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战神领主 > 68. 天枰邀请信

68. 天枰邀请信

  肖恩需要处理的事务其实不多,那些比较紧急的文件和资料,早在绿洲城那边就基本处理完了。

  他来峡地要塞的主要原因,就是为了了解深渊之径的情况。但是很可惜,眼下的情况与他想象中的有很大的差距,这多少还是让肖恩感到有些失望的,如果一定要说一句安慰的话,那就是此时此刻随时都能够传送两个人进入地底世界。

  肖恩倒是很想自己下去看一下情况,可是斯大林等人似乎知道了肖恩内心的想法,这两天几乎是寸步不离的守在肖恩的身边。对于肖恩这么一个完全不能让人放心的领主,他们是恨不得能够拥有无限精力天天都盯着肖恩——眼下的情况就是萨因斯和斯大林两人轮流盯着肖恩。

  “我说你啊,当个领主都这么不让人放心。”艾尔西坐在书房里,尽情的嘲笑着肖恩。

  这几天,闲着没什么事干的艾尔西每天起床后,基本就是来书房找肖恩——谁让肖恩每天吃、住都是在书房里,所以艾尔西后来干脆也就搬到书房这边来说。两个许久未见的朋友似乎都有着说不完的话题,肖恩除了关于安德鲁和吉普莉尔这些不能说的事情之外,就连北公国联邦的战神计划他也说给了艾尔西听。

  原本觉得自己的经历已经够传奇的艾尔西,在听到肖恩的话后,他也是一脸的震撼:和肖恩直接颠覆了整个战神教会相比,艾尔西觉得自己继承了母亲的意志,取得暮色之枪。然后低调求生存的训练暗月之枪,秘密解决那些母亲曾经的老对手。最后借着与圣乔尔斯帝国暗面骑士团的秘密交锋成功打脸暮光教会,从而成为整个教会真正独一无二的人的经历相比。简直就是小巫见大巫,一点都不足以自豪。

  “你知道的,我本来就不太适合当领主。”肖恩无奈的叹了口气,“当初如果不是为了要照顾塞西莉亚,觉得不能让她跟着我东奔西跑,我也不会选择成为一名领主。……毕竟,如果我只是一个佣兵团团长的身份,根本就不可能帮她夺回那些属于她的东西。”

  “确实。”艾尔⊕;西点了点头,这次倒是难得的没有嘲讽。“那么现在伦贝尔公国那边什么状况?”

  “我之前也有安排人前往那边进行调查,他们似乎是已经知道了塞西莉亚和我的关系,现在紧抱着圣乔尔斯帝国的大腿呢。”肖恩不屑的撇了撇嘴,对于伦贝尔公国他是一点都没有放在眼里,以虚空公国如今的实力,别说是超级强者了,只要将莱维、艾丽莎、瑞娜、雪法妮奥、诺洛这五个传奇强者派过去,就足以将整个伦贝尔公国屠戮一空了。

  真正让肖恩没有做出此命令的,是如今站在伦贝尔公国身后的圣乔尔斯帝国。

  五大古帝国的名头。哪怕因为命运之战被坑了四位超级强者,但是圣乔尔斯帝国的潜力依旧无法看到尽头。在没有准备万全之前,肖恩暂时还不打算贸然采取行动,而且眼下他也还不太清楚关于伦贝尔公国的事。塞西莉亚到底是想要怎么处理:到底是想要将整个伦贝尔公国收复,还是说将那些杀害塞西莉亚父母的凶手解决了。

  “如果想找伦贝尔公国的麻烦,现在是大好时机。”艾尔西开口说道。“玛姬帝国的动向很微妙,现在圣乔尔斯帝国正处于一个短暂的虚弱期。如果利用得好的话,你应该能够从中获取到巨大的利益。”

  听到艾尔西的话。肖恩却只能无奈的苦笑:“我现在的情况,你又不是不知道。”

  “也是。”艾尔西先是愣了一下,然后才想到肖恩现在的近况确实无力去找伦贝尔公国的麻烦,“让你捅那么大的篓子,现在不好收拾了吧。……法西斯王国那边做那事就不说了,蛮荒要塞估计短时间内也不会出什么问题,要相信千年盟约帝国现在那边聚集着的一群强盗。真正棘手的还是和平议会与死棘那边的事吧……”

