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战神领主 > 167. 和克洛夫摊牌

167. 和克洛夫摊牌

  <></>

  安顿.赛迈斯的到来,确实是帮海拉解决了一个非常棘手的问题。不过事实上,这种战事实际上也是战神王国立威的一种手段,只要这位制裁者军团的军团长能够率领他的军队打赢这场胜仗的话,那么战神王国的威信就可以再度提高,甚至就连影响力也能够因此而得到广泛的辐射。

  毕竟,现在圣乔尔斯帝国已经处于一种自身难保的状况了,实在很难分兵出来顾及这些属国。

  但哪怕知晓了这些情报,知晓了这些消息,海拉的内心却还是有一种恐慌的情绪在蔓延着。

  她望着营帐内流露出兴奋和欣喜之色的同僚,海拉的脸上也艰难的露出一个笑容,她不能把这股恐慌情绪表现出来,否则的话会对这只远征军造成无法估量的影响。而这一切,绝对不是海拉所愿意看到的,只是不知道为什么,她的内心却还是有一种非常疲惫的无力感。

  阿尔弗雷德,很敏锐的注意到了这种情况。

  于是,他伸手阻止了营帐内众人的欣喜,而是开口说道:“好了,即将摆在我们面前最大的难题有别人承包了,但是我们依旧要面对其他的阻力。不过我相信,这些问题已经不足以难倒我们了,就让我们按照之前的节奏来吧,今天的会议就到此为止了,各位都先回去休息吧。”

  “是。”一众将领起身应道,很多人都看得出来,阿尔弗雷德显然是有话要和海拉谈,所以他们继续留在这里并不是很方便的事情,因此也就陆续离开了营帐。

  不过这一次,海拉和阿尔弗雷德都能够听到这些将领在离开时低声传来的交谈声里,关于“肖恩.康纳利”这个名字出现的频率次数明显变得异常的多。

  而这一切,自然是源自于安顿之前所说的那番话。

  哪怕是肖恩现在暂时不在虚空帝国,但是他也依旧安排好了关于虚空帝国的一切,这种近乎于预言般的能力,让这些并未与肖恩一起并肩作战过的将领不由得回想起当初关于肖恩的称号。

  神迹领主。

  战神领主。

  幸运之子。

  这些称号,都充分表明了肖恩当年的功绩和影响力,只是随着时间的流逝,很少还会有人再去记得这些而已。当然,导致这些人下意识去选择忽略的原因,事实上也和肖恩后期很少参与大规模军团作战的情况有关——距离肖恩最近一次动作,还要追溯到两年多前那一次与和平议会的冲突。

  不过现在,这些将领们,也终于回想起肖恩曾经的功绩与传闻中那种运筹于帷幄中的神奇指挥能力。

  “克洛夫,你也留下来吧。”看到克洛夫打算离开,阿尔弗雷德也开口喊道,前者回头望了一眼,见到海拉也是这个意思后,才停下了脚步。

  事实上,一直以来,克洛夫都很清楚自身的尴尬性。

  他是直属于塞西莉亚的亲卫心腹,虽然也听从海拉、威廉等人的指挥,但是实际上克洛夫一直都觉得他们彼此之间只是分属于两个系统的同事。因此一直以来他都没有和海拉、威廉、阿尔弗雷德、瑞娜等人走得太近,当然他也很清楚,对方也不会乐意与自己走得太近,毕竟他宣誓效忠的对象并不是肖恩。

  不过此刻,海拉和阿尔弗雷德要留自己下来,这种情况可并不常见。

  “圣女艾米丽,你们对这个名字知道多少?”见到营帐内的人都离开了,海拉终于沉声开口了。

  “战神教会的圣女,据说是以非常铁血的手段上位,在几年间就将整个北公国联邦整合成一个新的神权王国,而且和圣乔尔斯帝国的冲突也日渐激烈。”开口说话的,是阿尔弗雷德,他虽然是一名将军,但是他当初也是一个佣兵团的团长,再加上受威廉和海拉的熏陶,对于情报的工作他素来非常认真,“刚才那位安顿.赛迈斯,应该就是如今战神王国的六神将之一。个人实力如何我倒不好评价,而且也鲜少有战报资料流出,但是从他敢孤身一人来我们这里的情况来看,恐怕实力不弱。”

