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战神领主 > 135. 抢夺
  血色卫队,一共有两支分队和一支精锐卫队。

  考虑到象征意义,精锐卫队自然不适合负责出动,所以是由第一分队负责这一次生命晶核和血精灵外交官的护卫。

  从综合实力上而言,第一分队和第二分队并没有太过悬殊的差距可言,仅仅只是两支分队的战术风格有所不同而已。

  但是此时,血色卫队第一分队的人已经非常清楚,他们明显是中了圈套陷阱,整整四百多人的队伍,此时居然只剩两百余人,其中还有一小部分比较倒霉,被两次强者突袭的余波所波及,身上或多或少都带了些伤势。

  第一分队在短短的数分钟内就折损了两名百夫长,而且辅佐官和指挥官都被强者针对性的拖延住了,这让仅剩的最后一名百夫长内心感到一阵担忧。

  队伍在深谙之林快速的穿行着,他们必须尽快抵达卡赛顿氏族的领地。

  并不仅仅是因为他们遭遇到袭击,损失了不少人手,更重要的是他们手上保护着的东西:生命晶核。

  虽说血精灵的最高权力机构是血精灵长者议会,不像暗精灵还有三大派系上百族群的划分,可是整个血精灵的库存也仅有两颗生命晶核。此次为了拉拢同样作为永夜党的最高权力机构:十一氏族议员里的卡赛顿氏族,血精灵可谓是下了血本,直接就拿出珍贵无比的生命晶核。

  而眼下,突然遭遇到埋伏和袭击,哪怕这些血精灵再怎么蠢,他们也知道敌人的目标绝对是生命晶核。

  所以,在接下来的快速穿行时,这名百夫长直接就下令让那些负责外交使节的血精灵放弃马车,全速赶路。

  虽说这些外交使节无法跟作为精锐士兵的血色卫队士兵相比,但是血精灵本身的天赋能力放在那,因此他们的个人实力素质也并不算太差,倒是勉强能够跟得上这些精锐士兵的急行军速度。哪怕实在跟不上了,其他士兵稍微扶持帮忙一下,倒也是能够解决问题,至少不会太过于影响速度。

  不过就在这支护卫队再度前行了上千米的距离后,冲在最前方的那名百夫长却是突然举起了右手。

  刹时间,整支快速行进的血色卫队便立即停步。

  动静如一!

  只看这一点,就能够看到这支血色卫队的作战素养极高。

  但可惜的是,他们今天却是从一开始就落入了罗蒂卡巴斯和肖恩所布置的陷阱里。

  急行军最忌讳的,就是在快速行军之后的突然停步,这会让所有急行军的士兵因为呼吸频率的陡然变化而产生体力上的加剧消耗。正常情况下,在一定程度的急行军,尤其是短途冲刺之后,都会逐渐降低冲刺速度,进行呼吸调整和耐力恢复训练,接着再进行一次快速冲刺的奔跑后,才是缓跑养气的休息时间。

  可是现在,短途冲刺才刚一开始,就被迫停下来,这对于血精灵们的耐力消耗有多大,完全是可想而知。

  如果有的选择的,这名百夫长当然不会做出这么自损实力的举动。

  可是,他却是没有任何选择。

  整整两百名暗精灵已经在他们的前方摆开了战斗阵势,完全就是一副以逸待劳的作战姿态。

  这些暗精灵的装备或许不如血精灵那般精锐,但是作为革新派最为精锐的一支部队,装备质量自然也不会差到哪去。再加上暗精灵一方是早已做好准备在这等候着略显疲态的血色卫队,除了顶端的高层战力水准略微有些不如血色卫队之外,整体战力上却绝对是要比眼下的血色卫队强上不少。

  血精灵的百夫长扫了一眼敌军,脸色固然阴沉可怕,但是他却没有丝毫的退缩。

  他已经看出来,敌军那名应该是指挥官一职的强者与自己一样是一名伯爵位阶的强者,在没有交锋之前彼此的实力谁强谁弱并不好说。但是这两百来名暗精灵的士兵,实力上却无法跟他的血色精锐相提并论:像血色卫队,至少还有近二十名子爵位阶的小队长以及近两百名男爵位阶的士兵。

  可是革新党这一方的士兵,实力却普遍只是勋爵,男爵的数量并不算多,至于子爵位阶的就更少了。

  暗精灵似乎也知道血色卫队的强大之处,所以他们摆开阵势之后并没有贸然展开攻击,但是他们却也是已经做好了一切的战斗准备,就等着他们的指挥官下达命令。

  按照肖恩和罗蒂卡巴斯的计划,他们这里是第三道防线,也是最为关键的一道防线,其目的自然不是和血色卫队死战,而是尽可能的对血色卫队造成足够程度的混乱与破坏。至于什么样程度的破坏与混乱,这一点就要由暗精灵这支精锐部队的指挥官临场与判断了。

