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战神领主 > 67. 友情
  艾尔西的到来,绝对是一个意外之喜。

  暗月之枪如今已经是奇迹大陆上最为强大的教会骑士团之一,或许就连“教会”这个前缀也基本可以摘掉。

  在整个西大陆,能够和暗月之枪相提并论的骑士团,绝不会超过五支——当然,纯白之翼不在此列,全大陆唯一一支九级骑士团的战斗力,已经属于另一个境界的级别了,说他凌驾于整个奇迹大陆所有骑士团之上都不为过。

  肖恩的虚空公国也有一支骑士团,叫猩红骑士团。

  不过目前这支骑士团的水准,也就算是小有薄名这个级别,或许对于一些小公国或者小王国而言,没有人愿意去招惹猩红骑士团,但是面对那些强大的王国或者帝国而言,猩红骑士团的水准就不够看了。

  从这一点上来看,就能够判断出暗月之枪是一支什么级别的骑士团了。

  准八级。

  肖恩实在无法想象,当年那个柔柔弱弱,似乎比女孩好不了多少的艾尔西,到底是如何捣鼓出这么一支强大的骑士团。肖恩相信,只要这支骑士团来一次集团冲锋,就算是开启了冲击盾技能效果的钢铁羽翼也绝对会被凿穿,当然唯一例外的或许就是下场会稍微好一些,不至于被全歼,以及暗月之枪也肯定要付出一定程度的代价。

  超越了六级达到质变程度的七级军队,战斗力水准就不是简单的计算公式能够解释得了的事情了。

  一阵很有节奏的敲门声响起。

  肖恩的脸上露出了一丝微笑:“快进来吧,茶都已经泡好了呢。”

  于是,门开了。

  从门外走进来的是艾尔西.博尔德,如今的暗月之枪骑士团团长。

  他并未穿戴着铠甲,仅仅只是一套简单的粗布麻衣和粗布长裤,甚至就连鞋子也是最普通的草鞋。这样的人走在路上,大家都只会认为他是一个最贫穷的下层贫民,甚至很有可能是一名奴隶什么之类的,绝不会有人认为他就是如今北大陆大名鼎鼎的暗月之枪骑士团团长。

  当然。如果他的手上不是拿着一柄黑色长枪的话,那就更像了。

  那是一柄就连肖恩也无法想出用什么词汇去形容和描述的长枪——它长约两米,无论是枪身还是枪尖都是纯黑色的,没有奇怪的花纹和符号、印记。看起来就像是从一块纯黑色的矿石里打造出来的,不过给人的感觉却有一种莫名的幽静。而最重要的是,这柄长枪被艾尔西拿在手上,居然让他的存在感变得有些稀薄,就连肖恩的目光都不由自主的被这柄长枪所吸引。

  “叮。”一声金属撞击的轻鸣声响起。

  肖恩的眼神微微一变。旋即就好像挣脱了什么奇怪的感应共鸣一样,整个人瞬间清醒过来。

  “咦?”艾尔西愣了一下,旋即望向被肖恩放在墙角边那柄黑色长剑,“神器?”

  “恩,神器。”肖恩笑着点了点头,但是他显然不想把话题往黑君王身上靠拢,这家伙好不容易才被他关禁闭,免得他一直吵吵嚷嚷个不停,“你这把就是暮色之枪?”

  “是的。”艾尔西点了点头,望向手中那柄长枪的眼神也变得柔和了不少。“这是暮光女神留在尘世的五件神器之一,不过单就神力而言要比另外四件都大得多,因为这是唯一一件伴随着女神一路成长起来的。……也是,我母亲的遗物,所以我一直都随身携带着。”

  “你母亲的……遗物?”肖恩眨了眨眼,显得有些震惊。

  在他的记忆里,或者说在他当年玩游戏的那段时期,暮色之枪虽说是暮光教会最强大的神器,但是从始至终却根本就没有人能够使用得了这柄神器——作为玩家群体里已知唯一没有被掌控的神器,当时吸引了无数玩家加入暮光教会。但是理想很美好,现实却异常的残酷:根本没有人能够激活得了这件神器的相关任务。

  当时无数玩家尝试了许久之后,最终不得不放弃,他们甚至一度认为。这件无主神器的存在根本就是游戏背景的补充和完善。没想到,这件神器的解封核心居然不是在西大陆的暮光教会,而是在南大陆早已破灭的博尔德家族身上——如果不是肖恩的话,艾尔西恐怕早就已经死了,这件神器也就不可能面世了。

  想到这里,肖恩不由得对游戏里那些任务策划竖起中指——这么y险的事情怎么可能会有玩家发现。

  不过很快。肖恩就又想到了另一个问题。

  暮色之枪的上一代主人是五百年前出现的,而艾尔西居然说这枪是他母亲的遗物,那么这不就等于是说艾尔西的母亲最少活了七百年以上?能够活这么久,这可不是一般的存在啊,最起码也是无限接近于超级强者那个层次了!