  “传奇强者。”一直未开口说话的艾丽克西斯,此刻却补充了一句,“单就个人实力而言,你们刚才营帐内的所有人一起上都不是他的对手。……他敢孤身一人躲过你们布置的重重巡逻进入到这里,可不是没有原因的。”

  “你早就知道了?”克洛夫皱起了眉头,“为什么不说?”

  “他身上有肖恩的气息,而且也没有任何敌意与杀意,我为什么要说?”艾丽克西斯反问了一句,对于克洛夫这个不是忠诚于肖恩的人,她可从来就没有什么好脸色。

  克洛夫内心有些郁闷,不过他可不敢表现出来,毕竟他现在面对的可是艾丽克西斯。

  这位杀性极大的弑杀武姬可是有过一人屠戮了十数万人的“恐怖战绩”,光是死在她手上的传奇强者就超过两掌之数,克洛夫也只是勉强算是一位圣域强者,还是下位那种,他如何敢在艾丽克西斯面前强硬。

  不过,真正让克洛夫郁闷的原因,并不是实力上的差距。

  而是这样一位超级强者,却只忠于肖恩,一位已经失踪不知下落的精神领袖。哪怕是威廉和海拉,都完全无法让她听命行事,只能搬出肖恩以及对虚空帝国有利的计划,艾丽克西斯才有可能选择配合行动。克洛夫一直认为,如果艾丽克西斯肯支持塞西莉亚的话,塞西莉亚早就是虚空帝国的女皇了。

  “我想说的就是这个。”因为有了艾丽克西斯的话做开场白,海拉倒是省了很多麻烦,“你们谁还记得,几年前的时候,肖恩还不是圣域强者时,曾经离开过公国,说是要去踏上成为圣域强者的道路?”

  “那场试练?”关于肖恩在上位黄金的时候离开虚空公国的事,并不是什么秘密,几乎所有肖恩的追随者都知道这件事。

  “现在我可以很肯定的说一句,肖恩当初那场试练,就是在北大陆这边。”海拉扬了扬手中那封信,“而且还是通过那场试练,认识了现在的圣女艾米丽。……甚至,就连如今战神王国的变化,也肯定是肖恩的手笔。这封信上的盖章印记,并不是战神王国的盖章印记,而是……我们虚空帝国的章印。”

  “什么意思?”克洛夫的脸上露出惊诧之色。

  “应该就是你我所理解的那个意思了。”阿尔弗雷德的脸上露出一丝笑意,“真不愧是肖恩大人,居然不声不响的就将整个战神王国都收入麾下。要不是这一次我们来攻打伦贝尔公国的话,恐怕这件事我们都还不知道吧。”

  “就算我们不来攻打伦贝尔公国,肖恩也迟早会这么做的。”海拉倒是看得比阿尔弗雷德更远,“否则的话,他不就没有必要收服艾米丽了吗?……只是就连肖恩自己都没想到,他会发生这种意外吧。或许当初在他的计划里,应该是他亲自攻破伦贝尔公国的大门,让塞西莉亚坐在那个王座之上的。”

  “可是,这……怎么可能?”克洛夫的脸上,依旧浮现着难以置信的神色,“那可是战神教会的圣女啊,那……”

  “有什么不可能的。”艾丽克西斯冷笑一声,“不过就是区区一位战神而已,如果不是他把神国隐藏起来的话,我都能够将他斩杀,让这个世界从此没有战神。……肖恩那家伙,他的手段可比你们想象的还要多,如果他真想弑神的话,只要给他一个打开神国之门的坐标,他分分钟能够成为弑神者。”

  弑神者!

