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战神领主 > 36. 自混沌而来

36. 自混沌而来

  一座营帐里,高举着的黑底白翼旗帜猎猎作响。[手机,平板电脑看小说,请直接访问m..com,更新更快,更省流量]

  营地的规模极大,层层叠叠之中竟还分出了内中外三重大帐,每重之间以高篱隔绝,还有着森严的侍卫站岗。不过如果从高空中俯瞰而视,便不难现这个规模浩大的军营实际上是由十多个大小、规模不一的营地所形成。

  汇聚于此的种族极为复杂,既有狮人、狼人、熊人、虎人、牛头人等等最纯正的兽族,也有头有兽耳、手有利爪、股间长尾的半兽人,还有容貌精致但皮肤灰褐的灰精灵、身材高挑气质优雅的高地族群精灵,当然同样少不了尖耳但色和兵器各异的半精灵、身形矮小却留着长胡子的矮人族群,以及其他诸如血眸地精、侏儒等等。

  几乎所有蛮荒之地所能够见到的种族,全都在这里齐聚一堂。

  不过如果有任何对蛮荒之地的情况有所研究的人看到那环绕在那黑底白翼旗帜周围那些略微低了一头的诸多旗帜,只怕会感到一阵由内心深处升腾而起的惊骇。

  蛮冬部落、大战鼓部落、狮心王部落、雄鹰部落、铜须部落、铁砧部落、沃尔部落、赤岩部落、风暴之眼部落、罗西部落

  能够齐聚于此的,全部都是如今整个蛮荒之地最具权势的大部落,也是昔日蛮荒之地的特等席部落,哪怕最次也是一等席级别的部落。而由这些部落亲自统帅而出的精兵,那有可能弱到哪去吗?

  仅是传奇级的强横气息,在这个营地里就有过十道,其中是否还有强者收敛气息隐藏身份的,那就不得而知了。

  不过略微有些奇怪的,却是在这诸多部落旗帜里,却是看不到哈德克斯部落、魔锤部落、黑金部落这等同属蛮荒议会长老席之位的级部落。

  此时,大营外的地平线处,一道身影正缓步行来。

  这道身影走得很慢,初时远望也只不过是一道被升腾热气遮掩得有些模糊的黑影。

  明明距离营地尚远。甚至完全无法看清此人的步伐,但是所有望向这道身影的人却都知道,对方往前迈出了一步。也就只是这么一步,身影便和营地之间的距离拉近了不少:若说之前还在数公里之外。那么此时大概就只剩一公里左右,可是却偏偏的,没有人对这道身影一步横跨数公里而感到突兀和惊奇。

  而当这道身影迈出第二步时,营地内已有鼓震角吹声响起,位于营地正中的那顶巨大营帐。无数身形各异的人纷纷掀帐而出,迅的朝着营地大门这边跑来。负责守卫主帐安全的几支卫队,也在这一瞬间跟着动了起来,护着这些人迅前行。

  下一刻,整个营地仿佛活过来一般,又像是齿轮在转动,无数的士兵从各自的营帐里走出,然后迅列队、集合,开始汇聚成一个又一个的方阵。

  一股冲天的惊人气势,正从营地之中冉冉升起。

  那是一股极为可怕的肃杀。

  可是不等营地内的众人汇聚完毕。朝着营地走来的那道身影已经迈出了第四步。

  仅这一步,身影便来到了营地的大门前。

  然后,就这么站在门前不动,双手负于身后,只是抬头凝视着整个营地的运作。

  几名站在营地大门负责守卫的蜥蜴人,看着站在大门前的这人时,他们的皮肤的鳞片居然开始渐渐变蓝。这是蜥蜴人胆气俱丧、内心极度惊诧的恐惧表现事实上,不止是守卫着大门的蜥蜴人,无论是营地内的任何种族,只要看到到眼前站着的这个女人。都会血色尽褪,显露出惊恐的情绪。

