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战神领主 > 72. 自寻死路

72. 自寻死路

  阿兹克朝着旁边示意了一下,一名穿着深黑色仲裁长衣袍的年轻人便站了起来。

  他向所有人行礼致意之后,并没有进行什么自我介绍之类的话,而是非常干脆的就将一块巴掌大的圆盘放到了桌子上。随着他的摆弄,圆盘上很快就绽放出一道淡蓝色的光芒,这道光芒在经过最初的模糊之外,很快就将显示出一个地图缩影。

  在场的人只看了一眼,就知道这个地图缩影是整个法西斯王国的国土地图。

  不过随着这名年轻人再度调整了一下,在这个地图缩影上就又多出了几个区域,那是与法西斯王国接壤的莱恩王国边境区域以及厄基里公国的边境地区。

  然后很快,地图上就一片区域微微凸起,感觉就好像是这部分区域被略微扩大了一些,而且周围的边缘线也泛起了红光。

  这片区域就是此刻被莱恩王国和虚空公国彻底占据了的法西斯王国领土。

  肖恩望了一眼地图以及摆弄着设备的那名年轻人,然后又望了一眼阿兹克,对方的目光正好也望向肖恩。

  “辛苦了。”

  阿兹克望了一眼肖恩后,很快就收回目光,然后他才站起来对着身边的年轻人说了一声,这名年轻人回了一句后就顺势坐下。而这个时候,阿兹克才开始环视了一眼周围的人,然后开口说道:“这片标红的区域,就是如今已经被莱恩王国和虚空公国联军所占据的法西斯王国领土。”

  随着阿兹克的话语落下,在位于法西斯王国东南区域,与厄基里公国接壤的那片领土也浮现出一片红晕,其中就包括了被肖恩拿下的厄里森区域。

  “而这……”阿兹克说到这里的时候,还特意望了一眼肖恩。嘴角微扬,那种志得意满的笑容让肖恩恨不得给他的脸上来一拳,“则是受到虚空公国严重迫害的厄基里公国!”

  肖恩很配合的打了个呵欠:“然后呢?”

  “然后?”阿兹克显然是愣了一下。没有预料到肖恩会露出这种反应,不过长久以来的身份地位。却依旧让他知道此刻应该说什么,“难道肖恩大公就这么想让整个南大陆都陷入战乱吗?”

  “我只是针对你说我严重迫害了厄基里公国的事。”肖恩耸了耸肩,“我哪迫害了?……再说了,如果我真的迫害了厄基里公国的话,那么今天厄基里公国的人怎么没有参加天枰会议?难道不是应该由他们自己来控诉吗?”

  “关于此事,厄基里公国已经全权委托了由我们和平议会仲裁团负责。”阿兹克沉声说道,“所以关于此事,我希望肖恩大公你能够给出一个合理的解释。”

  “解释?”肖恩望着阿兹克。然后露出一个笑容,“什么解释?”

  “为什么要迫害厄基里公国?为什么要掀起这场战争?为什么……”

  “哪有那么多为什么。”不等这个阿兹克把话全部说完,肖恩就已经毫不留情的打断对方的气势营造。

  熟知谈判学的肖恩当然知道这个阿兹克说这么多废话是为了什么,就是为了营造一种气势,从而彻底占据整个谈判的节奏掌控,以此来形成对肖恩一方的压制。讲道理的话,肖恩这个时候自然是不应该开口打断对方的演讲,而是应该等对方把话说完之后再做出回答。

  可是,你跟肖恩讲道理?

  “总有人需要为之前做过的事负责。”肖恩沉声说道,“有些事。只要做过了就永远都会被人记得。”

  肖恩这话,明显一语双关。

  阿兹克的目光微微一凝,声音不由得低沉了许多:“不知道肖恩大公你说的这事。到底是什么事?”

  “关于当年一件暗杀阴谋。”肖恩和阿兹克对视了许久,然后才转过头望向法西斯王国使节团里的一人,“都灵阁下,不知道你是否还记得呢?”

