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战神领主 > 25. 血脉武器

25. 血脉武器

  安德鲁等人的出现、交涉、战斗、离开,昏迷中的肖恩自然是完全不清楚的。

  但是他不知道,却并不代表这个世界不知道。

  那一声震荡整个奇迹大陆的龙吟声,都在宣告着一种信息:离去。

  虽然很多人不知道这个信息是什么意思,可是无数强者那苍白的脸色却罕见的流露出几分轻松之色。当然,雷克就绝对不能算是轻松了,他倒是想趁安德鲁离开回去将肖恩解决了,可是他很快就发现他之前秘密留下的坐标点也被安德鲁破坏了,甚至还在整个世界范围制造了一次大规模的时空暴流。

  在这种情况下,谁敢撕开空间进行超远距离的传送,根本就是找死。

  当然,最重要的一点,那就是从根本上改变了整个绿堡的战争局势。

  炮灰级的亡灵生物,在安德鲁那声龙吟里,基本都成了齑粉,连灵魂核心都未能逃脱。只有六阶以上的亡灵才能够幸存下来,但是或多或少也都受到了一定程度上的根本性损害,还能发挥多少战力就很难说了,说不定还没肖恩当年面对的那只黑武士强,这从某种程度上确实是缓解了绿堡的战斗情况。

  不过,龙吟声毕竟是双刃剑。

  亡灵受到重创的同时,那些人类也同样受到了血气激荡,战斗力也略微有所下降,只不过没有这些亡灵那么狠而已。

  不过如此一来,失去了控制的大量亡灵生物也就开始在周围游荡起来。

  这种现象,是千年盟约帝国每逢死潮爆发后都会出现的自然现象,因此对于千年盟约帝国南部的人而言,倒不算陌生。他们只能等着战后才有时间去清扫战场,彻底将这些亡灵生物解决,而眼下自然还是先选择固防比较合适。

  而原本负责在绿堡坐镇的两名圣域强者,摩罗进入原始森林去寻找哈萨斯,将这些试图横穿原始森林的人迎回绿堡。至于另一名圣域强者,则带了一小队人离开绿堡搜索肖恩的痕迹他已经从摩罗那里听说了肖恩的事。自然也就知道这一次绿堡能够转危为安全靠了肖恩的付出。

  他们并不清楚安德鲁的那一声龙吟覆盖了整个大陆,他们甚至以为是肖恩隐藏的什么秘密手段。对于这位拥有神迹领主别称的虚空大公,千年盟约帝国的人都是抱着一种非常特殊的微妙心态,尤其是靠近蛮荒要塞和蛮荒之地的这些帝国子民。

  但是不管怎么说。从摩罗那边收到的消息,是这位虚空大公冒着危险前来营救,而且事实上如果不是他,他们这些人早就成为亡灵大军中的一员了。所以在眼下这种大环境里,于公于私他都必须搜救那位虚空大公。此时此刻这位圣域强者衷心的希望,那位虚空大公千万不要因为激战脱离而昏迷,就算真的昏迷也不要离他们太远。

  或许是这位圣域强者的祈祷并不怎么诚心,总而言之,在距离绿堡大概数公里远的地方,肖恩正倒在地上。

  黑君王正安安稳稳的插在距离肖恩面前。

  不过与之前的黑君王相比,此时的黑君王虽然造型上没有太大的变化,不过或多或少也有一些细微不同之处。只不过,真正算是最大变化,是此时剑身上的色泽。

  原本的黑君王。剑身的色泽是漆黑如墨,隐隐有一股来自深渊的黑暗气息。但是现在,剑身的颜色却是多了一种紫红色,在剑身正中间的位置有一条凹槽,只不过却并没有开到剑锋,而是在剑身大概三分之二处戛然而止,凹槽呈现出一种诡异的深紫色,但是却与黑色有着泾渭分明的区分,隐隐有着几分流转的灵性银光。

  围绕则紫色剑槽的则是红色,但是这种鲜红却并不是纯色。而是还夹杂着紫色、黑色、墨蓝三种色泽,如果没有很仔细观察的话,根本就无法发现这边缘位置的颜色是红色。在这四种颜色的间杂之下,黑君王的剑身看似依旧如墨般漆黑。不过却是多了几分诡异的神秘感,甚至如果紧盯着剑身看的话,还会有一种光线扭曲的强烈恶心感。

