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战神领主 > 127. 找到你了

127. 找到你了

  虚空帝国向莱恩王国宣战的消息,终究还是无法被彻底隐瞒。

  尤其是伴随着格雷恩的隐居幕后,整个莱恩王国陡然间便陷入了一种风雨飘摇的境况。

  北方贵族以格雷恩并非国王之由拒绝听从王都调遣命令;拥有“莱恩之盾”名声的边境公爵罗尔德.G.伊文思也以亡灵大军压境为由,拒绝向中央支援;而被称“莱恩之剑”的戴温.索德尔.沙伯也同样以格雷恩并非国王之由拒绝出兵驰援托尼斯要塞的命令;再加上南方各地贵族的私心以及塞西莉亚所表现出来的绝对强势,此时此刻莱恩王国没有爆发内乱已经是非常难得了。

  基本上,格雷恩已经算是彻底失去了对整个莱恩王国的掌控力:他的影响力和命令,只能辐射到整个王都及周边区域,离开了王都区域之后,哪怕是皇室直属领地也已经完全不服从格雷恩的安排。尤其是在格雷恩派遣去支援托尼斯要塞的四支援军都被寇基雷和艾丽克西斯以一己之力彻底歼灭之后,更是没有任何军团愿意离开驻地。

  几乎所有人都认为,格雷恩的死亡只是时间上的问题。

  只是,却只有寥寥数人知道,格雷恩只要手上还握有亚丝娜这张保命底牌,那么他就一天不会死。

  ……

  一间昏暗的小屋内,一名年轻的女子正被吊立着。

  两个尖刺铁环缠绕在她的双手手腕,锐利的尖刺贯穿了她的腕部,鲜血从血洞里流出、干涸、结痂,最后又凝聚成厚厚的血污硬块。铁环被两条粗壮的铁链所牵引着,铁链的另一端系在屋内左右两个顶角处,然后又被牵引至两台蒸汽齿轮机,很明显这两条铁链的重量绝对不轻,没有蒸汽齿轮机的运作根本就无法操纵。

  而这名女子的双脚上,更是挂着两个如同西瓜一般大,表面泛着一层紫色光泽的铁球——紫光铁心球,以特殊技术冶炼制成,净重达到一千公斤,是专门用来囚禁圣域强者的特殊辅助工具。

  这名年轻女子,被铁链吊高,离地一米,恰好处于整个屋内的正中间。

  她身上有着无数的伤痕,这些伤痕基本都已经结痂,但是也有一些伤痕发炎流脓,显得异常的恶心和狰狞,更不用说浑身上下散发出来的气味,更是足以让任何人望而却步。虽说她还有穿戴着衣物,但也只能说是勉强可以遮掩,尤其是许多伤痕上还粘着衣物的碎片。

  在小屋的铁栅栏外,一名神色阴鹫的年轻男子正凝视着栅栏内的这名女子。

  站在男子身边的有四个人,三名中年男子和一名年纪并不大的青年。

  其中一名中年男子身上穿戴着一套黑色的铠甲,浑身上下散发着一股浓郁而强烈的气势,这股气势近乎于实质般的依附在他的身上,充分彰显出这名中年男子的实力不凡——事实上,他也确实是在场所有人里,实力最强的一位:这是一位货真价实的传奇强者。

  站在这名传奇强者身边的另外两名中年男子,实力并不算强,都只有黄金境而已。只不过年纪相对要小一些的那名中年男子,身上有一股独特的气息正在蠢蠢欲动,显然是已经半只脚踏入圣域境界的人。

  至于那位瘦弱的年轻人,他的实力就完全不值一提了。而且,他也是在场所有人里最没有地位的一位,这一点从他所站立的位置比较靠边,而且一直低着头一副等候吩咐的模样就能够看得出来。

  神色阴鹫的年轻男子盯着铁栅栏里囚禁着的那名年轻女子好一会后,才转过头望着旁边那名瘦弱的年轻人,沉声问道:“这个女人还没死吧?”

  “还没。”这名身材瘦弱的年轻人低声回答道。

  “格雷恩,你打算如何处置她?”那名传奇强者微微皱眉,然后沉声说道,“黑鹰和巴已经失联许久,听说加罗德要塞那边的战事已经被彻底平定了,所以我估计他们应该是凶多吉少了。”

  “不用你说我也知道!”神色阴鹫的年轻人冷声说道,此刻若是仔细看的话,倒是可以清晰的看到他的双眼已经布满了血丝,“虚空那群家伙专门出产疯狗的吗?肖恩是条疯狗,逮谁咬谁,就连他麾下的威廉和海拉也都是疯狗,到处乱咬人!现在就连那个塞西莉亚,也是条疯狗!”

