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战神领主 > 63. 鏖战
  “各位,准备战斗吧!”鲁修安。血蹄环视了一眼众人,然后沉声说道,“伤兵保护其他兔女和猫女撤离,由猫女组成警戒部队。……罗罗,由你指挥带领,没问题吧?”

  “那你们呢?”罗罗皱了一下眉头,“我和尤尼斯配合着带其他人离开不是问题,但是包围圈……”

  “留下气息,我们突围后就会去找你们的。”鲁修安沉声说道,“而且,威廉大人交代的任务也差不多完成了。”

  “我明白了。”罗罗点了点头,没有继续说什么,“那么……愿兽神庇护你们。”

  鲁修安伸手捶了一下自己的左胸口,沉声说道:“愿兽神庇护你们!”

  一阵嘹亮的声音,此起彼伏。

  不过相对于兽人族基本都信奉兽神不同,高地精灵作为高原精灵的分支,他们和草原精灵是同一个族群,所以信仰的神明有狩猎女神和泉水女神。不过因为生活习性上的不同,只是绝大多数高地精灵都信仰狩猎女神,而草原精灵则更多的信仰泉水女神,但是却并不是绝对,所以此时也有高地精灵在向泉水女神祈祷。

  “那么,就按照威廉大人为我们制定的战斗准则行动吧。”鲁修安笑了笑,“各位,可别死得那么快了啊,希望战斗结束之后,我还能够和你们一起喝酒。”

  “放心吧,我们肯定不会比你先死的。”有人哄笑起来。

  旋即,整个队伍的氛围就变得热烈起来,看起来似乎一点也不像是去打仗。

  一阵哄笑之后,鲁修安取下挂在腰上的号角,然后吹响起来。

  古老低沉的沉闷声,缓缓响起。

  听到这阵号角声,蛮荒之地的所有人都感到体内血液的沸腾,一股燥热感让他们都显得异常的兴奋,所有人在这一刻都感到自己的身体充满了一种力量感。而也因为这股从内心升起的力量感,所以他们更是觉得无所畏惧。兴奋的颤栗让他们所有人都忍不住开始咆哮起来。

  鲁修安对着罗罗微微点头,然后就率领着着部众出发。

  一千名猫女和一千名兔女以及近千的伤兵都没有参战。

  战力保持得最完整的,就是一万五千名半人马及三千名高地精灵剑舞者,狼人和豹人都或多或少有一些损伤。尤其是狼人。在非劫掠突袭战的情况下,负责正面战斗进攻的是卡芬斯的狼人部队,所以在几次遭遇战和围攻营地的战斗里,卡芬斯所率领的部队都承受了很大的压力。

  五千名狼人,此时就减员了七百余名。

  罗罗凝视着鲁修安和萨奇格罗特尔等人离开。她深深的吸了口气后,说道:“那么……我们走吧。”

  很快,一千名猫女三三两两一组的迅速分散开来,每一个猫女小组里,必然都有一名兔女跟随,所有小组呈一个大扇形的阵形开始移动。罗罗和尤尼斯两人则和那些受伤的狼人、豹人们在这个大扇形阵形后方移动,迅速离开这个即将合拢的包围圈。

  ……

  包围圈,只有彻底成型时才会具有威慑力。

  想要破除包围圈,做法很简单。

  一是在包围圈形成前离开,迫使包围圈被迫改变或者直接失效。二是以绝对实力击溃包围圈的围杀。然后堂堂正正的离开。前者对于速度有着极为苛刻的要求,而后者又对实力有着极为苛刻的要求。

  当然,实际上还是有第三者的。

  那就是在包围圈形成之前,击溃其中一路队伍,迫使包围圈无法圆满合拢。

  以威廉给鲁修安。血蹄配置的先锋队规模,实际上他们是可以在包围圈彻底合拢之前脱离的,当然危险性也不小。毕竟现在法西斯王国急需一场重大胜利,所以这个包围网的强度肯定会很大,这一点也是法西斯王国直接调动两支边防驻军来执行包围网围杀计划的原因。