  正如血色卫队所猜测的那样,肖恩和罗蒂卡巴斯等人的真正目的,就是这支部队所护送的生命晶核。

  暗精灵指挥官目光凛然的紧盯着眼前的血色卫队,他的右手高举着,已然做好了彻底开战的准备。但是他的手,却迟迟没有挥落,明显他也是在等待,等待血色卫队露出一个破绽——他并不奢求什么致命的破绽,但是最起码也要在第一轮进攻中取得足够优异的战果。

  血精灵的强大,作为同样生存在地底世界的暗精灵自然不会不知道,所以在这短短上百米的距离里,哪怕是暗精灵也仅有两轮射击的机会。这还是因为血精灵之前是急行军状态,所以并没有做好战斗准备,否则的话在这上百米的距离里,暗精灵最多只会有一次攻击机会,然后双方就会进入箭矢对射的战斗状态。

  或许,在森林里比拼箭术,暗精灵绝对是占据优势的一方。

  但是实际上,这也是要看对手。

  像眼前的血精灵,哪怕在森林里能够获得自然庇护的暗精灵,也不敢说能够百分之百压制住血精灵。毕竟血精灵的天赋能力之可怕,这并不是在开玩笑的。

  对峙的时间并不长,虽然气氛显得格外的凝重,但是事实上对于暗精灵一方而言却是非常不利的。

  理由很简单,拖得时间越久,血精灵得到休息的时间也就越长。

  所以在十来秒之后,来自暗精灵的指挥官终于猛然挥手。

  “嗖——”

  一支支锐利的箭矢,顿时从暗精灵的方阵之中飞射而出。

  “回避!”

  看到暗精灵展开攻击的瞬间,血精灵的指挥官当即沉声喝道,同时他也毫不犹豫的抽出自己的佩剑,轻巧的拨开射向自己的那些箭矢。但是眼前遭遇攻击的情况,却与这名血精灵指挥官想象中的情况截然不同,他本以为自己会是被重点针对的打击目标,毕竟他的实力是最强的,可是结果射向他的箭矢却是寥寥无几,甚至哪怕是这几支箭矢,也仅仅只是因为他所站立的位置恰好在这几支箭矢的攻击路线上而已。

  一想到这一点,他顿时就意识到敌人的战斗意图。

  可是不等他下达新的详细作战指令,来自暗精灵那一方的指挥官就已经一马当先的冲入敌阵,向他攻了过来。最终,他只能开口喊出一句:“保护好使者突围离开!不能被牵制在这里!所有人自由反击!”

  下一刻,刀剑交击的碰撞声,猛然炸响。

  两位伯爵位阶强者的交锋,或许比不上罗蒂卡巴斯、肖恩那等级别的战斗,可是对于不同只是男爵、子爵位阶的血精灵们而言,依旧是他们所无法想象的强者交锋。稍有不慎的话,就会被战斗的余威所波及,这种程度的伤害或许不会直接要了他们的命,可是却也同样会对他们造成一些损伤。

  于是,血精灵们也不得不开始四散躲避,然后在躲避和隐藏的空隙中寻求反击的机会。

  这一点,也是这名暗精灵指挥官为什么会愿意冒险冲入血精灵的阵营里和对方的百夫长展开交锋的原因。

  这种强者的作战,完全就是哪一方先展开主动攻击,哪一方就会占据地利上的优势——并不是指地形上的优势利用,而是指能够尽可能的避免对己方部下造成额外的负担。

  一时间,这片区域内,血精灵与暗精灵的箭矢彼此不断的交错着。

  每一支箭矢,都带着强烈的破空声。

  阵阵呼啸声之猛,简直如同雷霆霹雳。

  而且不止是箭矢呼啸声足够猛烈,其威力也同样极为可怕:不说几乎于完全没入树身之中,就连地上那些顽石也足以射入半身之多。在这种情况下,若是躲藏的遮掩物不够厚实的话,依旧也会被透物而过的箭矢当场射杀。

  当然,死亡的一方并不仅仅只是血精灵,暗精灵在这箭矢的对射之中也同样减员不少。

  不同于暗精灵能够感受到森林里的气流流向,从而让自己的箭矢变得更具威力和更加迅猛。血精灵在箭技上的天赋同样极为可怕,他们甚至是根本不需要瞄准,完全只是凭着感觉搭弓射箭,就已经能够和处于森林优势的暗精灵不相上下,可想而知若是出了森林地域的话,暗精灵在箭术射击方面必然是被全面压制的下场。

