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战神领主 > 76. 彼此的立场

76. 彼此的立场

  克里斯汀娜喘着粗气,眼神凶狠的盯着肖恩……手上的剑。

  而肖恩也同样是一脸的头痛。

  他早就预料到黑君王出现的话,会发生什么样的事了,所以这一次来参加天枰会议的时候,他就直接利用了灵魂约束力进行言灵契约的限制:只有在被直接道破了本质身份后,黑君王才能够解除言灵限制。

  在肖恩的预想中,能够认出黑君王的身份几乎寥寥无几,因为黑君王的所有神性之力似乎都用在了他的自主性上,以至于从表面上完全看不出来这是一件神器。

  除此之外,还有艾尔西身上那三件神器装备——虽然没有璀璨至极的光芒散发,但是在圣域强者的感知范围内,艾尔西简直就如同是黑夜下的灯塔那般明亮清晰,更不用说是掌握了法则之力的传奇强者,他们能够感受到的就更多了。

  唯有黑君王,表面看起来根本就没有任何特殊之处,就像是一柄色泽漆黑的长剑。

  最多,也就是更加锋利一些的长剑。

  甚至就连肖恩,都完全不知道,为什么克里斯汀娜居然能够一眼看破黑君王的本质。

  “老爸。克里斯汀娜小姐在我看耶。”也不知道黑君王到底是如何感知世界的,但是肖恩确信。这家伙确实能够看到周围的一切,而且更可怕的是这家伙还拥有自己的一套审美观。“老爸,克里斯汀娜小姐是看上我了吗?”。

  肖恩看了一眼克里斯汀娜,然后发现她的脸色变得更加难看了。

  “果然是有什么样的父亲就有什么样的儿子。”克里斯汀娜发出一声冷哼,连带着看肖恩的眼神都变得厌恶起来。

  这一刻,肖恩真的有几分欲哭无泪的感觉,凭什么他要给黑君王背锅?再说了,这家伙也不是他的儿子啊,为什么所有人就这么给黑君王直接下了定义?他的儿子难道就是一把剑?这到底得什么样重口味的人才能够生得出来啊!

  “肖恩……”克里斯汀娜深呼吸了一口气,眼神也渐渐变得平静下来。不过肖恩知道,这眼神并不仅仅只是平静,而是一种近乎于理智的冷酷,就好像在这一刻克里斯汀娜终于舍弃了一切犹豫,从而做出了什么决断,“哪怕是之前……和平议会做了什么对不起你的事,但是我依旧想着我们之间或许还留有余地。直到这一刻,我才终于知道,这种坚持已经毫无意义了。”

  “确实没有任何意义。”肖恩叹了口气。然后点了点头,“很多事情,其实我们只是因为彼此的立场不同所以只能做出一些不同的决定。不过这并不妨碍我很欣赏你,也佩服你的毅力以及……那份天赋。但是该怎么说呢。如果可以的话,我并不想和你为敌,只可惜……”

  “确实挺可惜的。”克里斯汀娜也跟着点了点头。

  “最终。我们两个还是只能活一个?”肖恩深吸了口气,心神也渐渐平静下来。仿佛是受到了克里斯汀娜的感染一样。

  克里斯汀娜沉默着没有开口,但是眼神却显得非常的平静。甚至有着一种名为坚定的神色。

  肖恩的右手略微放松几分,算是调节自己的心理状态以及肌肉僵硬度,然后再重新握紧了黑君王。他的眼神也在这一刻变得冷漠起来,惊人的力量正从肖恩体内的两个心脏里涌出,这让他的气势变得格外的凛然,宛如一座即将爆发的火山。

  此时此刻的肖恩,单纯从气势上而言,已经和传奇强者并没有太大的区别。

  不过肖恩知道,他距离真正的传奇境界还有着很远的距离——只要他一天不能将时间与空间两重法则结合,那么他就永远都无法突破到传奇境界。可是他不突破到传奇境界,他就不能再汲取外界的力量源泉,甚至就连自身的力量都要克制使用,因为两个心脏的力量供给如果输出量太大的话,是会加速第三个心脏的成长。

  如此一来,肖恩就等于是在自掘坟墓——他可没忘记,诺洛告诉过他一旦他在现在的阶段诞生第三个心脏,绝对会爆体而亡。这种下场可不是肖恩想要的,所以一直以来他都在竭力克制自身的力量消耗。

  只是眼下这会,再想要克制力量消耗已经明显不可能了。

  克里斯汀娜可不是一般的传奇强者,在她没有彻底不顾一切的战斗之前,肖恩想要拖延她十五分钟还是能够做到的。可如果克里斯汀娜真的不顾一切的奋战,那么肖恩就必须要小心了,而在这种情况下如果还想着保留实力畏首畏尾的,那么和爆体而亡有什么区别?

