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战神领主 > 172. 暗杀
  当天夜里,瑟琳娜率先离开了精灵王庭。

  本来深谙之林这里,暗精灵因为势力的分裂,所以实际上是有三个大本营据点的。但是随着罗蒂卡巴斯将整个深谙之林统一起来后,他非常干脆的就将复仇党的世界树直接给砍了,然后将树心送给了原本永夜党的这棵生命树,助其成长为五级生命树,这才一举获取了整棵生命树的控制权。

  因为深谙之林,从此以后只需要一棵生命树就足够了。

  也正因为如此,所以罗蒂卡巴斯才将以这棵生命树为中心建立起来的据点,称为精灵王庭,以期恢复古代精灵的荣光——不过事实上,在此之前,血精灵也是将他们的领地称之为精灵王庭。只是和罗蒂卡巴斯这种以生命树为核心改变起来的建造布局而言并不同,血精灵的精灵王庭是一座以黑魔石建造起来的巨大要塞城堡。

  而且相比起血精灵的精灵王庭,深谙之林的精灵王庭目前还处于建设状态,距离真正的修建完毕恐怕还需要好几十年的时间。所以实际上罗蒂卡巴斯准备去攻打血精灵,除了是要彻底消灭血精灵外,更大一部分原因是为了占领血精灵的精灵王庭,充当暂时的暗精灵一族的首都。

  对于这一点,肖恩不置可否。

  毕竟精灵族的寿命极长,这种动辄几十年的修筑时间对他们而言,大概也就是相当于人类世界所说的几年时间。

  当然,需要这么长的建筑时间,除了精灵族从事这种劳务活动的人比较少之外,更大的原因是精灵族普遍都不太喜欢这种劳务工作,大概每天能有一、两个小时的工作时间就算很勤奋了。而且,精灵族都是一群偏向于享乐的种族,在深谙之林的精灵王庭修筑起来之前,他们肯定是需要一个奢华的据点。

  所以多方面的综合原因,这就导致了血精灵和暗精灵是无法并存的。

  随着瑟琳娜离开之后,进行了三天动员和准备工作的罗蒂卡巴斯,也带走了深谙之林接近三分之二的兵力。

  与地表世界的族群概念不同,地底世界是一个更加讲究赤裸裸丛林法则的金字塔生存社会。

  在这里,弱者会无条件的臣服于强者,而强者自然也要给弱者带来强大的庇护力量。倘若有一天,一名强者无法给予臣服于他的弱者足够的庇护力量,那么这些弱者就会臣服于其他的强者,并且将原先的强者的统治彻底推翻——在这方面,表现得尤其****的,便是魔裔、蛛魔、暗精灵这三个族群。

  在罗蒂卡巴斯将所有不愿意臣服于他的暗精灵全部都斩杀之后,虽然这一举动确实让暗精灵族群处于一个比较衰弱的族群状态,但是换取而来的,却是整个暗精灵族群前所未有的高度凝聚力。只要罗蒂卡巴斯不死的话,那么整个暗精灵族群就永远不会动乱和谋反,这就是数万年来地底世界的强者制度所形成的观念。

  也正是基于这一点,所以罗蒂卡巴斯才敢带走那么多的暗精灵去攻打血精灵的精灵王庭。

  若是换了在地表世界,一个刚刚以血腥暴力手段取得统治地位的国王,是绝对不敢立即倾半国之兵去发动一场新的战争。因为无数历史事实证明,敢这么做的新王鲜少有好下场的:若是战事一切顺利的话,那么倒还好说,一定战事受阻,短时间内无法取得胜利以平稳军心,那么一旦后方乱起来,结果也就可想而知了。

  在罗蒂卡巴斯离开之后,便也没人会来打扰肖恩。

  虽说如今留在深谙之林的暗精灵依旧不少,但是实际上除了罗蒂卡巴斯留下来的一批原革新党势力的守卫外,便只有一名传奇强者坐镇,剩下的那些人都是些没什么战力又或者不擅于战斗的暗精灵。所以自然不会有人来打扰肖恩的养伤,这倒是让肖恩挺乐得轻松的。

  转眼间,便又是一个星期过去。

  原本肖恩以为,两个星期的时间,自己的伤势应该就好得差不多了。

  但是现在,算上他昏迷的那一个星期,也已经过去三个星期了,可是肖恩却发现自己的伤势依旧未能痊愈。不过比起一个星期前的情况而言,现在肖恩倒是能够翻身睡觉,甚至是下床稍微运动一下了。

  “比想象中的恢复状况,似乎要困难不少。”肖恩轻揉了一下自己胸腹处的焦痕,虽然疼痛感略有减少,但痛楚依旧非常明显,“不过至少目前算是真正的钳制住伤势的持续恶化了。只是要痊愈的话……”