  战斗,在经过几轮箭矢的对射之后,很快就又迎来了另一波激战的**。

  血精灵不甘于被暗精灵的箭矢压制,一部分血精灵在趁着同伴一轮反射压制所制造出来的空隙情况下,迅速脱离潜藏点,从左右两边迅速的向着暗精灵的方阵摸了过去。对于血精灵们而言,箭术射击并不是他们的一切,他们同样还擅长剑术、魔法等领域的能力,只是血色卫队并没有魔法师入伍,所以此时才没有爆发出魔法战斗的光辉。

  但是一旦让这些血精灵摸到暗精灵方阵的身边时,这些暗精灵的下场绝对是可想而知。

  所以,暗精灵自然不可能让这些血精灵冲入己方的阵形之中,他们不得已之下终于开始将火力向着两边倾斜,如此一来正前方被箭矢压制着的血精灵射手们,自然也得到了喘息的时间,他们展开的反射也变得更加的凶猛和快捷。如此一来,反倒是暗精灵一方很快就落入了下风之中,不止连前方的血精灵射手都无法压制,甚至也无法钳制住两边血精灵的前进速度。

  可就在血精灵眼见即将彻底摘取到胜利果实时,来自血精灵的后方却是突然响起一声凄厉的惨叫声。

  那名血精灵指挥官回头一望,脸色瞬间变得异常的震骇起来。

  一名血族正从那名惨叫的血精灵身上摸出一个盒子,然后头也不回的迅速转身离开。而在这名已经惨死于血族剑下的血精灵身边,则是倒着十数名血精灵护卫的尸体,他们身上的致命伤都只有一处:那就被直接贯穿了心脏要害,又或者是咽喉被抹开一道可怖的创口。

  不过只是区区一名血族子爵而已,却是凭借着一己之力击杀了十数名血精灵护卫,从而夺走了他们血精灵这一次最为珍贵的宝物,这让这名血精灵指挥官如何不怒。

  “滚开!”这名血精灵指挥官发出一声怒吼,手中的佩剑猛然一掠,逼退了正和自己交锋的暗精灵指挥官。

  而暗精灵指挥官也没有多做纠缠,他是知道此行计划和最重要的作战目的,眼见那名之前并不被他们暗精灵所认可的血族子爵如此轻而易举的就击杀了目标人物,并且夺走了生命晶核,他的内心或多或少还是有些惊诧的。尤其是周围死在凯恩剑下的血精灵,只看那些致命伤的伤口,他就知道如果让这名血族子爵成长起来的话,未来必然又是一个可怕的人物。

  但是至少,这一刻他们是盟友。

  所以没有理会盛怒中的血精灵指挥官,这名暗精灵指挥官很清楚,既然他们的作战计划已经成功了,就算现在对方要去追杀那名血族子爵,也是不可能追得上了。若是换了他的话,在这深谙之林里或许还有可能,毕竟地利上的优势和风之迅捷的庇护可不是开玩笑的,但如果是血精灵的话就没有这种可能了。

  毕竟血族最出色的并不是力量,也不是耐力,更不是那可怕的恢复能力,而是他们的速度。

  因此,在被对方逼退之后,这名暗精灵指挥官也顺势后撤,很快就退回己方的阵营之中,中途自然是顺势解决一些血精灵护卫了。要知道这可是千载难逢能够削弱血精灵力量的机会——对于革新党而言,除了中立的血族密党、同为革新党派系的狼人,以及不怎么理会世事的蛛魔外,其他任何种族、势力皆是他们的敌人,所以只要有机会能够削弱敌人,他们当然不会放过。

  因为暗精灵指挥官撤回己阵的原因,从两边包抄暗精灵方阵的那些血精灵自然不会继续在这里纠缠,尤其是在见到暗精灵指挥官顺手屠杀了十几名战友之后,他们就很有默契的迅速选择撤退。虽然如此一来,他们也是需要付出一些伤亡代价,但是在有己方血精灵的射击掩护下,这些伤亡自然不会太重。

  当然,更重要的原因,是暗精灵此时也没有了继续战斗的兴趣,他们一边迅速整理战场,掩护负伤的同伴和背起战死的战友,一边迅速的向着后方撤退,并不与血精灵继续纠缠。

  而血精灵指挥官,哪怕是知道那名血族是跟眼前这些暗精灵一伙,可是对比起被抢走的生命晶核而言,他也不会继续和那些暗精灵在这里厮杀,而是迅速组织起一支小队,由他负责率领,然后追着凯恩而去。

  当然,这场事实的结果,从这一刻早就已经得到了确定!(未完待续。)

看过《战神领主》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