  肖恩的目光上上下下的开始打量起艾尔西来。

  “怎么?”被肖恩这么打量着,就算是艾尔西也不由得感到一阵怪异,“为什么这么盯着我看。”

  “圣域了?”肖恩问道。

  “看出来了?”艾尔西笑了,脸上洋溢着非常愉悦的神色,这表明他的高兴是真心的,“因为有几件神器的帮助,所以对于规则的解析和了解非常快,再加上血脉的觉醒,所以我现在已经是中位圣域了,距离上位圣域也已经不远了。……不过可惜的是,我对法则的了解也就只局限于女神的黑暗法则。”

  艾尔西的母亲不是一般存在,所以如果说艾尔西没有特殊血脉的话,肖恩才会觉得奇怪。不过如此一来,他倒也就能够了解为什么帕秋莉能够成为“自在式缔造者”了,显然这也是和她的血脉能力有一定的关系。

  当然,刚醒悟过来的肖恩,很快就又意识到了一个问题:“几件神器?你别告诉我,暮光教会仅存的三件神器都在你手上。”

  “不好意思,还真的被你猜中了。”艾尔西笑了起来,露出一个挺臭p的得意神色,“除了暮色之枪,夜幕之铠、暮光之盾都在我的手上。这两件神器是女神成长起来之后由专人打造的。虽说也伴随了女神很长的一段时间,但是毕竟还是没有暮色之枪那么久远,所以力量要比暮色之枪弱一些。……不过这三件神器都是在女神点燃神火之前所拥有的,因此才能够顺利度过最黑暗的那段时期。”

  肖恩了然的点了点头。

  据说在暮光女神成长起来之前。她只是一位骑士侍从,而她出师的那天,她的老师就送了一柄长枪给她作为礼物。这柄长枪也就是如今的暮色之枪,是真正见证了女神从弱小到强大,伴随着女神一生的第一件神器。因此在暮光女神遗留在世界的五大神器之中,排名第一。

  之后的夜幕之铠和暮光之盾,则是暮光女神踏入圣域之后才由专人打造的。这是为了庆祝暮光女神当年一场辉煌的胜利而由胜利方特别打造的,据说正是因为这一场战争的胜利使得暮光女神第一次感悟到了夜色的伟岸,所以夜幕之铠和暮光之盾都具有让暮光女神在夜幕环境下近乎于隐形一般的特殊能力。

  凭借枪、盾、铠,暮光女神毫无悬念的越战越勇,直到最终点燃神火升起神国,和诸神平起平坐。

  至于夜光之眼,那是一件头盔,是暮光女神成神之后在神国里打造的神器。它的功能非常单一,就是能够窥破y影,在这这个头盔的力量之下,哪怕敌人遁入星界都会毫不留情的被抽离出来,更不用说那些躲藏在y影之中的鬼祟家伙。

  而深暗之影,则是一条披风,是女神参与了那场诸神黄昏的战役时,于神国打造出来的。不过她打造这条披风时,黑暗之神已经陨落,所以这条披风实际上是夺取了部分黑暗之神的神格与神力所打造的。这也使得暮光女神将法则之力由夜幕向黑暗进行了转变,从而获得了部分黑暗之神的神力与神职。

  作为少数没有在诸神黄昏那场战役里陨落的神明,暮光女神确实是幸运的。只不过那场战役里没有陨落的神明,基本也都是受了重创。不得不自我封印沉睡,但是暮光女神却依旧是留下了一些后手——她的后人凭借暮光女神沉睡前留下的这五件神器创立了暮光教会,曾经一度壮大到就连晨曦之神也不得不侧目的地步。

  但是很可惜,自灰烬时代那场波及数位神明的神战之后,暮光教会就开始渐渐的走向衰落,就连五件强大的神器也都被毁了两件。如果不是夜幕之铠和暮光之盾是暮光女神点燃神火前就拥有的装备。恐怕在那场大战里也会破碎——如果真是这样的话,恐怕也就没有后来暮光教会的苟且残存了。