  周围几人看到格雷恩大发雷霆的模样,都很明智的选择了沉默,没有人愿意在这个时候去触他的眉头。

  只有那名传奇强者,眼里闪过一抹不屑之色。

  他是从贸易之都流浪过来的外来者,当初只是机缘巧合之下才和黑鹰有所认识,之后更是通过黑鹰的引荐成为格雷恩的座上宾。那个时候,这位传奇强者沉浸于格雷恩所描绘出来的盛世宏图之中,只要格雷恩能够成为莱恩王国的国王,他就可以成为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真正权力者,为此他自然也是帮格雷恩干了不少肮脏勾当。

  甚至,不惜成为个格雷恩的影子——除了格雷恩以及格雷恩几位亲信嫡系之外,没有任何人知道他的存在。

  在格雷恩原来的计划里,一旦他成为莱恩王国的国王之后,黑鹰将掌控整个莱恩王国的情报部门,成为他的耳朵和眼睛。而另一位传奇强者巴,则是格雷恩准备推出来摆在台面上的镇国强者。至于他,将会成为格雷恩隐藏得最深的利刃,专门负责解决那些不适合一般人去处理的事情,当然他明面上的身份则将会是莱恩王国的一位公爵,也是格雷恩身前的大红人。

  正是这些许诺,才让他留在格雷恩的身边。

  只是,让他没有想到的是,他所认知的世界竟在一夜之间就彻底被颠覆了。眼下格雷恩不仅无法兑现他当初的承诺,甚至连他的自身性命都很有可能保不住——如果亚丝娜死了的话。

  眼前,被囚禁在小黑屋之中的那位奄奄一息的年轻女人,正是如今虚空帝国满世界都在寻找着的亚丝娜.G.伊文思。

  虽然她没有死去,但是她的精神状况显然并不好,而且身上的伤势也实在太重了。以这个秘密据点里的医疗设备和医师水准,也仅仅只能勉强维持住亚丝娜的性命,但是随着她身上那些伤势的恶化,恐怕再过不了多久她就会是真正的药石无医了。

  而正是因为亚丝娜快死了,因此格雷恩才会显得如此慌张。

  “有没有什么办法能够压制住她的伤势恶化?”格雷恩一阵骂骂咧咧之后,终于冷静下来,“别再跟我提什么找一名生命神殿的祭司!除了这一点之外,还有没有其他的办法!?”

  “绑架一名生命神殿的祭司?”

  格雷恩额头的青筋冒起,大步走到那名身材瘦弱的年轻人面前,直接一巴掌就将他扇倒在地:“用点脑子好吗?绑架一名神殿祭司?这种事你也想得出来?我说的是药物!有没有什么药物或者药剂能够治好她?”

  “有一种药剂应该可以……”这名瘦弱的年轻人有些怯懦的说道,“但是……这里没有材料,我要调配出来的话,需要出去取材料和药剂配方,主要是这药剂我从未调配过,所以……”

  “该死!”格雷恩咒骂了一声,“现在离开这里,我没办法给你安排护卫。”

  “我,我……”

  “我觉得没必要给他安排什么护卫,反正没有几个人会在意他的。”那名传奇强者望了一眼这名瘦弱的年轻人,然后开口说道,“你如果安排护卫的话,反而更容易引起别人的注意。……现在的莱恩王都,可不是那么太平呢,虚空帝国那些猎犬都已经跑到这边来了。”

  “你说得也对。”格雷恩重重的呼出一口气,“那么你速去速回吧。”

  “好……好……”这名瘦弱的男子起身,然后迅速离开了这个地下据点。

  在翡翠堡的一处庄园角落里,很快就传来了一阵机关松动的响声,紧接着地面就出现了一个门洞,一名身材瘦弱的年轻男子小心翼翼的探出头扫了一眼周围,确认没有任何人之后才飞快的从门洞里爬了出来。

  离开地洞之后,这名男子便转身拐入了翡翠堡的绿化林道,然后来到一处围墙边,摸索了一阵之后终于打开了一个活动机关门,闪身从活动门走了出去。不多时,在莱恩王都的一条旧巷道里便有一名身材瘦弱的年轻男子走出,这个位置距离翡翠堡已经有差不多三条街那么远了。

  如今的莱恩王都,早已不复先前那般繁华,街道上几乎没什么人在活动,就连那些商铺也十不存一。偶尔有几名行人在街上行走,也都是来去匆匆,而且大多数都是去米铺或者肉铺之类的地方进行采购,不过看米铺和肉铺外面都站着好几名似乎是雇佣兵一样的大块头,就知道如今莱恩王都的治安已经混乱到什么样了。