  不过这一切,其实早就在威廉的计算中。

  所以相关的行动方案和应对策略。威廉也早就告诉过鲁修安。血蹄等人了。

  此时,由鲁修安。血蹄所率领的部队,正朝着之前罗罗和尤尼斯指着的方向前进着,迎着那支执行包围网计划的部队而去。

  因为双方都是互相接近。所以彼此之间的距离正在不断的缩短着。

  只不过唯一不同的是,法西斯王国的这支部队并不知道敌人的接近,而鲁修安。血蹄却是知道敌人此时的动向。所以单纯从战略角度而言,此时的鲁修安。血蹄是占据了上风的优势。

  很快,部队就抵达了一处平原。

  在鲁修安的视线尽头处,有微尘扬起。就好像微风吹拂而过,卷起了地面的细微沙尘一样。

  微尘轻扬,看起来敌军的规模似乎并不大。但是在场的人都知道,这是因为双方距离差距太远的关系,如果考虑到距离差的话,以这等程度的沙尘估计敌军数目应该在两万骑以上——蛮荒之地的子民,通过沙尘来判断骑兵部队的规模,往往都拥有着极为精准的判断能力。

  罗罗通过听力对这支部队的判断的失误,并不是说她的实力不行,而是这支部队是典型的步骑混合部队,再加上距离太过远,所以也只能判断出一个大概而已。

  “两万骑,步兵方面肯定也会有一万到两万,这会不会是敌人包围网的主力部队?”萨奇格罗特尔皱了一下眉头。

  “不知道。”鲁修安也不是很清楚的摇了摇头,“威廉大人只说了对方有可能执行的几种战术,并且告诉我们如何应对。但是挑选到什么样的目标,就只能看我们的运气了……不过我猜,很有可能真的是边境驻军的主力部队。”

  “嘿,怕什么,这些天的战斗,我觉得已经赚够本了!”卡芬斯狞笑一声,然后活动了一下颈脖,发出一阵噼啪的响声。

  “放心吧,你死了我会给你收尸的。”阿特拉姆咧嘴笑了一声,“你的妹妹。我也会替你照顾的。”

  “哈哈,你放心,我死了也会拖着你一起上路。”卡芬斯大笑起来,“前往兽神御座的道路上。没有你和我争吵,我可是会很无聊的。……再说了,以后喝酒也是需要有人陪着的。”

  鲁修安望了一眼坐在自己背上的萨奇格罗特尔,笑道:“你怎么说?”

  这位如今身份并不算低的高地精灵笑着摘下自己腰边的酒壶,仰头喝了一大口。然后递给鲁修安。血蹄。后者也不客气,接过手后仰头倒了一大口,不少酒水直接撒了出来,顺着鲁修安的锁骨流向胸膛,然后他很豪迈的一甩酒壶,抹了一下嘴:“出发!”

  整支部队,继续浩浩荡荡的前进了。

  不过这一次,他们并没有疯狂的赶路,而只是保持着一种匀速的节奏缓缓前行着。

  狼人们的阵列在最前方,他们的胸膛起伏着。每一次都是大口的吸气,然后缓缓吐气,力量都在不断的积蓄着。而豹人们则游走于狼人方阵的两侧,他们没有像狼人这般明显和强烈的呼吸节奏,但是微鼓的胸膛却也充分的表示着他们内心积累着的力量;走在最后的,是半人马的方阵,他们已经将弓箭取下,并且在一边前行一边调试着;高地精灵们则跟在半人马的身边,稍微落后于狼人方阵的后方,毕竟他们不是接下来战斗的尖刀部队。

  队伍。沉默的前行着,没有弥漫而起的烟尘,但是气势却显得格外的强烈。

  前方那支人类部队明显又近了不少,因为弥漫而起的烟尘已经渐渐明显且强烈起来。

  狼人们流露兴奋的神色。以他们的眼力已经能够很好的看到了敌人。

  “是轻骑。”卡芬斯狞笑一声,“旁边大概还有一万以上的步兵,应该是负责搜捕线的人。……应该是主力部队了。”

  “那就不需要客气了。”鲁修安点了点头,然后手一挥,整个部队的动作瞬间开始加速。

  边境驻军军团,一般实力或许不会很强。但是兵力规模肯定非常庞大,最少也会在十万人左右的规模。而且为了防备各种各样的战争情况,驻扎边境的军团一般都会由轻步兵、重步兵、轻骑兵、重骑兵以及远程攻击兵种所组成,主力的构成部分一般是以步兵为主,不过既然被调动来执行包围网计划的,作为主力的必然是以轻骑为主的部队。

  因为只有轻骑,才拥有足够的机动性能够在指定时间内快速进入战场指定位置。不过为了避免轻骑兵部队惨遭覆灭,所以肯定会随行配备步兵,一般是轻重结合的步兵军团,主要目的是在抵达目的地后能够快速形成防线,并且执行搜捕缩小包围网。

