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战神领主 > 126. 一切已在掌控中

126. 一切已在掌控中

  一名面容憔悴的老者搀扶着一名年轻女子正在一处密林中小心翼翼的前进着。【全文字阅读】

  在其周边是六名不同年龄段的男子,有十七、八岁的少年,也有二十三、四岁的年轻人,更有三、四十岁的中年人。虽然他们的年龄差距极大,但是共同之处则是他们的身上有着极为旺盛和强烈的气势,每一个人的身上都有着凛然的杀机,明显不是一般人。

  不过看着身边的这六个人,老者却是无奈的叹了口气。

  本来跟随在他们身边的,有足足三十人。

  这些人都是老者一手栽培起来的真正嫡系,可以说是精锐中的精锐,每一个人的成长都花费了这位老者极大的心血及资源。其中最为强大的三位,被老者亲自赐予了名号,分别为影鬼、影子、影魔。

  三影,这是佛洛里斯侯爵麾下赫赫有名的黑羽夜莺的三位头领。

  毫无疑问,这位面容憔悴、头发灰白的老者,就是佛洛里斯侯爵了。只不过此刻,他看起来似乎要比几个月前的时候苍老了许多——如果说几个月前,佛洛里斯看起来还是三十来岁的中年人模样,那么此刻的佛洛里斯看起来简直就像是一位年过半百、行将朽木的老头子。

  而能够被佛洛里斯侯爵亲自搀扶着的人,也只有一位了。

  弗尔希斯公主殿下。

  “佛洛里斯侯爵大人,我们就在这里休息一下吧。”前进了一小段路程之后,弗尔希斯公主突然开口说道。

  佛洛里斯侯爵的气息有些紊乱,明显是体能不足所导致的。他知道弗尔希斯公主要求休息的原因是什么,于是便开口说道:“没关系的,公主殿下,我还能坚持,我们继续前进吧。”

  弗尔希斯望了一眼气喘吁吁的佛洛里斯,前行了数步后才说道:“但是佛洛里斯侯爵大人,我累了,能不能让我休息一会呢?”

  佛洛里斯侯爵望着眼前的公主殿下,她的穿着很朴素,是前几天从一个小村庄里偷来的村妇衣服,不过在经过这么多天的长途跋涉后,她的衣物也已经有多处的破损,就连手臂和脸上也有好几道被荆棘划破的伤痕。不过这位公主殿下虽然看起来灰头灰脸,但是她的精气神却明显很不错,而且整个人也有了很大的气质变化。

  无论怎么看,至少此刻这位公主殿下并不像是疲惫的模样。

  只是,不等佛洛里斯开口,这位公主殿下就已经走到一边坐下休息了。

  如此一来,佛洛里斯侯爵也不好再说什么,只能对着周围几名黑羽夜莺说道:“那我们就休息十分钟吧。”

  “十分钟不够啦。”弗尔希斯公主殿下开口了,“最少也要半小时。”

  “公主殿下,没关系的,十分钟已经够我恢复一些力气了。”弗洛里斯侯爵轻轻的叹了口气,然后直接席地而坐,“我们现在的处境还很危险,逗留太久的话很容易暴露,所以十分钟已经是极限了。”

  “好吧。”弗尔希斯看到佛洛里斯如此坚持,她也就没有再说什么,点了点头同意佛洛里斯侯爵的安排。

  六名年纪不一的黑羽夜莺也各自找了一处地方坐下来休息,虽说以他们的体能而言,并不需要休息,但是难得有十分钟的休息时间,他们肯定也不会浪费,毕竟这几个月来的行动哪怕是对于他而言,也算是极高难度的任务。尤其是整整近三十人的团队如今只剩下他们这六人,甚至就连被称为黑羽夜莺团队里最强的三影都折损了,可想而知他们的消耗有多大。

  而且,他们也不知道这一次的行动什么时候才是结束,因此有这种放松时间他们肯定不会浪费的。

  只不过虽然六人都处于休憩的状态,但是六人分散开来的位置,却又完美的将佛洛里斯侯爵和弗尔希斯公主两人都保护在中间,同时也能够监视到周围的一切状况,这足以看出这六名黑羽夜莺的训练素质。