  所有人的目光,瞬间全部都齐聚到都灵.怀尔斯的身上。

  作为怀尔斯家族的如今的家主,都灵.怀尔斯继承了白金公爵的名头,这是属于正统血脉的公爵头衔。

  在法西斯王国的贵族圈里,怀尔斯家族并不是开国元老家族,但却绝对是赫赫有名的老牌贵族。这个家族先后诞生过五位公爵。并不是那种继承先祖名头的世袭爵位,而是从本家分支出去然后依靠自身的努力最终爬到公爵之位。虽说时至今日。这四个旁支家族最终也只有“炎流公爵”的名头留存,另外三个分支只能投靠于这两个家族。但是不管怎么说,白金公爵的称号在整个法西斯王国都是拥有举足轻重地位的代表。

  而都灵,继承了这个爵位和名声,自然也代表了他在法西斯王国所拥有的地位与声望。

  名义上这支法西斯王国使节团的团长另有其人,但是实际上都灵.怀尔斯却才是真正的使节团主持者。

  “我不知道肖恩大公你在说什么。”一直闭目沉思着的都灵,此刻终于睁开双眼,望着肖恩,然后开口说道,“什么暗杀阴谋?我不太明白。……而且,现在我们在讨论的,似乎是为什么肖恩大公你要迫害厄基里公国,甚至是夺取厄基里公国的领土吧?关什么阴谋、暗杀之类的事有什么关系?”

  一个巧舌如簧的人。

  这是肖恩对都灵的第一印象。

  仅仅只是简单的几句话,就再一次将谈判的主动权掌控在手——如果是正常谈判的话。

  “你或许觉得没关系,但是我觉得,关系可大了。”肖恩笑了笑,脸上也露出几分狰狞之色,“我的军士在前线抵抗亡灵死潮的时候,你们在干什么?在扯我的后腿!在引发我后方的内乱!如果不是我及时赶到的话,当时蛮荒要塞就要被亡灵大军攻陷了,到时候是什么下场,你们这些傻.逼会不知道吗?”

  说到这里。肖恩的目光又望向了阿兹克,冷冷的说道:“还是说,你们觉得。你们有把握把吞并了蛮荒之地之后形成更大规模的亡灵大军赶回去?”

  “可笑,你吞并了整个蛮荒之地之后。那些部落首领对你不满,于是决定叛变,这种事难道也能怪到其他人的头上?”都灵冷笑一声,声音不大,但是却也充满了一种轻蔑的语气,“传闻中的虚空大公,原来就是这么一个把责任推卸到其他人头上的废物?……嘿,威廉先生。我可是非常的欣赏你呢,你跟随的领主似乎没什么出息,不如转投到我这边,我怀尔斯家族和法西斯王国非常需要你这样的人才呢。”

  “呵,投靠到一个当初想要杀我的人麾下?”威廉斜视了都灵一眼,眼神与语气同样轻蔑,“我还没那么贱。”

  “威廉先生,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都灵一脸愕然的表情,“像你这样的人才,我欢迎还来不及呢。怎么可能想杀你呢?”

  这一次,不止是威廉,就连肖恩都发出一声冷笑。

  “够了。现在是在商议关于虚空公国入侵并且霸占厄基里公国领土的事。”阿兹克沉声说道,“你们彼此之间有什么过节,那是你们之间的事。我代表和平议会主持这次的天枰会议,是为了解决这一次虚空公国和莱恩王国在南大陆引起的动乱。”

  “那么,和平议会打算怎么解决呢?”肖恩也没再继续纠缠着都灵不放,说实话他确实非常好奇和平议会这次打算怎么做。

  “很简单,战争停止。”阿兹克冷冷的说道,语气上已经变得异常的强势。

  “只是战争停止吗?”肖恩的脸上露出一抹笑容。

  阿兹克望了一眼肖恩,他的直觉告诉他。肖恩此刻显露出来的神色明显是带有恶意的。但是因为职责所在,所以此时他也不可能不去回答。于是只能点头说道:“没错,首先是停止战争。你们两国的军队必须在一星期内全部撤离法西斯王国的国土。”