  眼前这支拦截在鲁修安。血蹄等人面前的部队,确实是法西斯王国第三边境军这次负责包围网的主力部队,由两万名轻骑兵和一万五千名构成。而在这支包围网的主力部队身后的,才是法西斯王国第三边境军最重要的一万名重骑兵部队,而负责其他方向拦截的包围网部队,都是由一万到两万名轻重步兵结合的部队所组成。

  除此之外,在另一个方向,还有着法西斯王国第四边境军正在朝这边赶过来,基本构成和第三边境军差不多。

  这两支边境驻军,本来是用于凡格斯堡告急时负责紧急支援以拖延时间的。结果这一次,因为威廉采用了机动性远超正常人类国度水准的蛮荒之地部队,所以才逼得这两支边境军放弃原本的军事任务,改为第一时间形成包围,务必在第一时间歼灭这支已经在边境后方捣乱的先锋部队。

  而距离边境线最近的几个贵族领地,也已经先征调了一部分的领地私兵赶往这边支援——凡格斯堡的战略位置,对于威廉等人而言就属于桥头堡的性质,一旦占据的话,虚空公国对法西斯王国的威慑力就可以辐射到附近三个领地,同时与莱恩王国与法西斯王国的边境线形成犄角之势。

  任何一名稍微有点战略眼光见识的法西斯王国将领,都不会眼睁睁的看着凡格斯堡落入威廉的手上。

  只是,想要避免凡格斯堡落入威廉手上的第一前提条件,就是要先解决这支先锋部队。

  滚滚沙尘扬起,人类一方的部队就算想要视而不见也是不可能了。

  不过想象中的慌乱情况并未出现,或许是作为边境军。常年打仗早已习惯了这种突然爆发的遭遇战——尤其是在平原上,更没有什么可以躲避隐藏的地方,双方一旦距离过近之后便是直接赤。裸。裸的暴露在视野中。鲁修安等人唯一能够占据到的优势,就是在敌人的视野外开始发起冲锋。毕竟法西斯王国第三边境军的这支部队规模太大,就算想要调整阵形的话,也不可能在一瞬间内调整完毕。

  狼人们,四肢着地的飞快奔腾着;豹人则已经侧面跑开,绕开一个大圈。开始迂回。高地精灵因为快速奔跑会非常消耗体力,因此他们暂时骑在半人马的背上,由半人马带着跟在狼人的身手,快速接近战场。

  双方的距离,正在飞快的缩短着。

  “列枪!”人类军团的方阵中,有指挥官开始发出指令。

  勉强已经形成的步兵方阵里,站在前列的长枪兵已经蹲下身子然后快速的将长枪举起,枪尖对准着正狂奔而来的狼人,枪末则顶在地面上,以此借力。后方其他兵种的步兵们也正在快速的按照作战阵列进入自己的战斗岗位。他们虽然没有预料到会在这里遇到敌人,但是良好的军事素养也确实保证了他们没有在第一时间就崩溃。

  而骑兵们,也早就已经调整好了方向,正在做冲锋的出击准备。

  可是面对敌人摆开的这个前锋枪林,狼人们却并没有傻乎乎的直接冲上去,而是在卡芬斯的带领下,居然朝着左方跑去,绕出一个半圆。而本来就和狼人们保持着差不多百米距离的半人马们,此时也紧随在狼人之后进入到了战斗范围,相距敌军枪兵方阵大约只有五百来米的距离。

  “彭!”

  一阵强烈的弓弦颤鸣声响起。

  上万支的箭矢。就这么从正面以完全覆盖打击的方式朝着敌军的方阵里落去。

  与常规的弓箭手部队吊射不同,半人马的骑射技术是以覆盖式打击而闻名——最前方的半人马直接就是平射,后列的半人马则会将角度微抬十五度左右,在后列的半人马则是将角度抬高到三十度。最后列的半人马则是四十五度到六十度的抛射和吊射,而且射击的顺序是由后往前的逐层递进。

  这就给人一种密密麻麻的覆盖式包围打击错觉。

  许多根本来不及反应的步兵们,很快就在半人马的这一波收割中倒下,尤其是站在最前方的枪兵。身处位置略后一些的士兵和有盾牌护身及一身铠甲的重步兵情况还稍微好些,其他人根本就无法躲避得了这一阵飞蝗般铺天盖地的箭雨包围,哪怕有指挥官在疯狂的嘶吼着举盾、掩蔽等口号。但是伤亡依旧堪称惨烈。