  十分钟的时间并不长,很快就过去。

  佛洛里斯侯爵对于时间的掌控几乎是精确到了秒的水准:在怀表的秒针刚好跳过最后一秒,他就立即起身。

  随着佛洛里斯侯爵的起身,那六名黑羽夜莺也同时站了起来,然后开始向着中间靠拢,弗尔希斯公主也跟着站了起来。

  提防中的袭击,并没有出现,一行八人也很快就再一次上路。

  在这些天的行程里,弗尔希斯公主的转变无疑是最大的一个,而且也让黑羽夜莺们看到了一个与传闻中截然不同的公主殿下:她没有叫喊着哭与累,也从未抱怨过任何事情,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她也都是一个人在努力着、学习着,并没有在这段逃生路程上依旧保持着公主的习性。

  当然,弗尔希斯公主也确实不擅长野外生存,所以她的身上才会有那么多道伤痕。

  “再坚持一段时间,出了密林后,我们就可以抵达文德领,那里是目前为数不多几处还没被黑鹰控制的区域。”佛洛里斯侯爵开口说道,“不过那里已经很接近托尼斯要塞了,听说虚空帝国已经正式和莱恩王国宣战了,战况也变得有些激烈。”

  “正式宣战了?”弗尔希斯公主咬了下嘴唇,脸色显得有些难看,“我那个白痴弟弟!他到底都干了些什么蠢事!”

  “如果不是正式宣战的话,我们现在也没办法行动。”佛洛里斯侯爵轻轻叹了口气,然后才说道,“虚空公国的虚空之境已经在大幅度对莱恩王国进行渗透工作,黑鹰那边的情报组织也抵御不住这种渗透了,所以文德领才会脱离黑鹰的掌控。……我们只要抵达那边,就可以尝试和虚空之境进行联络。”

  弗尔希斯点了点头:“那……亚丝娜大公,还没有消息吗?”

  “我们现在已经没办法和影子联系上了,所以具体的情况我也不是很清楚了。”佛洛里斯侯爵叹了口气,如果一开始不是亚丝娜和薇薇安断后阻挡的话,他们根本就不可能逃得出来。在逃出来之后,听闻薇薇安战死,亚丝娜被俘,包括伊丽莎白在内的他们几人,自然是心情极为难受,同时也开始计划营救亚丝娜。

  只是可惜的是,因为佛洛里斯的大意,没有料想到自己的情报部门已经被黑鹰所策划,于是自然也就中了黑鹰布置的陷阱。当时若不是伊丽莎白和影鬼拼死反击的话,包括他佛洛里斯在内的所有人,都不可能活下来,因为格雷恩是铁了心想要杀死弗尔希斯的——这已经算是正式撕破脸的行为了,因为只要弗尔希斯一死,莱恩王国的正统继承权就落在格雷恩的身上。

  亚当斯大王子,因为被孤立在外无法回国的缘故,继承权早就被移除了。

  这就是没有指定继承人的情况下,皇室所常见的纠纷问题——本来莱恩王国的正统继承人已经被确定是阿尔兰,而事实上在他出席天枰会议的时候,他就已经算是准国王的身份了,只等会议结束归国后就正式加冕为王。所以在伦理上而言,如今的莱恩王国算是进行第二次王位继承人竞选——格雷恩和弗尔希斯之中挑一位。

  不过按照当时的情况而言,继承王位的只可能是弗尔希斯,而不会是格雷恩,更不可能是被整个王都和南方贵族排斥在外的亚当斯。也正因为如此,所以格雷恩才会设计陷害弗尔希斯,甚至干脆下令逮捕和试图谋杀,只是随着肖恩的全面暴走和和平议会被干脆利落的彻底摧毁,事情完全失控后,格雷恩才会想要留亚丝娜一命。

  否则按照格雷恩的计划,亚丝娜也是必死之人。

  但是现在,伴随着肖恩的下落不明,格雷恩终于正式和弗尔希斯撕破脸——只要弗尔希斯一死,格雷恩就是莱恩王国唯一的一位正统继承人,他才能够正式接管整个莱恩王国的指挥权。而导致格雷恩如此丧心病狂的真正原因,自然就是因为如今的菲尼克斯女王.塞西莉亚那股疯劲了。

  虚空帝国在攻陷了托鲁斯要塞,将法西斯王国所有皇室成员全部斩杀,彻底断绝了法西斯王国的血统之后,就迅速从法西斯王国撤兵,将整个法西斯王国的领土奉送给柴纳斯帝国。之后在威廉和海拉两人的联手之下,仅仅一个月不到的时间,就收复了整个莱恩王国托尼斯要塞以外的所有领地,只不过塞西莉亚没有时间去管理这些领地,所以他将这些领地全部都送给了加罗德公国及龙舌兰公爵等七人同盟成员。

