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战神领主 > 14. 糜烂的帝国局势

14. 糜烂的帝国局势

  千年盟约帝国,或许是真的应了祸不单行那句话,遇到的麻烦一场接一场,一场重一场。

  伴随着暴君布德里斯.德恩的强势登基,帝国内部早就已经不是一块铁板,毕竟这位帝王的登位实际上损伤了很大一部分贵族的利益。只不过碍于这位纯白皇帝的强势和威压,那些老牌贵族势力只是敢怒而不敢言,当然背地里一些小动作自然是没有停顿,也正是因为这一点才坚定了这位新皇下定决心要铲除帝国毒瘤,让千年盟约帝国成为一个真正的独裁帝国。

  能够登上帝位的,自然没有简单的角色。

  原本按照布德里斯的计划,最多只是起到一些波折,毕竟星辰塔的威名并不是在说笑的。可是让他没想到的是,这本该是有惊无险的一场平乱清扫,却伴随着星辰塔的突然崩坏而导致局势糜烂。倘若不是有东德恩和北德恩这两位公爵,布德里斯恐怕就要非常苦恼了,不过这样也依旧让他感到非常的恼火,甚至不得不让普休斯.佐安顿来负责整顿南方的局势。

  原本,布德里斯以为到此就应该一切顺利结束了,他也就只是让帝国多了一位南德恩公爵而已,不过考虑到普休斯这位老将的资历和经验,他也没什么不满的。

  可是在这个时候,亡灵灾祸却是偏偏爆发了,而且这还不是一般的亡灵灾祸,而是尸骨位面的异位面之门被打开了。

  布德里斯的恼火也就可想而知。

  更加让他深感愤怒和无奈的,是从尸骨位面里跑出来的亡灵大军果然不再是像以前死潮爆发时那些没脑子的蠢货那么容易对付。于是在不到半个月的时间里,整个帝国南方便丢失了接近七分之一的疆域,伤亡人数超过八十万,而且与蛮荒要塞及其周边几个领地的联系也全部都被中断了。

  目前,帝**部正吵得一团乱。

  不过从嘈杂的吵闹声里,布德里斯大概倒是听得清楚这里面分成了三派人。

  第一派,占据的人数最多,主张的意见则是放弃帝国内讧,让那些叛党重归于千年盟约的帝国旗帜下。他们的理由也很简单。就是现在的情况已经不适合继续内讧了,因为这次的亡灵大军行动速度太过迅捷,远远超出了他们的预料,短短半个月不到的时间就有超过八十万人的伤亡。

  而且很明显的是。前几天已经被临阵升任为南德恩公爵的普休斯.佐安顿在这一场死潮里同样是被打了个措手不及。

  当时他正在围剿位于帝国南方的一支叛军的重要据点,双方的战斗已经基本到了尾声,对于南德恩公爵而言,胜利果实已经唾手可得。可是没想到,这个时候一支亡灵骑兵军团却是突然杀出。结果不仅导致这个果实飞了,甚至就连南德恩公爵麾下的大军也遭到重创,甚至就连作为当初三军混战的那片战场如今也成为了一片绝对死地——叛军和普休斯都连夜撤军三十里。

  如今,那部分叛军自然是因此而得以幸存,并没有被真正的歼灭,可是他们的处境却也算不上多好,基本可以说是陷入了重重包围圈之中。但是不管千年盟约帝国怎么想,连同这支叛军一起陷入重重包围圈中的还有帝国在南方的三个行省,这可是好几百万人口——当初普休斯和叛军进行最后争斗的战场不是别的地方,恰好是帝国南方这三个行省与帝国南方其他行省的唯一一处交通枢纽。

  同样的。这个枢纽点也是通往蛮荒要塞的关键行程点之一。

  如此一来,倒是与第二个派系的人在某部分观点上达成一致:援救蛮荒要塞。

  第一派系的人主张放弃内讧,他们认为眼下的情况需要整个帝国上下齐心,而叛军们的叛乱死罪可以免,但是他们也必须将功赎罪,在重新拿回帝国南方三个行省连同外界的交通枢纽后,便立即组织起一支先锋军,往蛮荒要塞出发。

