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战神领主 > 513. 身陷死局

513. 身陷死局

  一片剑光纵横而出,化作一道黑色的光幕。

  大开大合的剑道武技充满了一种别样的霸气,凡是触及这片完全有剑影组成的光幕的骸骨勇士,纷纷化作一片齑粉,甚至就连一丝碎骨都未能找到。不过真正要让人惊讶的,是这些齑粉上还有着凌厉的剑气散发而出,阻止了这些骨粉重新沉入大地,聚合出新的骷髅。

  骷髅系的亡灵生物在死气充裕的地方被摧毁,便会沉入大地之中,在重新受到死气的滋养后就会再度转化为骷髅再次诞生于这世上。亡灵法师、死灵法师、巫妖等专精于亡灵之术的魔法师,则可以通过以魔力催化死气加速这一再度诞生的过程。而行尸之流的亡灵生物,本质上其实也差不多,唯一需要的便是拥有尸体素材。

  唯一无法循环再生的,便只有比较高阶的亡灵生物,例如黑武士、黑骑士之流。

  只是,亡灵魔法中的复生之术,也并非是无敌的。

  最简单的破解方法,就是在非死气所弥漫和充裕的地方将这些骷髅击杀,那么它们自然无法重新复苏。

  像眼下这一片黑色剑光纵横交错的方式,无疑是比较费力的方式。但是就效果上而言,也同样可以称得上是显著和惊人。

  只不过,叹息森林之中,骸骨勇士实在太多了,多到近乎于杀之不绝的程度。

  哪怕这道黑色的剑影光幕以极快的速度一路前行而去,可是他所经过之处的道路却依旧没有留下任何空白——所有被其斩杀的空位很快就又被骸骨勇士所填满,若不是地上那一道自叹息森林边缘处一路延伸入内的道路满是惨白骨粉的话,只怕根本就无法看得出来这人是一路从外面杀进来的。

  这个人,自然就是肖恩了。

  虽然一路赶路耗去他不少的体能,但是只是简单的催生剑光纵横,对他而言反倒不如之前赶路的消耗那么大。毕竟这些骸骨勇士也不过只是介于五阶和六阶之间的亡灵生物而已,哪怕就算是六阶的骸骨魔出现,也根本就难不住肖恩的推进。或许以眼下肖恩的状态,也只有形成大军规模的七、八阶的亡灵生物进行围攻。才有可能让肖恩略微皱下眉头。

  不过,也就仅此而已了。

  “你们在哪?”肖恩通过心灵联系,向寇基雷发出询问。

  面对肖恩的询问,寇基雷也干脆。直接就显露了一下自身的气息,这比寇基雷回答他现在在哪还要更让肖恩容易判断彼此之间的距离。只不过同时传来的信息中,还包括着一些颇为古怪的片段,显然是雷克一时半会没办法摆脱艾丽克西斯的纠缠,可是又不甘心放任塞西莉亚等几乎算是到嘴的熟肉飞了。于是只好派出一些比较强大的亡灵生物追击。

  但是很可惜,有寇基雷这位超级强者坐镇的情况下,这些亡灵生物也只能起到面前阻碍寇基雷等人前进的作用,想要像之前的寂灭死骑那般将寇基雷等人拖住,让其无法离开这片叹息森林,则是绝无可能的。不过用脚指头想也知道,那头老巫妖在打什么主意了,无非就是想要尽快摆脱艾丽克西斯,然后赶回来将肖恩等人一并收拾了。

  只可惜,短时间内这头老巫妖是肯定做不到。因为直到现在,肖恩和寇基雷等人基本都快要汇合了,他还是被艾丽克西斯死死的缠住了。倒不是说雷克就真的拿艾丽克西斯没办法,目前没有完全恢复实力的艾丽克西斯还无法威胁到老巫妖,只不过这老巫妖想要收拾艾丽克西斯也并不容易就是了。

  若说只是单纯的击败,以目前的情况来巫妖自然可以做到,但是想要击杀则完全不可能——或许那头寂灭死骑没有被艾丽克西斯解决的话,那么配合雷克的手段倒是可以做到。只不过在战争之中,先机一失再想找回来就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了。

  只是,这一切都是建立在艾丽克西斯愿意和雷克死拼的情况下。

  可艾丽克西斯会和雷克死拼吗?

