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战神领主 > 13. 布局
  肖恩轻轻的呼出一口浊气。

  天空之中,有着淡淡的金色光辉在洒落着,有点像是正在下着金色的光雨,这光雨的覆盖范围极大,并不仅仅只是局限于蛮荒要塞。根据肖恩的目测,大概还包括了蛮荒要塞附近两公里左右的区域。

  这个如同金雨般的光幕便是咕噜所能覆盖的监视范围了。

  从某方面上而言,用在杜绝敌人的秘密潜入方面确实不错。不过如果只是用在示警的话,则明显是不够的,毕竟专业的侦查人员所进行侦查和监视的范围是在蛮荒要塞的十数里之外。

  “接下来,我们还有很多要忙的事情呢。”肖恩收回目光,然后轻笑着对塞西莉亚说道,“要塞内的事情倒是解决了,不过目前不知道千年帝国那边是什么状况。”

  “千年盟约帝国那边肯定不会坐视蛮荒要塞落入我们的手上。”塞西莉亚皱了一下眉头,“蛮荒要塞的沦陷,短时间内或许不会传到帝**务部那边,不过现在都过了快半个月了,恐怕就算再怎么因为亡灵死潮的消息阻拦,那边也应该知晓了吧?”

  “不一定。”肖恩摇了摇头,…∧然后开口说道,“如果真如你所言的那般,星辰塔出了问题无法监视到整个境内环境的话,那么蛮荒要塞的失守便很有可能还未被他们所发现。不过……”

  “不过这样一来,我们就有更大的麻烦了。”塞西莉亚何等聪慧,肖恩一说。她立即就明白了其中的意思,“如果要塞已经明确失守了的话。那么他们肯定会选择收缩防御线,暂时放弃这里。可如果还不知道失守了的话……”

  “我们恐怕很快就面临来自南德恩公爵的压力了。”肖恩叹了口气,“千年盟约帝国的‘德恩’之名,在千年盟约帝国可不是一个摆设或者虚名,它是真正经受无数考验的实力代名词,任何一位德恩公爵都不是什么弱者。或者说弱者是无法拿下这个桂冠之称的,就像东德恩公爵**卡斯,这一期的名将榜里他就排名第四,比威廉和海拉的排名还高。至于北德恩公爵虽然主要是防范来自艾美利亚帝国的入侵,鲜少有战事流传。不过我没记错的话,上一期的名将榜里他的排名是在第十七位,这一期倒是掉出前二十,不过我并不认为他的能力就因此减弱。”

  “名将榜终究也是一个依靠战事说话的地方,如果一位将领鲜少有战绩传闻,情报收集不准确的话,这个排名确实很难保证准确性。”塞西莉亚开口说道,“不过我总觉得……这似乎是那位军神有意掩盖什么。”

  “无非就是第一次名将榜排名时导致的惨事所引发的问题罢了,他这是在寻求内心的自我安慰与救赎。”肖恩的眼里流露出莫名之色。良久之后才又叹了口气,“至于即将接任南德恩公爵之位的普休斯,他上一次出手是在三十年前了,名将榜的出现是二十年前的时候。所以并未将其列入榜内。……但是我相信,这位老公爵恐怕有能够排进前二十,乃至前十五的水准。……说不准。甚至还有可能是一位深藏不露的十名将。”

  塞西莉亚小声的嘀咕了一句:“他今年都八十五岁了吧……”

  “老当益壮。”肖恩笑了笑,“不过还好。我们一早就准备了一张牌,现在倒也是勉强能够用上。”

  “你是说……哈萨斯?”

  “除了他。也没有别人了。”肖恩点了点头,“如果这家伙运气够好的话,现在应该已经回到佐安顿家族的领地了。”

  “如果运气不好呢?”塞西莉亚开口问了一句。

  当初威廉协助哈萨斯取得胜利之后,就选择了班师,而哈萨斯也在那会就选择途经蛮荒要塞返回佐安顿的家族领地。从时间上来看,当时还没有爆发亡灵死潮,因此才有了肖恩这句如果一切顺利的话。不过亡灵死潮的爆发太过突然,许多村镇和城市根本就没做好准备,这也是导致千年盟约帝国的应付措施根本来不及展开就被迅速吞并了许多村镇的主因。