  “那么目前已经占领的领土呢?”肖恩没有开口说话的意思,所以此刻开口的是阿尔兰。

  “全部归还。”阿兹克望了一眼阿尔兰,然后才继续说道,“这本来就不是你们的领土,你们是入侵者。当然,法西斯王国作为目前的战败方,也会支付一定的物资资源作为赎回这片领土的代价。”

  随着阿兹克这句话落下,那名名义上代表着法西斯王国使节团团长的中年男子就笑着开口接过话,然后分别向阿尔兰和肖恩递交了一份表格,上面就罗列出了所谓的“赎回领土”的物资资源。

  阿尔兰在看完这份表格之后,脸色就显得有些不好看了。

  而肖恩,更是发出一声嘲讽式的冷笑。

  按照这份表格所统计,他们将支付战死者每人十枚金币的抚恤金,另外还有就是支付十万金币或等同价值的物资作为领地的赎回资金。而且死亡数的统计,是由法西斯王国说了算,也就是说在递给肖恩的表格上所显示的,肖恩一方只战死了约两万人而已,算上十万金币的赎金,法西斯王国将赔偿肖恩不到三十万金币的费用。

  这已经不是一句“打发乞丐”可以形容了。

  完全就是欺人太甚了。

  “这……”阿尔兰的眉头紧皱着,而像老哈奇、寇斯、佛罗伦萨等人看到这份表格时,脸上的神色也显得非常的精彩。

  “阿尔兰殿下有什么不满意的吗?”那名法西斯王国的使节团团长依旧是满脸笑容,显得诚意满满。

  “要我退兵可以,但是这补偿……”阿尔兰想了想,还是开口说道,“似乎有些低了。”

  “我们可以再商量的。”这名中年男子笑着说道,“我们法西斯王国和莱恩王国之间一直都是友好相处,所以这一次突然发兵进犯,当然肯定也是有些误会。……这样吧,为了消除我们彼此之间的误会以及证明我们法西斯王国确实也是很有诚意,在补偿方面我们可以再提升三倍。”

  听到这人的话,肖恩就知道对方递给阿尔兰的那份表格肯定和自己手上这份不一样,否则的话对方没理由只是说提升三倍。而不是将更准确的补偿物资说出来。

  “那么,莱恩王国的答复如何?”阿兹克很适时的开口,给阿尔兰施加了压力。

  感受着会议室内几乎所有人的目光。尤其是那几位和平使者那沉重的压力感,阿尔兰的脸色已经微微泛白。额头也出现了细密的汗水。只是一名普通人的阿尔兰怎么可能承受得住这种压力,而且他的内心也对和平议会存在着极深的顾忌,此刻法西斯王国有和平议会撑腰,他们确实已经显得无比强势。

  所以在权衡了一下之后,阿尔兰终于咬牙点头:“莱恩王国接受这份提议,我们马上就退兵离开贵国领土。”

  “阿尔兰殿下您放心,相关的补偿资源我们很快就会整理好,您这次回国也可以一起带上。”这名中年男子很恰当的表现出非常欣喜的笑容。“那么,不知道虚空大公您对这份补偿有什么想说的吗?如果不满意的话,我也可以提高三倍……唔,或者是给出一个整数,一百万泛大陆金币,你看如何?”

  “呵。”肖恩笑了一声:果然和阿尔兰那份补偿表格截然不同。

  “难道,虚空公国不愿意退兵吗?”阿兹克面容肃穆的喝问道,配合他一身黑色的仲裁长长袍身份,确实很有几分威严。

  “退兵?可以啊。”肖恩点了点头。

  “那么……”阿兹克的嘴角轻轻扬起,虽然并不明显。但是眼神里确实有几分得意。

  只可惜,还不等他的话说完,肖恩就已经把手上那份所谓的补偿表格直接砸到了法西斯王国使节团的那名中年男子的脸上。

  肖恩这一次出手。是真正的在发泄怒火。

  只不过他还是很刻意的留了一点分寸,所以这些承受着肖恩的斗气而变硬的纸张并没有直接将对方的脑袋轰爆,但是却也将对方砸得满脸淤青。

  那名手持长剑的超级强者顿时就望向了肖恩,沉重的气势毫不留情的压了过来。

  可是不等这股气势压制在肖恩的身上,就像是受到什么阻挡一般,直接炸散开来,将临时拼凑而成的会议桌炸碎。但是木桌炸碎的瞬间,这些木块还没有四散飞溅而出就已经在空气里直接化作了木屑粉尘,彻底的飘扬开来。

  这个时候。那名手持长剑的超级强者才抬头望向靠在墙边的艾丽克西斯:“弑杀武姬!”