  肖恩的眉头微皱,他突然发现自己居然很难计算出准确的痊愈时间。

  “看来,最少还得再养一个月左右了。”肖恩无奈的叹了口气,“不过一个月的时间,大概罗蒂卡巴斯那边应该是战斗最激烈的时刻吧……若是血精灵那边的防守力量如同预估般虚弱的话,则很有可能可以一举定胜负。”

  之前血精灵派人进入深谙之林,试图找肖恩和罗蒂卡巴斯的麻烦,倒是带了好几位超级强者过来。那场战争,如果没有伊莫库的话,罗蒂卡巴斯确实没有获胜的希望,当然最后如果不是肖恩受重伤,导致伊莫库大开杀戒将那些超级强者、传奇强者和精锐全部杀死的话,现在罗蒂卡巴斯也没有勇气去进攻血精灵的王庭。

  “也不知道伊莫库在地表那边怎么样了,都已经一个星期了,还没回来,难道是地表那边出事了?”

  这也由不得肖恩胡思乱想。

  对于地表世界的情况,肖恩是非常的担忧,否则也不会在自身重伤的情况下,还依旧坚持让伊莫库去替他报平安。当然,遵从着报喜不报忧的国际惯例,肖恩很多事情他在信里都没有写出来,而且他也特别交代了伊莫库,如果地表那边有什么麻烦事的话,必须要优先帮塞西莉亚解决之后,才能回来。

  所以此刻,伊莫库这位超级强者去了地表世界都一个星期了,居然还没有回来,肖恩自然是要想得比较多了。

  当然,事实上现在的地表世界,对于虚空帝国而言,确实有着不小的麻烦事。

  只不过这些麻烦事,倒并不是别人来找虚空帝国的麻烦,而是虚空帝国去找别人的麻烦所引发出来的:和死潮之间的战争;和伦贝尔公国的战争;和圣乔尔斯帝国之间的暗涌等等。

  伊莫库的出现,让虚空帝国彻底平息了内部的暗涌争端之后,这个庞然大物也终于彻底爆发出了属于帝国水准的那种恐怖能量——格涅斯王国在一星期的时间里,超过四分之三的国土全面沦陷,整个王国已经处于四分五裂的崩溃之中。

  而这,也是伊莫库没有回到地底世界的原因。

  只是这些情况,肖恩暂时还不知道。

  此刻的他,还在猜测着塞西莉亚他们是否在地表世界遇到了什么麻烦。只是这种凭空猜测除了让肖恩的心情更加沉重难受之外,并没有其他益处,所以片刻之后,他只能强迫自己冷静下来。

  在没有夺取到乔凡尼氏族的深渊之径前,肖恩就算内心再怎么焦急,也毫无意义。

  而作为血族十三氏族之一的乔凡尼氏族,有那么好攻破吗?

  静下心来的肖恩,很快就又继续躺回到床上,开始闭目养神。

  很快,就有人敲响了房门,在得到肖恩的允许后,房门很快就被打开,然后一阵食物的香味就飘了进来。

  树洞有罗蒂卡巴斯安排的专人负责伺候,一日三餐都会有人送过来,如果平时肖恩有什么需要的话,也可以通过摇铃呼唤仆役过来。所以肖恩一般都是通过仆役的送餐时间点,来推断此时的时间。

  这是今天的第三次送餐,这也就意味着此时已是入夜时分。

  在这名仆役的帮忙下,肖恩很快就享用完了自己的晚餐——尽管菜色看起来是挺丰富的,但是明显这些暗精灵们是折腾不出什么新花样,所以来来去去一直都是那么几套:牛角面包、肉排、水果蔬菜沙拉、浓汤这几样。

  虽然这些玩意吃多了确实挺腻味的,不过在营养的补充和恢复上,倒是确实比较快。

  等到这名仆役离开之后,肖恩就有闭目休息起来。

  他倒不是说一定要睡觉,只是闲着没什么事干,现在的身体情况比较糟糕,显然也不太适合下床锻炼,所以远不如睡觉来得简单干脆。当然,肖恩也并不是真的就这么闭目睡觉,而是在脑海里不断的精进着自己的剑术,毕竟有黑君王的推演,随着他的实力逐步提升之后,很多剑术技巧实际上自然也就可以继续精进,变得更具威力。

  “老爸……”黑君王的声音,突然在肖恩的脑海里响起,打断了肖恩的推演。

  “怎……”肖恩刚想开口询问,不过意识就终止了,因为清醒过来的他,意识闻到了房间里有一股奇异的香味。

  这香味并不刺鼻,相反带有一种安宁静神的效果,仅仅只是略微呼吸了几下,肖恩就感到自己的思维似乎变缓了不少。不过很快,这种思维凝滞的感觉就从肖恩的身上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让肖恩整个变得警惕起来,身体也开始绷紧——他知道,这是自己身体的毒素免疫功能在起作用,否则的话此刻他恐怕已经陷入了思维迟滞的昏睡效果了。

  这种香味,应该是一种类似于安眠的手段。

  有敌人潜入到精灵王庭这里!