  听到艾尔西的话,肖恩脸上的无奈已经变成了近乎抓狂的神色了。

  昨天瑞娜已经传来了关于摧毁死棘位于南大陆巢穴的消息。

  当然这个消息,绝对不是什么好消息:艾丽克西斯已经成功将死棘在南大陆的所有据点及成员部署连根拔除——是所有据点,而并不仅仅只是一个巢穴。

  可以说,死棘这一次的损失比当初肖恩将北大陆那边的巢穴消息卖给和平议会时还要更加惨重:不止是巢穴和据点被毁这么简单,就连死棘坐镇南方的几名真正强者,都被艾丽克西斯解决了。

  大概是吸取了北大陆巢穴覆灭的教训,所以眼下死棘在东、西、南三个巢穴里除了一位最高负责人之外,还都调派了新的强者协助。可能是因为南大陆的境况比较让人担忧,所以南大陆的巢穴这边一共有两名超级强者坐镇,尽管这两人的实力不算太过顶尖,一位是刚晋升的超级强者只有十六阶,一位是老牌超级强者有接近十八阶的实力;除此以外,包括六死碑在内的传奇强者一共有四人。

  换句话说,就是死棘调派过来南大陆这边坐镇的力量是整个组织势力的五分之一。

  而现在,这些力量全部都死在了艾丽克西斯的手上。

  艾丽克西斯覆灭整个死棘的南方势力圈花了一个来月的时间,这可不是艾丽克西斯在偷懒,而是敌人就连艾丽克西斯都觉得有些难缠。总是可以在不注意间就逃脱,然后潜藏起来,所以越是战斗就越不爽的艾丽克西斯,干脆直接将死棘在南大陆的所有隐秘据点和公开据点也都捣毁了。

  这个战绩,放到任何一个人身上都可谓是强悍至极。

  可是肖恩听到瑞娜传来这份消息时,他却是怎么都高兴不起来。

  理由很简单:艾丽克西斯做得过火了。

  死棘在整个奇迹大陆一共设置了五个巢穴。前四座分别位于大陆的四个方向,第五座的位置是真正的核心总部。不被外人所知,甚至就连死棘内部除了真正的核心高层之外都根本不清楚。

  而位于大陆四方的四座巢穴。就是各自区域内的指挥中心,所有涉及到当前区域内的任务都会由这个巢穴负责调度和安排。同样的,死棘所布置的整个组织网络也都是以这个巢穴做为核心基础而分布,为所有死棘成员提供一个休息、躲避危险、接受任务等等的地方,就相当于一处安全屋。

  北大陆的死棘巢穴当初因为肖恩将位置卖给和平议会的缘故,导致死棘的损失极为惨重。但是死棘的损失,也就是这个巢穴被毁,整个北大陆区域的调度暂时失去统一,除此之外更大的问题就是强者的战死以及一些情报上的泄露。但是对于死棘在整个北大陆如同扎根一般蔓延开来的那张网络而言。并没有任何损失。

  换句话说,就是所有的安全屋都没有被摧毁,那些隐秘据点依旧保存完好——只要死棘再花些时间重新整理和安排,依旧可以再度把北大陆纳入掌控之中。

  可是现在,位于南大陆这边的情况就不同了。

  所有的隐秘据点,全部都被艾丽克西斯给摧毁,是那种真正的连根拔起。这等于是说,死棘在南大陆布置了数百年之久的整个情报网络,此时此刻已经彻底成为了过去式——而也正是因为艾丽克西斯的这个过火的举动。才让整个南大陆的人清楚的看到了死棘的可怕。

  被当成安全屋的隐秘据点一共超过五百个,分布于整个南大陆十数个国家之中,其中甚至有不少各国的高层人员:例如某国公爵、某**务大臣、某国实力侯爵、某国王子等等,都已经加入了死棘。正是因为这些人的遮掩。才让死棘得以在他们的国家、领地之中扎根发展,形成一股可怕的势力。

