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战神领主 > 102. 还活着啊

102. 还活着啊

  被肖恩强行喂了血浆的凯恩并未停留太久,很快就选择了离开。

  大概是对于今天和肖恩的对话感到不怎么满意的缘故。

  肖恩没有照顾凯恩心情的想法。

  他拥有真实之眼,哪怕现在因为身体重伤的缘故而导致实力受损,可是真实之眼依旧还是处于能够运用的状态,因此肖恩能够清晰的看到凯恩的个人数据。

  骑士,算是血族的正式成员,不管是以初拥的方式加入还是以诞生的方式出现,都注定了他们能够获得氏族姓氏,能够活在氏族的庇护里,不像血奴那样只是毫无智商和理智的炮灰。

  而血族骑士,则是相当于地表世界的下位白银高手。

  凯恩,单纯以一位下位白银者的实力而言,他无疑是非常出色的,甚至能够媲美勋爵的标准,这一点也是肖恩愿意教导他的原因。单纯就个人实力而言,凯恩不会比那些大氏族的勋爵差多少,可他为什么没有得到勋爵头衔的认可,这一点肖恩也不清楚,不过这并不妨碍肖恩继续培养这个小吸血鬼。

  当然,也是一场实验。

  而实验的结果,非常明显:血族的成长极限与地表世界所有种族都不同,他们似乎不受任何潜力极限影响。只要拥有一个足够强悍的**,他们的各项能力就可以近乎于无限的开发——当然一定要说缺陷的话,大概就是血族无法感应到元素力量的波动,这让他们始终无法成为一名魔法师。

  至于魅惑,那是血族天生的能力。

  肖恩抬头望着地底世界的天空,被明亮的光芒照耀得有些眩晕。

  与地表世界真正的太阳不同,地底世界的太阳是由无数的魔石镶嵌组成。

  当年制作这个人工太阳系统的人已经考虑过地底世界能源的问题,因此这个人工白昼拥有自我充能的维护系统。每天有十二个小时需要吸收地热和地底世界游离着的元素进行补充,所以在这十二个小时里便是地底世界的黑夜。只有在充能完毕后启动的十二个小时里,才是地底世界的白天。

  也正是因为这种缘故,所以地底世界并没有黎明、黄昏之类的区分。在这里只有两个光景现象:白昼与黑夜。

  想要在黑夜那种伸手不见五指的氛围下活动,你要么得拥有黑暗视物的能力,要么得拥有超凡感知的能力,再不济也必须得在有足够光亮的环境下才行。否则的话。那就是黑夜生物用以果腹的猎物——地底世界超过百分之七十的生物,都是属于在黑夜里活跃的生物。

  肖恩也是花了整整一个月的时间,才终于让自己的身体适应了地底世界的生物钟变化。

  当然,这也得庆幸,他苏醒过来的时候并不是落在什么荒郊野岭。而是位于帕卡氏族领地的后山。当然他更加得庆幸,当时救了他的是凯恩.帕卡这位患有血族绝症的吸血鬼,否则的话肖恩的下场恐怕好不到哪去。

  通过和凯恩的聊天,肖恩对于卡帕氏族以及自己所处的地域也有了一个大概的了解。

  卡帕氏族,隶属于血族密党。

  这个党派的理念是遵循避世政策,在能够自给自足的前提下就不会对外界进行任何骚扰与破坏,他们对于进攻地表世界兴趣寥寥,认为当年先辈将氏族转移到地底世界自然是有他们的用意,血族不应该去破坏先祖的规矩。也正是因为这种理念,所以他们和魔党几乎形成了一种宿敌关系。基本上密党和魔党的人遭遇到的话,肯定要大动干戈。

  而隶属于血族密党派系的卡帕氏族,也并不是一支多么强大的氏族。

  从氏族血统上而言,卡帕氏族已经是不知道多少代之后的小氏族,整个氏族只有不到一千名的正式血族。至于当年卡帕氏族的开创者则早已战死在不知道哪一场战役中,连同陨落的还有当时许多公爵、侯爵位阶的卡帕氏族成员,如今卡帕氏族的最强者是一位子爵,他已经在这个位阶呆了快千年之久。

