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战神领主 > 136. 不甘心的瑟琳娜

136. 不甘心的瑟琳娜

  血精灵最引以为傲的血色卫队第一分队伤亡惨重的消息,很快就如同飓风一般的席卷了整个地底世界。网

  整整四百人的队伍,最终却只有一百余人幸存下来。

  血色卫队的副统帅,第一分队的指挥官,亲王位阶的强者,战死。

  四位百夫长,更是仅幸存一位。

  这对于血精灵而言,是一个极大的惨重损失。

  因为血精灵在天赋能力上固然拥有其他精灵族群所无法比拟的巨大优势,但是他们的生育能力却是要比其他精灵族群更弱,哪怕是借着生命树的精华,他们的生育能力也始终跟不上正常水准,这也是血精灵族群一直很难壮大的原因。尤其是在经历了数场大战,老一辈又纷纷老死的情况下,如今的血精灵族群已经很难跟暗精灵比拼人口基数。

  这也是为什么血精灵会如此看重卡赛顿族群的原因。

  对于血精灵而言,将卡赛顿族群拉拢到他们血精灵族群的麾下,成为他们血精灵的扈从,这是血精灵能否壮大的重要转折。

  所以事实上,不止是永夜党和复仇党都在试图阻止这件事——当然,如果不是卡赛顿族群的少族长被罗蒂卡巴斯杀死的话,这种阻止自然是无从谈起——甚至就连地底世界的其他圣血族裔,也都在密切的关注此事,尤其是最不希望看到血精灵再一次壮大起来的血族。

  因为当年,在血精灵被迫离开地表世界进入地底世界时,他们就和血族狠狠的打了一仗。

  正是因为这场战争,才使得如今地底世界划分出了六大圣血族裔。

  所以从某些本质上而言,血族是最不希望看到血精灵壮大的,尤其是随着时间的推移,血族的人口基数始终维持稳定,甚至还有着比较稳定的展,而血精灵的人口基数却是在不断的减少,这就更让血族感到开心了。毕竟在血精灵没有进入地底世界之前,称霸整个地底世界的一直都是血族,哪有什么狼人和蛛魔的事,所以对于被迫承认蛛魔、狼人、暗精灵、魔裔以及血精灵这另外五个族群拥有和血族一样高贵血统,是地底世界最强大的六大圣血族裔这一件事,血族一直都认为是个耻辱。

  所以在听闻血精灵最为精锐的血色卫队损失惨重,拉拢卡赛顿族群的计划受挫,血族可谓是最开心的。

  因为这意味着,血精灵再一次壮大崛起的希望,已经破灭了。

  等了千百年之久,才终于等到这么一个完美的机会,可是最终却与这个机会擦肩而过,血精灵的愤怒可想而知。

  但是就算再怎么愤怒,又有何用呢?

  哪怕他已经知道敌人就是暗精灵的革新党,但是这一切却依旧毫无意义——暗精灵革新党到底躲藏在深谙之林的哪个角落,根本就没有人知道。要知道,作为号称深谙之林半个主人身份的永夜党都无法找到革新党的躲藏点,大本营根本就不在深谙之林的血精灵又如何能够知道呢?

  而且暗精灵永夜党,与血精灵之间的关系素来不是特别亲近——当然也不会疏远就是,毕竟中间还有个复仇党在和稀泥。如果不是永夜党无力抗衡其他几大圣血族裔的话,永夜党恐怕甚至会和复仇党势不两立,毕竟双方的理念是截然不同。

  这种党派理念之争,要比地表世界严重得多了。

  不过渐渐的,随着有更多关于这场深谙之林的战争细节被披露出来,其他几大圣血族裔,乃至敌对派系也终于不再是一副落井下石的欣喜模样了。

  血精灵这一次护送生命晶核前往暗精灵永夜党十一氏族议员之一的卡赛顿族群,这并不是什么秘密。

  但是抢走生命晶核的却是一名血族子爵,这就让血族感到有些不可思议了。

  且不说这名血族子爵的出手所代表的意义是什么,只听从流露出来的细节描述这名血族子爵是以剑杀敌,而且所有死在其剑下的血精灵都是一击毙敌,而且却是致命要害伤,这就让许多人将目光望向了血族的内部。

  拥有如此犀利剑技的年轻一代血族,不会过五人,其中两位在密党派系,两位在长老会派系,一位在魔党派系。

  只不过根据最新战况显示,拥有如此犀利剑技的提伯恩.塔德斯却是已经战死了,而且塔德斯氏族更是被狼人玛鞑部落连根拔起,整个氏族都已经成为了过去式。所以很多人都在猜测,做出这种事的是不是血族密党的另一位年轻剑术大师,又或者是血族长老会的秘密授意?