  一直坐在临时会议室一角的那名魁梧巨汉,以及那名身材妖娆的美女也同时望向了艾丽克西斯。

  沉重而可怕的低沉气压。开始在会议室内弥漫着。

  所有人,都感受到了一阵极为强烈的可怕压力。这让他们的呼吸都变得些艰难起来,就仿佛是空气里的氧气变得稀少一样。

  “我不是说了吗?我同意退兵啊。”肖恩笑了一声,开口打破了这一瞬间的沉默,“但是,却不是按照你们所谓的赔偿方式。……要我退兵很简单,当初密谋行刺威廉,而导致我麾下追随者安诺身死的一众凶手,必须全部交出来。”

  “这个阴谋,关我们法西斯王国什么事?”那名被砸得满脸淤青与鲜血的中年男子终于忍不住咆哮起来。

  “因为就是你们王国的怀尔斯家族牵头的。”肖恩沉声说道,“但是据我所知,真正参与行动的人却并不止怀尔斯家族,其中还包括了另外几个家族。……唔,还有那次制造叛乱后成功逃脱的那名蛮荒部落首领,你们也必须交出来。”

  “你这是对法西斯王国的污蔑!”那名中年男子暴怒的喝道,“你这是在蔑视天枰会议的权威性!”

  “行了吧,如果和平议会就这态度的,还权威个屁。”肖恩不屑的撇了撇嘴,既然已经彻底爆发了,那么他当然也没有继续隐忍的必要,“赔偿我一百万泛大陆金币?我给你两百万,你把我和莱恩王国占领的领地都送给我如何?我举国兵力动员的开销都不止这点钱了,你打发乞丐吗?”

  “那是你擅自挑动的入侵!”

  “入侵?”肖恩冷笑一声,“我就是入侵了如何?我说得很清楚了,要我退兵可以,把所有的凶手交出来。包括都灵.怀尔斯,否则的话一切免谈。”

  “可笑。”都灵.怀尔斯终于开口了,“你一直说我在阴谋策划。那么你又有什么证据?”

  “就知道你这种傻.逼喜欢抵赖。”肖恩突然露出一个开心的笑容,“不过放心。我早就准备好了。……魔童。”

  随着肖恩的拍手示意,会议室的房门终于再一次被打开了。

  被肖恩派遣到法西斯王国收集相关证据的原死棘十三棺成员之一,鬼剑.魔童缓缓的从门外走了进来。

  “原死棘十三棺之一,鬼剑.魔童,不需要我再怎么介绍了吧?”肖恩望着都灵,冷冷的说道,“现在是我的人,虚空之境的执行官之一。之前就被我安排来法西斯王国收集你这傻.逼的证据了。所以你那些针对我的行动或多或少我都收集了不少。要不然,你以为我怎么那么针对你?”

  都灵的脸色微微一变,整个人的气势瞬间就变得截然不同了。

  这一刻,就连和平议会的首席仲裁官阿兹克,脸色也显得有些难看。

  “啪啪啪。”

  肖恩接连鼓掌了三声,而且还是很用力的那种,所有人的目光不由得再一次被肖恩的动作所吸引:“不好意思,我就是很喜欢这种打脸的行为。你们和平议会不是问我为什么要挑起战争吗?现在我已经说得很清楚了,就是复仇。要我退兵可以,按照我的要求来。否则的话那就只能继续战争了。”

  阿兹克望了一眼都灵,脸上的神色并不怎么好看,不过他却还是做了一个深呼吸平静下来后。才转过头望向阿尔兰:“那么莱恩王国的态度呢?”