  不过不管怎么说,艾尔西的出现和回归暮光教会,确实让暮光教会再一次拥有了兴盛的可能——或许别人不清楚,但是肖恩听艾尔西说了关于他这些年的一些事后,他算是清楚的知道:凡是能够让暮色之枪所认可的人,都是暮光女神的宠儿,是属于神明所认可和信赖的神之使徒,其地位比起一般的圣子、圣女而言,要高出许多。

  使徒,这可是教会的终端力量。

  目前的艾尔西,还不能算是使徒——因为所谓的使徒,就是已经踏入神国的虔诚信仰者,他们能够往来于神明的神国与物质界,是一种非常特殊的存在。不过使徒一般不会轻易出现,只有在神战时期,神明位于尘世的信仰力量即将被连根拔起时,使徒才有可能出现,当然也不是什么教会都会拥有使徒的。

  就目前整个奇迹大陆上,唯一能够打包票拥有使徒的教会,恐怕也就非晨光教会莫属了。

  不过只要圣乔尔斯帝国没到灭国边缘,使徒是肯定不会出现的。

  “不过我是真没想到,你才刚一到西大陆就遇到了暗杀,真难为你还能活下来。”听完艾尔西轻描淡写的稍微叙述了几句自己在西大陆的生活,肖恩也不得不感叹一声,“卡休斯没事吧?”

  “多亏了卡休斯叔叔一路上的拼死保护,不然的话也就没有今天的我了。”艾尔西笑了笑,脸上露出几分缅怀之色,“现在卡休斯叔叔是暮光之盾分部的军团长,这是一支擅于冲锋陷阵的重骑部队,并不是以凿穿敌阵和切割敌阵为主。”

  骑士团。和骑兵部队不同。

  所谓的骑士团,就是上马能骑战,下马能步战,且基本都是白银水准的强力骑士。不同于骑兵部队一旦陷入敌阵。或者冲锋被阻挡就基本等同于全灭的情况不同,骑士团哪怕是陷入敌阵之中也依旧能够发挥极为可怕的战斗力。正因为如此,所以有一些比较特殊的骑士团并不是以凿穿敌阵或切割阵形为目标,他们往往都是采用敌阵开花的作战方式——也就是直接往敌军发起冲锋,然后在敌阵之中下马步战。

  “听到熟人都还没事。我就安心了。”肖恩笑了起来,“不过话说回来,你为什么会突然到我这边来?”

  “这事说来话长了。”艾尔西笑了起来。

  “没事,你说吧,我有的是时间。”肖恩笑着给艾尔西倒了一杯茶。

  事实上,肖恩确实很怀念当年和艾尔西的友情。之前他还在担心艾尔西去了西大陆那么多年,而且也一举摆脱了当年那个弱小子的情况,成为了如今西大陆拥有举足轻重地位的大人物,也不知道会不会产生什么改变。不过此刻看到艾尔西还是一如既往的那副模样,肖恩一直提着的心也就放下了。

  艾尔西对于肖恩倒也不客气。直接端起茶就喝了一口,然后双眼猛然一亮:“是小花茶。”

  “恩,你最喜欢的。”肖恩笑了笑,他还记得当年在艾尔西的领地上时,艾尔西生活得非常朴素的,一点也不像个贵族,也只有在偶尔喝上几口只有在莫德格领才能够采摘到的小野花泡的茶时,这个家伙才会稍微像个贵族一点,“我可是让人采摘了好多呢,所以你大可放心。有的是时间。”

  “好吧。”艾尔西又很是怀念的喝了几口,然后咂了咂嘴,像是在回味什么,“本来我是打算借道莱恩王国。然后给你传个消息后就直接往千年盟约帝国那边去的。可是没想到,现在千年盟约帝国那边的情况,可比我想象中的还要混乱,所以我想了想,就跑你这边休假来了。”

  “休假?”正在倒茶的肖恩愣了一下,随即苦笑着摇了摇头。“真亏你想得出来啊。……不过千年盟约帝国那边,到底怎么个混乱法?我听说局势不是被稳定住了吗?千年盟约帝国那边现在东、南两线全面收缩,亡灵大军的规模虽然很强,不过一时半会也没有找到什么好的切入口,所以双方暂时僵持起来了。”