  是的,眼前站在大门处的,就是一个女人。

  女子穿着一身轻铠。银色的露肩胸铠,胸口处竖着三片菱形的片甲,看起来颇有几分绽莲花的意境,片金的边缘是鎏金烫纹,正中则同样是一片菱形片甲,只不过这片甲比起上竖的三片菱甲要略长一些。直垂至大腿根部,同样是鎏金烫纹,但片甲却不是纯银之色,而是泛着琉璃金光。

  女子香肩的白皙皮肤清晰可见,甚至就连胸口的半球也同样清晰入目,只不过却从来没有人敢将目光落向这里。

  她的上臂,缠着三层莲甲相叠所形成的臂甲,一样的色泽、一样的烫纹,唯一不同的是底部漆红。

  裙甲则是由一片片的银色甲叶串成,不过只是护着左右两侧和后面,大腿根部处的一面却是由胸甲垂落的片甲所挡。但是如果举目而望的话,却是可以清楚的看到这名女子的大腿根部,若不是她里面还穿着黑色的底裤,恐怕就连那私密之处也清晰可见。

  没有披风、没有手甲、没有缠腕,除了一双覆及小腿的银色甲靴外,这名女子其他部位都是**的。

  这样的轻铠与其说是穿在身上,倒不如说是贴在身上,更添几分诱惑的魅力。

  尤其是这名女子的容貌清秀,双腿修长,除了深具诱惑的魅力之外,还有一份让人几乎无法忘怀的活力气息。

  可是,没有任何人敢对这名女子行注目礼,所有见到这名女子的士兵们都垂头敛目,恨不得当对方是透明,连在脑子里留下一丝印象的念头都不敢。

  不为别的,就因为这名女子在出现的第一天,就将整个黑金部落屠戮一空。之后在三天里,蛮荒联邦之内有三十三个部落被彻底灭族,其中甚至有好几个规模堪比魔金部落的一等席部落。再之后,原本不愿加入蛮荒联邦的其他蛮荒之地残存部落,被其一星期之内彻底屠戮一空,如今整个蛮荒之地自绿洲圣地以西,大地尽灰。

  尸体被焚烧一空,只剩骨灰与灰烬的灰。

  甚至就连灵魂,也尽数不存。

  不入神国,不入冥土,皆亡。

  再然后,蛮荒联邦就没有人敢反对这名女子,至少明面上不敢。

  于是,以哈德克斯、魔锤为。蛮荒联邦的诸多部落秘密结合起来,甚至还勾结了外敌,其中不乏实力强大的强者秘密潜入,助阵蛮荒联邦。毕竟肖恩整合整个蛮荒之地的这股力量。没有人会不觊觎和垂涎,只是之前一直没有机会和借口插入,而这个女人却是给了所有野心家一个借口。

  因此,在肖恩所不知道的后方,一场内乱也彻底爆了。

  但是很可惜。

  这名女子只花了不到一星期的时间。就将这些野心家们策划了许久的阴谋彻底粉碎了。

  三个月前,南大6没人知道艾丽克西斯这个名字。

  三个月后,艾丽克西斯这个名字响彻整个南大6。

  有人称她为屠夫,有人称她为刽子手,有人称她为魔神。

  艾丽克西斯只是笑,她说:我是弑杀武姬。

  当然,艾丽克西斯没有将后半句说出来:屠夫,另有其人呢。

  没有等多久,营帐内的所有统帅便全部齐聚于营地的大门,在这些人之中。一名人族女子缓步向前。如果仔细观察的话,并不难现,这些统帅们的阵形虽然看似散乱,但是实际上却是簇拥和保护着这名女子。

  她看似非常普通与平凡,身上也没什么气势波动,可是却没有人敢忽视她。

  因为她的身份地位,并不比艾丽克西斯低。

  这个女人,自然就是如今的虚空四巨头之一,战略指挥官.海拉。

  “解决了?”海拉望着艾丽克西斯,开口问道。

  “跑了一个。”艾丽克西斯耸了耸肩。

  “居然有人能从你手下逃脱?”海拉面露惊色。甚至就连其他统帅也同样是一脸的震惊。

  “运气好,有几支军队和强者死战阻拦,被他跑进了法西斯王国境内。”艾丽克西斯淡淡说道,“你说不能引国战。所以就放过他了。”

