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战神领主 > 517. 这次来得有点晚啊

517. 这次来得有点晚啊

  如果说,斩魂是以弱斩强。www.baiyuege.com

  那么破魂,就是以强破弱。

  虽说气势上不如斩魂那般霸道,但是破魂却也有一种非常另类的微妙气势,就好像这一剑可以破去一切障碍一样。尤其是在使用技巧上,破魂更为依赖的是力量上的增幅,只要施展者的力量越大,那么这一剑的威力也就越大。而且与斩魂那种斩杀的纯粹攻击技能不同,破魂更像是防守反击的技能。

  剑尖刺入护臂的缝隙处,肖恩的手腕微微一转,就卡住了死剑的右手,让死剑根本无法变动剑势。而就算他想要挥剑而落,破魂的力量增幅也远远足以挡住死剑的后续变招。

  这个突如其来的结果顿时就让原本自认为胜券在握的死剑顿时就变了脸色当然,以死剑所操纵的那具傀儡容器,自然是不可能做出这样的动作,肖恩等人所感受到的是来自于死剑身上的气息波动。

  作为一件已经具备了完全独立人格思维的神器,其本质自然是要比那些只是拥有成熟魔法灵魂的神器更加强大。

  像天使具装、雪法妮奥的冰凛、艾米丽的战神之刃等等,都只是拥有一个成熟的魔法灵魂,并未转化成为拥有独立人格思维的存在。甚至哪怕是肖恩现在手上的黑君王,也拥有一个新生的魔法灵魂,而且之前恩科斯还给了肖恩一个被抽离出来的成熟魔法灵魂,这些都是让一件装备变成一件神器的核心组件。

  但是归根结底,这些神器依旧是需要有人掌控才能够发挥出强大的威力。

  不像本名为魔渊的死剑,它已经完全具备了一个完整的独立思维,从某种本质上而言,它已经可以算是智慧种族的存在。只不过因为其性质属于堕落的黑暗神器,因此它并不会接受别人的掌控。任何想要操纵它的人最终都无法避免会被它的邪性引诱和吞噬,最终成为如同傀儡一般的兵奴。

  此刻死剑便极为人性化的散发出一股惊悸的情绪波动气息。

  不过在惊悸之后,死剑更是开始拼命的挣扎起来,似乎是想要破开肖恩这一剑加持于自身上的力量。

  暗域死骑本就颓败的神色,在感受到死剑那近乎于绝望中的奋起挣扎之后。神色也同样流露出极深的震骇。他无法理解。为什么不死不灭近乎于永恒的死剑,居然会露出这种情绪波动。虽说从实力上而言,此时的死剑并不及他之前借用死气强化后的实力,但至少也是货真价实的中位圣域,比之此刻的肖恩都要强上几分。

  可是眼下的结果,却是死剑的攻击不仅被彻底压制住,甚至仿佛就连生命都受到了威胁一般。

  暗域死骑不明白其中的道理。但是却并不阻碍他的感官认知。他知道死剑此时绝对有危险。只是就算他此时有心去援救,可却也无能为力,因为他的伤势同样不轻,而且之前他和肖恩硬碰硬的交锋,也是打着自身有死神铠甲的庇护可以彻底耗尽肖恩的战力,让死剑做出最后的致命攻击。

  “这不可能!”死剑发出一声惊恐的吼叫,“你……你为什么……”

  “你以为我为什么要拼尽全力让暗域死骑失去战斗能力?”肖恩虽然脸色略显苍白,显得异常疲惫。可是双眸里却是神采奕奕,有着一种难以言喻的亢奋之色。“我必须得承认,死神之铠的存在确实超乎我的想象,不过幸运的是我也暗藏了一手,否则的话今天还真的没有这么好的机会。”