  步兵军团的阵形,开始混乱了。

  无论是鲁修安。血蹄,还是萨奇格罗特尔,又或者是卡芬斯、阿特拉姆,所有兽人、高地精灵们此刻都有一种眼前一亮的兴奋感。这场正面对抗的野外遭遇战,在完全遵从了威廉指定的战阵技巧打法后,居然收获了如此意想不到的结果,这一点无论如何都是他们无法想象得到的。

  因为停留在他们的记忆深处里,是人类大军拥有很强大的战斗能力和防御能力,他们的装备非常精良。而且通常躲在防御工事里的他们,也简直就像是缩在硬壳里的乌龟一样无从下手。

  可是现在,在仅仅只是一场覆盖式的箭雨打击里,居然就将敌方的步兵阵形打得混乱了,这让这支先锋部队瞬间就取得了极为重要和肯定的信念!

  半人马部队,在一边奔跑一边射击的过程中,他们并未遵循着狼人的方向朝左侧跑开,而是向着豹人迂回的右侧方快速移动着。但是这种高速的移动,却也有了速度快慢上的区别,整个半人马部队的阵形开始变得漫长起来,就如同一条正从线团里不断拉出来的丝线一样。

  又是一阵弓弦声颤鸣。

  这一次,半人马们的射击是从右侧射出,排成一条直线的射击方式保证了所有半人马的都可以直接平射而出,并不需要向之前那般以完全覆盖式的打击做法来攻击。不过这一次。因为事先已经有所准备,所以伤亡率其实并没有像之前第一次覆盖式打击那么高,只不过半人马们将所有的攻击全部都放在了右侧上,因此自然也就导致了整个敌人阵形被拉扯变形得更加严重。

  那名敌军指挥官也终于明白。半人马在这个战场上的威慑力有多么的可怕。

  于是,他毫不犹豫的下令让骑兵们朝着半人马开始冲锋。

  几乎是骑兵刚一奔跑动起来,左侧方的狼人们便也趁着此时冲入了已经变形和混乱的步兵方阵之中。

  几乎所有的主要防御力量都集中在了右边,所以左边的防御力度相对要薄弱一些。而狼人,则是以身强体健而出名。他们的个体力量和攻击力绝对要比一般人类更强,尤其是此刻信心极强烈的情况下,他们的战斗力也就爆发出更高的水准。

  如同一柄锋利且温热的尖刀滑入牛油之中一样,卡芬斯狞笑着率领着部众杀入了步兵方阵之中。尽管在人数上他们现在还略微处于劣势,冲入方阵时所需要面对的压力极大。可是令人感到不可思议的是,整个步兵方阵却根本就没有办法挡住这些狼人们的冲锋和杀戮,甚至连迟滞他们的破阵速度都根本做不到。

  而另一边,冲锋而出的轻骑兵们,此时却也已经根本无法回援——哪怕他们愿意回援,但是面对已经杀入步兵方阵中间。几乎可以说是和整个步兵方阵融为一体的狼人,他们也同样是有心无力。此时唯一能够做的,就只有追上那支半人马部队,给予他们重创之后,在回过头来收拾这些狼人。

  可是令所有人没有想到的是,在人类看来应该是骑兵编制的那些半人马——骑在半人马背部上的高地精灵,此时却是全部都翻身下马,而且在翻身下马的时候,他们就已经凭借灵敏的身体反应能力和平衡能力,迅速的在落地的同时也组成了一个剑舞者所独有的防御方阵。

  而失去了高地精灵这些负重后。半人马部队的速度陡然提升了不少,尤其是原本落后拉成一条直线的那部分半人马,也加快了奔跑速度,整个部队迅速又化零为整。不过这一次他们的整合时间并不长。几乎是刚一整合后,就又立即掉头分散成左右两支部队,从高地精灵部队的两侧奔腾而出。

  高地精灵部队,也在这一刻正面迎上来了冲锋而至的两万轻骑兵。

  三千对两万。

  这极度悬殊的差距比,放到任何一个战场上,所有指挥官都知道整个阵形被凿穿是迟早的事情。

  可是。现实的发展却给了整支骑兵部队一个意想不到的偏离。

  最前方的数百名高地精灵确实无法挡住骑兵部队的冲锋,哪怕这些骑兵是轻骑兵,依旧有不少高地精灵都被撞飞。可是蛮荒之地所独有的血性与蛮横,却也让这些精灵在被撞飞的同时,拼尽全力的也要给敌人留下一道伤痕。

  于是,当两万骑兵的冲锋力度就这么层层递减,直到近两千名高地精灵在这一战里直接或被撞飞重伤,或战死,或被践踏、摔飞而死后,突入到了近乎三分之二的骑兵部队的冲锋力度,居然就这么消失了!