  第二派系的人则和第三派系的人在部分观点上达成一致:他们认为叛党是一群异心者,尤其是在眼下帝国面临重大危机的时候,绝对不能放任这么一群居心叵测的人在后方。更别说是接受他们的归顺。

  只是,第三派系的人却是认为,既然连南方三省的交通枢纽都被攻占,很明显蛮荒要塞那边也肯定是沦陷了。毕竟从叹息森林出来后直接北下,不用多久就是蛮荒要塞。也只有蛮荒要塞在失守的情况下,那支亡灵骑兵军团才有可能长驱直入的加入到普休斯和叛军的战场,给予双方重创。

  因此,他们的主张便是立即放弃北下救援蛮荒要塞,转而让南德恩公爵立即在帝国南方构建一道新的防御线。而关于防御线的构筑计划里。他们则认为放弃南方三省是最优的选择,反正在只有一条进出口限制的情况下,南方三省包括躲入里面的叛军全部死亡只是时间问题,甚至很有可能在他们开会的这会,南方三省的人就已经死光了。

  而第二派系,虽然同样认为不能够重新接纳叛军,但是却认为营救南方三省和蛮荒要塞是非常重要的战略计划——主要是因为南方三省是帝国南方的粮食基地,包括蛮荒要塞在内很大一片南方疆域的粮食都是要依靠南方三省提供。如果失去南方三省的话,那么整个南方很快就会陷入缺粮的状态,如果是依靠从帝国其他地方运输的话,这条补给线就会被延长,对于帝国的军资消耗也就可想而知。

  除去第三派系的支持者最少之外,第一和第二派系的言论支持者相差无几。

  造成这种状况的主要原因,便在于第一派系的言论提出者是如今刚刚升任的南德恩公爵,普休斯.佐安顿。

  这位老将在遭遇到亡灵骑兵军团的重创,以及南方局势的过度糜烂之后,他目前的境况可谓是有些糟糕。而且最重要的是,那些亡灵大军还在整个南方以南的地方到处肆虐,将不少行省都切割成一块块飞地,只能勉强孤守,很有些圈养牲口的模式。所以出于要团结一切可利用的兵力的思路,这位成名老将自然是希望能够让叛军加入到自己的阵营。只有这样他才能够立即形成反击的局势,从而避免局势遭到更大的恶化。

  但是很可惜的是,支持第二派系言论的,却是无论名望还是实力、地位等。皆完全不弱于这位老将的东德恩公爵,十名将排名第四的**卡斯.汉蒂妮尔统帅。

  本来他是应该立即接手普休斯的指挥权,给予叛军一个重创,从而彻底解决这场叛军局势。可是没想到他还没赶到战场,帝国东部就遭到魔兽潮的袭击。同样出现了极为惨烈的伤亡,甚至帝国东部和中央、南方的通道还被亡灵大军截断了。为此他不得不转而赶赴东部坐镇指挥,终于在局势得到彻底恶化之前钳制住魔兽潮,并且重新打通了后方的道路。

  只是如此一来,他就更加希望南德恩公爵能够将战线往前推,从而和他形成犄角之势,减轻相当的压力。而如此一来,战线的前推也是必然之势,那么蛮荒要塞的收复就是非常重要的一个关键点,而且由于帝国即将展开两条战线。甚至有可能是进行三线、四线作战,所以作为粮食基地的南方三省也就必须要尽快收复。

  从某种程度上而言,千年盟约帝国最出色的三位将领里,有两位在战略层次的思维想法上,是一致的。

  只不过,东德恩公爵**卡斯并不信任叛军——这一次若不是因为有一小股叛军在帝国东部起乱,死潮爆发的亡灵大军根本就不可能截断帝国东部和南部之间的道路。而如果不是因为这个原因,东德恩公爵的损失至少要减轻一半,所以基于这点上考虑,**卡斯对叛军的厌恶也就可想而知。

  布德里斯有些头痛的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然后突然开口说道:“有安琪儿的消息吗?”