  要召唤出克鲁斯之触,可不是一件轻松的事情。

  算上蛮荒要塞的这条克鲁斯之触,肖恩估计在这短短几天内,千年盟约帝国应该就损失了差不多五十万左右的人口。

  不过此时,听到塞西莉亚问的这句“如果运气不好”的话,肖恩也有些短暂的发愣。

  旋即,肖恩的脸色就显得有些蛋疼起来:“唉,我本以为能够在这里短暂的休息一下,没想到……我还得出去找人,这家伙现在可不能死了,否则的话我们就真的很有可能要跟南德恩公爵打一场了。”

  “我们不是还有安琪儿在吗?”塞西莉亚有些不理解,当然更大的本能是她不想肖恩才刚来到蛮荒要塞没多久就又要离开。

  “安琪儿这张牌不是用在这里的。”肖恩摇了摇头,然后伸手轻抚着塞西莉亚的头,“哈萨斯的家主之位已经明确了,如果他死了的话,那么我们之前的一切行动就白费了。而且他活着的话,那么他就是下一任南德恩公爵了。……届时再加上安琪儿这张牌,我们和千年盟约帝国就有了一个很大的回旋余地。”

  说到这里,肖恩看出塞西莉亚似乎又打算说什么,于是便再度开口说道:“我知道你想说什么。现在安琪儿站在我们这一边,如果真的和南德恩公爵遭遇上的话,我们也可以凭此而避免一场人族内战。就算真的要开战,为了打通抵达蛮荒要塞这条道路,南德恩公爵也会损失颇大,短时间内很难赢得了我们,但是……这就让我们无法和千年盟约帝国进行密谈。”

  “因为……帝国脸面。对吧。”

  不是疑问句,而是陈述句。

  肖恩点了点头:“事关一个帝国的脸面问题。一旦爆发了一场战斗,那么事情就会变得非常复杂了。可是如果换一个解决思路……我亲自出手确保了哈萨斯的安全。并且告知南德恩公爵如今蛮荒要塞的具体情况,那么我们和千年盟约帝国就有了进一步的合作可能。届时再通过安琪儿,我们就可以和千年盟约帝国达成一些协议,从而拿下蛮荒要塞。”

  “作为相对的代价,千年盟约帝国会将国境线进行后撤,将整个黑土之地所覆盖的区域和范围都分割出来,成为一块无主之地,重点防御区域将集中在更后方的疆域,这可以让他们的防御策略得到更好的集中。避免在未来的死潮爆发中需要面临更大的压力。”闻弦歌知雅意,肖恩只是这么一说,作为知晓肖恩全盘策略的塞西莉亚当即就反应过来,“……毕竟,在千年盟约帝国收缩了国境和活动范围后,蛮荒要塞就成为了最靠近黑土之地的人类活动区域,所以到时候死潮一旦爆发的话,最需要担心的反而是我们,而不是千年盟约帝国。”

  “且不说未来的虚空帝国。就算如今的情况,蛮荒之地也已经不再是各大帝国、公国的后花园,蛮荒要塞的重要性自然也就不如之前,甚至可以说反而是一个亏本的买卖。毕竟每年的维持费用可不低。所以在没有损失任何脸面,又能够得到一定好处和摆脱长久以来来自死潮的麻烦的情况下,千年盟约帝国唯一需要做的就是只防范我们。所以正常情况下是不会拒绝由安琪儿牵头的这个密约。”肖恩将塞西莉亚的话补完,“而且因为有这个事实的遮掩。千年盟约帝国就不会猜中我们的布局。”

  “表面上看起来,我们拿下蛮荒要塞仅仅只是为了防范千年盟约帝国可以直接进入蛮荒之地的门户。这是一种互相提防的状态。但是实际上我们真正的目的,却是净化并且收复黑土之地。”塞西莉亚了然的点了点头,“但是这样一来……他们一定会猜到蛮荒之地发生的变动,甚至会因此而判断出‘虚空帝国’的计划。”

  “所谓的布局,就是为了隐藏自身的真正目的。”肖恩淡淡的说道,“为了这一点,就必须准备一个甚至是多个虚假目的,一个不容易让人获取的虚假情报,一条导向错误但确足以让人推理和信服的线索。以及……一个或者多个诱导陷阱。”