  对于血族而言,虽说寿命接近无限,但是毕竟不是真正无限。他们的无限仅仅只是相对于其他种族而言。而基本上一个在一个位阶上呆了数百年之久却始终无法突破进入下一位阶的话,那么此生也就达到实力尽头了——这位卡帕氏族的子爵眼下就是这么一个状态,而且伴随着身体状况的逐渐老化,他的身体衰弱速度也在与日俱增。恐怕最多再过百年,他就会出现位阶下降而不得不退位让贤的情况。

  在氏族最强者只剩百年的时间里,血族氏族的内部动乱几乎是可以预见的。

  更何况,卡帕氏族在子爵之下的男爵位阶者,也只有不到五十人,其中有不少还是已经没希望突破成为子爵以及从子爵位阶退化下来的。要知道。血族男爵对应的是地表世界的下位黄金,而整个卡帕氏族只有不到五十位的下位黄金和一位上位黄金强者,这样的氏族有多弱小简直就是可想而知。

  但也正因为如此,所以每十年一次的氏族内部比试大会,就是整个氏族的头等大事。

  像凯恩,垫底了两百年之久,突然来了一个惊天大逆转一举杀入前二十名,这份耀眼程度根本挡都挡不住。对于渴望成为子爵甚至是更高位阶的那些卡帕氏族的男爵及所谓的氏族天才们而言,凯恩的突然逆袭简直就是在跟所有人说:“我有秘密在身,你们快来弄死我吧!”

  倘若不是凯恩还有些潜力,而且肖恩对于这个救了自己一命的天真家伙不是很反感的话,他才懒得管这家伙的死活。

  接下来的两天,凯恩都没有再出现。

  这个结果,让肖恩有些无奈的叹了口气。

  “老爸,我们为什么要去救那个家伙?”黑君王对于肖恩打算前往卡帕氏族的宅邸而感到万分的不解。

  “因为我饿了。”肖恩开口回答道。

  在肖恩躲藏在这后山的近一个月时间里,每天的食物都是由凯恩负责送来的。以凯恩的身份地位,他也不可能弄到太多的食物,基本上每天就是三块煎肉排,这对于积蓄营养补充的肖恩而言,根本就是杯水车薪。也正是因为这样。所以肖恩足足休养了一个月才终于恢复了行动能力,若是换成一个月前的他,随便来个血奴都能把他生啃了。

  “骗人。”对于肖恩的解释,黑君王明显不信。

  “我需要一个身份。”肖恩开口说道。同时也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脸。

  他利用魔印.银鳞覆盖在自己的脸上,让自己看起来显得有些与众不同。但是这毕竟不是长久的办法,一旦让地底世界的居民发现他是地表人的身份,那么他的下场绝对是会被群起攻之,这一点并不是肖恩想要的。因此他需要一个身份,或者说需要一个能够证明他是地底世界居民身份的地底人。

  而凯恩,无疑是一个很好的选择。

  当然,事实上肖恩也没有更好的选择。

  顺着后山的道路下来,这是肖恩第一次见到血族的氏族。

  当年在游戏里,肖恩对于血族的资料绝大多数都是来源于官方资料站以及论坛,实际上他真正有所接触的地底种族也就只有那么几个而已——《奇迹》这款游戏的世界观之庞大,种族之繁多,远超任何人的现象,哪怕是最顶尖的冒险者玩家也没办法将整个奇迹世界都探索清楚。更何况是肖恩这样当年被绑定在公会上的签约职业玩家。

  一直以来,肖恩都将血族氏族当作类似于地表世界的国家。

  可是直到此刻亲眼所见时,他才发现根本就不是那么一回事。

  通过一处遮天蔽日的茂密林丛之后,呈现在肖恩面前的是一座依山而建的壮观古堡,仅建筑模型上来看很有几分黑天鹅古堡的味道,不过就建筑面积而言却是相当于十个黑天鹅古堡的程度——仅是这座城堡,就差不多已经将整座高约五百米的山峰给彻底霸占,所谓的后山其实只有位于山顶处的一片丛林而已。

  位于山中城堡脚下的则是一片占地面积同样广袤的庄园:以山峰为核心,半径大概三公里以内的区域。

  在这片庄园里,入目所及便是修剪得整齐干净的花园式草坪。只有一条大概可以容纳差不多三十人并行的大道直通庄园之外,而在这条以鹅卵石铺成的道路两侧则是各式各样的石雕。以大道划分的左右两边草坪,则修筑有大小不一、式样不同的凉亭数十个,稍远一些的地方则是一片石墙环绕着。标明着这三公里以内的区域皆是私人领域。