  整整一个多月的接连追杀,艾丽克西斯带着瑞娜。两人的足迹将整个南大陆几乎都走了一遍,得罪的人就不要说了。面对艾丽克西斯这位超级强者和瑞娜这完全不能以常规战力而论的传奇强者。哪怕是那些拥有超级强者当镇国强者的超一流王国,也都是敢怒而不敢言——当然。对于艾丽克西斯将隐藏在他们国家里的死棘给揪出来,这些国家的国王当然是无比高兴,只是他们却不会因此而答谢肖恩。

  简单点说,就是好处他们拿了,坏人肖恩当了。

  经由此事,肖恩可以说是和死棘彻底的撕破脸——虽然本来双方就有所矛盾,但是至少肖恩和死棘的矛盾还没有达到不死不休的程度,甚至可以说,借着叹息森林那次的秘密协议,肖恩和死棘之间的关系稍微缓和了一点。虽说后来死棘转过头坑了肖恩一笔,但是从立场上来考虑的话,死棘不想看到肖恩的虚空公国成为帝国也是人之常理,至少在敌对暗杀行动方面,死棘确实也如同协议那般帮肖恩挡下了不少。

  而肖恩,除了真的是要灭了法西斯王国夺走底蕴之外,对于死棘肖恩其实也只是想给对方一个小小的教训,让对方不要以为他是那种会忍气吞声的人。所以单纯只是毁掉死棘位于南大陆这边的巢穴,死棘虽然会损失惨重,但是至少不至于让双方彻底撕破脸,也会充分的意识到肖恩的危险性。

  可结果……

  艾丽克西斯让肖恩的疯狗名头彻底坐实了:一旦肖恩疯起来,那就什么都不管不顾了。

  不过和死棘彻底翻脸,肖恩虽然觉得非常棘手,但是至少还处于能够应对的状态。毕竟在尸骨入侵事件结束之前,死棘这个亏只能咬着牙硬挺,并不能在此期间对肖恩展开任何报复行动,而有这么两、三年的缓冲时间,肖恩相信到时候一切安定安稳下来之后,死棘再想执行什么高层的暗杀计划就完全不可能了。

  眼下真正的问题,还是出在法西斯王国这边。

  或许是艾丽克西斯让肖恩的疯狗名头彻底坐实的缘故。本来出于理亏的心态而选择旁观局势发展的和平议会,突然间就正式插手虚空公国联同莱恩王国和法西斯王国之间的战争。

  一支由五名仲裁长带队的和平议会队伍已经正式从和平议会的总部出发。这支队伍由三十名成员组成——听起来似乎人员不是很多的样子,但是如果知道了这支队伍除了五名仲裁长之外。剩下的成员是包括了四名和平使者以及二十名金袍执行官在内的护卫部队,那么这个队伍的含金量就高得可怕了。

  “这个和谈,我是真的不想去。”肖恩叹了口气。

  “不去是不可能的。”艾尔西摇了摇头,“和平议院已经给你发出天枰邀请信,所以如果你不去参加的话,和平议院必然会正式插手这场战争,到时候你要面对的就不止法西斯王国了,同时还有彻底站在法西斯王国身边的和平议院。……相信我,你绝对不会想看到和平议会全力支持一个国家时的情况。”

  “如果他们支持的是我的话。”肖恩撇了撇嘴。有些赌气的模样,“那我还是很乐意见到的。”

  “可惜不是啊。”艾尔西露出一个坏笑,“而且天枰邀请信居然在这个时候送到你面前,我估计你就连已经吞并了的法西斯王国边境都要吐出去还给他们。”

  就在艾尔西抵达峡地要塞的两天后,就传来威廉前线全面告捷的胜利消息。

  法西斯王国第三、第四、第五、第六边境军团全军覆没,第一边境军团重创,第二边境军团被围困在一处高原上,距离覆灭也已经不远了。而且整个南部防线也彻底被威廉和莱恩王国的联军所占领,如果不是因为占领的腹部地区还有第二边境军团在固守和捣乱。威廉早就继续挥军北上,正式展开侵略了。