  “所以,拿下蛮荒要塞就是第一个虚假目的。”塞西莉亚略微思索了一下,然后就开口说道,“而通过安琪儿和千年盟约帝国取得的密谈,就是为了传递‘我们想要蛮荒要塞’这个不容易让人获取的虚假情报。千年盟约帝国就会判断出“蛮荒要塞对我们非常重要”这第一个诱导陷阱。”

  随着塞西莉亚的思路越来越明确和清晰,她的话语也变得流畅起来:“有了这么一个重要线索,他们就会联系到你保护哈萨斯返回的问题,并且以‘蛮荒要塞’做为线索而开始针对性的收集情报。在这种针对性的情报收集上,我们关于虚空帝国计划所做出的一切准备根本就无法瞒得了有心人,然后他们就会陷入更多的诱导陷阱,并且因此而被我们导向这条错误的推理逻辑,最终得出我们要摆脱莱恩王国,成为第八个帝国。”

  “但是他们却绝对不会想到,其实我们早就已经展开了虚空帝国计划,如今只不过是丢出来当成一个隐藏在第一个虚假目的下的第二个虚假目的。……但是这因为是他们的情报部门自己分析出来的结果,所以他们一定会对此非常信服,而且只要一开始我们没有对黑土之地表现出任何目的性的行动,他们根本就不会往此而猜测。”

  肖恩笑着点了点头,目光里有着赞赏。

  这种战略性的棋局型布局,是肖恩从自己当初的会长那里学到的,据说当初他的会长就布了一个长达两年之久的双面间谍计谋,从而彻底击败了他的竞争对手。只不过肖恩这是第二次运用,之前的那次是在为虚空帝国计划打基础,为此他不得不争取成为一名领主,只不过后来的虚空帝国计划却是在尼尔、塞西莉亚、威廉、海拉四人的联手下,做得比肖恩当初构思的还好。

  “而且这个布局还有一个最明显的地方。”肖恩笑了笑,然后开口补充道,“在千年盟约帝国发现了这一点后,他们就会立即展开新一轮的要塞建设,以防备我们真正成为帝国之后有可能接踵而至的打击和侵略、骚扰等等。这可以在很大程度上,让千年盟约帝国的资源得到消耗,从而确保等到他们发现我们真正的目的时,也已经无法阻止和抗衡。”

  “不过……这需要我们拥有足够强大的实力才行,否则的话千年盟约帝国完全可以对我们进行发兵,阻止我们成为帝国。”

  “任何布局,都是需要一定程度的实力。”肖恩说道,“无论是借势还是自身的实力,最起码得必须得拥有抗衡其他棋手的能力才行,否则的话任何布局都只是一个笑话。……海拉一直以来就是这么做的,她唯一失败的一次就是没有预料到我们有那么强硬的破局手段。”

  “但是……想要成立帝国的话,就算我们是利用这次死潮爆发的机会,碍于契约限制和平议会和死棘不会对我们出手,可是还有蛮荒之地周边还有那么多大国……”

  “我知道。”肖恩点了点头,脸色罕见的出现几分凝重,“只靠寇基雷和艾丽克西斯的话,还是差了一点。毕竟我们现在所处的位置,并不只是有千年盟约帝国这么一个虎视眈眈的对手,周围还有其他大王国,甚至就连柴纳斯帝国,距离我们也并不是很远,或许那位军神赶不过来,但是超级强者恐怕还是没问题的。”

  “那么以超级强者的数量,或许能够抗衡两大帝国的超级强者,可是那些传奇强者的话,我们恐怕没有那么多的数量可以抗衡,哪怕是算上如今那些投诚的蛮荒部落。”

  “所以这一次出去,我打算顺路去拜访一位隐世强者。”肖恩沉声说道,“因为具体的位置和情况我不是很了解,所以我才打算自己一个人出发,因为在威廉等人全部抵达的情况下,少了一个我并没有太大的关系,但是如果瑞娜、你、寇基雷等人都不在这里坐镇的话,那么就很可能会出问题。”

  “可是……”塞西莉亚咬了咬下唇,脸上还是有几分犹豫之色。

  “我会小心的。”肖恩笑道,“而且我答应你,如果事不可违的话,我就会立即放弃,不会太过勉强。”(未完待续。)

  ps:  深刻体会到了祸不单行这句话。

  ...

看过《战神领主》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