  “本来是这样的,不过现在教会已经介入了。”艾尔西开口说道,“西大陆和北大陆的混乱,你也应该清楚,这边太多教会混杂着了,几乎所有教会都是疯了一样的想要扩大自己的传教区。这一次尸骨位面的小规模入侵正好给了这些家伙一个借口,所以现在基本上什么教会都派了人往千年盟约帝国那边挤……”

  艾尔西露出一个你懂的眼神。

  “好吧,我还真为千年盟约帝国默哀。”肖恩笑了一声,笑声还挺爽朗的——只要一想到千年盟约帝国如今有大片的疆域无法收回,然后还要分出心神来维持国内这些教会所带来的治安恶化,确实没有几个人受得了,“不过这次来的应该有不少强势教会吧?”

  “原本应该有晨曦教会的纯白之翼,但是最近玛姬帝国那边局势有些不稳定,所以晨曦教会也不敢将自己国内的最强骑士团派出。”艾尔西想了想,然后开口说道,“而且不知道为什么,圣乔尔斯帝国的另外几支骑士团似乎也都有任务,目前正处于全面收缩的布防状态……北公国联邦的动态也有些奇怪,战神教会同样也是毫无动静,而且微妙的是,圣乔尔斯帝国收缩起来的防线似乎隐隐在针对北公国联邦。”

  关于这一点小秘密,肖恩大致上还是知道的。

  目前战神教会成了艾米丽的一言堂,简直是她想颁布什么神谕就颁布什么神谕,于是在这样的状况下,北公国联邦已经隐隐有向联邦议会制的统一大国趋向发展。如果是在以往的话,圣乔尔斯帝国肯定会大肆破坏,可是现在圣乔尔斯帝国居然死了那么多强者。于是不甘心只当傀儡的皇权也有了反抗的姿态,因此才内乱解决之前,圣乔尔斯帝国肯定不会再招惹什么麻烦。

  这样一来,也就给了北公国联邦很大的发展机会。

  同样的。玛姬帝国显然是瞄准了这个状态——这个举国上下什么都不多,就魔法师最多的国家,显然脑筋也转得比别人快。有这么一个强大和可怕的邻居,圣乔尔斯帝国这个时候要是敢将纯白之翼调离,玛姬帝国绝对会发起战争。

  “这么说来。也没几个强大教会了?”肖恩开口反问道。

  “唔,我不想去凑热闹,所以暮光教会算是暂时还没有卷入到战争中。生命女神教会的情况也挺微妙的……首席圣女在你这边,她带了一支神官团帮你驻守蛮荒要塞……”艾尔西说到这里,突然就笑了起来,“哈哈,你还真是够厉害的,一点都没变呢,这种趁火打劫的本事。……现在千年盟约帝国那边都称你为豺狼呢,趁着他们不注意就把蛮荒要塞霸占了。”

  “废话。我不进驻这个要塞,那些亡灵大军就真的可以一路顺畅的南下了。”肖恩翻了个白眼,“我只是为了大家好,把那支亡灵大军的破坏局限在一个范围内呢。”

  “那我问你,等那些亡灵撤退后,你会不会把蛮荒要塞归还给千年盟约帝国?”

  “还个p。”肖恩又翻了个白眼,“蛮荒之地都是我的,这六个大门我都在想着怎么拿回来,还想让我把蛮荒要塞还回去?就算我愿意还,千年盟约帝国敢来拿吗?”

  “哈哈。你还是一如既往的无耻啊。”艾尔西大笑起来,“反正大概就是这样了,现在千年盟约帝国那边乱成一锅粥,各种情况层出不穷。而且我听说这次尸骨入侵的几个亡灵君王正和某些隐士强者交战呢,大战波及范围极广,现在千年盟约帝国根本就不敢出兵和亡灵大军开战,甚至就连侦察兵都要安排传奇强者去查探。”

  “居然有人能够打得雷克他们无法分神?”肖恩也变得好奇起来,“是什么样的隐士?那么强?这得活了好几百年甚至上千年的恐怖存在了吧?”