  他的声音并不大,但是却能够很好的在整个议事厅里回荡着,响彻在每个人的耳边。

  原本嘈杂的声音顿时就静默了。

  片刻后,才有一名留着小胡须的男子起身说道:“根据之前安琪儿殿下的行踪方向来看。应该是前往了蛮荒之地。而且在死潮爆发前一个月,蛮荒要塞有过回报,寒霜军团的主力部队曾通过要塞进入了蛮荒之地,并且展开推进防守阵势,似乎是在拦截什么。……而根据我们情报部的信息收集,那个时间段有可能通过蛮荒要塞的便只有叛军的一支后勤秘密部队。”

  “找到她!”布德里斯沉声说道。

  顿时。整个议事厅内所有人便知道了布德里斯的方案倾向。

  第三派言论的人略微沉默了片刻之后,便立即转向支持**卡斯这位千年盟约帝国的统帅意见,如此一来普休斯的压力自然也就增大了。

  南方三个行省的夺回,这是首中之重,所以反攻交通枢纽也就是南德恩公爵所要做的第一件事。

  在这一点上,并没有什么值得讨论和争论的地方。

  唯一的差异就在于目前躲藏在南方三省里的那支叛军要如何处置。

  “普休斯公爵,你能够保证你能劝服得了那支叛军的投降吗?”布德里斯又一次开口了,他的声音很淡,但是却有着一股不容置疑的威严。

  “我不能保证,但是我愿意尽力。”普休斯思索了一下,然后开口说道,“目前南方的局势太过糜烂,我手上的可用之兵实在不多,如果靠其他行省和领主的增援,时间上绝对来不及,至少我没办法在短时间内组织起一次足够规模的反击。……根据我这么多年来的经验,如果不能拥有足够规模的反击力度,那么就等同于是在壮大死潮而已。”

  “如果那些叛军不知好歹呢?”

  “那么我也绝不会留情。”普休斯.佐安顿公爵沉声说道,“我深知战争的决策统一性,所以绝不会在这方面犯错。”

  “那么就依你的想法去做吧。”布德里斯挥了挥手,“但是如果失败了的话,你也要做出接受惩戒的代价。”

  “遵命,陛下!”普休斯当即起身行礼。

  议事厅内的人见到这个争论不休的讨论终于结束,于是便立即展开下一个议题。不过接下来这些议题,则和南德恩公爵没什么关系了,基本都是涉及帝国东方和北方的事项,其中也包括了和周边邻国打交道的事务,还有接待来自各方的援军等等。

  此时此刻,南德恩公爵的精神便有了几分放松。

  谁也不知道,普休斯放在桌子下面的那只手不由得握紧了几分。

  他会力排众议,始终坚持要立即在短时间内组织起一次大规模反击,并不仅仅只是对南方局势的糜烂而感到忧心。同样的,他也是在为佐安顿家族的未来而感到忧虑:且不说如今的南德恩领算是落入亡灵军团的手中,就连佐安顿家族未来的继承人如今也是下落不明。

  哈萨斯的大获成功,已经被普休斯所知晓,所以他的继承人位序自然也被提到了第一顺位。至于他之前最有力的两位竞争者,自然也就掉到了第二和第三序列。本来如果说哈萨斯目前下落不明的话,那么好歹第二、第三顺位的继承人也很符合普休斯的眼光,将他们提拔上来也不是不行,反正都是为了佐安顿家族。

  可是偏偏的,这三位继承人都因为狙击叛军的秘密援军而前往蛮荒之地,结果死潮爆发又如此突然,阻断了道路,如此一来这三位继承人也就同时都下落不明了。而目前佐安顿家族除了这三位继承人之外,别说是其他隔代继承人了,就连普休斯的几个儿子、女儿都没有人能够接得起班,所以这才促使他不得不在短时间内收复失地。

  至少,也要将目前佐安顿的家族领地和蛮荒要塞的道路打通。

  因为普休斯很清楚,已经八十五岁的自己,恐怕是真的没几年好活了,是否能够见到这一次死潮的终结,都是一个未知数。所以在这个时候,他是绝对不会允许佐安顿家族陷入群龙无首的境况,为此他甚至不惜跟**卡斯叫板。(未完待续。)

  ...

看过《战神领主》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