  面对肖恩这让他感到惊惧的微笑,死剑的挣扎也越发凶狠了。可是不知道为什么,明明拥有中位圣域实力的他,却完全无法从肖恩的压迫下反抗,甚至就连他自身那股属于神器的威慑力和强大意识,竟然也在这场抗衡之中渐渐落于下风之中,这一幕赫然是看得暗域死骑眉心直跳。

  这一刻,哪怕他之前再怎么不明白,到现在也已经肯定看得出来了。

  压制住死剑的,并不仅仅只是肖恩的攻击,同时还有依附于肖恩那柄黑剑上的一道紫色灵光。尽管这道灵光一闪即逝,但是消逝的却并不是说这道灵光就这么湮灭于世界法则之下,而是缠绕在了死剑本体的意识之上,而且还以不可动摇的坚定信念一点一点的吞噬着死剑的灵魂。

  也正是因为如此,所以死剑才无法真正的操纵容器和肖恩拼命,甚至就连对峙角力都渐渐落入下风之中,眼看着就要被肖恩一剑彻底斩断本体和容器之间的联系。一旦肖恩这一步成功,且不说会对死剑造成什么样的伤害,但是可以确定的,就是死剑将彻底失去再战之力,哪怕他完全没有受损也不行。

  死棘十三棺里,死剑的战斗力之强横固然是无与伦比,但是和其他十三棺成员相比,死剑的弱点也极为明显。那就是他必须要依靠容器才能够发挥效用,而且容器生前的实力强弱也直接决定了死剑能够发挥出来的战斗力。

  单纯以神器的概念而论,死剑可以算是超神器的概念,纯粹以灵魂强度来说可以发挥出超级强者的实力。可是就算死棘再怎么家大业大,就算是传奇强者的纯粹肉体容器都几乎不可能找到,更不用说是超级强者了以死棘之前的理念,就是弄到一具上位圣域强者的肉体当作容器,让死剑自己操纵了慢慢滋养培育成超级强者,届时死剑也可以完成兵奴秘术,从器具脱胎成真正的智慧种族。

  这种秘法,在古代矮人皇室一族的手里是确实记载的。

  因此之前很长一段时间,死棘都将注意力放在外陆,就是为了找到矮人帝国的皇室落单者,从而弄到这份秘术。只不过先不说这份秘术不容易获得,就是合适的上位圣域强者的肉体也同样极难寻获,毕竟能够成为上位圣域的强者,意志力必然绝不会薄弱。根本就不可能沦为兵奴让死剑彻底掌控

  肖恩只看得出来死剑这具容器是中位圣域的实力,却并不知道,实际上死剑的这具容器是他从下位圣域一路培育上来的。也正是因为如此,所以容器和死剑之间的联系自然是非常牢固,肖恩一时半会间也无法彻底切断。

  只不过。这也只局限于一般人的想法而已。

  肖恩真正想要的。从来就不是死剑的这具兵奴容器。

  “不!”似乎是意识到了什么,死剑发出了一声凄厉的吼叫声,甚至充满了惊慌之意,“唤魂者!你为何还不出手!”

  面对死剑的凄厉吼叫,叹息森林之中,传来了一声闷哼声。

  此声像是在做出回应,但是更多的却也是在表露自己眼下的状态:想要来营救死剑。那是绝不可能了。一切只能靠死剑和暗域死骑两人自己努力。

  听到这声闷哼,死剑的情绪波动已经近乎于绝望。

  反倒是暗域死骑,居然拄剑再度站起,似乎是想要以此来解救死剑。他倒是看得出来,肖恩显然是要镇压和捕获死剑的灵魂,尽管不知道是出于什么原因,但是暗域死骑的直觉告诉他绝不能让肖恩成功,否则的话恐怕会有极大的灾难与麻烦。而且眼下。也正是肖恩正处于最关键的时刻,他必须要把握住这一分机会。