  毕竟,长老会的态度一直都暧昧不清,很难界定他们到底是支持密党还是支持魔党。唯一能够肯定的,就是魔党是绝对不会与暗精灵革新派的人合作,反倒是密党的可能性更大一些,尤其是如今确实没有关于密党那名剑术大师的消息。

  如此一来,又出现新的问题了。

  为什么血族会想要帮忙夺取这颗生命晶核呢?

  要知道,生命晶核对于血族而言毫无意义,同样的对蛛魔也毫无意义,唯一能够起到有效效果的,就只有暗精灵、血精灵、魔裔以及狼人这四个种族。不过魔裔素来是血色旗帜掌管大权,虽说如今魔裔里也多出了一些其他的声音,但是血色旗帜已经领导了整个魔裔族群的思想数万年之久,想要扭转和改变短时间内是不可能做到的。

  那么答案是否暗精灵革新党从中当说客,拉拢了血族和狼人绑上自己的战车呢?

  虽说血族和狼人彼此严重不合,但是这并不是绝对。

  早在第一次进攻地表世界的时候,血族和狼人就表现出了极为默契的合作能力,如果不是第一次地表远征失败的话,或许如今狼人和血族的关系会融洽许多,而不止像眼下这样。但是不管怎么说,狼人部落里也是有革新党派系的支持者,所以如果同为革新党派系的暗精灵牵头,只要是密党或者不是太过激进的血族,说不定真的有可能和狼人进行合作。

  就因为凯恩的出手,所以导致整个地底世界突然间产生了极为诡异的分析信息,甚至就连原本已经彻底展开的地底世界内部战争,也陡然出现了一瞬间的平息和停顿。

  至少,在眼前诡异的局面没有得出结论之前,短时间内的大规模战争是肯定不会爆的。

  因为谁都担心,上一刻的盟友会在下一刻成为敌人,直接在你背后捅刀子。

  不过,在这样的局面下,却是有一个人意识到其中被人忽略了的关键。

  瑟琳娜.勒森巴。

  别人的关注点永远都在于那名神秘血族助阵革新派,是否有什么隐藏的阴谋和计划,从而彻底忽略了生命晶核的作用与价值。可是对于知道肖恩底细的瑟琳娜而言,她却是很清楚,和她一样身受重伤的肖恩此刻肯定是在寻求治愈的机会,而生命晶核正好就是能够对其产生极为积极治疗效果的特殊物品。

  再加上暗精灵革新党、血族子爵——或许别人不知道,但是瑟琳娜却是非常的清楚,肖恩最开始出现的地方,就是在血族密党的领地。只可惜,那一次她却是被禁足了,所以只能派心腹前去,却没想到最终还是让肖恩给逃脱了,瑟琳娜深信如果那一次是她自己亲自出手的话,肖恩绝不可能像现在这样子能够轻易的逃脱。

  至少,瑟琳娜有百分之七十的把握,这一次血精灵护送生命晶核遭遇狙击,并且受到重创的事件,肯定是出自肖恩之手。

  因为在地表的时候,瑟琳娜就听闻了不少关于肖恩的事迹。

  在瑟琳娜看来,肖恩也不是什么省油的灯,而是一个血雨腥风的人。

  南大6几起重大战役的爆,背后都有这个男人的影子——当然,瑟琳娜并不知道,北大6生的几起重大事件,例如命运之战、北公国联邦的整合、战神教会的易主等等,也都是出自肖恩之手,若是她知道的话,那么她就可以百分之百肯定这一次血精灵遇袭的事,绝对是出自肖恩之手了。

  原因无他。

  肖恩在来到地底世界的第一件事,就是让整个地底世界再一次爆了内战。

  坐在勒森巴古堡的一间房间里,瑟琳娜的眉头紧皱着。

  自上次答应出席舞会与那位暴君一见之后,瑟琳娜虽然不再受到拘禁,但是她却也依旧没有获得进入血池的机会。很显然,勒森巴氏族的族长阿布勒亲王并不希望在瑟琳娜和那位乔凡尼氏族的暴君结婚之前,彻底恢复实力,哪怕就算以后要进入血池沉眠以恢复实力,那也是进入乔凡尼氏族的血池。

