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战神领主 > 121. 提伯恩.塔德斯

121. 提伯恩.塔德斯

  剑音如雷!

  凌厉的剑气向着山洞外的黑影急速掠去。

  可是在剑气临身前的那一刻,这道黑影却是突然身形一扭,居然避开了肖恩这道凌厉的剑气攻击。

  只留空气里跳动而出的几抹火花飞跃。

  肖恩轻咦一声。

  对于能够在如此危险的距离下和自己的剑气擦身而过的人,这还是肖恩第一次遇到。所以他也很清楚,那几抹飞溅而起的火花,实际上就是对方同样出手的证明——哪怕肖恩的剑气再怎么凝实,也会有丝缕的散逸,而这些散逸的剑气也同样极为凌厉,任何人如果贴着剑气擦身而过是绝不可能完全幸免。

  除非,像眼前这人一样。

  这道黑色身影不知从哪举起了手中的武器——这是一柄明显特别订制的大剑,仅剑身部分差不多就有一米五的高度,柄长约二十厘米,剑宽三十厘米,剑脊高隆,往两侧厚度渐削,护手剑锷的形状是一只展翅露出獠牙的蝙蝠。

  正是这名男子举剑护住侧身的动作,让他得以与肖恩放出的剑气擦身而过而又不至于负伤。

  那些飞溅的火花,正是散逸的剑气与大剑交击时所产生的。

  对方举步而行,并没有因为剑气的凌厉而止步,继续朝着山洞内走来,信步游庭的模样宛如只是来参加一场舞会。

  肖恩也同样已经从地上站起,对手的胆识与身手远超他的估算,这让肖恩清楚的意识到,对方是一名难缠的对手。

  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在看到这身影的时候,肖恩内心的狂躁却是瞬间得到了平复,这让肖恩更加清楚的明白,这个人就是最近一直让他心绪有些不宁的罪魁祸首,很显然就是塔德斯氏族的追杀者。

  而事实上,也确实如此。

  寻到这山洞,并且如此一脸自信模样踏步而来的人,正是提伯恩.塔德斯,被誉为血族密党派系未来的领军人物之一。

  提伯恩一脸从容模样的走进山洞,但是很快,他的眼神微微一凝。

  第二道剑气破空而出。

  这一次,这道剑气的凝聚比之前更盛几分,整道剑气乌黑得近乎发亮。

  提伯恩那从容自如的脸色,也终于变得凝重谨慎起来,因为他感觉到这第二道剑气与之前那道截然不同,无论如何他都不能闪躲开攻击范围。这种被彻底锁定住的感觉是提伯恩第一次感觉到,这种感觉让他的内心产生了一丝微妙的兴奋,仿佛体内的血液都在沸腾,那种渴望和强者战斗的刺激感似乎在这一刻彻底苏醒过来。

  只见提伯恩发出一声怒喝,身上那股血煞之气彻底爆发而出,艳红得完全发黑的气息宛如给提伯恩披上一层薄纱。

  狰狞而恐怖。

  这是属于伯爵位阶的血族所独有的能力:血气凭依。

  但是这种能力,并不是所有血族伯爵都能够掌握,这算是秘技中的秘技,需要经过非常艰难的训练后才有可能掌握。而这种能力所带来的效果,就是全面性的提升一名血族伯爵的各项战斗能力,有点类似于肖恩的肾上腺刺激,只不过与肾上腺刺激只提升单项敏捷属性不同,血气凭依所提升的能力要更加全面一些,包括了敏捷、力量、耐力等三项。

  至于提升幅度的多寡则要看血族伯爵体内所储存着的血气了。

  并不是所有掌握血气凭依的血族都会毫无限制的将所有体内储存着的血气彻底爆发出来,因为他们战斗后如果负伤的话,也同样是需要依靠体内所储存着的血气来进行自我伤势恢复,尤其是在附近缺少能够汲取血气的情况下,所以这血气凭依这项能力往往是血族伯爵用以扭转战局的特殊手段。

  但是提伯恩,此刻却是毫不犹豫的施展出来,这就足以证明他对肖恩这道剑气的重视程度。

  大剑猛然挥劈,暗红色的血气从提伯恩的双手缠绕到剑身上,伴随着提伯恩的攻击,一道黑中夹着鲜红的剑气同样不甘示弱的从提伯恩的大剑上破空而出。

  两道剑气在洞口边缘处产生了碰撞,刹时间一股强烈的爆炸声响猛然发出,强大的气流冲击更是直接将提伯恩吹拂得后退十数米的距离——哪怕他再怎么不愿意后退,但是这股强烈气流爆炸所产生的冲击力依旧是他也无法阻挡的。