  所以目前负责和喀罗莎部落联合国及罗布因骑士国交战的,是伊丽莎白、西米所统帅的加罗德公国及龙舌兰公爵、黑曼陀罗公爵等昔年和肖恩组成七人同盟的成员。

  在将战略攻防转移后,威廉和海拉终于能够联手正式对付莱恩王国了。

  不说战力上的抗衡,未能彻底接管整个莱恩王国的格雷恩根本就连调动大军的权力都没有——莱恩最强之剑和最强之盾都找了个借口拒绝出战,要知道这两位可是掌控着整个莱恩王国超过三分之一的兵力;而北方贵族素来是听从亚当斯王子的指挥,以格雷恩设计陷害亚当斯的手段来看,北方贵族自然也不可能挥兵南下,毕竟格雷恩目前可还没有正式登基。

  所以实际上,格雷恩真正能够掌控的兵力只有部分南方贵族派系的私兵和驻守于南方的军团,以及王都的兵力。而这份兵力甚至连整个莱恩王国的三分之一兵力都不到,若不是格雷恩深知托尼斯要塞的重要性,和黑鹰从一开始就将托尼斯要塞牢牢把持在手中的话,说不定现在托尼斯要塞早就门户大开的放虚空帝国的大军进入了。

  而说到托尼斯要塞,就不得不说肖恩当年送给亚丝娜的尼伯龙根魔法阵。

  当初亚丝娜搬离托尼斯要塞时,便将这份魔法阵图转交给了莱恩皇室,后来在格雷恩、佛洛里斯侯爵的联手下,对托尼斯要塞进行了大规模的改建,彻底将尼伯龙根魔法阵修建起来。也正是因为这一点,所以才导致如今虚空帝国的大军无法将托尼斯要塞彻底铲平,只能依靠最原始和古老的攻城战方式进行攻击。

  如今,虚空帝国和托尼斯要塞的守军,双方一共丢下了超过十万具的尸体。虽说其中有超过三分之二都是虚空帝国的士兵尸体,不过就算作为守城方的莱恩王国只付出不到三分之一的战损,这对于莱恩王国而言依旧是一个极为惨重的损失,毕竟他们可没有援军——艾丽克西斯和寇基雷、钨拉莫虽然无法直接对托尼斯要塞出手,但是他们却是可以绕到托尼斯要塞的后方,阻止敌军的增援部队抵达。

  放任一位超级强者在敌后区域横冲直撞,这简直就是一场可怕的灾难。

  而比这种灾难更加可怕的是什么?

  那就是放任两位超级超级强者在敌后区域横冲直撞——如今艾丽克西斯和寇基雷,便在托尼斯要塞的大后方捣乱,完全切断了托尼斯要塞的一切增援可能性。而钨拉莫则负责对托尼斯要塞进行主攻:哪怕他每个月只能召唤三万虚空生物,这依旧是一个极为可怕的强力援助。

  毕竟虚空帝国所有人都看得出来,在切断一切增援可能性后的托尼斯要塞就是一个纯粹的乌龟壳,哪天守军死完了又或者守军的意志彻底崩溃了,那么就是托尼斯要塞沦陷之时。

  当然,在这种情况下,塞西莉亚对肖恩的怨念自然也是无比的强大——她是知道肖恩将尼伯龙根魔法阵送给亚丝娜的事,所以她也从一开始就认出了托尼斯要塞里改建而的尼伯龙根魔法阵。

  但是相比起对肖恩的怨念,塞西莉亚现在更想做的,是杀了格雷恩。

  如果不是格雷恩,亚丝娜就不会出事。

  如果亚丝娜不出事,肖恩就不会去救她。

  如果肖恩不去救亚丝娜,他就不会去莱恩。

  如果肖恩不去莱恩,那么他就不会下落不明。

  因为这些连锁关系,所以塞西莉亚不止想杀了格雷恩,连带着对亚丝娜仅有的那一点好印象也荡然无存。

  但是他知道,亚丝娜是肖恩想救的人,为此她愿意多花些时间,多制造些压力,逼迫格雷恩放弃一切抵抗,将亚丝娜送回来。当然,如果格雷恩将亚丝娜杀了的话,那么塞西莉亚并不介意立即就前往莱恩王都然后想尽一切办法折腾格雷恩,只是塞西莉亚很清楚,像格雷恩那么聪明的家伙,他是绝对不会杀了亚丝娜的。

