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战神领主 > 502. 在王都的最后一天

502. 在王都的最后一天

  若是放在传送魔法阵建立之前,国王病重之时就会全境发布通告,然后命所有领主、贵族准备,按照领地与王都之间的距离不同,限于一到三个月内抵挡王都。www.baiyuege.com但是如今因为传送魔法阵的发明,在行程上自然会快捷不少,因此自从因格斯.莱恩逝世之后,便限令各地贵族、领主于一个内抵达王都,参加吊唁。

  肖恩收到消息的时候已是大半个月后,之后他和艾丽克西斯是直接以传送魔法抵达王都的,花费不了多少时间。而亚丝娜和伊丽莎白也是以同样的方式抵达王都,薇薇安是在一个星期前才率领五百名雷鸣之锋以急行军的方式和亚丝娜等人汇合。不过在短短一个星期里,就遇到四次针对弗尔希斯的暗杀——若是算上之前王宫的两次,自老国王因格斯逝世后,弗尔希斯就已经遇到六次暗杀了,可想而知敌人是多么迫切的想要除掉弗尔希斯。

  只可惜,肖恩和亚丝娜等人并不知晓这其中的原因。

  不过相比起亚丝娜急切的想知道缘由,肖恩却是一点也不想搅合到其中。

  再过两天,就是因格斯.莱恩的下葬日,然后所有被召集来王都吊唁的贵族便可以离开。

  肖恩并不想惹出什么新的麻烦来,他只想安安稳稳的度过这两天。

  所以面对三王子阿尔兰殿下的邀请,肖恩根本就没有去理会。

  再说了。罗撒恩会馆肖恩也一点都不想去,他当年可是在这个会馆里闹了不少事出来,后来才知道这个会馆居然是莱恩地下世界三王之一的黑鹰的产物。只不过那位叫黑鹰的家伙在暗杀肖恩失败之后就再也没有露面。而肖恩也把关于黑鹰的这些勾当全部都当顺水人情送给了佛洛里斯侯爵,随后展开的秘密追捕里依旧没有发现黑鹰的下落,不过也因为黑鹰离开了莱恩王国,因此他留下的这些秘密产业和地盘自然全部都被佛洛里斯接替。

  之后,卢比接替了黑鹰的地位,成为了莱恩王国地下世界三大黑暗巨头之一,与佛洛里斯侯爵“分江而治”。而这两人也因为肖恩的关系。协定了一些特殊的条约,偶尔还会进行私下的情报共享。其中两人都抓得比较严的事,就是继续追杀黑鹰。但是很可惜,至今这位昔日莱恩王国地下世界三大巨头之一的人物,始终不知所踪。

  只是肖恩不想去搭理这位三王子阿尔兰。却不想因为见到了梵妮伤势的阿尔兰殿下,却越发对肖恩更加重视。

  于是,在非常微妙的情况下,这位三王子亲自登门拜访,敲响了肖恩下榻的房门。

  可想而知,当肖恩开门看到这位阿尔兰殿下就站在门外笑吟吟的望着自己时,他的脸色有多么的惊奇了。说实话,肖恩很想把房门直接关上,不过在略微思索了两秒后。肖恩还是将这位王子殿下迎到自己的房间里。

  “你没带你上你那位精灵追随者?”肖恩望了一眼阿尔兰的身后,确认他身后没有第二个人后,才开口说道。

  阿尔兰望了一眼肖恩。脸上的神色显得非常怪异,因为他实在分辨不出肖恩说这话到底是在挑衅他呢还是纯粹就是闲聊?如果是其他人的话,阿尔兰百分之百能够肯定对方绝对是在挑衅他,可是面对这位传闻中的虚空大公,看对方的眼神并没有任何恶意,阿尔兰就实在不知道该如何判断了。

  于是。他只能苦笑一声,叹道:“肖恩大公。您这不是明知故问吗?”