  他们的冲锋被完全卡住了!

  “嗖!”

  一杆短矛,破空而至,然后刺穿了一名骑兵的颈脖。

  这名骑兵带着几分难以置信的神色,缓缓的从战马上滑落摔倒。

  一道剑光,迎面劈起。

  一名高地精灵挥剑一跳,剑锋由下至上的劈出,将一名骑兵劈砍倒地。不过还不等这名高地精灵落地,旁边斜刺出来的一柄骑枪就将这名高地精灵的身体贯穿,宛如串烧一样的将他穿在了骑枪上,但是不等这名骑兵露出因为刺杀敌人的喜悦之情,这名被贯穿身体的高地精灵就露出一个狞笑,反手一剑就刺入了这名骑兵的心脏。

  然后,又是无数根短矛破空投掷而出。

  两侧的半人马们,已经开始展开攻击了。只不过这一次,他们并不是使用弓箭,而是投掷身上的短矛——在不到两百米的间距上,对于半人马们而言,这种投掷根本就不需要瞄准,他们的每一次攻击绝对能够让短矛命中一名敌人,而且绝大多数攻击都因为短矛那可怕的贯穿力而足以将敌人一击斩杀。

  迂回着的豹人们,并没有来协助半人马和高地精灵,他们迅捷如风的朝着战场稍后方的步兵方阵斜向突入。

  本就在应付着狼人们攻击的步兵虽然有预料到这支豹人部队,但是敌方指挥官因为并不适应这些兽人的配合和战斗方式,他以为这些豹人应该是类似于后备兵力骑兵,就算投入战斗也应该会是支援高地精灵和半人马,袭向那些轻骑兵,毕竟高地精灵的方阵已经快被凿穿了,而一旦方阵被凿穿,骑兵部队再一次冲锋起来的话,也足以再一次给这支先锋部队重创。

  因此,在他们的常规战术思维里,肯定要优先解决没有第一时间凿开阵形的骑兵部队。

  却没想到,这些豹人根本就不去理会骑兵部队,而是突入了步兵方阵,与正在不断冲锋着的狼人们形成一种另类的里应外合攻势。

  这一次,整个步兵方阵终于没能顶住这种双向压力,被彻底凿穿了。

  而凿穿阵形突破后的狼人,却也没有像骑兵那般掉头反向凿穿——所有破阵而出的狼人们纷纷将手中的兵器叼到狼嘴里,然后往前一跃又是四肢着地的奔跑起来,这一次他们的攻击目标则是那支骑兵部队,而且还是从后方突入。

  阿特拉姆率领的豹人部队,则是在破阵而出后,立即分散开来,直接以小队的模式将整个混乱、残缺的步兵方阵切割开来,让敌军每一个部分都要遭受到两到三个小队的包围打击。

  这一种在骑兵凿穿敌阵后,陷入白热化作战的步兵们最经常使用的蚕食战术。

  而通常,蚕食战术一旦被某一方展开,这往往也就意味着这个方阵兵力距离溃败已经不远了。

  至于陷入迟滞状态的骑兵部队,在后方的狼人们也加入战斗之后,整个阵形瞬间就变得更乱了。尤其是狼人那完全不讲规则般的打法:他们或跃跳着将骑兵从马背上扑落,或散发着连战马都惊惧的荒狼气息,或双眸血红的劈砍着战马与视野内的骑兵,或干脆就是只杀战马而不管落马的敌人。

  战场上,已是一片混乱。

  而伴随着这片混乱的,则是惨烈的血腥气彻底在战场上蔓延开来。(未完待续。)

  PS:唔,关于前面两章的屠杀,好像看到有人表示不喜。……其实说实话,我自己也是考虑了很久,最终还是按照原稿写了这一段,主要是出于“战争本来就是残酷的”这种做法。蛮荒之地的特殊地理环境条件,导致蛮荒之地也经常被人类国家屠戮和抓捕奴隶,所以威廉这一次率领蛮荒之地的部队出战,虽说主要目的是统合他们,但是有些观念一时半会也是无法无法扭转的,而威廉作为一名真正的统帅,有时候也是需要冷酷一些,既然无法阻止这种状态,那么将这当作是一种战术利用也就成了他的第一考虑。……当然,这种我自己也觉得反感的情节,肯定不会详写和多写的,一笔带过就是了。

看过《战神领主》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