯称为武姬模式,在这一模式下虽然实力水准还没有真正达到传奇巅峰的水准,但是哪怕面对传奇巅峰也不会有丝毫的逊色。

  而若是双剑术齐出的话,那么艾丽克西斯就是可以达到超级强者甚至以上的水准。因为使用双剑的话,艾丽克西斯的战斗战术、战斗技巧、杀伤力、防御能力等等都会得到更大幅度的提升,基本上和玩无双没什么区别了。哪怕是一般的十六阶超级强者都很难挡得住这种状态的艾丽克西斯,所以肖恩将这种状态的艾丽克西斯定义为弑杀模式。

  不过很微妙的是。艾丽克西斯在使用单剑术的状况下,可以不激发体内的劲力。这样的情况下就等同于是艾丽克西斯只选择强化自身的战斗能力,并没有进行全面性的能力提升,所发挥出来的实力和斗姬模式差不多。也就是只有十三阶巅峰的水准而已——肖恩为了方便自身理解,称这为剑姬模式。

  但是相反的,如果要施展双剑术的话,那么艾丽克西斯就必须要激发体内潜藏着的劲力,让自己直接进入弑杀模式。根据她本人的说法,似乎是双剑术对体能方面的消耗特别大,而且很多战斗技巧和武技都需要劲力来辅助才能够施展,或者用更通俗点的说法:只有这样才具备杀伤力。

  所以,从十二阶到十六阶这四个阶段的实力变化。艾丽克西斯就一共拥有普通模式、斗姬模式、剑姬模式、武姬模式、弑杀模式等五种模式。这也使得艾丽克西斯在面对不同的对手时拥有不同的战斗方式和技巧,不至于会因为巨大的战力差异而使得战斗变得无趣——据艾丽克西斯本人的说法,这是她花了很长时间才钻研出来“游戏方式”。也是艾丽克西斯同阶无敌的秘密。

  不过在肖恩本人看来,这纯粹只是艾丽克西斯为了让自己在和强者交锋时可以玩得更尽兴的借口而已。就像今晚,在面对那名女精灵时,艾丽克西斯明明可以虐杀对手的,可是她却偏偏以剑姬模式应战,充分的享受了这一战斗过程的乐趣——不过哪怕只是剑姬模式。艾丽克西斯也以绝对实力完全压制住了对方。

  至于为什么没有杀了对方,也仅仅只是因为对方没有施展全力。而艾丽克西斯确实很想与发挥全部实力的对方交手,因此才手下留情放了对方一马——从艾丽克西斯的描述上来看,她一共花了差不多三分钟的时间才将对方逼迫逃离这一点来看,她确实是手下留情了。

  当然,艾丽克西斯的真实实力自然不止如此。

  别忘了她还有一柄剑刃枪。

  只有在使用剑刃枪的状况下,艾丽克西斯才能真正的称为弑杀武姬。而在此之前的那几个模式,都只是艾丽克西斯在玩一个名为“与强者战斗”的游戏而已。当然,能够让艾丽克西斯动用剑刃枪的话,那么这至少也证明敌人的实力起码在十七阶以上,甚至有可能是十八阶、十九阶这种水准。

  以肖恩对奇迹世界的了解,估计除了七大帝国那些古董级的老怪物,又或者是之前引发命运之战的奥斯卡这等世界级怪物外,恐怕没有人能够让艾丽克西斯动用剑刃枪了。而知道了这一点之后的肖恩,顿时对于当初艾丽克西斯在罗布因骑士公国那么听话的把剑刃枪收起来一事感到有些愤恨。

  他当时还以为是艾丽克西斯听话,没想到只是她在迅速了解这个世界的实力境界构造后,就觉得“杀鸡焉用牛刀”。

  “啊,对了……”哼着不知名小调的艾丽克西斯显然心情非常好,突然转身对着肖恩说道,“那位女精灵临走前,给我们带来了一个‘善意’。好像一位叫阿尔兰的人约你明天下午到会所里找他。……唔,我想想。那会所叫什么来着。”

  “罗撒恩会馆?”

  “好像是叫这个名字。”艾丽克西斯想了想,然后点了点头。

  ……

  艾丽克西斯说得轻巧,而且显得非常的高兴——为自己找到一件“玩具”而感到愉悦。

  但是事实上。这名叫梵妮的女精灵所受到的伤害,可一点也没有艾丽克西斯说的那么轻松。

  她原本穿戴在身上的那套镂空轻铠——虽然看起来似乎防御能力不怎么样,但是实际上那可是一套货真价实的史诗装备,尽管为了追求美观,而使得防御能力降到准传奇的地步,可依旧还是拥有较强的防护能力——已经彻底碎裂。上面不再有那股翠绿色的光泽,反而像是造假的褪色翡翠显得暗淡无光。而且上面还布满了无数的裂纹,几乎是只要走路时稍一用力。上面就会有好块铠甲碎片掉落。

  如果仅仅只是一套铠甲的损失,倒也不算什么。

  可是梵妮的脸色苍白得有些吓人,明显是受到了颇为严重的内伤,尤其是持剑的双手更是一刻不停的颤抖着。甚至很多时候都需要借助手上这两柄骑士剑才能够勉力支撑着身体不会倒下。只是一股意志始终让梵妮坚挺着没有昏厥过去,依旧在努力的朝着阿尔兰所在的府邸走去。