  只有精通法则之力的真正强者,才能够从这部分剑身上感受到来自时间与空间这两种法则力量的存在。

  剑柄、剑锷及护手的部分并没有任何变化,只不过在剑锷与剑身、剑柄三者的衔接位置上,却是多了两道圆环盘绕着。粗看之下并没有什么特殊之处。但是如果细看的话就能够看到这两道圆环上面居然铭刻着密密麻麻的符文印记,只不过因为是采用凹刻的内镶手法,所以在同样黑色的颜色下很难看清楚这一点。

  这柄长剑就这么插在肖恩的面前数寸处,看起来有几分孤零零的感觉。

  但是正是这种突兀的错觉,却让这柄剑一瞬间成为了这个世界的核心,以至于任何人此刻望向这里的话,都会下意识的忽略掉昏厥在长剑旁边的肖恩。

  唯一不会忽略掉这么一个大活人的,或许也就只有凭借本能感应生命气息的亡灵生物了。

  几只游荡到附近的黑骑士,恰好就这么发现了肖恩。

  这几只黑骑士身上的铠甲都有着蛛网般的裂纹,其中两只身上的铠甲更是呈现出一种破碎的状况。从那战甲上的破碎痕迹,能够清楚的看到铠甲之下不断散逸出来的黑色死亡气息,如果它们身上这些破损之处再不进行修补的话,那么不用被人消灭,它们最终也会因为死气的流失而化成齑粉。

  所以,它们自然而然的就盯上了肖恩。

  毕竟黑君王这种死物对它们而言没有任何意义,反而是肖恩身上那股强烈的生命波动气息让它们感到非常的痛恨。当然,最主要的是像肖恩这样的强者,其生命力一旦被它们吞噬的话,不止可以恢复它们的伤势,甚至还能够让它们的实力变得更强,这一点是所有追求本能的亡灵生物都无法抗拒的巨大诱.惑。

  很快,这几只破损得极为严重的黑骑士就朝着肖恩冲了过来。

  不过因为破损的缘故,这些黑骑士自然无法发挥出真正的战斗力,大概也就只相当于一、二阶的水准而已。如此一来也就让它们的冲锋变成了摇摇晃晃的小碎步。看起来一点威慑力都没有。

  就在它们“冲”到肖恩身边大概三、四米处的时候,插在肖恩身前一直没有任何动静的黑君王却突然颤动了一下。

  下一刻,一道透明无形的波纹就从黑君王之上散发出来,以极快的速度朝四周辐射扩散而出。

  转眼间就化作了一个半径五米的圆环。

  在圆环的边缘。甚至能够清晰的看到地面上不断旋转着的微弱气流。不过如果仔细观察的话,就会发现这一圈划分界限的白色痕迹根本就不是微弱的气流,而是一道极为凝练强横的剑气。

  这个圆环,就是由黑君王所散发出来的剑气圈!

  原本冲向肖恩的数只黑骑士,在被剑气圈扫过的时候。看起来似乎并没有什么异样。可是当它们再度往前跑出一步的时候,仿佛被风化了的齑粉却是已经开始飘扬起来,而伴随着它们的逐步前进,这股风化也渐渐传递到了它们身体上的所有部位,看起来就像是放在密室中尘封了千万年的雕塑终于伴随着密室的房门被打开,而在气流的吹拂下化作了尘埃一样。

  转眼间,这数只黑骑士就全部都消失不见了。

  不过那个剑气圈,却并没有因此而消失。

  似乎是因为受到这些亡灵生物的刺激,经过安德鲁改造的黑君王也终于觉醒了某部分的能力一样,开始自动保护肖恩的安全。不过仅仅一个剑气圈。显然还不是黑君王的全部能力,很快这个被剑气圈所覆盖的区域就开始产生了一阵光线上的扭曲,紧接着包含地上那一圈剑气在内的所有痕迹,居然就这么逐渐在这片大地上淡化,直至彻底消失。