  弑杀武姬确实是张扬嚣张。甚至可以说霸道到无目中无人,但是她并不是脑残。在明知雷克拥有远超她目前实力的情况下,还和雷克玩死斗,除非是她脑子进水了才会去干。所以仅仅只是见招拆招的拖住雷克。让这个老巫妖无法回到叹息森林坐镇和找肖恩的麻烦,却是已经足够了。

  不过就在肖恩依旧展开着无双模式大杀特杀的时候,一道黑色的煞气突然横冲而出。

  这道煞气的来势极为凶猛,并不比肖恩的黑色剑幕弱多少,而且比起肖恩的剑气纵横还要更加凌厉许多,因为沿途被其冲撞而过的骷髅直接就被一股黑色的火焰所点燃。顷刻间就彻底化作了灰飞。这种摧毁方式比起肖恩的剑气肆虐还要更加霸道无比,毕竟肖恩的剑气总有被消磨干净,届时这些骨粉还是会沉入地底进行重组,可这些被引燃化作飞灰的骸骨,就绝无可能重新恢复和诞生了。

  前后不过是转瞬间的功夫,这道夹带着黑色厉火的煞气就直接和肖恩的剑幕撞到了一起!

  一股气浪猛然喷涌而出,所有缠绕在那道煞气之上的黑色火焰也纷纷向着四面八方溅射而出,将那些围绕过来的骸骨勇士纷纷点燃,然后彻底燃烧殆尽。转眼间待到气浪略显平复之时,以肖恩和这股煞气撞击点为圆心的方圆上百米,无论是骸骨勇士还是那些枯树,全部都消失得一干二净,形成一片真正的真空地带。

  然后,一道人影轻巧的从半空中翻落在地,这人赫然是肖恩!

  只见肖恩在半空中翻落倒退的同时,手中的黑色长剑也于半空中连点数下。几乎每点出一下,空气里都会发出一阵“噼啪”的微响,然后就是黑色的火光在半空中炸现,化作一缕袅袅而升的黑烟。

  似乎,在刚才的冲撞交锋之后,肖恩有些略微处于下风之中。

  “黑煞魔焰?”肖恩的脸色一沉,望向前方那名穿戴着黑色铠甲的骑士自然也没什么好脸色,“我没继续找你们的麻烦。你们居然敢在这里拦截我?”

  “在这里解决你,是一个最好不过的机会。”那名穿戴着黑色铠甲的骑士声音显得异常冰冷,不过这种冰冷倒不是说他的冷漠,更像是一种死寂和空洞的味道。“如此一来,大家只会认为你是死在死潮之下,而不会怀疑到我们的头上。”

  “只怕你还不够格。”肖恩虽然紧盯着眼前这名黑铠骑士,但是他却也同时用眼角的余光环视着周围,警惕的注意着周围一切的动静。

  “作为一名领主。汝经常不在领地,甚至连军政大权都交由他人,实在是不够格。”又一声冰冷的嗓音响起,不过比起那名黑铠骑士的空洞和死寂、冷漠,这嗓音倒是显得有几分**的机械化感觉,“但是作为一名强者,汝却是非常的谨慎,这一点确实让吾等颇感为难。”

  一道人影突然从百米外的骷髅堆中走出。

  这道人影身上披着一条黑色的兜帽斗篷,不过就算这样也还是能够看得出在兜帽底下那近乎于明亮的血色双眸。不过这些都不是这个怪人引人瞩目的地方,真正让人心悸的反而是被他右手倒拖着的那柄长剑。这柄长剑上散发着浓郁到已经真正变成实质的黑色气雾。不过这些气雾却是凝而不散,甚至还能够看到有丝丝缕缕的黑气钻入到斗篷之中。

  肖恩的脸色变得更加冷漠了。

  他能够感受到,眼前这两个人的气势是真正的深渊似海,属于那种不动则已,一动必如惊涛猛浪。肖恩自认如果自己处于全盛时期的话,以一敌二就算无法取胜,但是想要自保也是绝对没有问题的,可是现在他在消耗了不少体能的情况遇上这两个人,别说是全身而退了,恐怕就连自保都不是一件易事。

  毕竟。这两个人的实力也同样不低,和肖恩目前的境界一致,都是中位圣域的强者。

  轻轻的呼出一口气,肖恩的神色也变得沉稳不少。他的目光在眼前两人来回移动着,似乎是在辨认着来者的身份。而这两名突然袭向肖恩的敌人也并未有任何新的动作,反而是显露出一出坦然的气概任由肖恩打量——当然,他们同样也是在打量着肖恩,或许是在判断肖恩此时的状态是否真的并未处于巅峰。

  良久之后,肖恩终于开口了:“你是死剑。”

  肖恩的目光并未望向那名黑铠骑士。反而是落在那名倒拖着黑色利剑的神秘人身上。只不过他的目光却不是望着披戴着斗篷的那个人,反而是落在那柄充满着凌厉杀意的黑色长剑之上:“死棘十三棺之一。受到深渊魔气的污染而堕落的神器……看起来死棘似乎给你重新找了个容器,让你能够发挥出中位圣域的力量了。”