  “你果然隐藏着很多的秘密。”克里斯汀娜可不知道肖恩此时的内心想法,但是她却能够感受到肖恩此刻的力量澎湃几乎不在任何一名传奇强者之下,“不过可惜……只要你一天没有获得传奇能力,那么你就永远都不能算是传奇,任何一名传奇强者都依旧能够对你形成绝对的压制力。”

  不等肖恩开口回话,这一次克里斯汀娜就已经抢先动手。

  只见一道银光乍现,肖恩甚至来不及反应,他完全是依靠着直觉挥出了手中的黑君王——在黑君王发出大惊小怪般的尖叫声中。

  不过从触觉上传递回来的,是肖恩仿佛斩中了什么重物一般,强大的反震力甚至差点让黑君王就这么脱手而出。不过通过碰撞接触。肖恩很清楚这一次的攻击并不是无功而返,他依旧给予对手难忘的一击。

  至少肖恩已经闻到了空气里突然传来的血腥味。

  但是很快。肖恩也同样被轰飞出去。

  他感觉自己就好像被一头狂暴犀牛撞飞,整个胸腔处都传来了一阵剧烈的疼痛。似乎胸骨都裂开了一样。然后,他就在撞碎了数道石墙之后,才终于重重的摔落在地——这个时候,背部的强烈撞击和冲击也开始反馈出一阵阵刺痛感。

  这种感觉,就好像全身都快要彻底散架了一样。

  “老爸!”黑君王在肖恩因为受到接连的重击而意识略微有些飘散的时候,发出了极为尖锐的吼叫声。

  强忍着身体的剧痛和意识的迷糊,肖恩急忙向着旁边翻滚开来。

  几乎是他刚一滚开的时候,地面就又一次传来了轰鸣巨响,就算不看肖恩也知道他刚才躺着的地方最起码得陷落三米以上。因为这股因为巨震而卷起的冲击气流再一次将他彻底吹飞。朝着更远的位置摔落。

  只不过这一次,肖恩的意识略微辨清了一下方向,将黑君王直接插入地面,这才稳住了身形。

  不过才刚一稳住身形,肖恩就已经毫不犹豫的挥剑横切,同时身形微微后退,横切的剑势所带动的惯性被成功的抵消——用游戏里的术语解释,就是取消僵直动作、取消攻击后摇。紧接着,剑势再度一变。由横切变为劈扫,一左一右的来回移动正好形成一个双重打击的切割攻击。

  两声闷响。

  空气中的血腥味更浓了。

  肖恩这一次没有被弹开攻击,成功的打断了克里斯汀娜接踵而至的连环攻击。

  趁着这会停顿的空档,肖恩甚至连克里斯汀娜的身影都没有看清。就迅速的后退,和她拉开了数十米的距离。他已经发现,在十来米的这个绝对距离里。他无论是反应还是意识甚至是动作,都没有克里斯汀娜那么快。虽然这和他当时没有开启肾上腺刺激和轻身术有关,可是克里斯汀娜却也远远展现出了她超出一般传奇强者的可怕战斗力。

  “十三阶?”肖恩喘着粗气。这一次是真正的身心疲惫,他感觉到全身仿佛都要快散架了一般,可是来自两个心脏的力量供给却很好的维持住了这种死亡的崩溃,当然也促进了第三个心脏的加速成长,肖恩都已经搞不清自己到底是因为体内力量被灌溉得太过充盈所以才会有呕吐感,还是因为被克里斯汀娜打得有些找不着北所以才有眩晕呕吐感。

  但是这一阵急促而短暂的交锋,肖恩却是知道,克里斯汀娜绝对已经不止十二阶。

  “十二阶。”克里斯汀娜否定了肖恩的猜测,不过她也同样没有藏私,“是方术,帕秋莉大师最新成果,秘方术.极限突破,据说这是银月精灵一族曾经所掌控的特殊能力,能够极大限度的全方位增幅一个人的能力。”

  听到这话,肖恩就知道了,这肯定是帕秋莉那家伙在研究了诺洛的血脉之后所获得的研究成果。

  银月精灵们的强大,在奇迹大陆的历史上极其有名,但是因为银月精灵已经湮灭太久了,所以没有人知道这些上等精灵们强大的原因。直到帕秋莉通过诺洛的血脉发现了这项血脉能力,并且将其制作成术式之后,这个迷才终于得以解开。

