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战神领主 > 516. 血气爆发

516. 血气爆发

  黑色剑芒宛如开天辟地之般,具有一种撕裂一切、斩杀一切的霸气。

  浑身被这道剑芒所吞噬的暗域死骑,已经根本就看不到人影。只是他的气息依旧存在着,略微感知一下就可以知道他并未因肖恩的斩魂而陨落,明显还是有能够抵御的能力,只不过能够抵御多久,那就要看他自身的实力水准如何了。不过想来以暗域死骑自身的能力而言,以肖恩如今的实力恐怕还做不到抹杀。

  一剑斩出之后,肖恩的脸色微微一白,血色消退不少,但至少不像之前那般处于一种疲惫的虚弱状态。

  只是,纵然不似之前那般虚弱,但是从气息上来感应却也能够明显的判断出,肖恩刚才斩出的这一剑对于他自身的精力消耗也并不小,至少差不多也掏空了他接近一半的体能。

  不过就在肖恩的气息微弱之际,却见肖恩轻呼出一口长气后,再度猛然一吸气,脸上稍退的血色当即又一次恢复,精神劲头也同样显得神采奕奕。不过感知比较敏锐的人,却还是能够发现肖恩这第二次恢复的状态,实际上却还是不如之前第一次,至少远未达到自身巅峰状态的水准。

  血气爆发.二式!

  这是肖恩从吉普莉尔那里学到的特殊辅助技能,是一种和斗气爆发作用差不多的相似技能,都是通过压榨自身的潜能来强行恢复状态继续进行战斗。当然在这种状态解除之后,肯定会陷入相当长一段时间的疲惫期,至于疲惫期的持续时间有多久,那么就要看肖恩一共激发了多少次血气爆发了。

  像现在,肖恩强行发动了血气爆发的第二阶段,这无疑会让他在技能时间结束后陷入更长的虚弱状态,可是却也无疑让他拥有了在此时更加持久的战斗能力。不过唯一美中不足的。大概就是这个血气爆发的能力所产生的效果,一次要比一次逊色。

  按照肖恩自己的估计,第三次血气爆发的效果,大概就只能恢复一半的体能了。只不过再想要施展出如此强大的攻击技能,却也明显是不可能的事。因为斗气爆发可不像血气爆发这样能够让肖恩施展多次。而这一次恢复的斗气量也不足以让肖恩施展三次完整的斩魂攻击。

  在肖恩激活血气爆发.二式之后,苦苦抵御那道黑色剑芒轰击的暗域死骑,内心就猛然一震,一股极为不好的念头瞬间从他的心中升起。达到了他这等境界的实力,感知能力因为接触到了世间法则自然是无比敏锐,所以哪怕他的视野被黑色剑芒所覆盖,完全看不清周围的情况。但是这也并不妨碍到暗域死骑对外界的感知。

  只是肖恩如今不仅是一位中位圣域强者。更是一位掌控一个一国上下无数人生死的大公,心思决断自然极为清楚。

  因此在体能再度恢复之后,便是毫不犹豫的又一次挥剑而落。

  同样无比粗壮的黑色剑芒,再一次破空而起,朝着暗域死骑冲了过去。

  不过如果仔细感知的话,却并不难发现,肖恩这第二道斩魂剑芒相比起第一道无疑要逊色几分。并不仅仅只是剑芒不及第一道那般粗壮,同样的就连剑芒的边缘处也没有那么凝练。看起来似乎是剑道大势还未彻底形成就被迫用于对敌,因此威力上自然是要较之第一道斩魂剑芒更为逊色。

  但如果是用来对付此时的暗域死骑。威力无疑是已经足够了。

  第二道剑芒,以同样迅猛的威势破空而出,直接就将第一道斩魂剑芒所产生的破坏扩大数分。

  地面在这二道剑芒的轰击下,本来已经裂开的巨大口子顿时便延伸到了半径超过数十米,甚至就连半空中都浮现出无数道裂痕,来自虚空的气息正从这些裂痕中弥漫开来,隐约间甚至还有数道不属于物质界的气息出现,仿佛是想要通过因斩魂而破裂的空间屏障裂痕而侵入到物质界来。