  随着暗域死骑的这一动作。死剑仿佛看到了希望一般,挣扎和反抗也变得更加拼命。

  只有肖恩微微皱了一下眉头,然后转过头望向暗域死骑,脸上的神色似笑非笑:“你这一次,来得有点晚啊。”

  几乎是伴随着肖恩这句话刚落,暗域死骑的内心就升起了莫大的惊悸,从情绪波动上竟是丝毫都不逊色于被肖恩压制住的死剑。不过暗域死骑也是个果断之人,这股死亡的恐惧与刺痛感爆发而出的刹那,他就毫不犹豫的放弃了营救死剑的想法,甚至连手中那柄此时成为了累赘的重剑都毫不犹豫的舍弃。

  一声轰鸣声骤然响起。

  在声音爆响之际,无数烟尘同时弥漫而出,甚至就连地面都震了一下。可以想象,若不是暗域死骑躲闪的速度够快,恐怕刚才那一下他就算不死也绝对要被重创。

  一声冷哼,自弥漫而起的尘烟之中响起。

  待到尘烟消散之时,一道倩影孤身立于其中。

  来者,赫然便是和平议会的克里斯汀娜。

  只是看到此时的克里斯汀娜时,肖恩的眉头也不由得微微一挑,脸上流露出凝重之色。

  他早就知道,有死棘出没的地方必然就会有和平议会的人跟随行动,这就像是光与暗的两面性一样,无法避免的。毕竟当初和平议会在虚空公国守了那么久,就是为了针对死棘进行一网打尽的行动,只不过后来死棘却是龟缩起来,并没有继续执行针对虚空公国高层的暗杀计划。再联系到后来和平议会全面从虚空公国之中退出,转而隐蔽起来,肖恩隐约间就已经把握到和平议会的行动策略。

  只是,肖恩虽然也有预料到和平议会这边可能会依旧由克里斯汀娜和自己交涉,但是却没有预料到,克里斯汀娜的实力提升得居然如此之快!

  命运之战爆发时,克里斯汀娜是下位圣域的强者,那一战中克里斯汀娜的收获也是受益匪浅,突破到中位圣域是必然的事实。只不过原本按照肖恩的估算,他突破到中位圣域是沾了安德鲁的光,从而提前感悟到空间法则的奥秘之力,否则的话想要正常踏入中位圣域之境,只怕还需要再过一两年才行,所以猜测克里斯汀娜就算是万中无一的天才,此时最多也就是上位圣域的强者。

  却不想,克里斯汀娜居然已经是传奇强者!

  “我知道你是个天才,却不想你居然会如此天资横溢。”肖恩有些感叹的说了一声,“这一次,和平议会来的人应该不少吧。……你能够突破到这里,恐怕六死碑应该也有人跟着你一起突入了吧。”

  一股极为冷冽的杀机,自场中弥漫开来,一道黑色的健硕身影突兀的出现在了暗域死骑的面前。

  因为他的出现,原本由克里斯汀娜突然出现所产生的威势瞬间就被压制到最低,甚至可以说在这个人面前都显得摇摇欲坠。

  不用问。肖恩也就知道眼前这名穿戴着如同恶魔般狰狞的黑色铠甲,身后披着一条血红色披风的银发年轻人是谁了。

  死棘内部除高层以外,鲜有人知的真正强者,六死碑之一的冥碑。

  六死碑,是死棘真正的底牌。

  死棘十三棺象征着死棘最具才华与天赋的潜力新人。一般来说成为传奇强者之后就会脱离十三棺之名。成为一位具备了独当一面的真正强者,但是这一层次的强者却还不能算是死棘真正的底牌。只有在这一层次中,经历了足够的血腥厮杀,展现出无与伦比的超凡战力,甚至有望冲击超级强者境界的人,才有资格接替陨落后的六死碑之名。