  仿佛,这片空间被彻底从这个世界单独隔离开一样。

  而这个时候,黑君王的剑身上,也泛起了墨蓝和紫色的微弱光华,剑锷处位于左边的那个圆环上也同样亮起了金色的铭文。

  世界,似乎就这么变得凝滞起来。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肖恩突然发出一声痛苦的**声,隐隐有了醒转过来的痕迹。不过当他意识恢复的瞬间,他就发出了一声更加痛苦的闷哼,这一瞬间他感觉什么有什么东西强行和他产生了联系一样。一种血脉相连的感觉更是让他感到有些莫名其妙,不过真正莫名其妙的是大脑传来的剧痛。

  这种感觉,就好像有什么人正拿着铁锤不断的敲打着他的脑壳,试图引发强烈的脑震荡一样。

  “我……死了?”肖恩有些迷糊。

  不过一声嗤笑突然响起,似乎是在嘲笑着肖恩的无知:“大白天的就不要做梦了。”

  “谁!”肖恩终于彻底睁开眼,尽管他的头脑还有着强烈的剧痛。但是他作为一名圣域强者,这点忍耐力还是有的,而且他也记起自己身处一个危险的环境,当下立即就翻身起来,摆出一个极为警惕的防守动作。

  但是不管肖恩如何扫视,周围的环境却清楚的表明这里只有他一个人。

  “看哪呢?瞎子。”

  声音再度响起,不过这一次,耳朵不再传出嗡嗡鸣响的肖恩也能够听清,这嗓音显得非常的年轻,隐隐间还让他有点熟悉,似乎很像是自己的声音,只不过是多了几分叮叮当当的响声。

  这让肖恩感到有些疑惑,难道是自己透支了精神力,导致自己变得精神分裂了?

  “我错了,你不是瞎子,你是傻子。”

  似乎是对于肖恩的发愣感到不满,这个叮叮当当的声音再一次响了起来。

  不过这次,肖恩终于知道发出声音的是谁了。

  他的目光落到了就在自己身前不远处的黑君王身上:“是你?……不对,你是什么东西?”

  “你就是这么对待你的救命恩人吗?”插在肖恩面前的黑君王“开口”说道,而肖恩也终于明白它到底是发声的两个圆环不断的和剑柄、剑身产生碰撞,发出一阵叮叮当当的声音,但是力量控制得非常巧妙,所以从碰撞震荡上发出的声源就成了它开口说话的词汇,而且还是大陆通用语。

  “救命恩人?”

  肖恩环视了一眼周围,以他如今的实力,自然能够看得出来。周围一小片空间已经被某种时空法则所扭曲,形成了一种类似于领域的特殊力场,这个力场的能力就是将这片空间从物质界隔绝开来。而且还不止如此,界限领域范围的是一股极为纯粹的剑气。这股剑气有点像虚空乱流,足以撕碎任何试图强行闯入这片领域的敌人。

  “你到底是谁?”肖恩收回视线,落在眼前的长剑上,沉声说道。

  “我?我是……”长剑发出一阵叮叮当当的声音,不过很快却又愕然起来。似乎有些不知道怎么回答这个问题,“对啊,老子是谁?我被制作出来之后,那个家伙还没给我名字呢?……不对,你才是我的主人,你都没给我起名呢!咦……既然你是我的主人,那么我就不能算是你的救命恩人了啊。唔……这关系似乎有点复杂呢。”

  肖恩有些无语的望着眼前这柄剑,他对于眼下的境况感到万分的迷茫。然后他就看到,在自己这么发愣的几秒钟里,眼前这柄剑似乎陷入了某种思考的死循环里。一股白色的雾气从剑身上散发出来,周围的领域隐隐有些不太稳定的迹象。对于这种现象,肖恩突然有些明悟:这是典型的思考过度即将把自己的大脑烧了啊!

  “停停!”肖恩开口喊道,然后立即运起真实之眼望向这柄剑,顿时就明白眼下是什么情况了。

  未命名,神器(血脉型)。附带能力“自我意识”:它拥有完全独立和自主的智慧人格;附带能力“记忆传承”:它可以记忆所有历代使用者的武技及心得体会和见识;唯一血脉能力“隔绝”:它能够产生一个彻底隔绝物质界效应的独立领域,并将任何试图闯入领域的敌人抹杀。

  物品说明:安德鲁为肖恩所铸造的血脉武器,只有肖恩及其血脉子嗣才能够发挥出完整威力。

  这一瞬间,肖恩眼眶突然有些湿润:“安德鲁?安德鲁他人呢?”