  只是,在感受到斩魂那股舍我其谁和斩杀一切的霸道气息之后,这几股来自虚空的外敌气息便迅速的逃离。

  也不知道这些存在是曾经和贝斯交过手,认得这是贝斯的招牌剑技,还是说纯粹只是被斩魂的剑势所惊吓。不过无论是哪一种,对于肖恩,或者说对于在场的众人而言显然都是一个好消息当然,对于死棘而言恐怕并不是一个纯粹的好消息,只能说是好坏参半罢了。

  因为哪怕死棘和肖恩势不两立,甚至和以维护世界和平为己任的和平议会势同水火,但是本质上却也还是属于奇迹大陆世界位面的人,所以他们比谁都要清楚“覆巢之下岂有完卵”这样的道理。

  一声炸裂声轰然响起。

  来自斩魂的轰天剑芒终于彻底破碎开来,不过如此一来倒是更加彻底的将周围的空间都震裂开来,显露出一片巨大的虚无空间,在场的众人甚至能够清楚的看到这突兀出现在半空中的破裂底下,那如同河流般涌动的黑色虚空,以及时不时闪烁而亮的或白或黑或紫的雷电光华。

  这一次,空间屏障似乎是真的被打碎了。

  只不过比起那些传奇强者乃至超级强者的战斗中所造成的破坏和影响,这种因机缘巧合之下所产生的空间屏障碎裂,对于世界本源而言,并不算什么可怕的创伤。这道裂痕不过是刚一出现,就已经开始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修复,反倒是周围那些遍布于空间中的蛛网裂痕,一时半会倒是还浮现着,并没有得到第一时间的修复,似乎是世界本源意志对此并不太在意。

  只是,此时的肖恩脸色还是变得苍白起来,血色的尽褪比之前施展出第一道剑芒时还要更加严重。

  这会的他,眼神正盯着那道破裂的空间屏障,眉宇间似乎若有所思。

  但是也仅仅只是略微分神这么一瞬间而言,知道身处战场之中的肖恩自然不可能一直都分身他处,在确定了那道空间屏障的碎裂会自动修复。以及与自身的世界之子略微有点关联之后,肖恩便第一时间重新将注意力转回到暗域死骑的身上。

  这会的暗域死骑,已经显得萎靡不振。

  身上那套铠甲已经布满了裂痕,不少地方甚至直接破裂开来,露出了铠甲底下的麻布衫。不过奇特的是。这套重铠却居然并不是真正的物质之物。而是暗域死骑夺自死神部分神格所凝聚而成的铠甲,之前未曾破裂之时肖恩还并察觉到铠甲的秘密,此刻铠甲彻底破裂后,这秘密才终于彻底暴露出来。

  这套铠甲虽不能称之为神器,但是却要比一般的神器更加强大。

  且不说铠甲实际上是由法则之力所构成,拥有极为强大的防御能力,仅是铠甲所附带着的一项特殊效果。就足以让无数人艳羡。因为这套重铠居然可以让穿戴者免疫任何直接作用于身体与灵魂的死亡攻击。也正是因为这一点,所以肖恩两道斩魂才没能将暗域死骑真正的击杀,反倒是因为与死神神职的法则之力冲击,导致了空间屏障的碎裂。

  不过在挡下肖恩这两剑之后,这套死神铠甲也终于破裂,想要重新修复的话,如果没有外力支援的情况下,只怕是需要一段相当漫长的时间。

  而且对于暗域死骑所造成的伤害。也远不止如此。

  他之前那头坐骑,则没有暗域死骑这么强大的防御能力了。所以在第二道斩魂剑芒的轰击下,直接就被当场斩杀,整个身体都断裂成了两瓣。

  当然,肖恩同样并不好过。

  若不是因为突然造成的空间屏障裂痕,肖恩此刻的损耗并不会如此严重。他现在已经发现了,作为世界之子固然获得了不少的好处,但是同样的他也和这个世界产生了息息相关,甚至可以说是完全一体的命运轨迹。