  瘦弱男子没有在意这些,他只是低着快速行走着,很快就来到了一栋破旧的房屋。

  开门,入屋,关门。

  一阵脚步声后,男子来到了二楼。

  这个时候,似乎是听到声响,二楼的一间卧室内顿时便传来了一阵类似于挣扎的声响。

  这名瘦弱男子的眼里闪过一丝精芒,他走到卧室前,扭开把手进入屋内,然后望了一眼卧室床上的人。

  这是一名与瘦弱男子长得一模一样的男子,唯一不同的是他此刻正被绑在床上,嘴里塞着一团抹布,阻止了他的求救和呼喊。看着房门打开后走进来一位与自己一模一样的人,床上这名瘦弱男子的脸上流露出惊恐的神色,他使劲的挣扎着,嘴里发出一阵意义不明的呜呜声,似乎是在求饶。

  站在门口的瘦弱男子没有理会被捆绑在床上的人,他只是伸手在自己的下巴处一抹,然后就揭开了一张覆盖在脸上的轻薄人皮面具,露出一张除了略显稚嫩的面容:看面容他甚至可能还不到二十岁。可以说,这名大概还可以称为少年的人除了身材与床上那名瘦弱男子有几分相似外,其他一切都是截然不同。

  这赫然是一位伪装者!

  伴随着这名伪装者揭开自己的身份,他身上那股怯弱、卑微的气息也迅速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却是一种精明、干练。

  他揉了揉自己的脸颊——这个位置正是之前被格雷恩抽了一巴掌的地方,然后很快就从房间的角落里取出一个小盒子,接着在盒子里拿出一张略显破旧的便签纸,上面写着许多条公式,这显然是一张药剂配方。紧接着,少年也没有浪费任何时间,他又从卧室的其他几个地方搜出了一些其他的工具,其中有药剂,有试管,也有一些便签纸上所记载着的材料。

  在找出这些东西之后,少年便迅速将这些东西全部打包放好,接着才拿出一本小笔记本和羽毛笔,开始迅速在上面勾勒着什么——如果格雷恩能够看到这上面的内容,那么他就会知道,这名少年正将他的秘密据点地图彻底描绘出来。

  可以说,从这名少年离开那处秘密据点开始,格雷恩的藏身之处就已经不再是秘密了。

  少年只画了大概几分钟的时间,就已经将地图彻底描绘好,同时还将格雷恩这处秘密据点里的布防情况也同样写了出来。

  待到做好这一切之后,少年便重新将那张薄薄的面具覆上,整个人的气息再度又变成了那种卑微、怯弱,他迅速抄起已经整理好在旁的包裹,然后便离开了卧室。

  不一会,便传来了房屋锁门的声音。

  似乎是察觉到那名假冒自己身份的人已经离开,被绑在床上的那名医师便开始疯狂的挣扎起来。

  “没用的。”一声清冷的声音,突然在房间内响起。

  这名医师吓了一跳,冷汗瞬间就从他的身上冒出。

  他用眼角的余光望了一眼声音响起的来源,便看到一名不知从哪出来的身材妖娆的女子正缓步走到书桌前,然后顺手拿起了那名假冒他身份的男子所留下的笔记本。

  医师看不清具体的情况,他只能听到笔记本翻动的声音,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当这名女子的声音响起的那一刻,他整个人就已经无法动弹了,完全被恐惧所支配了。

  很快,女子就翻完了笔记本,发出一声不满的嘀咕:“真是麻烦。……还好是我亲自过来了,不然等传回去估计都要半个月以后了,我哪有那么多时间可以浪费。”

  听到这话,那名医师只感觉自己的心脏陡然一停,然后他就看到了那名女子转过身来。

  一个名字在他的脑海里一闪而过,眼里的恐惧之色变得更浓了。

  年轻女子缓步走到这名医师的身边,然后笑道:“你知道为什么他可以杀了你,但是却没有下手吗?”没有理会这名医师,女子又继续说道:“那是因为啊,他现在伪装的身份是你,一位没有任何战斗能力的普通人,所以如果他杀了你的话,身上就会沾染上血腥气,这会让他的身份暴露的。”

  伴随着女子的话语落下,她的右手往腰际一搭,然后就抽出了一柄通体漆黑的斩刃。

  黯。

  被绑在床上的医师疯狂的挣扎着,可是无论他如何挣扎,却始终难以挣脱,最终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艾丽克西斯一剑从自己的咽喉上抹过。

  一抹鲜血喷溅而出,转瞬间,卧室内就有血腥气弥漫开来。

  艾丽克西斯没有收回斩刃,而是将笔记本一合之后,就直接破空而起,朝着翡翠堡的方向疾驰而去。

  这一刻,整个王都警声大鸣!(未完待续。)

看过《战神领主》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