  那名披戴着斗篷的神秘人突然发出一阵怪异的笑声。

  它似乎是因为被肖恩看出了来历,所以也不再隐藏,操控着那名傀儡将自己的身体举起,黑色的气息从剑身上喷发得更加猛烈了,以至于容器身上的斗篷全部都被焚毁,显露出底下那副皮肤彻底变成黑褐色,只有双眸是血红色的真身。如此一来,肖恩便更能够清楚的看到,从剑身上散发出来的黑色雾气正不断的通过双耳、鼻孔等位置钻入到容器的体内。

  “不错,吾乃死棘十三棺之一,名为魔渊。”被死剑所操纵着的傀儡容器双眸已经没有任何神采,仿佛灵魂意识都被彻底抹除一样,只有**的冰冷声音从那一张一闭的双唇里传出,“不过,吾的另一个名字更为尔等所熟知……吾乃死剑,传播死亡与恐惧之利器。”

  从死剑这里得到了答案,肖恩的目光又转而落在了那名黑铠骑士的身上。

  “死棘十三棺中,我与鬼剑.魔童、不死尸女.温蒂、黑色死潮及黑暗预言师都打过照面。曾败于和平议会克里斯汀娜手上的魔魂也有所耳闻。弗拉菲斯公爵是来自地底世界的吸血鬼,圆月访者.约翰则是出身于暗夜魔狼一族。黑影.布莱克和剪刀手.杰克都是半步传奇的顶尖强者。”

  望着眼前这名气势并不比死剑弱多少的骑士,肖恩的内心并不如他表现的这般平静,只不过正所谓输人不输阵,所以他还是一脸淡然的凝视着眼前的敌人,然后以如数家珍般的平淡语气开口:“现在死剑已出现,唤魂者则是一名死灵法师。……唯一不知道底细和身份的也只有血面具.纳西,所以我猜,你应该就是那位窃取了死神部分神力从而让自己具备了生者与亡者双重特征的暗域死骑了。”

  “明知故问。”暗域死骑冷冷的说道,声音里颇为不屑。

  “黑煞魔焰虽然名声不及五大火焰,但是也是少有的厉火。”肖恩沉声说道,“而且据我所知,在你们死棘里,包括你在内至少有五个人掌握了操控黑煞魔焰的能力。我只是不能肯定你到底是血面具还是暗域死骑而已。……不过现在,我倒是可以肯定你的身份了。”

  “我开始相信组织内部关于你曾是死棘高层的小道消息了。”暗域死骑的眼神一沉,但是杀气却是有增无减,“外人对我们死棘不可能了解得如此透彻。”

  “别再废话了!那只巫妖已经发现我们的进入了。”就在这时,又有一道声音突然响起,不过这声音的主人听起来似乎真在和什么存在进行较量一般,因此声音显得非常的急促和虚弱,明显是在较量抗衡中正处于下风,“我就快压制不住这些亡灵了,赶紧把任务完成了然后撤离。”

  听到这声音,肖恩的脸色就变得认真起来了:“这位……就是唤魂者了吧。”

  “你就算想要拖延时间也是没用的。”唤魂者的声音再度响起,“我们既然知道你在这里,又怎么可能没有对你身边的人进行了解和调查呢?……我知道你想等瑞娜过来支援,不过你恐怕是没机会了,魔碑、骨碑和暗碑三位大人这会应该已经和瑞娜交手了。我们好不容易才抓住你现在虚弱的机会,绝无可能让你活着离开,你还是认命吧。”

  这一次,肖恩的脸色才是真正的变色。

  他没想到,死棘这一次针对自己的暗杀行动居然排场这么大!

  不仅直接出动了三位死棘十三棺之一的强者来暗杀自己,同时居然将六死碑中的三位也派出来负责拦截瑞娜等人的行动。他们或许没有想要强行击杀瑞娜的打算,毕竟像死棘这样的组织如果针对肖恩的势力进行情报收集,自然会知道瑞娜的实力不能以常态而论。

  只不过他们只要阻隔瑞娜的支援,然后趁着肖恩现在无法发挥全部实力的状态,集中一点进行突破的话,确实是有很大的把握能够将肖恩彻底击杀于此的。而且肖恩相信,既然死棘居然顺势而动的准备了这么久才终于找到这么一个绝杀的机会,那么出动的死棘十三棺肯定不止眼前这三人,甚至说不定六死碑都集体出手了。

  当然,肖恩并不认为自己有这么大的面子可以让六死碑和十三棺都朝自己下手,恐怕是因为有其他势力的介入才导致了眼下的局面。此时此刻,肖恩只希望自己的猜测是正确的,那么或许他还能有一线生机。(未完待续。)

看过《战神领主》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