  这个时候,阿尔兰也知道这场战争的戏码不是他可以插足的,而且这次出动时的损失对于莱恩王国并不是特别大——至少王*队损失不大,真正有所损失的反而是边境的几位领主的私兵。

  “莱恩王国之前已经说过了,我们马上就会退兵。”阿尔兰笑着开口说道,“这是虚空大公的复仇之战,与我莱恩无关。”

  肖恩望了一眼阿尔兰,没有再说什么,但是他也知道。虚空公国和莱恩王国之间的情谊,到此为止了。因为这一次的天枰会议既然是阿尔兰代表莱恩王国出席。那么也就代表着莱恩王国的下一任国王就是眼前这位三王子了。以此刻阿尔兰所做出的选择,自然也就是未来莱恩王国对虚空公国的态度了。

  “我明白了。”阿兹克点了点头。接着才看向肖恩,“肖恩大公,你执意要为了个人的感情因素,而导致南大陆爆发一场生灵涂炭的战争吗?要知道,现在还有死潮的威胁,如果……”

  “你也知道还有死潮的威胁啊?”肖恩的脸色显得非常轻蔑,那是一种真正的不屑,“既然你知道是我的虚空公国在前面挡着死潮南下之路,那么你觉得我能容忍有人在扯我的后腿?……我已经说得很清楚,我的条件就是这样,没有第二种选择了。”

  “虚空公国执意不退兵吗?”阿兹克直视着肖恩。

  “呵,和平议会?公正、公平的天枰会议?”肖恩嘴角扬起,那是轻蔑和嘲讽交织而成的脸色,“别徒惹人发笑了。幕后黑手不交出来,那么战争就不会停止。”

  “你这是想要四线开战吗?”阿兹克沉声问道,“就算是七大帝国都不敢如此狂妄,更何况你应该知道拒绝接受天枰议会安排的结果是什么。”

  “四线?哪四线?”肖恩反问了一声,“哦,你是指你们和平议会打算加入法西斯王国一方吗?”

  阿兹克没有回答,只是静静的望着肖恩。

  而事实上,就算阿兹克不回答,肖恩也知道和平议会话语里的威胁。

  雷克的死潮、法西斯王国的战事、死棘接下来的报复。哪怕有和平议会的介入,但是实际上却也只是三线而已。真正的第四线,是来自蛮荒之地靠近西大陆那边三个区域入口的多国联军——而这一点,也正是和平议会一开始就打算利用来对肖恩施加压力与影响的重要砝码:只要肖恩愿意接受天枰议会的安排,那么无论和平议会出不出手,这边的多国联军肯定都没办法继续找虚空公国的麻烦。

  可是一旦威廉和法西斯王国这边的战事胶着。再加上和平议会的放任,那么这边的多国联军部队肯定不会放弃这种趁火打劫的时机。纵然有海拉的全盘指挥,可是两边战事的发展。对于虚空公国的物资消耗与补给也是一个巨大的考验,一旦虚空公国无法支撑这两场国级战争的话。那么别说虚空帝国了,能否保住现有的规模都不好说。

  尤其是在这一刻,阿尔兰所代表的莱恩王国已经正式和虚空公国决裂。

  “还请肖恩大公仔细考虑。”阿兹克一脸淡然的说道。

  这副模样,简直就像是吃死了肖恩一样——事实上,任何一位足够理智的人,面对这种阳谋般的威胁,都只能选择妥协。

  但是很可惜,肖恩似乎不是一个理智的人。

  “你们啊。真的……”肖恩突然笑了起来,“真的是在自寻死路呢。”

  “什么?”阿兹克还有些没有反应过来。

  “只要把你们和平议会的人都留在这里,那么你们还能如何支援法西斯王国呢?”肖恩笑了起来,“我可是知道的哦。……你们和平议会啊,刚刚才经历了一场内乱,就算真的想要介入这边的战事,短时间内也没办法派遣那么多的顶尖强者过来支援,否则的话,也就不会有两位才刚入超级强者境界的新人跟随过来了。”

  阿兹克的瞳孔猛然一缩:“你……疯了?”