  可想而知,当阿尔兰看到这副模样的梵妮时,脸上的神色是有多么的震惊。

  甚至,还带有几分自责。

  “殿下,不用担心。”看着阿尔兰流露出来的惊慌,梵妮努力的在脸上挤出一丝微笑,可是她却不知道,这种情况下的她笑起来简直比哭还难看。“我只是受了点震荡内创,所以看起来比较严重而已,实际上并没有想象中那么严重。请殿下放心。我只要喝下生命露水,休息个两天就好了。”

  “都伤成这样了,怎么可能不严重!”阿尔兰一脸怒色,不过很快就又变得深深自责起来,“都是我的错,如果不是我让你去的话。就不会发生这样的事情了。我……”

  “不关殿下的事,是我自己太过大意了。”梵妮摇了摇头。然后开口说道,“一开始我没有出全力,本想以试探为主,没想到对方的身体强度比我想象中还要强一些,所以吃了个闷亏。后面再想出全力时,节奏已经被对方完全掌控住,所以我只能被动防守……我怀疑对方根本不是人类。”

  “不是人类?”阿尔兰的脸色微变,“那是什么?”

  “我不清楚,不过不是兽人或者精灵、矮人。有可能是半兽人,或者是化形的魔兽。”梵妮思索了一下,然后才开口说出自己的猜测,“她的身体素质好得可怕,已经完全超出人类的极限,事实上如果不是她没有掌握斗气力量的话,我很可能不会是她的对手。”

  “你是说……她没有掌握斗气的力量,就已经是……传奇强者?”阿尔兰一脸惊诧之色。

  “所以我才觉得,对方并不是人类,而有可能是某种化形的魔兽。让我做出这种判断的另一个因素,就是对方身上的杀戮气息实在太重了,几乎都要化作实质,我从未在任何人类或者智慧种族身上见到过。”梵妮沉声说道,尽管脸色苍白,但是却也显露出几分煞气,“而且在和我交手的过程中,她从头到尾都只是使用单手剑,尽管我必须承认她的剑术非常凌厉,可越是如此也就越让人生疑。……而且,我觉得对方应该没有使出全力。”

  “没有使出全力!?”阿尔兰一脸的难以置信,“你可是已经达到十三阶的巅峰了!只差一步就能够达到十四阶了……”

  “我只是一时大意落了下风,如果我一开始就全力以赴的话,我并不认为我会被压制住。”梵妮回答道,“在剑术方面,我必须承认对方比我高明一些,但是她并未掌握斗气,只是凭借身体素质和我交锋,若不是我一开始大意被压制的话,她不可能有机会震伤我。而且……在交锋的过程中,我也没有施展陨星剑技。”

  阿尔兰王子的脸上,显露出非常凝重之色:“你说对方没有施展全力,那么她如果施展全力的话,是否可以意味着拥有和你旗鼓相当的实力呢?”

  “我并不这么认为。”梵妮微微摇头,然后才开口继续说道,“她身上佩戴两柄斩刃,和我交锋时只出鞘一把,但是我也是双剑武者,所以我很清楚双剑和单剑的区别并不是很大,就算她双剑齐出的话,充其量也就是十三阶巅峰或者临界点的水准。而我若是施展陨星剑技的话,战力可达十四阶。”

  “我本以为你拥有十四阶的实力,已经足以压制住伊丽莎白和劳伦两人,现在看来我们的计划要做出一些调整了。”阿尔兰紧皱着眉头,脸色也显得非常难看,“不管怎么说,我都不可能让你去冒险。……肖恩大公,我们必须争取到,就算无法争取到对方站在我们这边,也不能让他处于我们的敌对面。”

  这一次,梵妮没有开口说什么。对于政治这些事情,她并不擅长,她只知道她是阿尔兰手中的利刃,只要遵照阿尔兰的命令解决那些挡路石就行了。至于其他的问题,她思考不来,也无法想出任何应对之策,所以她从来就不去烦恼这些。

  当然,她还有一句话没有告诉阿尔兰。

  那就是晚上的战斗,除去最开始的大意之外,她第二次交锋时对方已经给了她足够的反应时间。她是在真正的剑术交锋之中被彻底压制住,尤其是艾丽克西斯那一手犹如繁星般闪耀的快剑,更是差点破了她的护身罡气——只不过哪怕这样,她也依旧没有觉得艾丽克西斯有多么可怕,因为她不会斗气。

  在奇迹大陆,判断一名强者的武技是否足够凌厉和可怕,很大程度上都取决于斗气的质与量。

  一名强者,哪怕能够凭借身体素质达到传奇水准,可是如果无法掌握斗气的话,无论是在续航作战能力还是杀伤力等方面,都会有这严重的缺陷。而这些缺陷,已经足以让他们在高端战局之中,成为最终的失败者——哪怕一开始能够占据上风,也毫无意义,因为只要忍过最初被压制的那段时间,待对手露出疲态,就是胜负逆转之时。

  所以尽管今晚艾丽克西斯在剑术方面让梵妮感到深深的惊诧,却也依旧没有让她感到恐惧与绝望。

  殊不知,艾丽克西斯之所以被称为禁忌存在,以至于她的名声响彻整个外域和虚空,那就是因为她这种在和对手的战斗过程中通过一点一点不断的加强自身的战斗力,从而彻底击溃对手的心防与意志,在让对手充分感受到最深的绝望与恐惧之后,才会一击解决对手。

  而几乎所有和艾丽克西斯交过锋的人,哪怕没有被她所杀,可在战斗结束之后,也会因为从此变成一个废人,再也兴不起任何战斗的信念。

  这才是真正的弑杀武姬!(未完待续)

  ps:求推荐票!!想要总推荐票数达到30w!!

看过《战神领主》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