  明明没有什么黄金闪闪的装饰,也没什么宝石之类的点缀,可是眼前这一片庄园却依旧给肖恩带来一种奢华的感觉。

  而这,还只是一个完全破落的小氏族的领地而已。

  肖恩完全无法想象,如果是十三氏族的领地,那又会是什么样的震撼景色。

  “老爹。我觉得这个……比我们家气派多了。”黑君王的声音,将肖恩从震撼中拉回了现实。

  “我也这么觉得。”肖恩觉得,自己这么多年的大公,简直就是白当了,“好了,我们先去找找看,那个可怜的小家伙在哪吧。希望这个小家伙没有死,不然的话,对我的计划可是很不利的呢。”

  “咦?老爹你能找到他人?”黑君王有些疑惑。

  “当然可以,也没有想象中的那么麻烦。”肖恩撇了撇嘴,然后就迈步走入了卡帕氏族的城堡。

  与想象中那种热闹的情况不同,这个巨大无比的城堡显得格外的冷清。

  肖恩从后山下路的一扇房门里进入城堡的廊道,然后随意挑了一个方向走了十多分钟,却依旧没能见到任何人影。不过从肖恩的观察上来看,这座城堡倒是保养得不错,而且无论是地面还是其他墙面都擦拭得非常干净,显然是每天都有大量的人手在干活,以维持整座城堡的干净整洁。

  可是按照情况而言,肖恩应该能够看到城堡的仆从才对,可他却偏偏没有看到任何一个活物。

  肖恩曾听凯恩说起过这样的情况:在血族的种族观里,血奴是牲畜,它们充当着炮灰、饵食、奴仆等等许多的用途。在整个血族之中只是一种便利工具而已。只有骑士位阶以上的血族才能算是真正的血族成员,才能够拥有入住氏族家庭的权力,当然在享受这些权力的同时他们也有着属于他们的义务。

  看城堡里的冷清和寂静,肖恩基本上也能够猜出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无非就是血奴没有资格在这座古堡里出现——血族们吸取了当年和狼人爆发圣战的教训。不给这些奴仆任何思想与智慧,只有在他们休息的时候,这些奴仆才会出来打扫整座古堡。这也是古堡能够保持如此干净整洁的原因,同样也是为什么这么大一座古堡却会如此冷清的根本所在。

  从这一点上来看,倒是不难看出。卡帕氏族或许在很久很久以前,是一个颇为强大的氏族。

  不过现在?

  肖恩一路很是悠闲悠然的往着城堡的最下层走去。

  “老爸,你确定可以在这里找到那个小家伙吗?”黑君王以一种非常怀疑的态度询问着肖恩。

  “当然可以。”肖恩点了点头,脸上的自信显得满满,“如果凯恩那个小鬼真的被抓住的话,那么他肯定就会被带这种密室一样的地方来。……这座古堡肯定会有密室,但是知道的人肯定没几个,所以最好的解决方法就是关押到这类地下室的空间,我们只要在这类地方多找找就行了。”

  “好吧好吧,反正你说了算。”黑君王有气无力的说着。反正他也没办法自由行动,只能跟着肖恩走。

  古堡的空间极大,近乎于是将整座山峰都给掏空,所以寻找凯恩的工作进行得并不轻松。中途黑君王又开了好几次嘲讽模式,只是肖恩确实还没有找到凯恩,因此只能闭嘴忍受着这把喋喋不休的长剑。

  不过正当肖恩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估错了这些血族的智商时,他终于听到了空气传来的一阵鞭子呼啸声。

  “啊哈,我就知道我肯定没说错。”肖恩吹了一声口哨。

  “说不定是其他什么人呢。”黑君王不甘示弱的反驳。

  “我们走着瞧。”肖恩发出一声满意的哼唧声,然后快步朝着声源走去。

  继续前行了一小段路后,肖恩终于来到一个类似于密室一样的房间外——这个地方说是密室其实也不准确。看起来应该是一个类似于审讯室的地方。不过因为整座古堡每天都有无以计数的血奴在做着清洁卫生,因此这里也看不出是否被荒废了,但是肖恩觉得自己在这个地下室走了这么久才发现,他主观判定认为这就是一个被荒废了许久的密室。

