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战神领主 > 507. 棋局已定

507. 棋局已定

  戈壁上的风,较之平原的大风,会多了几分凛然的气势,让人不由自主的生出一种惊叹之情。

  正如乌合之众与精锐部队之间的区别。

  在一片辽阔无际的戈壁上,一支骑兵部队正如同一道来势汹涌的海浪,朝着戈壁中正在厮杀着的战场冲去,一如已经形成规模的海啸正以毁天灭地般的声势试图冲毁其前进路径上的一切。

  已经从互相冲锋到彼此捉对厮杀的步兵纠缠战局里,自然不可能看不到这支来势汹汹的骑兵部队。

  不得不说,这支骑兵部队的冲锋时机把握得非常精准,此时正好是战局中双方进入拉锯战的僵持局面,作为新力量的切入是可以给己方带来很大的优势。尤其是骑兵部队的冲锋切入点是位于战局的侧翼,只要一次战阵凿穿就能够从气势上和杀伤力两大方面对敌人形成惨重打击。

  骑兵部队的价值,本就该如此。

  只不过,位于这处战场稍后位置的一处陡坡上,威廉的目光却终于从这里移开了:“胜负已定。”

  “咦?胜负已分了吗?”哈萨斯一脸惊疑不定的望着前方战场,很有些无法理解威廉所说的胜负已定到底是怎么回事。

  在他看来,阿尔弗雷德率领的雷霆之狮部队因为没有像之前几场战斗时那样直接一口气冲溃敌方的步兵方阵,因此导致了占据陷入到缠斗的境况。按理而言,在这种平分秋色的战况中,作为指挥官的一方应该立即投入第二梯队,争取尽快摆脱这种缠斗境况,让己方扩大优势才对。

  可是威廉却并没有这么做,反而让克洛夫和他的部队继续待命,甚至就连他募集起来那支充当炮灰的部队也都一直没有动用——事实上,哈萨斯很清楚自己募集的那支部队水准,他知道在正面战场上这支部队根本就无法起到独当一面的作用。所以从他将部队的指挥权移交那一刻起,他就认为自己这支部队要么是作为诱敌或者是像眼下这种僵局时才会投入使用。简单点说就是他非常有自知之明:炮灰就只能用来牺牲。

  可是结果,却完全出乎哈萨斯的预料。

  威廉的做法看起来充满了一种自大甚至是自满的味道,他根本就不屑于动用第二梯队。

  不过,和威廉交锋的敌军指挥官。显然是知道威廉的厉害。当然,对方也更清楚雷霆之狮的战斗力有多么的强悍,前几场战斗里,他麾下的步兵根本就不是雷霆之狮的一合之敌,双方的冲锋直接就被雷霆之狮击溃。导致战斗爆发还不到三十分钟就全面溃败。

  今天的战斗之所以能够僵持,是因为敌方几乎是将所有步兵全部都投入,甚至还动用了之前一支没有动用的重步兵作为核心主力,这才挡住了雷霆之狮的冲阵。

  不过,对方的指挥官也非常谨慎和小心。他在发现威廉没有动用第二梯队时,他便直接下令己方部队且战且退——很明显,这是对方早就已经准备好的一种战术。尽管这一战术在缠斗状态下,会导致己方部队在后撤时损失进一步扩大,但是至少战线依旧保持着完整,并没有因此被雷霆之狮冲溃。反而是让战场向己方的阵地产生了偏移。

  等到此时,敌方投入作为第二梯队的骑兵部队进行战阵切割时,威廉再想投入第二梯队援救也已经来不及了——因为骑兵的行进速度绝对要比步兵快,而且战局也更偏向于敌方的本阵,所以骑兵部队的支援速度绝对要比威廉派出的第二梯队更快。双重结合之下,看起来人和与地利已经尽数掌握在了对方的手上。

  哈萨斯甚至开始猜想,阿尔弗雷德和威廉之间的关系是不是不和,否则的话为什么威廉根本就不去援救呢?