  这种名号,就如同屠龙者一样,都属于传奇级别的称呼。

  但是自诸神黄昏之后,这个世界就再也没有弑神者,因为众神都将神国之门彻底关闭了,凡人除非是死亡,或者选择成为从神,否则的话都不可能进入到神明的神国里。

  至于屠龙者,在混乱时代之后,巨龙也早就从大陆上消失了,如今世界上仅存的最后一条巨龙就在撒塔加斯坦王国里。只有屠杀真正的巨龙的勇者,才有资格被称为屠龙者,至于杀些亚龙或者什么龙蜥之类的,那算个鬼的屠龙者。

  而对于艾丽克西斯如此肯定肖恩想弑神就一定能弑神的说法,在场的三人却都下意识的没有选择去反驳。或许克洛夫是想开口反驳的,只是想想肖恩曾经做过的那些事——别人不清楚,但是他克洛夫绝对不会不清楚,毕竟他也算是跟着肖恩一起奋战过多年的战友——所以在仔细的思索过肖恩曾经干过的那些事后,他确实没有办法开口反驳。

  “那海拉阁下,你到底想说什么?”克洛夫发现自己没办法反驳艾丽克西斯后,不由得开口说道。

  “放弃你那无意义的举动吧,虚空帝国的皇帝只会,也只能是肖恩。”海拉望着克洛夫,双眸里没有任何情绪显露,整个人显得异常的冷漠,“你想让塞西莉亚成为第一任皇帝,我只能说是徒劳的。而且你应该很清楚,如果你彻底的惹怒了塞西莉亚,会是什么样的下场。……杀了你肯定不会,但是你也不可能再被塞西莉亚重用了。”

  克洛夫没有开口说话,而是直勾勾的盯着海拉,片刻后才转过头望向阿尔弗雷德:“弗雷德大人,你早就知道了?”

  “你是指什么?”阿尔弗雷德开口问道。

  “你知道我在问什么。”克洛夫沉声说道,态度显得有些粗暴,不过阿尔弗雷德并不在意。

  “如果你是问战神王国的事,那么我和你一样,也是刚知道的。”阿尔弗雷德开口说道,“但是如果你是问这一次远征军的计划,那么我确实早就知道了,我就是来和你抢功劳、抢声望的。……你以为你背后那些行动没人知道?只是威廉、塞西莉亚和海拉、尼尔他们懒得计较而已,毕竟你也算是开国功臣。”

  “既然肖恩不在了,那么让塞西莉亚小姐成为女皇,有什么不对吗?”克洛夫怒视着在场里的所有人,不过他却是下意识的回避了艾丽克西斯。

  “那你有考虑过,塞西莉亚愿意吗?”阿尔弗雷德反问了一句,“如果塞西莉亚真的想成为女皇,成为虚空帝国的第一任皇帝,肖恩会反对吗?他显然不会,而且鉴于我们对肖恩性格的了解,说不定他反而会很乐意见到这样的局面。可是既然这样,为什么塞西莉亚也不愿意成为虚空帝国的第一任皇帝呢?你难道没有想过原因吗?”

  克洛夫没有说话,而是选择了沉默。

  理由?

  原因?

  这些克洛夫不是不懂,只是懒得去懂而已。

  他当初追随塞西莉亚,就是因为塞西莉亚拥有伦贝尔公国最为纯正的血脉,这对于像他这样的忠臣而言才是最重要的地方。因为只有最为纯正的伦贝尔皇室血脉,才有可能复兴整个伦贝尔公国,从而摆脱伦贝尔公国自开国者后就一直是两大帝国傀儡的命运。