  没有敲门。肖恩一脚就将房门给踹开。

  如同他所预料的那般,这个审讯室内有三个人。

  一位一脸高傲表情的坐在墙角的椅子上,拿着一杯盛着红色液体的高脚杯,颇为陶醉的轻饮着。

  另一位是身高接近两米,浑身魁梧显得极为壮硕的中年男子,他正将手上一条沾满了血肉的硬短鞭放到一边的桌子上。这桌子上面还有其他许许多多的奇怪工具。看起来应该是配套的审讯工具,而这个魁梧汉子明显正在纠结着要选用什么工具好。

  至于房间内的第三个人,则是肖恩此行的目标:凯恩。

  他浑身****的被捆绑在一个十字木桩上,基本上已经被打得皮开肉绽,浑身上下就没有一处好肉。可是哪怕这样,凯恩身上流出来的血液也依旧是新鲜的,身上并没有结痂或者出现伤口愈合,甚至就连意识都是清醒的。

  对于肖恩的突然踹门出现,审讯室内那名壮汉和坐在一边无时不刻的散发着优越感的年轻人都感到一阵错愕和惊讶。只有凯恩,脸上露出一抹非常复杂的神色,有耻辱,有痛恨,有无奈,也有委屈和不甘。

  “看来你还活着啊。”肖恩看着几乎都成为一个血人的凯恩,发出了一阵称奇声,“没死就好了。”

  “你是谁?”那名坐在墙角散发着优越感的年轻血族不满的皱起眉头,“我怎么从来没见过你。”

  “你要见过我那才真的奇怪了。”肖恩撇了撇嘴,“行了,这个人我带走了。”

  “哼。”这名血族成员愣了一下,然后上下打量了一眼肖恩,“你是萨丁斯的人?看来我之前给他的教训显然还不够深刻啊,居然还敢来要人。鲁伯,杀了他。”

  那名壮汉随意的挑起一件审讯工具,脸上露出残忍的笑容,然后迈步朝着肖恩走来。

  “哦?一位男爵?”肖恩望了一眼这位叫鲁伯的壮汉,有些惊讶,“看来你的潜力不低啊,居然有男爵愿意效忠你。”

  “看来你什么都不知道呢。”一身优越感极为强烈的年轻男子冷笑一声,“真是可惜,连情况都没打听出来就甘愿出来当别人的刀,我没见过比你更愚蠢的人了。像你这样的人,还是早点结束生命比较好,免得浪费食物。……我给你最后一个忠告吧,千万不要试图挣扎,鲁伯可是很喜欢施虐呢。”

  “恩,这话其实也是我想说的。”肖恩笑了笑,很是赞同的点了点头,“我也是一个非常喜欢施虐的人,所以一会你也千万不要挣扎哦,不然啊……会很痛苦的。”说罢,肖恩就望着已经来到自己面前的那位壮汉,笑道:“你的身高,已经挡住了我的视线,所以只能请你变矮一点。”

  只见一抹黑光掠过。

  身高近两米的鲁伯甚至还没有意识到发生什么事,他就感觉到自己的身高突然矮了一大截。

  然后,他在旁边那名优越感极为强烈的年轻血族那双充满惊骇之色的瞳孔里,发现自己的双腿已经被人切下来了。可是这一过程,他甚至没有任何的知觉,绝望和惊恐的情绪瞬间袭上他的内心,他想要发出叫声,可是却发现自己居然完全无法开口了,因为他的声带居然不知道什么时候就被割裂了,这让他只能发出一阵鼓风机一样的呼呼声。

  “我喜欢比较安静的环境呢,所以只能请你稍微闭下嘴啦。”肖恩一脸微笑的俯视着鲁伯,黑君王的剑身上没有丝毫的血迹,可越是这样,肖恩就显得越是可怕,“不过你放心,我保证不会让你受太多的折磨,毕竟你可是很配合的没有挣扎呢。”(未完待续。)

  PS:特别说明一下,本文里的血族与常规血族不同,是经过我个人修改的。所以,请不要拿常规血族的套路来代入,谢谢。尤其是:为什么这个血族没办法变成蝙蝠;又或者是:为什么血族能够生孩子;这一类问题。

看过《战神领主》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