  “嗯?”肖恩眨了眨眼,然后转过头望了一眼艾丽克西斯。

  他记得艾丽克西斯告诉他,她已经非常手下留情了,根本就不会有任何后遗症,至于说伤势严重那就更不可能了。昨天艾丽克西斯是刻意放她走的,就是为了和全盛时期的对方交手,如果将她重创的话,那就不知道要等到猴年马月才能够和对方交锋了,以艾丽克西斯的性子绝不会做这种事。

  可是现在,肖恩听阿尔兰王子殿下的意思,似乎是他那位追随者的伤势并不轻呢。如此一来就和艾丽克西斯昨晚所说的情况严重不符。

  “她的伤势可没有那么严重,最多躺一天就能够行动自如了。”艾丽克西斯本来不想开口的,不过看到肖恩的目光充满疑惑之色,她只能开口解释一句,“反正你们精灵一族都有生命药水,那种程度的内伤随便喝一口睡一觉就好了。”

  听到这话,阿尔兰的内心流露出一分震惊,因为从刚才艾丽克西斯的话来判断,他已经知道昨晚根本就是人家手下留情,所以肖恩的这位追随者实力绝对要比梵妮高得多,远不是梵妮所猜测的那样只有十三阶巅峰的水准,甚至就连梵妮施展陨星剑技也不会是其对手。不过虽然阿尔兰的内心有所震惊,但是他脸上的神色倒是表现得很自然,没有任何异样。

  却不知道房间的另外两个人一个是中位圣域强者,一个是超级强者,阿尔兰刚才心跳加快加重的那一瞬间变化,都没能逃过两人的耳朵,只不过无论是肖恩还是艾丽克西斯都不打算说什么。当然,艾丽克西斯是觉得没必要,她感兴趣的只有强者,而阿尔兰一点武技都没有,她自然不会去在意;而肖恩,则是认为没什么必要去撕这位阿尔兰殿下的脸面,从对方敢独自上门拜访这一点来看,应该就不是想来找自己什么麻烦。

  尽管佛洛里斯侯爵已经说过了,这位三王子阿尔兰殿下的主要支持者是他曾经在莱恩王国那些塞内贵族派系的政敌,不过肖恩又不是愚笨之人。他当然有他自己的判断和理解。尤其是如今的他已经不是当年的雏儿,当了领主这么久,哪怕很少亲自参与领地的发展与建设。甚至几乎没有和其他领主打过什么交道,但是贵族圈子里的那点门门道道也在威廉和海拉的耳熏目染之下,也是深谙其中七八分。

  眼下三王子阿尔兰亲自登门拜访,无非也就是想来和好。

  果然,这位三王子在和肖恩略微客套寒暄了一下之后,很快就直奔主题:“肖恩大公,我这一次前来拜访。其实也是带有一些私心的。我想昨晚的事,或许其中可能有什么误会。”

  “应该说抱歉的是我才对。”肖恩笑着开口说道。“昨晚是我的同伴已经很久没有和强者有过接触切磋,难道遇到了殿下如此出色的追随者,所以可能一时手痒,出手稍微重了点不小心伤到殿下的人。还请殿下见谅。”

  肖恩从刚才阿尔兰的心跳略微加速,就已经知道阿尔兰已经知道了些什么,所以此时开起口来自然是有些毫无顾忌。

  兴许是不太适应肖恩如此直白的说话方式,也可能是不知道该如何应对肖恩的话,所以阿尔兰脸露些微尴尬之色,不知该如何接话才好。不过他毕竟曾经是专门负责莱恩王国的外交工作,这思维自然是非常敏捷,交涉能力自然也是不弱,很快就想到了应对之道。几句话就将这个话题给带了过去,还让气氛也显得融洽不少。