  六死碑,在死棘里一直都保持着六个名额。在成为死棘的六大王牌强者之一后。虽说自身的名字不会被抹除。但是组织内部也不会以之前的名字称呼,而是会根据其自身能力的不同,而以碑字作为后缀的同时也冠以新的称谓。现今死棘的六死碑,分别是杀碑、冥碑、魔碑、血碑、暗碑、骨碑,每一位都拥有至少十四阶的传奇战力,其中杀碑更是超级强者的战力,而冥碑、魔碑虽稍次一点,但也已经是十五阶传奇巅峰的临界点。只差一点就能够突破成为超级强者。

  死棘让拥有十五阶战力的魔碑和两位十四阶战力的暗碑、骨碑去对付瑞娜,这已经是极为看重瑞娜实力的表现了。

  冥碑出现之后。只是冷冷的扫了一眼克里斯汀娜,但是却并未第一时间展开攻击,反而是扫了一眼肖恩,然后突然伸出自己的左手,朝着死剑做出了一个“握”的举动。

  顿时,一股强大的法则之力便顿时从死剑的身上出现,助死剑抗衡肖恩的攻击。虽然死剑此时露出的情绪波动略微有些不太情愿,但是和面对肖恩时莫名其妙产生的死亡威胁相比,冥碑这个举动虽然让死剑感到有些受辱,但是活着总是比死了更好,于是死剑也就彻底接受来自冥碑的法则之力加持。

  却见面对这股突如其来的力量加持,肖恩却是冷笑一声,手动顿时加力数分,为此哪怕脸色变得苍白如纸,嘴角甚至溢出一丝鲜血,也完全在所不惜。

  被肖恩如此强硬的姿态所激,冥碑眉头微挑,轻喝一声:“松手!”

  顿时,力量便加剧了数分。

  这一次,肖恩便是直接吐出一口鲜血。

  克里斯汀娜见状,眼里并未有丝毫的畏惧之色,反倒是双眸中燃起强烈的战意,一个箭步突然朝着冥碑杀了过去。

  虽然克里斯汀娜只有十二阶的实力,但是她却是身具方术、奥术、武技三者于一体,并不能以寻常等闲战力而论,尤其是此时借助方术的爆发秘术,一时间爆发出来的气势竟直追十四阶的强者。从这一点气势爆发上来看,肖恩倒是在克里斯汀娜的身上看到了几分艾丽克西斯的影子,从某种意义上而言也更像是薇薇安的进阶强化版本。

  如果说克里斯汀娜没有觉醒血脉的话,肖恩打死也不信。他甚至敢肯定,克里斯汀娜的血脉恐怕不会比瑞娜、雪法妮奥、塞西莉亚等人逊色多少,指不定就是某位古神的直系后裔,而且血脉纯净度只怕要比雪法妮奥更高。

  否则,根本无法解释克里斯汀娜的进步为何跟坐火箭似的。

  “潜力非凡,再过二十年你或许有和我一战之力。”冥碑望了一眼克里斯汀娜,冷声说道,“前提是我这二十年里止步不前。”

  言罢,右手握拳便与突袭到面前的克里斯汀娜对拼一拳。

  仅一拳之威,整个空间便似乎被就此引爆一般,无数的裂纹突然在克里斯汀娜和冥碑两人交手之间的空气里遍布开来,看起来虽没有肖恩和暗域死骑刚才那一场爆破引起的破坏大,可是实际上这里面的杀机却是比刚才还要更加凶险。

  这一点,只看克里斯汀娜以比冲锋更快的速度倒飞出去,简直宛如流星般掠出上百米之远,甚至一路撞碎了无数骸骨勇士以及十数棵枯萎大树,就能够知道了。

  只是。这一拳之后,冥碑却是猛然眉头一挑,眼里闪过一丝诧异,猛盯向肖恩:“嗯!?”