  也正是因为格雷恩太过聪明了,以至于他现在同样也是踪迹无存。

  不过这一切,正是威廉想要的局面。

  深知情报传递工作的威廉很清楚,除非格雷恩放弃莱恩王国,那么想要找他就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只可惜,一心想要成为莱恩国王的格雷恩不可能放弃这个宝座,所以哪怕他躲藏得再好,也需要对整个王国的事务进行遥控操作,而只要他依旧没有放弃对莱恩王国的操纵,那么他传递出来的命令就是有迹可循,只要找到这些痕迹和线索,也就可以顺藤摸瓜的将格雷恩彻底揪出来。

  只不过,这样的机会只有一次,所以在确定格雷恩的最后藏身之处前,威廉并不会贸然行动。

  与外界所推测的那样所不同,目前在摆脱了三处战场的纠缠之后,虚空之境已经有超过三分之二的成员渗透进入莱恩王都,可以说整个莱恩王都已经落入了威廉的监控之中。连带着,对于莱恩王国境内的一些事情,虚空帝国也同样了如指掌,所以他们也很清楚,眼下佛洛里斯侯爵和弗尔希斯公主正在想办法前往文德领,尝试与虚空之境进行联络,试图离开莱恩王国前往加罗德公国。

  只可惜,作为当事人的佛洛里斯侯爵和弗尔希斯公主,并不知道他们的行踪已经彻底暴露了。

  他们依旧在密林之中小心翼翼的前进着。

  从行程上来讲,他们最少还有一天的时间才能够离开密林,然后进入文德领。

  一名黑羽夜莺突然举起右手,然后迅速做了一个手势。

  这个手势动作很明确:有人在靠近!

  因为密林比较非常的静谧,所以哪怕是佛洛里斯侯爵在和弗尔希斯公主交流时,也都是尽可能的压低声音,毕竟他们这一次依旧是在逃亡——如果有得选择的话,以佛洛里斯侯爵的性格是绝对不会做出自己带着公主横穿数百里的冒险举动,只是他们没有得选择而已。

  影子在王都和佛洛里斯失联;影鬼和影魔两人相继战死:一位死在和伊丽莎白联手反击的那次,一位死在一星期前的敌人突袭之中。也正是因为那一场突袭,所以佛洛里斯才不得不带着剩余的黑羽夜莺保护着弗尔希斯连夜逃亡,只是没想到这一次出动也是黑鹰麾下的精锐,所以一路且逃且战,佛洛里斯身边就只剩这六位黑羽夜莺,就连他本人也身负重伤。

  另外几名黑羽夜莺在看到手势动作后,便有两人迅速上前,一人转身消失在密林中,另外两人贴近佛洛里斯和弗尔希斯。

  六人分工明确,动作如行云流水般熟练和自然,这让弗尔希斯的内心安定了不少。

  但是很快,那名最先打出手势的黑羽夜莺立即又做出一个较为复杂的手势动作,只不过这个首饰动作却是让佛洛里斯的脸色变得难看起来。就连弗尔希斯,也能够感受到身边两名黑羽夜莺陡然绷紧的身躯以及那散发出来的微妙紧张感。

  “怎么了?”弗尔希斯小声低问了一句。

  “来了很多人。”佛洛里斯侯爵苦笑一声,“应该是追捕我们的敌人……没想到,还是有贵族选择了投靠格雷恩。”

  弗尔希斯立即就从佛洛里斯侯爵的话里听出了潜台词:这一次进入密林追捕的并不是之前一直在和黑羽夜莺交手的黑鹰部下,而是有贵族为了自身的利益开始正式介入到这场皇位纷争之中来了。

  但是如此一来,弗尔希斯就更加不明白了。

  眼下的局势无论怎么看,明显都是格雷恩处于劣势之中,虚空帝国显然是不会放过格雷恩的,可为什么还会有贵族在明知如此的情况下,依旧选择格雷恩呢?难道真的是因为利益链已经捆绑得太深了,完全挣脱不开的原因吗?稍微有点头脑的人,在眼下这种情况肯定会选择观望,而不是继续支持格雷恩的。

  也正是因为这一点,所以弗尔希斯才能够和佛洛里斯在短短一星期内横穿数百里,否则沿途那些贵族只要稍微出下手,佛洛里斯侯爵也绝无可能带着弗尔希斯逃跑。毕竟,任何一位实地贵族绝对会将自己的领地经营得犹如铁桶一般,不可能出现有两批人在自己的领地打得不可开交,而身为领地掌管者的领主却一无所知的情况。

  “大人,您快点走吧,我们来断后!”那名去外面刺探情况的黑羽夜莺此时已经回来了,但是他带来的消息明显不太好,“不知道是哪位领主的私兵,家徽和一切标识物都已经被摘除,规模大概在一百人左右,不过这只是先锋部队而已。我刚才观察了一下,在稍远的地方大概还有两百人以上的搜捕部队,他们正形成大包围网。”

  “也就是说,这围堵过来的一百人,是‘牧羊犬’了?”