  “我想殿下,应该不是因为昨晚那点小事所以专程过来拜访的吧。”不过阿尔兰有心兜圈子。肖恩却不打算继续。

  “唔……是这样的。”阿尔兰大概也已经摸清了肖恩的性格和说话习惯,所以既然肖恩已经如此直接的开口,他当然也不打算继续扯皮下去,“我想,肖恩大公您应该知道,因为我父王这一次逝世过于蹊跷。以至于连继承人都没有指定,所以如今政局颇为混乱。我对此非常痛心,所以希望能够获得肖恩大公助我登上王位。”

  如果是在正常情况下,阿尔兰肯定不会如此直白。

  毕竟有些事情如果太过公开和直白,那么反而是会让事情变得棘手和麻烦——尤其是那些胆小谨慎的贵族,他们总会往阴谋论的方面去想,猜测这是不是一次试探或者别的什么。只不过,肖恩确实是有些与众不同,他最讨厌的就是拐弯抹角的胡乱猜测了,直截了当的说明情况才是他最喜欢的交流方式。

  “请允许我拒绝,阿尔兰殿下。”肖恩根本不做任何思索,就开口否决了,“我并没有卷入到你们王室纷争的打算。我这一次前来王都,也只是来吊唁国王陛下,尽到作为臣子的职责。至于下一任国王继任者,我并不相信以因格斯陛下的贤明会没有做出任何安排。”

  事实上,肖恩已经通过上次佛洛里斯侯爵的拜访而知道了事实的真相。或许别人并不清楚,但是他却是知道佛洛里斯侯爵是一名真正的孤臣,他也只有继续效忠由因格斯.莱恩指定的继承人,他才能够有继续活下去的可能性,毕竟他知道太多别人的秘密了,所以肯定会有很多人乐意看到这位莱恩王国的情报头子死去。

  因此,当佛洛里斯侯爵说因格斯没有来得及指定继承人的时候,肖恩是相信的。

  只不过,阿尔兰显然并不打算放弃:“事实上,肖恩大公,我父皇这一次确实没有留下任何遗书。”说到这里,阿尔兰的脸上显得颇为无奈,但是随即就又转为激昂:“但是!肖恩大公!难道您认为我的王兄亚当斯和我的王妹弗尔希斯是适合的人选吗?”

  “难道你认为你就能够胜任?”肖恩反问一声。

  “我并不这么认为。”阿尔兰微微摇头,“但是我至少比我的王兄和王妹更适合。……我的王妹魄力不足,如果不是如此的话,那么我会支持她成为继任者,因为她深受下层贵族和王国民众的喜爱。如果一定要说最不适合继任王位的,那无疑是我的王兄,因为如今的他已经性格扭曲了,哪怕是相隔甚远,我都能够闻到他身上那股混乱的气息。”

  肖恩一脸平静的望着阿尔兰。在这位三王子的眼里,肖恩看到的是真诚。于是,他相信那些刺杀弗尔希斯公主殿下的杀手。并不是这位王子派出的。他也在这位王子殿下的眼里,看到了合作的诚意,所以他相信那些塞内贵族如今也肯定不会来找自己的麻烦,甚至很有可能已经被这位王子殿下排斥出自己的阵营之外了。

  只是,很可惜。

  “很抱歉,阿尔兰殿下,我还是无法答应。”肖恩摇了摇头。“我确实没有打算卷入到你们的王位竞争中,否则的话我会选择我更加熟悉的亚丝娜大公所选择的阵营。可是既然我连亚丝娜大公的请求都拒绝了。那么我就更没有理由加入到你的阵营中来。……不过,阿尔兰殿下,如果你真的像你刚才所说的那么认为,我觉得你或许应该和弗尔希斯殿下好好的谈一谈。”

  阿尔兰并没有回话。他就这么凝视着肖恩。

  良久之后,这位三王子殿下才终于点了点头,然后选择告辞。

  看着这位王子殿下的离开,艾丽克西斯撇了撇嘴:“真是没意思,我还以为会起冲突呢。……早知道昨晚就不放那个精灵离开了,说不定还能够逼到对方把压箱底的绝活拿出来,现在看起来是真的没得打了。”