  随着冥碑这一望,肖恩顿时就感到一股无穷无尽的法则之力化作沉重之势压在他的身上。他甚至能够听到他的骨骼发出一阵噼里啪啦的响声。只不过相对如此重创。肖恩的眼里却根本就没有丝毫畏惧与颓败之色,反而是死剑发出了极为凄厉的惨叫声,颇有几分死不瞑目般的意味。

  “这剑,我还给你!”肖恩发出一声朗笑声,右手猛然一震,僵持了许久的破魂之威终于彻底爆发而出!

  只一剑,死剑的容器那只右手就彻底炸开。而伴随这一道炸裂。加持于肖恩身上的那股沉重压力也陡然一松。肖恩根本不作丝毫停留的就立即飞身后退,一抹夹杂着暗色的紫光也在黑君王的剑身上一闪而逝。

  而容器的右手虽然被彻底炸碎,但是死剑却也直接飞入冥碑的左手上。

  可是死剑入手之后,冥碑却是根本就感觉不到剑身上的魔渊之魂,而且剑身上那股浓郁的魔气也在疯狂的消散着。尚未落入冥碑左手的时候,本是超神器级别的死剑就掉到了神器的档次,而在落入冥碑左手上时,属于死剑的神器之格也当即破碎。这柄长剑直接变成了一件神话装备,而且恐怕属性上除了极锋锐这一特点后。也没有其他任何特效。

  这样的武器,哪怕是神话级装备,也是最为垃圾的一件神话装备。

  冥碑的双眸,当即便落在肖恩手上的黑君王之上:“双重魔法灵魂!?……难怪可以剥离死剑的器格,原来你从一开始就是打的这个主意!……哼,虚空大公,果然好算计。只可惜,你今天是注定要陨落于此了。”

  尽管脸色苍白至极,但是肖恩却一点没有颓败之色,反而双眸显得极为精神。

  在刚才和冥碑的法则之力抗衡中,他虽然受到了重创,这很可能会加剧血气爆发之后的副作用,但是肖恩的收获却也远超预期。可以说,在刚才那一瞬间里,他对于法则的感悟有了极为明显的提升,仅这一点收获就几乎不在剥离了死剑的神器灵魂的价值之下!

  “我看,倒是未必。”肖恩发出一阵轻笑,“如果你能早点摆脱和平议会的纠缠,以最快速度赶来支援,并且到场后不是保护暗域死骑,而是第一时间击杀我的话,那么我或许真的会就此陨落。……可是现在,我只能很遗憾的告诉你们,你们失去了最好的一次机会了。”

  听到肖恩的话,冥碑却是不怒反笑:“和平议会已经被杀碑、血碑以及其他死棘十三棺的成员拖住,你身边那几位深入叹息森林腹地的追随者也有魔碑、骨碑、暗碑等人负责拦截,所以……我倒是想看看,如何的没机会。”

  一身浓郁的死气陡然从从冥碑的身上喷涌而出,不过诡异的是,这股浓郁的死气不是毫无目的的到处弥漫开来,而是向着冥碑的右手上迅速凝聚,然后渐渐化作一柄长枪的模样,只是形态上却是显得有些模糊,看上去竟像是一条水源在飞速的流动一般。不过上面散发出来的死亡气息,却是赫然引起了空间的变动,有一股更为可怕的力量似乎正在穿过重重虚空屏障,加持到这柄完全由死气凝聚出来的灰色长枪上。

  下一刻,冥碑猛然一握,然后举手便投。

  死冥破空枪!

  这是冥碑的一种远距离攻击武技,以他只差临门一脚就突破到超级强者的传奇巅峰临界点实力来施展,这一枪的威力绝对是可想而知。

  几乎是刚一投掷而出,就已经临近到了肖恩的面前,仿佛下一刻就会彻底贯穿肖恩头颅一样!

  可就在这时,一股比冥碑更加强横的力量陡然破空而出!

  一道撕裂了虚空屏障的裂痕,极为突兀的横亘在了肖恩和死冥破空枪之间!

  只差那么几厘米就能够贯穿肖恩头颅的距离,却是真正的成为了一道无法逾越的天堑!