  只不过,瑟琳娜很清楚,恐怕她这一辈子都没希望能够进入血池恢复实力了。

  因为乔凡尼那位暴君,是绝对不会允许瑟琳娜的实力完全恢复的,因为其实力一旦恢复了,那么就拥有和他分庭抗礼的实力,这一点是那位暴君绝不希望看到的。他想要的,是看着瑟琳娜这位魔党天才、勒森巴的公主,永远都被他压在身下,只能听从他的指挥与命令,而不是拥有和他平等对话的资格。

  这一点,是瑟琳娜和那位暴君在舞会上见过一次面后就确定的事实。

  那位暴君要的,仅仅只是一只宠物而已!

  瑟琳娜合起了手中的书本,然后起身朝着房门外走去。

  四名身披黑色兜帽斗篷的护卫在看到瑟琳娜出来后,立即起身跟上。

  他们走路悄无声息,甚至就连身上的气息都没有丝毫的泄露,如果不是能够切切实实的看到这四个人跟在瑟琳娜的身后,绝对没有人能够现这四个人。

  这四个人,是来自乔凡尼氏族的血族成员,四人皆是侯爵位阶实力的真正强者。

  不同于勒森巴氏族所培养出来的血族多半都拥有的那种正面搏杀的强大战斗力,乔凡尼氏族培养出来的血族比较偏向于魔裔的风格,他们更擅长隐秘行动、暗杀、秘密护卫等之类的作战。

  虽说名义上是派来保护乔凡尼氏族未来族长的未婚妻,但是实际上不论是谁都很清楚,他们是来监视瑟琳娜的行动。当然,如果能够在此基础上刺探出一些勒森巴氏族的秘密,那么自然是再完美不过了。不过哪怕勒森巴明知道乔凡尼的打算,只是为了联盟的稳定,所以他们姑且也算是忍耐了,甚至不惜抛出一些无关紧要的小机密当作诱饵。

  随着瑟琳娜的前行,四名乔凡尼氏族的血族成员似乎终于意识到什么,其中一人一个闪身就挡在了瑟琳娜的前方:“瑟琳娜大人,请不要为难我们。”

  “滚开。”瑟琳娜脸色一沉,低声喝道。

  但是那名挡在瑟琳娜面前的乔凡尼血族成员并未让路,而是继续沉声说道:“瑟琳娜大人,您现在有伤在身,米勒大人让我们要保护好您。现在外面正值战乱,非常的危险,还请瑟琳娜大人继续呆在古堡里比较好。……至少,以瑟琳娜大人您目前的身体状况,实在不适合出门。”

  自深渊之径的爆炸负伤之后,瑟琳娜虽然也经过一定程度的治疗,甚至是大量吸食血液和血气,但是目前的实力也已经只是勉强恢复到伯爵位阶而已。不说之前只差半步就能成为亲王,就连眼前这四名侯爵位阶的乔凡尼血族成员,所显露出来的气势都要比瑟琳娜强大许多。

  “我去哪,不需要向你们汇报,我再说一句,给我滚开。”瑟琳娜的声音变得冰冷无比。

  四名乔凡尼氏族的血族成员彼此对视了一眼后,站在瑟琳娜身后的三人同时上前一步,直接就将瑟琳娜包围住。而那名挡在瑟琳娜前进路线的血族,更是沉声说道:“米勒大人有命令,如果瑟琳娜大人您一定要出门的话,允许我们使用一些暴力手段。所以,得……”

  不等这名乔凡尼氏族的血族成员把话说完,瑟琳娜却是已经抢先一步动手了。

  只是一掌的平击,浓郁如墨的血气就从瑟琳娜的右手上涌动而出,化作一只巨大无比的血色手掌,直接印在了对方的身上,当场就将对方击飞出去。而对方尚在半空之中,便已经能够清晰的看到他的胸膛已经凹陷进去很大一片,喷溅而出的鲜血更是顺着他倒飞出去的痕迹铺撒了一路。