  艾尔西耸了耸肩:“谁知道呢。……反正我现在是传教也没办法传教,打仗也没办法打仗。干脆就带着人来你这里放假了。回头等那边局势稍微稳定点,亡灵大军又开始准备生灵涂炭时,我再从蛮荒要塞那边直接进入战场就行了。”

  “好吧,那随便你。”肖恩倒也无所谓,反正他和艾尔西是好朋友,这家伙想留在这里休息他当然也无所谓了。

  “对了,听说你现在和法西斯王国在打仗,要不要我帮忙啊?”艾尔西突然凑近到肖恩身边,模样有些猥琐。

  “你可是暮光教会的正统教会骑士,能够参与王权战争?”肖恩这次是真的被艾尔西吓到了。

  “这有什么,我们到时候把教徽摘下来,或者干脆你给我们换下军备,谁知道我们是教会骑士谈。”艾尔西挥了挥手,“在西大陆和北大陆,教会骑士团如果不偶尔去打打秋风的话,早就饿死了。……你以为西大陆那边的教会都很富有啊?如果真的有那么多信徒和那么有钱的话,西大陆那些教会也不会火急火燎的全跑到千年盟约帝国去了。”

  “敢情你们西大陆的教会骑士团还客串强盗土匪啊。”

  “别说得那么难听嘛,什么强盗土匪,我们最多也就是客串下雇佣军团而已。”艾尔西撇了撇嘴,“放心吧,这种事我们干过不少次了,手熟,绝对不会出现任何意外,也不会让你受到和平议会谴责的。……而且你我这么熟了,雇佣我们的话,就给你打个八折吧,如何?”

  肖恩一脸无语的望着艾尔西:“我错了。”

  “什么?”艾尔西有些茫然。

  “我之前一直以为你没变,没想到你还是变了。”肖恩一脸痛惜的说道,“以前的你可不会干这么龌龊的事。”

  “切,不要算了。”艾尔西斜了肖恩一眼。

  “我们来讨论下费用的事吧。”肖恩毫不犹豫的开口说道,“如果我出军备的话,要多少钱?”

  “你不是不要嘛。”艾尔西撇了撇嘴,不过也就只是做做样子而已,“这就要看你打算雇佣我们多久了。一个月十万金币,雇佣半年以上算你五十万,如何?”

  “卧槽,你抢劫啊!”肖恩当即就拍桌子了,“太贵了!西大陆也不可能有这么有钱的人吧!”

  “你也不看看我的暗月之强是什么级别,西大陆最强的五支骑士团之一啊!”艾尔西毫不退让的说道,“一个月十万金币已经很少了好不好,我们可是有绝对雇佣保证的,雇主下达的命令要求绝不讨价还价!”

  “半年二十五万金币。”

  “你这一刀宰得太狠了吧,直接砍了一半,有你这么讲价的吗?”

  “那好吧,二十五万零一千金币。……你要体谅下我啊,我管理着这么大一个国家容易嘛我,你是不知道这开销有多大,我想钱想得头都痛了。看在我们是好朋友的份上,你不能这么黑心啊。”

  “你也要体谅下我啊,我手下可是有着一万人等着我开饭呢。……四十八万金币。”

  “你明明才带了五千来人过来。”肖恩一脸鄙夷的说道,“后勤和军备都由我负责,二十五万五千金币!”

  “战争可是会死人的,我也要给我的骑士们抚恤金的啊。”艾尔西寸步不让,“而且我还要给教会那些老头子一个交代,让他们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所以这上上下下也是需要打点的,四十六万金币。”

  “你真当我什么都不懂啊!说好的友情呢!现在暮光教会还有谁指挥得动你啊,还不是你说了算。二十六万金币吧,不能再多了,我是真的很穷。”

  “我来之前可是做过调查了,你随便卖几把魔化武器就是上百万的收入。……看在我们曾经的友情上,就四十五万金币吧。”

  “太黑了。”肖恩坚决不同意,“都说谈钱伤感情,我们曾经那么美好的感情,你就忍心让金钱玷污了吗?二十七万。”

  “谈感情太伤钱了,没钱也是万万不行的,四十四万吧。”

  “……”

  站在书房门外,听着里面艾尔西和肖恩寸步不让的争论,而且还互相揭对方的老底、伤疤和黑历史,站在门外的卡休斯、纳尔、斯大林、萨因斯等四人,都是面面相觑不知道该说什么好,神色上也满是尴尬。未完待续。

  ps:最近事情好多,好烦……每天都好累呢。我尽量保持更新,不过有时候真的累趴下了什么的,也请各位稍微谅解一下。而为了表示歉意,我最近更新都是尽可能的上大章,也就不说什么拆分之类的了。

看过《战神领主》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