  牧羊犬,是奇迹大陆的军事行动战术术语,通常是指负责驱赶敌军的部队,他们的目标就是将敌军驱赶到指定作战区域,通常是包围网的入口;而被驱赶的敌军,则被称为羊群。

  那名黑羽夜莺点了点头,没有说话。

  佛洛里斯侯爵脸上的神色,更显憔悴了:“唉,看来我们到不了文德领了。……黑鹰在这里安排了牧羊犬,那么我们通往文德领的所有路线,肯定都被封死了。”

  不过就在这时,密林之中突然有惨叫声响起。

  佛洛里斯侯爵几人皆是一脸面面相觑,显然没有弄清楚事情状况的发展。

  而接下来,局势的变化也完全出乎了他们的预料。

  突然其来的喊杀声在整个密林之中响起,而且从声音上来听,明显并不止在佛洛里斯侯爵等人的身边,稍远处已经拉开包围网的敌人显然也都遭遇到了攻击,一时间整个密林之中便陷入了一片混战。

  一名黑羽夜莺很快就再一次离开,而其他五名黑羽夜莺也明显已经放弃了警戒和监视,像眼下这样的作战局面已经不是他们可以扭转的了,毕竟他们就算再强也不可能在正规军的包围网中杀出一条血路——或许只是个人逃跑还行,但是要保护重伤的佛洛里斯侯爵和弗尔希斯公主,明显是不可能的。

  不过这一次,那名离开去刺探情报的黑羽夜莺很快就回来了。

  “什么情况?”佛洛里斯侯爵开口问道。

  “和那支不明身份及来历的敌军展开厮杀的,是罗迪斯家族的灰夜卫队。”

  “罗迪斯家族的灰夜卫队?”佛洛里斯侯爵喃喃自语了一句,“他们怎么会在这里?”

  不过不等一阵脚步声突然响起,几名黑羽夜莺迅速做出了戒备的战斗举动。

  佛洛里斯望着脚步踩在草丛上的窸窣声来源,然后看着一名穿着铠甲的年轻男子腋下夹着一顶头盔的从树丛之中走出,沉声说道:“罗布德?”

  “我们又见面了,佛洛里斯侯爵大人。”罗布德笑着打了个招呼,“不过在这种情况下见面,还真是让我觉得有些微妙呢。”

  佛洛里斯侯爵冷哼一声,没有再度开口。

  不过从他侧耳聆听到的情况来看,显然是灰夜卫队正在占据上风,因为喊杀声已经越来越小,兵刃的碰撞声也正在渐渐减少,这一切都充分说明那支身份来历不明的军队根本就不是灰夜卫队的对手。而且,从周围渐渐开始出现的灰夜卫队士兵身影来看,佛洛里斯侯爵等人想要逃跑,也同样是完全不可能的。

  似乎是感受到佛洛里斯侯爵的敌意,罗布德轻笑一声,“佛洛里斯侯爵大人,我没有任何恶意。所以你也不用如此敌视我,这一次我也是受人之托,赶来援救你们,并且护送你们返回我罗迪斯领地。”

  佛洛里斯侯爵显然并不信任罗布德的话,“你能代表整个罗迪斯家族?”

  “当然。”罗布德点了点头,“从我能够指挥灰夜卫队这一点,不就是最好的佐证了吗?哦,我差点忘了,佛洛里斯大人你现在的情况对于外界的情报不太了解。……唔,如今的我,已经是罗迪斯家族的族长了。”

  “你?”佛洛里斯侯爵一脸难以置信,因为他记得很清楚,罗布德继承罗迪斯家族的可能性非常小,除非是有人帮他一把,“你是受谁委托来援救我们的?”

  “受虚空帝国菲尼克斯女皇陛下的委托。”

  两名高地精灵从丛林之中走了出来,而跟随在这两名精灵身后的还有差不多三十名装扮相似的高地精灵和草原精灵。知晓精灵文化以及曾和蛮荒之地的破风部落打过交道的佛洛里斯侯爵立即就认出了眼前这支精灵部队的身份:那是破风部落和雪风部落所独有的特殊精灵卫队:破风剑舞者及雪风卫士。

  而走在这两支精灵卫队最前方的一男一女两名高地精灵的身份,自然也就不言而喻了。

  那名男性高地精灵显然就是玛顿.雪风。

  而那名女性高地精灵则是维尼亚.破风。(未完待续。)

看过《战神领主》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