  似乎是看出了哈萨斯的疑惑,从远方收回目光的威廉才淡淡开口说道:“那是一支轻装骑兵。”

  看到威廉如此淡然的模样,只有那些熟悉威廉本性的人才会知道。眼下的战斗根本就无法提起他的丝毫兴趣。这也就意味着,和威廉交锋的那位敌方指挥官水平实在太差了,完全无法引起威廉的注意力和兴奋——事实上,只有能够让威廉兴奋起来的战争。对于他来说才是战争。

  不过,真正有幸能够看到威廉进入兴奋的指挥状态,却只有极为稀少的寥寥数人而已。

  “我知道那是一支轻装步兵,但是轻装骑兵的驰援能力是公认首屈一指的。”哈萨斯一脸疑惑的说道,“虽说之前的几场战斗里,已经证明了轻装骑兵的削皮战术对雷霆之狮毫无用处。但是这一次他们可是趁着雷霆之狮陷入缠斗战况,直接展开冲阵了啊!……就算轻装骑兵不擅战阵冲锋,但是那也是相对重骑兵而言。”

  “军伍战阵,我比你熟悉。”威廉淡淡的说道,不过言语流露出来的却是绝对的自信。

  这个时候,那支敌军的轻装骑兵部队已经和位于雷霆之狮边缘的士兵展开了的接战。

  轻骑兵,以极高的机动性而著称于世的兵种,他们拥有非常优秀的战场驰援能力,在大多数情况下,轻骑兵部队还担任着侦查、先锋、尖刀等战略作用。因为轻骑兵所拥有的特性广泛,所以战争用途及适用性也是位于所有兵种之上,而且根据战场情况不同,不少国家都会特别培训更具针对性价值的轻骑兵部队。

  在正常驰援情况下,轻骑兵部队最常用的是狼群环绕的削皮战术。

  他们会利用轻骑兵部队所独有的高机动性,不断的向敌军部队的侧翼发起冲锋,从而对敌军造成一定程度上的杀伤,进而削弱敌军,和起到打击敌军士气的作用。在正面冲锋和战阵切割等方面,轻骑兵部队因为装备上的问题反而不如重骑兵那么有杀伤力和高效率。

  不过,那也仅仅只是相对重骑兵部队而言。

  “……雷霆之狮的重步兵,已经顶在了最前方,现在处于两翼边缘的只是轻步兵。”哈萨斯还在继续说着什么,语气显得非常的激动,“轻骑兵或者冲击力不如重骑兵。可是现在挡在他们前面的可是轻装步兵啊!”

  威廉微微点点头,这一般代表着“我知道了”的意思:“看起来你对于汉尼拔将军撰写的《论兵种克制浅谈》钻研得非常深呢,我在这里代表其他人感谢你的照本宣科式介绍。”

  就算是白痴,都能够听得出威廉语气里的揶揄。这让哈萨斯的脸色一红。这时他才发现,站在他面前可不是普通的将领,而是一位能够位列十名将的统帅,他显然是不可能犯这种低级错误的。

  威廉看得出哈萨斯的窘迫,不过他也没有继续嘲笑的意思。而是挥动了一下右手:“告诉克洛夫,他们可以进发了,前面的战斗已经结束了。……追击和收割的任务就交给他了,我要在今天日落时听到他将敌军彻底歼灭的消息。”

  哈萨斯微微一惊,不由得顺着那名传令兵的身影而移动目光。

  他早就知道克洛夫的部队一直处于以逸待劳的状态,不过哈萨斯之前猜想的是威廉打算让这支部队在关键的时候起到一锤定音,从而结束战局的作用。毕竟这几天的战斗和追击都是由阿尔弗雷德和他的雷霆之狮负责,克洛夫的部队反而一直是不紧不慢的缀在大军的后方,没有正面上战场的机会。