  “你的身体,撑不住这样的负担吧。”肖恩知道不是传奇能力之后,他不知道为什么,内心却是突然有些遗憾。

  此时的克里斯汀娜,脸上已经有两道裂痕,不是那种被划伤的伤口,反而更像是产生了裂纹的陶瓷一样,看起来有一种异样的惊恐。这是一种非常典型的警告表现:克里斯汀娜的身体明显支撑不了这种可怕的消耗,她的肉体正在逐渐的崩溃,假如她持续使用这种能力的话,那么最终的下场恐怕不会比肖恩的爆体而亡好多少。

  除此之外,克里斯汀娜也不是没有其他伤势。

  她的左手手腕,有一道深可见骨的伤痕。伤口锋锐,这明显是被肖恩最开始那下意识的一剑所反击造成的。倘若当时她身上不是有一个防御术式阻挡了超过百分之九十以上破坏力的话。现在的克里斯汀娜就要断掉一只手掌了。

  另外,在她的胸口处。也有两条伤痕,一条划过了她的锁骨,另一条则是在她的山峰处制造出一道峡谷。

  “确实撑不住。”

  “最多你只能再坚持三十秒,如果你继续保持这种高强度战斗方式的话。”肖恩沉声说道,但是就连他自己都不明白,此刻却是有一种想要和克里斯汀娜停战的念头,“停手吧,你没有任何胜算的了。”

  “三十秒,如果机会把握得好的话。足够杀了你了。”克里斯汀娜的态度依旧坚决,“就算我的身体不崩溃,但是我的下场你不是也应该清楚吗?哪怕你先出的手,但是按照灵魂契约的协议,在现阶段我也不可能对你动任何杀念,否则的话就会受到契约的诅咒,我的力量会彻底消退。”

  肖恩擦拭了自己嘴角的鲜血:“你知道我的意思。”

  “是啊,所以我必须要对你说一声谢谢。”克里斯汀娜难得的露出一个微笑,聪明如她当然知道肖恩先翻脸并且出手拦截自己的意思是什么。只是从一开始双方就在下意识的回避这一点,谁也不愿意率先点破这点秘密,“只是,我们的立场却注定我们只能如此。我不想背弃我的信仰。哪怕……支撑着这个信仰的地方已经渐渐被黑暗所侵蚀,变得不再纯粹。可是,那里依旧是我这一生的记忆。所以我只能选择站在你的对立面。”

  肖恩沉默的看着克里斯汀娜。

  良久,两人都没有开口说话。就这么静静的凝视着彼此,但是两人之间的气势与力量却是在不断的凝聚着。

  他们都明白。下一次攻击,两人就将彻底分出生死。

  因为无论是克里斯汀娜还是肖恩,显然都不适合继续这种高强度的作战。

  来自灵魂契约的力量从克里斯汀娜动了杀意那一刻起,就在不断的侵蚀着她,如果不是她的法则能力是生命,拥有很强的诅咒抵御能力,恐怕早就已经倒下了。但是哪怕如此,克里斯汀娜的力量也在不断的流失和消退,一旦她再也无法阻挡这股诅咒的力量时,那么她就会下一个瞬间死亡。

  除非,她停止对肖恩所产生的杀意——不过来自诅咒的侵蚀所造成的伤害,是永久性的,所以这部分已经产生了杀意而导致的消耗,并不会因为她停止这种杀意而恢复。

  而肖恩,更是明白战斗永远是最快提升实力的方式。就刚才那么一瞬间的短暂交锋,两个心脏涌现出来的力量就让他拥有了相当于数年锻炼所累加的力量增幅,他体内的第三个心脏现在已经有核桃那么大了,丝丝缕缕的血管已经从里面分泌出来,开始和肖恩体内的其他血管、器官产生接触。

  要知道,就在肖恩知道他有第三个心脏的那会,这个心脏不过只有指甲盖那么大而已。

  似乎是感受到了情况的危机,就连黑君王也变得安静下来。

  如同一件正常的武器。

  有一阵微风吹起。

  稍远处的庄园建筑,突然掉落了一块石砖,摔在地上断裂开来。

  声音非常的轻微,大概数米之外就已经不可能听见了。

  可是对于肖恩和克里斯汀娜而言,这个声音却仿佛是吹响的战斗号角声,在这一瞬间,两人瞬间就直接朝着对手扑了过去。

  没有丝毫的留情,真正宛如在做最后的困兽犹斗。

  无论是肖恩还是克里斯汀娜,都展现出了他们作为强者真正强悍的一面:两人所站里的位置响起一阵音爆,大地与空间都被撕裂开来,强烈的气流宛如台风一般疯狂的肆虐着周围的一切,将周围的一切都彻底摧毁。