  身后三名血族一看瑟琳娜先动的手,当即也不再顾虑什么,直接就朝着瑟琳娜围杀过来。

  血族的恢复能力很强,只要不是被破坏血核彻底杀死,哪怕是折断手脚之类的,在经过一定程度上的静养和血气补充后,也是能够彻底恢复的。所以这三名乔凡尼氏族的血族成员是直接对瑟琳娜下了重手,反正只要瑟琳娜不死,对于他们而言根本就不存在任何问题,而且要制伏瑟琳娜,也确实只有折断她的手脚才行。

  只是让这三名血族成员没有预料到的,是哪怕他们是真正的做出了下重手的举动,却依旧低估了瑟琳娜的实力。

  三人的攻击还没落到瑟琳娜的身上,直接就有两人被击飞出去,但是与之前被瑟琳娜当场重创的那人不同,这两人是直接被瑟琳娜打得嵌入到了古堡长廊的两边石壁上,而且看四肢的扭曲程度,显然是不可能还有再战之力。

  而仅剩的最后一人,他的双手却是被瑟琳娜轻而易举的握住,紧接着只见瑟琳娜用力一掰,清脆的骨折声猛然响起,这名乔凡尼氏族的血族成员双手就被瑟琳娜掰断了。

  尔后,瑟琳娜右手一掐,直接卡着对方的脖子将其提到自己面前。

  看着瑟琳娜突然露出来的吸血獠牙,已经意识到什么的这名乔凡尼血族成员开始疯狂的挣扎起来,可是无论他如何挣扎,却始终无法逃脱瑟琳娜的右手。

  “我已经让你们别挡路了,可是你们偏偏要挡我的路,那么我也没办法了。”瑟琳娜神色平静的说着,那种平静的姿态与其说是淡然,倒不如说是一种蔑视,“正好,我这一次出门需要更强大的战力。既然所有人都在阻止我进入血池,那么我也只能从你们身上汲取力量了。”

  “你,你不能这么做,我们是……不!”

  不等这名乔凡尼氏族的血族把话说完,瑟琳娜已经直接咬在了对方的颈动脉上,伴随着瑟琳娜的咽喉蠕动,大量的血液不断的瑟琳娜所吸食着。那名被瑟琳娜抓在手上的乔凡尼氏族血族,也以肉眼可见的度迅变成了一具干尸。之后,便见瑟琳娜的右手猛然刺穿他的胸膛,将其血核挖了出来,然后丢到嘴里咬了起来。

  随着一阵阵的咔嚓声响起,瑟琳娜右手一松,那名已经彻底死亡的血族干尸就这么被随意的扔到了地上,紧接着瑟琳娜就迈步走向了被嵌在墙上完全动弹不得的第二名乔凡尼氏族的血族成员。

  “不……不!”

  惊恐的尖叫声,在这条廊道里响彻着。

  但是诡异的,却是没有任何勒森巴氏族的成员出现在这里。

  不多时,瑟琳娜就已经将四名乔凡尼氏族的血族成员的血气和血核都吞噬一空。她轻轻的抹了一下嘴角流出的鲜血,双眸猛然绽放出极为明亮的神采,在这一刻她的实力终于再度恢复到侯爵位阶的状态,尽管距离侯爵巅峰,乃至她自身的全盛时期还有着很长的路要走,但是至少这一刻能够压制住瑟琳娜的人恐怕也已经不多了。

  “肖恩……”瑟琳娜冷声说着,然后便迈步离开了这里,“对了,回头要感谢下米勒送给我的这份礼物才行。呵。”

  随着瑟琳娜的离开之后,勒森巴氏族的女仆长阿琪娜才出现在这条廊道里,她静静的凝视着眼前四具可以称之为干尸的血族,连眉头都没有皱一下,就开始整理起现场来了。

  很快,廊道里的战斗痕迹——不仅是周围喷溅而出的血液,甚至就连凹陷的岩壁、空气里的血腥味、四具已经成为干尸的乔凡尼氏族的血族成员等等,全部都被阿琪娜彻底抹消。

  而且。

  离开记录一项上,也由瑟琳娜独自离开变成了四名乔凡尼氏族的护卫随同瑟琳娜一起离开。

  忙完这一切后,阿琪娜才转身离开这条廊道,很快就又一次没入黑暗之中。(未完待续。)8

看过《战神领主》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