  但是,哈萨斯猜到了结局。却没有猜中过程——克洛夫和他的塞西莉亚近卫军确实是被威廉当作一锤定音式的战局终结者作用。只不过却并不是用于眼下这样的战局,而是用于追杀已经被吓破胆和疲惫到已经无法继续战斗的敌军的收割式战局。

  似乎是看出了哈萨斯的惊讶,威廉终于舍得开口给出一个解释:“雷霆之狮的部队构成非常复杂,并不是纯人类组成。对于熊人和牛头人,甚至是北地蛮人而言,轻步兵和重步兵的划分毫无意义,因为他们是天生的重步兵。……你只读了汉尼拔将军撰写的《论兵种克制浅谈》,却不知道汉尼拔将军这书是在读完了奇迹军神杰森所写的《浅论大陆战争史》后写的。”

  说罢,威廉便不再继续看着前方的战场,而是拨转马头。然后缓缓离开了斜坡,向着后方的营地行去。负责保护威廉的诺洛和班诺克两人自然也是跟着一起离开,随行的还有一支由威廉一手调教出来的漆黑之翼护卫部队,很快这处便于观察前方战场局势的斜坡上。就只剩下哈萨斯以及他那位兼任着保镖的舅舅摩罗了。

  前方,战场上的局势,也确实如同威廉之前所说的那样,胜负已分。

  那支轻骑兵部队所展开的冲锋,仅仅只是突进到战阵四分之一后,就已经无力继续推进。反而是犹如陷入泥潭之中动弹不得。而众所周知,一旦一支负责冲锋和切割敌阵的骑兵部队无法成功凿穿敌阵,反而是陷入敌军之中时,那基本和全军覆没已经没什么区别,尤其是这还是一支轻骑兵部队。

  眼见势不可为——当然,哈萨斯如今则是认为敌军指挥官应该已经是被吓破胆了,此时正吹鸣让骑兵部队撤退的声音。不过难得诱骗出敌军的骑兵部队,雷霆之狮当然不可能放过,很快就形成了一个反包围圈,直接将这支骑兵部队彻底围住,战局很快就变得彻底白热化起来。

  不过真正让哈萨斯觉得心悸的,还是原本顶在了最前方,看起来似乎是陷入到了僵局状态的阿尔弗雷德所率领的雷霆雄狮亲卫队。眨眼间这支部队就爆发出了极为惊人的气势和战斗力,犹如一支真正的雄狮一般,他们在阿尔弗雷德的率领下,直接凿穿了敌军的步兵方阵,然后形成了反包围的局面展开近乎于一面倒的屠戮。

  看到眼前的这一幕,哈萨斯的嘴角微微抽搐。

  他完全没想到,之前那种僵持的局面居然是阿尔弗雷德演出来的一出戏而已。此时此刻,终于揭开真面目的雷霆之狮立即就显露出让人心悸的利齿和爪牙,彻底撕开了敌军的一切防御,那感觉就好像是一只雄狮已经彻底咬断了猎物的气管,然后准备开始大快朵颐一样。

  敌军的全面溃败,已经完全无法阻止了。

  倘若不是雷霆之狮的兵力太少了的话,敌军根本就不可能逃脱,甚至根本就不需要出动到克洛夫和他的部队展开扫荡。

  良久之后。哈萨斯终于叹了口气:“以前传闻雷霆之狮这支步兵军团可以当成重骑兵使用,我觉得传闻太夸张了,直到今天一见我才知道,是传闻太过谦虚了。……嘿。虚空大公麾下三大军团,‘不动山岳’的钢铁羽翼、‘千军劈易’的雷霆之狮以及……”哈萨斯转头望向已经开始准备出阵的塞西莉亚近卫军,然后才继续说道:“……‘无畏死士’的塞西莉亚近卫军,果然是名不虚传,难怪可以进入那些大人物的视野。”