  “这个家伙真是命大。”海拉皱着眉头,无奈的叹了口气,“不过也没办法,以你动手的气势,如果进了法西斯王国,法西斯王国的镇国强者肯定会出手。到时候就麻烦了。”

  “已经动手了。”艾丽克西斯声音平平的说道。

  海拉的瞳孔猛然一缩:“结果?”

  “撕了他一只手,饶了他一条命。”艾丽克西斯轻笑一声,语气平静得就如同喝口水一样,“不过他们的出手,也让我们弄清楚了,秘密煽动和资助这些部落的就是法西斯王国的人。虽然觉得有些可惜,不过如你所说的那样,我没有杀了他们,倒是给他们每人都留下一点纪念品。”

  “只有一个法西斯王国不可能做到这一步的,肯定还有其他国家的人插手。”海拉的眉头紧皱着。

  “无妨。”艾丽克西斯耸了耸肩,“反正蛮荒之地的人只有那个小家伙逃了,其他人都解决了。至于身份不明却又出手帮忙的,我虽然没有杀,但是每个人都留了份纪念品给他们。”

  如此说着的同时,艾丽克西斯手一扬,七条断臂就这么被她扔了出来。

  这意味着艾丽克西斯至少断掉了七个传奇以上强者的手臂!

  而这,仅仅只是法西斯王国那些秘密援助强者的手臂,其中一条还是法西斯王国镇国强者的手臂!如果算上这几个月来艾丽克西斯屠戮的那些部族的强者,死在艾丽克西斯手上的传奇强者恐怕已经不低于二十位了!

  站在海拉身边那些部落领,齐齐倒吸了一口冷气。

  然后他们再看艾丽克西斯,只见艾丽克西斯身上的银铠光洁如初,不仅连一道战痕都没有留下,甚至连一丝血腥气都没有,这让所有人的内心更感惊骇绝伦。

  不过就在这时,艾丽克西斯却是猛然转头望向南方,她的眉头微微一挑,脸上露出几分饶有兴趣之色。

  “怎么了?”海拉开口问道,她知道像艾丽克西斯这样的级强者,绝对是有着什么特殊感应的。

  “呵呵,估计用不了多久,就有人要来替我的位置了。”艾丽克西斯的眼里闪着精光,她这一次来帮肖恩坐镇后方,这一架倒是打得痛快,但是她也知道接下来恐怕是不会再有什么不开眼的家伙来招惹虚空公国了,所以她恐怕要无聊了,可是却没想到。肖恩居然召唤出了第三道命运气息!

  位于蛮荒要塞,寇基雷每天都坐在城墙边沿,晃着两条小腿,一副好像就没睡醒的日子。

  那柄造型夸张的巨剑就这么摆在他的身边。只要他一伸手就能够轻松握住。

  呆坐在城墙上,寇基雷实在有些怀念以前和肖恩东奔西跑的日子,因为那至少还能够吃个饱饭。可是现在,他呆坐于此却是什么都不能吃,这让他感到非常的饿。但是很可惜。整个蛮荒要塞的粮食实在不多,连驻守于此的军人都完全不够吃,更不用说让寇基雷饱腹一顿了。

  听着身后传来的脚步声,寇基雷有些无精打采的叹了口气。

  作为一名级强者,辨认气息就是他们的拿手好戏,更不用说在这里坐了这么多天,对方每天都会来找自己,光是脚步声就让他记忆深刻了,哪还会不知道此时正朝自己走来的人是谁。

  “也不知道肖恩现在过得怎么样了。”来人正是塞西莉亚。

  听着她每天都是这句话的开场白,寇基雷无奈的翻了个白眼。

  他只是懒得说话而已。但是不代表他是傻。

  不过就在这时,寇基雷的神色猛然一边,那副好似没睡醒的懒洋洋状态,顿时就变得肃穆起来,凝神望向南边。在塞西莉亚所看不到的脸色中,寇基雷的神色居然有几分兴奋和欢喜,这可是只有在他得到饱餐的时候才有可能出现的脸色啊!