  “动手!”肖恩没有理会对方,而是沉声喝道!

  但是这一声怒喝。却并不是直接开口,而是在灵魂契约之中下达的命令。

  下一刻,一股风暴猛然在这会议室内卷起。

  一抹璀璨至极的光芒。瞬间炸亮。

  整个会议室,在这一瞬间就被强大的力量所扯碎了,而且远不止是会议室,还包括了会议室周围的一大片建筑。只不过此刻会议室内众人的身份过于敏感和高贵,因此纵然是力量的陡然爆发,但是对会议室内的众人还是有一定的保护,只是围绕在会议室周围的那些人,就没有那么好的运气了。

  这些人,直接就被强大的力量撕成了碎片。

  来自和平议会一方的三名超级强者。保护着五名仲裁长出现在会议室外的花园里。

  克里斯汀娜则保护着法西斯王国的使节团躲开会议室内的恐怖漩涡,只不过克里斯汀娜的实力并不算太强。因此也只能保护住两个人而已,其中一位正好是都灵.怀尔斯。而另外三位倒霉鬼可就没那么好的运气了。

  而莱恩王国这边,梵妮则护住了阿尔兰以及坐在阿尔兰身边的寇斯。

  艾尔西则站在哈奇.博尔德的面前,哪怕艾尔西对自己这位父亲有诸多怨恨,但是无论怎么说这个人也是他的亲生父亲,所以在这紧要关头,他还是选择了庇护。连带着,坐在老哈奇公爵身边的佛罗伦萨也都得到了庇护——他的两名圣域护卫根本就来不及反应,所以当爆炸的力量并发出来时,她们也只能自保而已。

  反倒是肖恩这边,因为有三位超级强者的存在,所以根本就没有任何损伤——毕竟,这是肖恩一方抢先动的手。

  当整个会议室内所有的烟尘弥散开来后,艾丽克西斯已经手持长枪的缓缓走出,她的目光由始至终都牢牢的锁定着那名头发斑白的中年剑士。在场的人里,只有这名剑士才能给艾丽克西斯带来一丝异样的感觉——那是属于强者直觉,至于另外两人虽然同为超级强者,但是根本就不值得艾丽克西斯过多的关注。

  不过伴随着这股力量的爆炸,来自和平议会的二十名金袍执行官,此刻也全部都汇聚过来。

  正如肖恩所预料的那般,这些金袍执行官也都是经过严格挑选,除了个别几位只有中位圣域的实力外,其中绝大多数都是上位圣域的实力。甚至,有五位都是传奇强者,其中就包括和肖恩在叹息森林有过一面之缘的阿塔娜,连同克里斯汀娜在内,和平议会这一次居然出动了三位超级强者,六位传奇强者,十一位上位圣域以及四位中位圣域。

  这股庞大的力量,哪怕是和平议会,也绝对是极大的底蕴力量,甚至很可能已经达到了如今和平议会的三分之一甚至更多。

  正如肖恩所言,如果他能够在这里将这股力量全部消灭或者留下的话,对于和平议会而言也绝对是一次足以形成规模的重创。至少,肖恩确信一旦和平议会在这里受到重创,那么对于是否还要继续支援法西斯王国就会变得更加慎重——哪怕他们依旧决定支援,也需要重新调集力量,而这就需要时间。

  时间,正是肖恩眼下所欠缺的。

  “真是一场好大的盛宴。”艾尔西露出一丝微笑。

  “难道你们暮光教会也打算介入吗?”看到艾尔西,以及艾尔西刚才为了抵御强大爆炸力量而散发出来的三件神器光辉,和平议会怎么可能认不出眼前这人的身份,“这是王权战争,与你们神权似乎没有关系吧?”

  “喂,肖恩,回头你可要让我在你的国家里布教啊。”艾尔西转过头望向肖恩。

  “当然。”肖恩笑着说道,“我会给你准备好几个教会的。”

  “你看,现在已经不是王权纷争了,这可是关系到我暮光教会的信仰凝聚呢。”艾尔西笑道。(未完待续。)

看过《战神领主》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