  “你是说那个将我制造出来的家伙?”叮叮当当的声音响起,长剑开口说道。“他走了。……不过临走前,他和我说了几句话,还留了一点额外的东西给你。”

  “什么话?”肖恩问道。

  长剑似乎是做了一个深呼吸,然后模仿了一下安德鲁的声音。终于开口说道:“维护世界和平的重任就交给你啦!”

  听到这话,肖恩愣了一下,随即才发出一阵笑声。

  “还有,据说是一个叫贝斯的也给你留了点东西。”长剑又发出叮叮当当的声音,“不过这个,我说不好。那个家伙是以一种强横的手段塞到我的记忆里的,所以我只能也把这份记忆传给你。”

  说罢,也不理会肖恩是否同意,直接就将贝斯通过安德鲁粗暴的塞到黑君王里的记忆传递给肖恩。这个举动,自然是让肖恩的头痛程度加剧,但是同样的却也让肖恩瞬间对于剑术有了更深的明悟,也明白了以自己的身体力量还不足以施展出自己创造出来的那套剑技的第三剑。

  之前很多自己还不懂的剑术奥秘和技巧,也都在贝斯留下来的这份心得中得到了解释,这对于肖恩而言是极为珍贵的一份礼物,因为它可以让他真正且彻底的完善自己所创造出来的剑术,也能够让自己少走很多歪路。

  至此,肖恩才真正算是踏足了剑圣之道,并且朝着剑帝的方向前进着。

  而且不止如此,海格力斯也给了自己一些心得体会。虽然这部分心得体会不多,但是却能够让肖恩很好的明白自己要往哪个方向努力,才能够施展出那消耗极为巨大的第三剑。

  “黄金之躯吗?”肖恩低声呢喃,“如果说青铜之躯是强化体魄,白银之躯是免疫一切毒素,那么黄金之躯就是一种身体的完全升华。……传奇强者点燃神火的同时,就是为了让自己的身体成为法则力量的承载,算是一种取巧的黄金之躯,而我不想走上这样的道路,那么就只能依靠我自己去探索这种升华了。”

  “喂喂,你别关顾着发呆啊,脑子被这些知识塞得爆掉了吗?”看到肖恩露出呆愣的模样,长剑不满的嚷嚷道,“我还不知道我的名字了?像我这么伟大的存在,怎么也要有个名字吧?名字呢?”

  “黑君王。”被长剑吵得有些头痛,肖恩干脆了当的说道。

  “黑……君王?”叮叮当当的声音略微沉静了一会,然后又开始嚷道,“嘿,这名字不错。不过……为什么是黑?从颜色上来区分的话,我也可以叫红君王、紫君王、蓝君王啊。不如这样吧,就叫帝王如何?唔……或者叫剑帝也行。你看,我毕竟是一把剑嘛,而且像我这样能够说话的剑我相信这个世界上可是独此一份哦,前面加个黑字总觉得很奇怪呢……”

  “黑,代表神秘,强悍,无敌。”肖恩直接打断了黑君王那喋喋不休的声音,“君王可比什么帝王好多了。你看历史上叫帝王的有多少个好下场,君王才霸气一点。……就叫黑君王了,不要吵了,而且这本来也是我给你取的名字。”

  “年轻人,你这审美可不行啊,而且别以为我才刚诞生就什么都不懂,我就算承认你对‘黑’的理解,但是黑君王也没有黑帝王帅气啊。”

  “闭嘴!你就叫黑君王。”

  “你就算是我的主人,你也不能这么不讲道理啊!你这是剥夺了我的权益!”

  “从本质上而言,是我创造了你,那么给你取什么名字都是我的事。”

  黑君王听到这话,突然沉默了,这让肖恩略微轻呼了一口气。不过正当他打算检查一下自己这次完成任务的奖励时,他就听到了一声让他差点吐血的声音。

  “你的意思是……要我喊你爸爸?”(未完待续。)

看过《战神领主》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