  “我现在倒是很好奇,到底是谁想要暗杀那位公主殿下了。”肖恩站在窗边,望着阿尔兰上了一辆灰朴的马车。然后渐渐远离他的视线,“不过可惜,我现在确实没空去折腾这些。”

  “要去找那位塞西莉亚?”艾丽克西斯开口问道。

  “你怎么知道?”肖恩愣了一下。

  “你昨晚睡觉的时候喊了好多次这个名字了。我就记住了。”

  肖恩的脸色微微泛红,然后咳嗽了一下,试图转移这个话题。只不过就算肖恩不试图,艾丽克西斯也没有太大的兴趣打听这些,因为对于艾丽克西斯而言,她在意的只有战斗而已。除此之外的一切她都不会在乎。

  不过,兴许是因为阿尔兰殿下的拜访让不少人都知晓了。因此接下来整整一天,都没有人来打扰肖恩。

  这也让肖恩乐得轻松自在。

  翌日。

  本来晴朗了大半个月的天空,却是显得灰蒙蒙的,偶尔还有阵阵细如牛毛的雨水撒落。

  今天的王都,显得格外的沉寂与哀伤,仿佛有一股强烈的怨气凝聚在这座城市之中。平民们一大早就自发的出门,然后在街道上聚集着,从王都的正门外排成一条长长的列道,一直延伸到王都广场中心。而那些贵族们也早早的就聚集到王宫中,偶尔就算有人互相打招呼和交流,声音也显得非常的压抑。

  因为在今天,老国王因格斯.莱恩的遗体,将会由王宫出发,一直送到广场中心早已搭建好的柴堆上进行火化仪式。所有如今已经齐聚于王都的贵族,也都将跟随着护送遗体的卫队一起行动。

  这是莱恩王国一直以来的风俗。

  肖恩在来王都之前就已经得到了很好的恶补,所以今天他肯定是不会出现任何差错的。

  当早晨的第一缕阳光照耀在王都的时候,护送着因格斯.莱恩遗体的卫队,便由王宫出发了。跟随在卫队之后的,是因格斯的儿子与女儿们,不过走在最前方的却是长子亚当斯.莱恩,然后依次是三子阿尔兰.莱恩、四女弗尔希斯.莱恩,之后才是其他按照长幼排列的子女们。

  跟在这些王子、公主身后的重臣,则是由肖恩和亚丝娜两人走在最前方,然后才是王国的公爵、侯爵、伯爵、子爵们。

  这是一条浩浩荡荡的队伍。

  可是望着这条队伍,肖恩感觉到的却只有一股沉闷的死气。

  他很清楚,当这场火化仪式结束之后,恐怕来自三位王位竞争者的战争,就会直接进入白热化的阶段了。从根本上而言,这种内耗一直以来都是各国竭力避免的,所以一般在王子和公主们成年后,历任国王都会对其子女们进行一场考核,之后提前将写有继承人的书信封存起来。

  以肖恩对因格斯.莱恩这位国王陛下的了解,他绝对因格斯肯定会提前做好这些准备,不至于如此糊涂。可是事实却像是在打肖恩的脸一样,哪怕作为因格斯.莱恩最为亲近的臣子,佛洛里斯侯爵也没有找到这封书信。如果换了别人说没找到书信,肖恩一定会觉得是什么人在暗中做手脚,可是由佛洛里斯侯爵说出这话来,肖恩就真的只能认为是因格斯.莱恩太糊涂了。

  因为如果说整个莱恩王国只有一个人不会背叛因格斯.莱恩的话,那么肯定是非佛洛里斯侯爵莫属。

  不过随着队伍的前进,肖恩很快就把这些想法都赶出脑海。

  他并不打算参与到王位的争夺战里去,自然也不会去在乎最后到底谁成为了下一任莱恩王国的国王。他只知道,当火化仪式结束后,他就要和艾丽克西斯立即启程离开这里,前往千年盟约帝国了。(未完待续)

看过《战神领主》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