  没有残影停留,但这并不是说两人的速度并不够快,而是这片空间都仿佛被震裂了一样。

  下一刻,两股强大的气流就直接碰撞到了一起。

  宛如两颗对轰的炮弹一般在空中产生了遭遇,然后发出一声更大的爆炸响声,当然还有更加可怕的强烈气流肆虐而出。这一次。地面真正产生了无数道裂痕——以两人碰撞的位置作为圆心,肆虐的冲击力量很快就蔓延到了建筑群那边。被直接破坏了地基的建筑很快就一栋接一栋的倒塌。

  无数庄园的仆人们在这种近乎于天灾般的灾难之中,根本就没有任何自保能力。恐慌与惨叫声不断响彻着。

  “这就是你们所谓的和平!”

  在风暴爆发的中心,传来了一声略微有些改变的吼声,依稀只能分辨出应该是男性的嗓音。

  然后下一刻,更强烈、更狂暴的气息和气流就开始肆虐而出,将周围的破坏力再度上升了一个层次。

  不过很快,一声诡异的轻响,却是陡然在所有人的内心深处响起。

  “噗哧!”

  那是肉体被切割开来的细微响声!

  几乎是下意识的,所有人的目光不由得全部都望向了作为战场最核心的位置。

  然后,他们便看到了。克里斯汀娜的心脏已经被黑君王所贯穿。

  鲜血染红了胸口的衣服,也通过贯穿了身体的黑君王而然后了后背,然后一滴又一滴的滴落在地。

  肖恩,眼神冰冷的凝视着克里斯汀娜。

  而克里斯汀娜,神色也同样冷漠,她的右手宛如一柄利剑般同样刺穿了肖恩的身体。只不过与心脏被贯穿的致命伤不同,克里斯汀娜的右手仅仅只是贯穿了肖恩的左肩胛骨,虽然这也同样可以算是一个重伤,但是比起肖恩带给她的伤害而言。就显得有些微不足道了。

  “唉。”黑君王突然响起一声叹息,那仿佛亘古、苍凉的气息很快就弥漫了战场上的所有人。

  “理由。”肖恩终于沉声开口。

  “我只是想看到一个更美好的世界而已。”克里斯汀娜冰冷的神色,终于有所消融,脸上也露出了一个微笑。只是这个笑容却是显得有些哀伤,“我也愿意为了这个信仰而努力,一直……一直……我都是这么坚信着。只要努力就能够改变世界。”

  看着克里斯汀娜露出的笑容,肖恩却一点也没有胜利的喜悦。更没有击杀强敌后的那种兴奋。

  “你搭建了这个舞台,也编造了对应的剧本。那么原本剧本中的我,是什么下场?”克里斯汀娜继续笑着问道。

  “与我站在同一个立场。”肖恩沉默了片刻后,终于开口说道,“我知道你想看到的那个世界,我也确信我能够让你看到,所以哪怕最开始立场不同,但是我们并没有任何冲突。至少……我之前是那么确信的……”

  “现在我做出了与你的剧本截然不同的反应,你……感到惊喜了吗?”。

  “如果可以,我宁愿没有这样的惊喜。”

  “我很高兴能够让你感到惊喜。”克里斯汀娜笑了笑,她的脸上有一大块皮肤脱落,但是在皮肤底下的却不是血肉,而是一片宛如齑粉般的灰沙,“如果不是我们的立场彼此敌对的话……”

  “你完全可以突围离开的,在你激活了那个秘方术之后……”

  “那么在你的剧本里,我的那些战友们最终下场会如何?”

  肖恩望着克里斯汀娜,他知道克里斯汀娜是知道答案的,但是从她的眼神里,肖恩知道她是在等自己的回答,于是他便开口回答道:“一个不留。”

  “所以,只有我自己活下来,没有任何意义。”克里斯汀娜依旧在笑,眼神中更是有一种解脱,“你计划得这么完美的剧本和舞台,恐怕那些仲裁长也跑不了吧?”

  “他们之后会发现,其实在这里被我杀死反而是一种享受。”

  “我叫克里斯汀娜。克里斯汀娜.F.费雪,来自和平议会。”克里斯汀娜脸上的笑容更加璀璨了,“愿世界美好。”

  “啊,我知道了。”肖恩知道克里斯汀娜这话的意思,“我是肖恩。肖恩.康纳利,虚空……帝国的王,我会为这个美好世界献上祝福。”(未完待续。)

  PS:这几天事略多,之后25号还要出一趟远门,所以那啥……你们应该懂的。我记得我好像月初就有提醒过了……

看过《战神领主》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