  可是现在,这一切军事行动现在却不得不暂停。

  不仅是暂停,同时还要安排人手将一些食物和医疗用品等等送去给法西斯王国的二边境军团。确保他们不会在此期间因为得不到救援而死人。

  而这一切,就源自于所有人都收到了来自和平议会的天枰邀请信。

  那是由和平议会的最高决策层,七位和平圣者所组成的天枰议院所发出的和谈要求——所有收到天枰邀请信的人。都必须停止一切敌对纷争行为,否则将视为对和平议会发起宣战。就算肖恩真的已经疯到了举世无敌。目中无人的程度,可在已经正式和死棘成为不死不休的敌对状态下。再去招惹和平议会那就真的是脑子进水了。

  更何况,单论底蕴和实力的话,和平议会也要比死棘更强。死棘之所以敢和和平议会对着干,就是和平议会找不到死棘的大本营,但是肖恩的情况就不同了——看当初克里斯汀娜直接出手执行暗杀计划,就可以看得出和平议会对于暗杀目标高层甚至是颠覆政权这种行为,绝不陌生。

  不过肖恩知道,和平议会发出的这封和谈邀请信所具备的真正含义:和平议会已经不想再见到完全脱离他们掌控的局势,尤其是和肖恩有关的事情,因此他们终于决定亲自出手干涉南大陆的整体局势,就如同当年法西斯王国差点被柴纳斯帝国所覆灭,和平议会也是这么出手干涉,最终保住了法西斯王国没有因此覆灭一样。

  一想到和平议会总是阻止别人覆灭法西斯王国,肖恩总觉得这背后肯定有什么肮.脏的交易。

  ……

  在位于法西斯王国的旧凡格斯堡遗址上,虚空公国的大军就在这里扎营。

  一名长相妖娆的狐族半兽人掀开一个帐篷的门帘,然后开口说道:“威廉大人,有人找你。”

  “找我?”威廉皱了一下眉头,“是谁?”

  狐族半兽人摇了摇头:“对方没说,但是他说他是信使,来传递消息的。”

  “信使?”威廉的眉头皱得更深了,他低头望了一眼已经拆开,然后静静的放在桌上的那个白色信封,信封上只有一个金色的天枰,“请他进来吧。”

  这名狐族半兽人点了点头,然后转身出了帐篷,不一会就又有一名穿戴着冒险者斗篷的人走了进来。他的兜帽依旧戴着,整个人身上似乎散发着什么奇怪的力场波动,所有望向他的目光就好像是落入了黑暗之中,完全看不真切他的情况,甚至就连性别都无法分辨。

  “你是谁?”威廉沉声问道。

  “我是谁并不重要。”这名神秘的来访者开口说道,声音时高时低,显然是通过某种力场将自身本来的声音也给扭曲了,“重要的是,这一次我给威廉先生所带来的提议。……我敢保证,这绝对是最棒的提议。”

  “哦?”威廉挑了挑眉头,“说说看。”

  在看不见的扭曲力场之中,这名神秘来访者的嘴角似乎微微扬了一下,露出一个笑容,然后缓缓开口。

  ……

  几乎是同一时间,位于绿洲城的海拉、哈汀及多位蛮荒部族的首领,位于虚空城的尼尔及狄安娜,位于蛮荒要塞的克洛夫及雪法妮奥,统统都迎来了这样一位穿着冒险者兜帽斗篷、有奇特力场扭曲着他们周围、让人根本无法分辨出男女的神秘来访者。他们和海拉、哈汀、尼尔、狄安娜、克洛夫、雪法妮奥以及诸多蛮荒部族的首领,都提出了一个提议。

  而除了他们本人之外,没有第三个人知道这些人提出的提议是什么。

  因为当他们进入了房间之后,强大的力场就隔绝了一切,哪怕仅是一门之隔外的人,也都听不到房间内的一切对话声音,甚至就连动静都变得诡异的寂静起来,仿佛整个空间都被凝固迟滞了一样。

  或许是他们的提议非常简单,简单到几乎不需要怎么思考就能够得到答复。

  所以这些人和所有人的会面时间都很短暂,最长的也不超过五分钟,然后这些人就开门离开了。因为诡异的力场所扭曲着,所以没有人知道这些神秘来访者前来时与离开时的脸色到底是怎么样的,但是守在门外的人却都能够看到他们的顶头上司露出的神色是什么样的。

  有一脸愤怒,有淡然微笑,有闭目沉思。

  当然……

  也有满脸兴奋与欣喜。(未完待续。)

看过《战神领主》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