  不过真正可怕的,却是这两道剑气碰撞爆炸的位置。

  强烈的冲击造成的影响并不仅仅只是针对提伯恩,对于肖恩和凯恩而言所造成的破坏明显要更加可怕。

  无数道裂痕开始在洞.穴.内.部蔓延开来,细碎的沙石从裂痕之中纷纷掉落,紧接着便是稍大一些的石块开始掉落,而在距离爆炸位置最接近的洞穴门口处,却是开始有石块崩塌,直接将整个洞穴的门口彻底堵住。不过这种破坏并未就此而结束,伴随着洞穴口的崩塌,洞穴.里的裂痕蔓延的速度加快了许多,很显然这个洞穴马上就要坍塌了。

  肖恩的脸色阴沉,他手持黑君王朝着洞口一挥,同时轻喝一声:“出去!”

  提伯恩目光阴冷的望着这个已经崩塌的洞穴,他的神色显得格外冷漠,体内的血液并未因此而冷却,反而是燃烧得更加旺盛。通过刚才这一瞬间的交手,他就知道自己这一次要追击的对手很强,所以他并不觉得这个洞穴的崩塌就会将他的对手活埋,这点阻碍根本就无法阻挡得了对方。

  果然!

  在堵门的洞穴石块缝隙中,很快就有黑色的气流喷涌而出。

  下一刻,无数大小不一的石块便疯狂的向外喷射。

  只是在看到这一幕时,提伯恩的神色却是微微一变,显露几分惊诧之色。不过他虽然面露惊色,但是手上的动作却是一点也不慢:看似重逾千斤的大剑在他的手上就像是火柴一般轻便,一摆一竖一插之际,就将这柄大剑横插在自己的面前,血红色的煞气再一次顺着剑身没入大地,在地面撕开了一道分向左右两边的裂痕,无数的血红色气体从大地的裂缝上喷涌而出。

  宛如地热蒸汽。

  那数十块大小不一却像是遭受到什么控制一样朝着提伯恩飞射来的石头在接触到这些血红色蒸汽的刹那间,居然全部都被彻底消融了,连一丝石屑都没有留下,就这么彻底的蒸发在空气里。

  诡异至极!

  不过在失去了石块堵门之后,肖恩和凯恩两人倒也是顺利从洞穴之中走了出来,并未被崩塌的穴.道所活埋。

  而在看到肖恩从山洞走出的瞬间,提伯恩便猛然握住大剑的剑柄,一个箭步飞蹬,整个人就如同离弦之矢那般射向肖恩。他单手高举着大剑,在临近攻击范围的那一刹那,便毫不犹豫的挥剑直劈,动作大开大合间却也同时拥有着一股无法言喻的狂猛声势,一如之前肖恩的剑气将其锁定住一般,提伯恩这一剑的声势也同样牢牢锁定住了肖恩,让他无法躲闪!

  “该死的!”肖恩恼怒的咒骂了一声,却是不得不提剑格挡,同时左手抓住凯恩的衣领,将其彻底甩向旁边。

  右臂传来的一阵痛楚,让肖恩知道自己是用力过猛——提伯恩在血气凭依的增幅下,力量已经远超肖恩,虽还未形成碾压效果,但是压制效果却也处于生效状态。

  不过这些并不是肖恩所不爽的原因。

  他真正不爽的地方,是地底世界的黑夜环境。

  他已经尝试过不少次了,以他的情况也只能依靠感知去判断周围的情况,根本就无法做到夜间视物。但是根据他从凯恩那里获得的情报来看,血族在晋升伯爵位阶时便可以获得视力上的能力强化,从而做到可以在地底世界的黑夜也照样可以看得清周围的情况,而不必依靠感知力去感应和判断周围的环境。

  要知道,依靠感知力这对自身的精神能力消耗也是颇大。

  所以在这种毫无光线的环境下作战,肖恩实际上是处于吃亏的一方。

  来自提伯恩的反击被肖恩挡下,强烈的劲气散发而出,化作一股可怕的能量冲击,不仅让处于交锋的肖恩和提伯恩两人所处地面同时下陷,甚至就连周围的环境也全部都遭到破坏。如果肖恩此时能够看得见周围情况的话,他就可以看到在这股能量冲击之下,他身后的洞.穴足足被削薄了数米的深度,看起来就像是一个内凹的山壁。

  “哈。”提伯恩发出一声兴奋的低吼,“你果然受伤了!”

  肖恩的眉头微皱:“就你一个人?”

  “说实话,一开始我确实怀疑过我一个人是否足以复仇,毕竟你可是能够和瑟琳娜大公交锋并且让她丢面子的人呢。”提伯恩发出一声爽朗的笑声,笑声里充满了一种极端的自信,“不过当我得知你受伤之后,我就知道,我一个人足够了!”