  “塞西莉亚已经把伦贝尔公国的领土全部都卖给玛姬帝国了。”看着沉默不语的克洛夫,海拉突然再度开口了一句。

  “什么!?”克洛夫抬起头,望着海拉,双眼里布满了血丝,整个神色显得异常的狰狞。

  “伦贝尔公国,以后就是玛姬帝国的伦贝尔行省了。”海拉自然是知道威廉和塞西莉亚那边与玛姬帝国谈判的事情,“不过塞西莉亚也在虚空帝国的版图上,规划了一个新的区域,作为伦贝尔人的居住地,任何想要离开伦贝尔公国,跟随塞西莉亚一起前往虚空帝国的伦贝尔人,都可以在这个新的行省里居住,尼尔那边也已经开始进行准备了。”

  “伦贝尔公国……灭亡了?”克洛夫望着海拉,双眼里第一次出现了迷茫。

  “不是灭亡,而是新生。”阿尔弗雷德站起身,走到克洛夫的身边,轻拍了一下克洛夫的肩膀,“伦贝尔皇室的血脉,是凤凰血脉,其血脉核心不就是涅槃重生吗?……这实际上,也是一种新生,摆脱公国居民身份,彻底兼并到虚空帝国之中。这实际上是一个双赢的计划,毕竟伦贝尔公国距离我们太远了,横跨了一个大陆,虚空帝国不可能有那么多的兵力驻扎于此,所以我觉得塞西莉亚小姐的安排,没什么不好的。”

  “但是!”克洛夫发出一声怒吼,可是却也仅仅只是说出了“但是”两个字而已。

  “我明白你的感受。”阿尔弗雷德点了点头,“正是因为明白你的感受,所以我才要提醒你。……伦贝尔人并没有成为历史,塞西莉亚小姐依旧会在虚空帝国里为伦贝尔人争取他们应该获得的利益。别忘了,肖恩大人开创的虚空帝国,其核心宗旨就是人人平等,不管是什么种族、肤色的人,只要在虚空帝国,他就与其他人没什么区别,都是平等的居民,任何人都可以依靠自己的努力而争取到自己需要或者想要的东西。”

  “我明白了。”克洛夫闭上双眼,沉默了许久之后,才重新睁开双眼,然后开口说道,“这是塞西莉亚大人的决定,也是对整个伦贝尔公国最好的处置结果。既然我已经宣誓永远效忠于塞西莉亚大人,那么我就会尊重塞西莉亚大人的一切决定。”

  克洛夫虽然只是很简单的说了这么一句话,但是实际上却是已经表露了多个意思。

  至少,在这一次的远征战争结束之后,他回到虚空帝国后就不会继续折腾,这对于虚空帝国目前内部不稳的局势,无疑是起到一个非常积极的作用。

  所以海拉和阿尔弗雷德也没有再说什么,毕竟他们这一次远征军行动的真正目的算是已经达到了。

  随后,克洛夫便离开了营帐,一时间整个营帐内只剩阿尔弗雷德、海拉、艾丽克西斯三个人。

  “这个盖章,真的是我们虚空帝国的章印?”阿尔弗雷德仔细的检查了安顿带来的那封信,然后开口问道。

  “是的。”海拉点了点头,“威廉曾让我必须记住这个印记,因为这个印记代表的是对方就是我们虚空帝国自己人的意思。……据说这个计划,最开始是威廉和肖恩合伙捣鼓出来的,秘密挑选出一批愿意为虚空帝国效力的死士,但是这批人有多少个我就不清楚了。……现在肖恩不知道跑去哪了,知道这个计划的也就只有威廉了。”

  “那威廉,知道圣女艾米丽是我们虚空帝国的人吗?”

  “我想应该不知道。”海拉摇了摇头,“否则的话,我们应该早就和战神王国取得联系了,不可能一直都没有任何接触。”

  “那你的意思是……”

  “这件事,我觉得必须尽快知会塞西莉亚和威廉他们。如果有战神王国的加入,我相信这对于我们尽快打通深渊之径会有很大的帮助。”(未完待续。)

看过《战神领主》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