  其他人造成的世界本源破坏还好说,肖恩会在第一时间有所察觉,之后作为世界之子本职的他自然是要去阻拦对手对这个世界造成的破坏。可是若是由他对这个世界造成破坏的话,那么他就需要受到一定程度上的“惩罚”肖恩将这种直接作用于自身潜能和灵魂上的体能与精力抽取,当作是一种惩罚制度。

  此时此刻,肖恩总算有些明白,为什么吉普莉尔能够耐得住那么长久的时光一直躲在自己的位面世界里,不出现在这个物质界中了。原因实在是因为她太过强大了,强大到举手投足间的攻击动作绝对会对世界本源造成损害,如此一来她等于也是把自己给坑进去。

  明白了此间种种之后,肖恩也算是对自己日后的行为有了一定程度上的认知。

  只是……

  肖恩眼角的余光在战场上移动着。

  他和暗域死骑的交锋看似惊险无比,但是实际上所用时间却是极短,前后甚至还没有三分钟就直接分出了胜负。这固然是因为双方都使出全力的原因,不过更重要的一点是法则的交锋和破坏,远比黄金境以下的人交手更加凌厉和凶险,若是彼此势均力敌的情况也就罢了,如果其中一方能够压制住另一方的话,不管是采用什么手段,都会在极短的时间内分出胜负。

  或许未达到圣域境界的人无法理解,但是一旦踏入圣域掌控了领域之后,便都很清楚这一点。

  更不用说传奇、超级强者之间的战斗了。

  此时肖恩的目光游动,便是在寻找另一位还能够威胁到他生命的人。此前他并不知道暗域死骑身上的重铠居然拥有如此奇效,以至于在战斗的过程中他估算错误,导致自身的损耗比预想中的还要更大,不过幸运的是这并不算没有收获,肖恩不仅知道了以后战斗时所需要注意的地方,甚至也借此摸索到更多关于空间和时间法则的奥妙,这对于他顺势踏入上位圣域的境界自然是有了极大的帮助。

  就在这时,一道腥风骤然杀至!

  “等的就是你!”感受到冷冽的杀机凛然,肖恩沉声一喝,身上的血气再度爆发而出。

  血气爆发.三式!

  这由吉普莉尔所传授的特殊技能,是世界之子血脉觉醒后的特殊技能产物。因为其作用效果是直接抽取世界本源的力量加持于自身,所以无论在什么样的情况又或者是境界,肖恩都能够得到根本性的恢复。只不过这个能力,却也不是毫无限制的。

  血气爆发第一次施展时,能够让状态完全恢复。

  而第二次施展,也就是所谓的二式,则只能恢复大概四分之三的状态。

  到了三式,则如同肖恩所预料的那般,只能恢复自身状态的一半。

  只不过,血气爆发可以恢复的效果只局限于自身的伤势、精神、意志、体能等等,却并不包括魔力与斗气。这种能力对于单纯的走自身强化武道的人而言,无疑是极为强大和可怕的血脉能力,甚至可以说是一张足以扭转乾坤的底牌例如艾丽克西斯,这一能力对于她而言就简直可怕到没边了。

  肖恩为此甚至也想过是否要考虑改为走肉身强化极限的战斗风格,但是最终他还是放弃了。

  原因无他,就五个字。

  贪多嚼不烂。

  此时,面对死剑的偷袭,肖恩的脸上并没有显得如何惊慌:“你们两个一起出手,我又怎么可能没有防着你。”

  手中的黑君王,毫不犹豫的向着死剑的气势所爆发而至的位置刺了过去。

  只听一声金铁交击的闷响。

  死剑所操纵着的人偶彻底暴露在肖恩的面前,他的攻击不仅未能伤到肖恩,反而被肖恩一剑卡在了那只持剑右手的手肘铠甲缝隙处。如此一来,死剑的攻击自然就无法挥落,反而是被肖恩彻底钳制住了攻势,而且最重要的是肖恩在这一场反击中彻底占据了上风。

  “没用的!”死剑露出一丝狞笑,如此近的距离,他身上散发出来的那股恶臭就更加明显了。

  “是吗?”脸色苍白的肖恩嘴角微扬,同样露出一个微笑,但是这个微笑却也让死剑感到一阵心悸,“破魂!”(未完待续。)

看过《战神领主》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