  “你可真是自信。”肖恩轻蔑一笑,手腕发力将对方的大剑往旁边一卸,同时身体猛然一个冲撞,朝着对方肩顶过去:肩膀、腰部、脚部同时发力,身体轻轻一旋,就将对手顶离地面,紧接着右手以迅雷之势般的迅速出剑,直击对方的心脏。

  可是长剑刺出的那一瞬间,肖恩的心思便猛然一沉。

  “刺空了!”

  对方的速度和反应比肖恩所想象中的还要更加灵敏,在身体被顶起的那一刹那,提伯恩不像正常人那般因突袭而至的失重感而会下意识的选择调整身体重心,反而是第一时间就顺着肖恩的攻击轨迹而迅速后撤拉开距离,这让肖恩的追加攻击自然也就因此而落空了。

  “很巧妙的攻击手段。”自黑暗之中,传来了提伯恩的声音,“不过对我可没什么用。”

  “是吗?”肖恩倒也不怒,此时知道对手的难缠之后,肖恩的心情倒是平静下来。

  因为他能够看得出来,对方是一位非常谨慎和小心的人。在他那种自大般的张狂背后却是隐藏着非常细腻的心思,但是却很少有人能够看出提伯恩所隐藏着的这种细腻,很多人往往都会被他的表象所欺骗,结果每次在战斗的最后总是会落入提伯恩的陷阱之中,最终没能逃过被戏弄的下场。

  “忘了自我介绍了。”黑暗之中,传来提伯恩的声音,“我是提伯恩,提伯恩.塔德斯,来自塔德斯氏族的伯爵。”

  “哦。”肖恩态度冷淡的应了一句,“我听说,你们血族无论多么厉害的天才,只要死了就会一文不值,是这样吗?”

  “从某种意义上而言,是的。”提伯恩回答道,“这话不是你们地表人常说的吗?只有活着的天才才有意义,死了的天才毫无价值,没有任何人会为一个死人而去破坏利益。”

  “差不多。”肖恩点了点头,“放心吧,很快就不会有人记得你了。”

  “呵。”提伯恩笑了一声,语气和态度与之前肖恩那种冷漠简直如出一辙。

  “左边!”不过在这声轻笑之后,黑君王却是猛然示警。

  肖恩没有丝毫的思索,完全信服的朝着左边挥剑而出。

  但是肖恩的反击毕竟是听从黑君王的警示所做出的条件反射动作,并不是自己所看到的,因此这一击肖恩未能完全把握住攻击——等他也同样感知到攻击时,已经明显来不及做出动作调整,他只能急忙改扫为竖,护住自己的身侧,只是因为临时变动的动作,终究还是有些力所不逮,被提伯恩这一剑拍飞出去,重重的摔落在地面上。

  右手传来的针刺感痛楚,让肖恩知道,自己的右手有些轻微扭伤——虽然不严重,但是对战斗或多或少也是有一点影响。

  “看起来,很快就会被人遗忘的应该是你吧。”提伯恩毫不在意自己嘲弄的声音,甚至他的内心陷入了一种无比的狂喜之中,眼前之人可是击败了血色女王瑟琳娜大公的人,一旦他能够将对方击败的话,那么收获的荣誉可是远超任何人的想象,一想到这一点,提伯恩的内心就变得更加火热。

  只是,随着他的情绪越加激动和高昂、兴奋,他的头脑却是越发的冷静,依旧在运用着言语的力量进行心理攻势:“我承认你的感知能力非常的敏锐,比我所见的任何人都要强大,反应也很快。可是……那又能起到什么作用呢?你完全看不到任何东西,等到你能反应过来时……呵呵呵呵呵。”

  “废话还真多。”肖恩从地上站了起来,他揉了一下自己的胸腹,发现体内的伤势并未因此加剧,这让他略微安心了不少,对手的难缠让他有了一个更深刻的认知,这样的敌人对于肖恩而言,远比哈伯更加棘手和麻烦,但是就威胁程度而言,肖恩认为提伯恩还没有达到哈伯那种高度,“你的血气凭依,能够维持多久?如果继续这么消耗下去,恐怕就是你先不行了吧?”

  “哼。”黑暗中的笑声陡然一停,紧接着却是传来一声冷哼。

  提伯恩本想打击肖恩的心理防御,却没想计划不仅未能成功,反而还让自己的心态产生了微妙的变化,这让他感到有些不爽:“我来找你之前,可是做好了非常充足的准备,这点就不劳你费心了。你还是先担心下你自己吧。”

  “这话,我原封不动的还你。”肖恩发出一声轻笑,“你的招式,我已经看破了。”(未完待续。)

看过《战神领主》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