  一名穿着白色华贵服饰,披着双肩黑色短斗篷的睿智老者,正缓缓从不断扭曲着的虚空之中缓步走出。

  他的右手拿着一柄镶着红色宝石的金色权杖,灰白的头一丝不苟的朝着脑后梳理过去。整个人显得异常的精神。不过真正让人难以忘怀的,却是他的身上有一股极为出尘的独特气质,就好像是洞悉了这个世间一切。

  老者做了一个深呼吸,但是可怕的是在老者面前的空间却仿佛产生了什么强大的吸力一般。肉眼可见的元素、色彩全部化作两到气流都被其鼻孔吸入。

  很快,前方百里之内的一片空间,就彻底变成了黑白二色。

  待到老者停止了这种吸气的动作后,只听得一声脆响,仿佛是有什么东西和世间的联系断开了一般,老者前方方圆百里的区域陡然化作了一片死地。所有的生机已然彻底断绝。大地呈现出一种寂寥的黑色,就连属于暗面的气息和都无法在这里面残存,更不用说属于光明一方的力量。

  残留于这片空间里的,唯有混沌。

  一道道外人无法察觉,但是老者眼中却不断闪耀着的黑色虚雷,正在里面不断的重复着生灭循环。

  黑色的大地与绿色的草地,就在老者的鞋尖处划出一道泾渭分明的分界线。

  往前一步是混沌。

  所立之处是秩序。

  “物质界,多么令人怀念的存在啊。”老者伸出右手的黄金权杖,往前方混沌区域轻轻一点,一道涟漪自空气中荡漾开来。

  刹时间,无数的黑色虚雷疯狂的朝着黄金权杖前方的黑宝石汇聚而至,然后一一融入到宝石之中。随着虚雷的汇聚,红色宝石也渐渐变成了黑色,直到混沌区域内的所有虚雷彻底消失后,原本的红宝石已经漆黑如墨。也不见老者有什么新的动作,他只是站在原地略微等了一会后,如墨亦如渊般的黑色宝石就又变成了红宝石。

  而这个时候,原本充满了混沌与混乱的这片死域,也开始渐渐有了生气,大概再过个一、两百年,这片区域就会恢复自然常态,到时候又是绿草遍地,鲜花芳香。当然,最重要的是,在老者的眼中,他看到的是无数常人所看不到的线,又一次与这片区域缠绕在一起,将这片之前被抛弃的独立飞地又牵引世界之中。

  “有吃有种,以后才能再吃嘛。”老者就像是一位和蔼的老头,笑呵呵的说着,“好了,该去看看我那位小主人了。这次能够重归物质界,还得多亏了他呢。”

  如此说着的同时,老者将右手的黄金权杖往地面上轻轻一顿,权杖上端的红色宝石闪过一道黑芒,然后在老者身后的空气陡然产生了一道扭曲的漩涡,混沌的气息顿时喷薄而出。

  不多时,一头矫健的黑色狮子便漩涡之中跃出。

  这头狮子身上的气息非常的狰狞,通体呈黑色,皮上有极细微的鳞甲,不过颈部的鬓毛和四足却是雪白色的。不过奇特的是它的尾巴与其说是尾巴,不如说是一条长过一米、通体覆盖着硬甲的蟒蛇。

  混沌蛇狮。

  看着这头混沌蛇狮亲昵的如同小猫一般在老者身边蹭了几下,老者也笑呵呵的伸手拍了拍它的头,然后翻身跃到狮背后。也不用老者怎么指挥,这头混沌蛇狮就开始快的奔跑起来,朝着前方迅冲去。(未完待续。)

看过《战神领主》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