  整道由浓郁死气之力凝聚而成的死冥破空枪,在这道撕裂屏障的空间裂痕之中,彻底爆炸开来,无数的死气四散开来,若不是叹息森林本就是被死亡气息所侵蚀而腐朽的地方。这些散逸开来的死气也足以将方圆一里之地的所有生命彻底断绝。

  肖恩在这道空间出现的刹那,便停止了倒退,然后身上顿时有数道伤痕裂开,鲜血更是直接喷溅而出。虽然肖恩刚才并未被那死冥破空枪直接命中,可是上面那股死气却也还是加剧了肖恩的伤势。这让肖恩身上的伤势终于再也无法压制住。甚至就连血气爆发的状态都被强制性的中止。

  所以,这多重伤势叠加之下,肖恩直接就瘫倒在地了,甚至就连意识都感到无尽的疲惫。

  只不过,自虚空裂缝之中踏出的那道背影,还是让肖恩感到了一阵放松。

  一道矮小的身影正从中缓缓走出,右手上却是拖着一柄与身形完全不成比例的巨大银白色重剑。稚嫩的脸庞上显得杀机凛然。虽看似有些可爱好笑。可是所有感受到这凌厉杀机的人却绝对笑不出来,因为那股杀气竟是货真价实的,甚至就连冥碑都感到一阵心悸。

  “超级……强者!?”冥碑愣了一下,心中也同样咯噔了一下。

  针对肖恩的行动,他们从很早之前就开始谋划了,所以对于肖恩身边的战力自然也有所调查。可是在这反复核对了无数遍的情报之中,却根本就没有提及到肖恩的身边有超级强者这一级别的恐怖存在。按理而言,虚空公国的最高战力应该就是可以神降的雪法妮奥和拥有一头强大地行龙的瑞娜了。

  这两人都是传奇战力。只不过却和克里斯汀娜一样不能以等闲传奇战力而论,若是在不及后果的爆发状态下。恐怕能够发挥出十四阶的战力。而为了避免出现有可能没有预料到的意外,死棘也才会动用到六死碑的力量去拦截瑞娜等人,为的就是能够以绝对优势压制住瑞娜。

  虽然情报上早就有提及到瑞娜和塞西莉亚的身边还有这位孩童的身影,可是当时谁都没有当成一回事,只是认为这个小孩很可能在叹息森林里有什么特别的能力。毕竟,在经过多次试探的情况之下,都没有人感应到寇基雷身上有散发出任何属于强者的气息波动。

  从虚空裂缝之中缓缓走出的寇基雷,左手一扔,便将一颗滚圆的脑袋丢到了冥碑的脚下。

  看着那死前流露出惊骇之色的头颅,冥碑的内心反而却是平静了:“魔碑既然死了,那么骨碑和暗碑只怕也遭遇毒手了吧。”

  面对冥碑的问话,寇基雷却仿佛没有听到一般,而是转过头望向肖恩,道:“没。”

  肖恩微微一笑,他自然知道寇基雷这话的含义了:其他人都没事。

  明白了这一点,肖恩就是真正的放松下来了。

  就这么一小会的功夫,克里斯汀娜也终于迈步重新走了回来,不过她的神色显得有些狼狈,显然刚才和冥碑对碰的一拳,对于她而言也并不是可以忽略的伤势。只不过此时,克里斯汀娜却并没有去看冥碑,而是望向寇基雷,眼里流露着意味不明的复杂之色,尽管早就知道寇基雷的实力,可是看着眼下的寇基雷,克里斯汀娜也依旧有一种不真实的错觉。

  仿佛是为了印证那句“战场局势瞬息万变”的老话一般。

  在暗域死骑战败、死剑灵魂被抽离、唤魂者被纠缠住、克里斯汀娜出现、冥碑出场并且击伤克里斯汀娜、再到肖恩差点身死及寇基雷险之又险的救下肖恩之后,一声龙吼声紧接着传出,骑着黑石一路踩着无数的骸骨勇士和骸骨魔而冲入战场的瑞娜和塞西莉亚、安琪儿等人,也终于一一出现。