  “战斗素养和军备差距太大了。完全没有可比性。”侍立于一旁的摩罗也深有同感的点点头,“这还是虚空公国已经养不起其他军队,使得另外几支军团没办法扩编,否则的话……恐怕出名的就不止这几支军团了。”

  听到这话,哈萨斯不由得想起了之前和安琪儿的一次谈话。那次谈话里,让安琪儿在意的并不是这三支已经成名了的强大军团,而是由与她同样齐名的女武神,奔雷之女武神.瑞娜所统帅的第一骑兵团,以及脱胎于第一骑兵团的虚空公国唯一一支真正的骑士团:猩红骑士团。

  “这一战之后,我的哥哥和姐姐就没有足够的底蕴和实力与我竞争了。下一次家族会议里,我的继承权将会晋升到第一顺位。”哈萨斯开口说道,“只要我不夭折,那么我就等于是提前取得了家主的位置。……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此时此刻,我却是一点也高兴不起来。”

  摩罗没有开口说话,但是他的眼神已经表明了一切。

  佐安顿家族位于千年盟约帝国的南疆,是最靠近蛮荒之地的千年盟约帝国贵族。所以这也就意味着,哈萨斯继任家主之后,他不仅会经常和蛮荒之地打交道。甚至也会和虚空公国经常打交道——尤其是刚签订了十年期限的贸易协约。可是无论是谁,在知道自己的身边还有卧着一条巨龙的话,都不会感到安心的。

  殊不知,这一幕实际上也是威廉有意让哈萨斯看到的一幕。

  之前在攻破了那支秘密支持千年盟约帝国境内反抗军的部队后。威廉就和哈萨斯的哥哥和姐姐有过交手,甚至还隔空遥控了德怀特的猩红骑士团协助寒霜军团与另一支明显是来支援叛乱党产生过交锋。而自那次之后,威廉已经准确的把握住了敌人的实力,所以他其实是从一开始就有机会通过一场战斗直接确定结局的。

  只是那样一来,战争结束得太快反而没有充足的时间让这位未来的佐安顿家族继承人看清一些事实。为此,威廉才和阿尔弗雷德商议之后。通过牺牲少量士兵的做法,给这位佐安顿家族的未来继承人一场隆重而足以让其震惊和深思的战争。

  就目前的结果来看,显然这个计划是非常的成功。

  而回到营地之后,威廉也就接到了尼尔所传来的信息。

  “肖恩已经进入了千年盟约帝国,去支援塞西莉亚了?”威廉望着手上由虚空之境的情报人员递交过来的机密信件,然后他的眉头微皱着,“有敌方势力在大裂谷区的各蛮荒部落进行渗透和破坏,要我立即返回大裂谷区坐镇?唔……也好,既然肖恩都亲自出手了,那么我应该是不用担心了,而且这边的事情也都解决了。”

  如此说着的同时,威廉也很快就做出了决定,他匆匆的写了一封回信,交给那名虚空之境的情报人员后,便开口说道:“告诉卢比,除了维持必要的情报收集后,所有外派的虚空之境情报人员和虚空暗刃部队全部回归。……大裂谷区那边有事让他们去做,让卢比回来后直接来找我。”

  “是。”这名情报人员点了点头后,转眼间就消失了。

  站在威廉身边的诺洛感受到这股气息消失之后,他才开口说道:“肖恩大人也已经给我下令了,让我继续负责你的安全。……另外也让我转告你,他一定会把莱伊斯小姐带回来的,请你不需要担心。”

  “对于肖恩,我一直都非常的信任。”威廉露出一个笑容,这让他冷漠的面容看起来显得多了几分妩媚之色,“所以,接下来还要继续麻烦你了,诺洛阁下。”

  同样面带微笑露出完全不逊色于威廉的妩媚笑容的诺洛笑道:“不用客气,威廉大人。”

  看着眼前的这一幕,班诺克不知道为什么突然打了个寒颤,很有一种想要逃离这里的感觉。(未完待续。)

看过《战神领主》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