  暗域死骑看着手持燃烧着火焰的长枪,一身宛如流焰背生巨大光翼的瑞娜这么高调出场时,他的眉头不由得挑了起来,心中更是破口大骂了:“觉醒状态的米迦勒铠甲……圣乔尔斯帝国的神器怎么落入了瑞娜的手上,难道那位号称世间最强骑士团纯白之翼的团长已经陨落了!?”

  在有心人的消息封锁下,命运之战并没有被太多人知晓,所以哪怕是神眼这样庞大的情报组织都根本没有探听到任何消息,更不用说是死棘了。如此一来,在一步错就步步错的情报战之中,死棘的状况无疑是等于飞蛾扑火般的直接撞上了虚空公国这盏明亮的灯火。

  只不过让暗碑略微有些欣慰的,是随着瑞娜等人的出现之后,他的身边也出现了两道身影。

  这两人,分别是骨碑和暗碑。

  尽管两人气息萎靡,显然是受了重伤的模样,但是这两人没死对于死棘而言自然算是一件难得的好事六死碑虽然有不少替补者,可是却并不是每一个人都是合格的。尤其是这些有望冲击超级强者行列的顶尖强者,自然是能够不陨落当然希望不要陨落的好。

  深呼吸了一口气,看着肖恩的身边又一次汇聚了如此之多的强者,冥碑知道眼下的情况想要击杀肖恩是不可能的了。如果没有和平议会从中阻扰的话,在集合六死碑及死棘十三棺所有人的情况下,或许可以在付出能够承受的一定代价的情况下将肖恩击杀,同时也彻底毁了肖恩身边的这些追随者。

  “呼,你们这次虽然都来得有点晚,但是至少也没迟到呢。”肖恩淡淡一笑,在塞西莉亚和安琪儿的搀扶下,总算是站了起来,“我说过了吧……你们没机会了。”

  “哼。”冥碑冷哼一声,并没有继续逞口舌之利。

  他也清楚,眼下的情况真正如同肖恩所说的那般,大势已去。

  或许最开始的时候,不去援救暗域死骑,而是强行击杀肖恩的话,恐怕才会是最好的结果。

  只不过像他们这等传奇强者,心态自然是非常的稳定,眼下既然没有机会,当然也不会继续勉强。最重要的是,他们死棘是一个暗杀组织,只要继续蛰伏着寻找机会,要提心吊胆和时刻保持警惕状态的是肖恩等人。如此一来,从某方面上而言也算是削弱了虚空公国的综合实力。

  而且最重要的是,瑞娜身上有米迦勒天使具装的事散布出去,圣乔尔斯帝国绝对不会善罢甘休。而且再把寇基雷这位超级强者的事情公开出去,到时候无论是千年盟约帝国还是柴纳斯帝国,便都要将注意力全部都投向虚空公国了,在这两大超级帝国的关注下,虚空公国的处境就是可想而知了。

  “这一局,是虚空大公你赢了,不过我们也并未全输。”冥碑冷冷的说道,同时目光在瑞娜和寇基雷身上各扫了一眼,其中意味在场的人都很清楚,“你们也不用想着把我们留下了……我承认无法击杀你,但是同样的话,我们一心想走的话,你们也是拦……”

  不等冥碑的话说完,一股凄厉死绝的恐慌气息,顿时便冲天而起!

  在场所有人的脸色猛然大变。

  其中,以肖恩的脸色显得尤为难看:“尸骨之门!……雷克那个混账玩意!”(未完待续 。)

  ps:因为剧情的连贯性,所以我也就懒得切了,两章合一,其中一章是本月之前的欠章。

看过《战神领主》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