  这是肖恩的第一反应。

  他的双眼微微睁开一道缝隙,透过窗户快速的扫了一眼窗外的景色。虽说深谙之林很难分辨出白天还是晚上,但是肖恩在深谙之林生活了这么久,或多或少也拥有一些罗蒂卡巴斯的传授技巧,尽管他无法准确的划分出时间,但是大概的时间段,他还能够判断出来的。

  此刻,应该是凌晨三、四点的时候,恰好是一个人最疲惫的时候。

  肖恩记得,自己吃完晚饭就开始闭目推演剑术,对于他而言似乎只是一眨眼间的功夫,却没想到原来已经过去好几个小时。倘若没有黑君王的提醒,肖恩沉迷于自己的剑术推演状态下,再加上这股奇特的沉迷香味,恐怕他今天真的会栽在这里。

  不过很快,空气里就飘来一丝极淡的血腥味。

  这丝血腥味在奇异香味的遮掩下,几乎是淡不可闻,但是肖恩毕竟是杀戮过无数人的刽子手,所以还是让他捕捉到一点血腥味气息。当然,从这个简单的细节来看,肖恩也知道自己的这位“客人”绝对身手不凡:因为只有非常细小的伤口,才能够让血腥味的飘溢几乎淡不可闻。

  而要伤口足够细小又足够致命,这就不是一般人能够做到的了。

  房门,很快就被打开了。

  一道黑色的身影很快就从房门外闪了进来,如果不是肖恩的眼神犀利的话,他甚至很难发现这道身影。而且更加精妙的是,这黑影闪身而入的瞬间,居然还能将房门给重新关上,甚至还不会放出任何一丝声响。

  这种无声无息的技巧,在整个地底世界,只有一个族群能够掌握。

  魔裔。

  专精于暗杀一道的魔裔。

  不过原本肖恩紧绷着的身体,却也在看到这道黑色身影之后,渐渐放松下来。因为他已经知道来者的实力了,想必是因为害怕被坐镇此处的传奇强者所发现踪迹,所以派了个存在感稍微低一些的黄金境强者过来——毕竟现在这个正在兴建中的精灵王庭,除了那些毫无战斗能力的人之外,就只有一名传奇强者,其他的都是黄金境和白银境的人。

  如果是传奇强者或者圣域强者过来的话,那气息波动会比较明显,很容易被坐镇的传奇强者发现。

  而如果是黄金境强者的话,那么就算偶尔散发出一丝气势来,也很符合眼下精灵王庭的情况:只有白银和黄金,而且他们还全部都负责轮守肖恩的树洞安危,想来那名传奇强者就算感应到也不会说什么。当然,之所以没有派更低级的白银高手过来,想必也是出于白银高手实力太弱的缘故。

  这名魔裔也是一名相当谨慎的人。

  他进入到这个房间之后,并没有贸然行动,而是屏息在房间内等了足足二十分钟。肖恩相信对方除了是在判断环境和陷阱之外,更多的恐怕是在等散逸在房间内的异香药效发挥效果。

  这不由得让肖恩再一次感叹自己拥有的白银之躯,以及即将进化蜕变的黄金之躯。

  没有脚步声传来,但是那道人影却是在等待了二十分多分钟后,终于开始朝着肖恩睡觉的地步缓步走来。

  他的动作非常轻柔,一步一步的挪动着前进,整个人显得非常的谨慎,甚至时不时还会停下来,继续观察周围,看看是否有什么之前未曾留意的事物或者陷阱。以这人表现出来的精湛技术来看,这样的人只要不陨落的话,突破到传奇境界也只是时间上的问题而已。

  不过二十来步的距离,这名魔裔刺客却是足足花了将近两分钟才走到肖恩的面前。

  他的右手微微一抖,一柄哪怕是在这间黑暗的房间里,却依旧闪耀着极为深邃黑芒的匕首便滑落到他的手心中。

  只见对方紧握着匕首,然后缓缓的移到肖恩的心脏处,低声说道:“这是来自多恩.乔凡尼阁下带来的问候。”

  下一刻,右手猛然用力,身上的气势微微一散,短匕就直接朝着肖恩的心脏部位刺落。

  只有在这用力的一瞬间,他身上的气势才散发出来,但是也仅仅只是一瞬间,在完成了力量爆发的加速之后,他身上的气势就猛然一收,彻底消失,真正的宛如昙花一现那般诡异万分。像魔裔如此精湛的爆发动作,如果不是那种专精于侦查甚至是无时无刻都将整个领地都纳入监控范围的传奇强者,是极难发现这样的魔裔杀手。

  这一点,也或许是肖恩的敌人会雇佣这名魔裔杀手的原因。

  只是,这名魔裔杀手的爆发力收发迅猛,可肖恩的速度却一点也不慢——或者说,在肖恩利用时空法则力量的干扰下,也只有这名魔裔杀手会错认为自己的速度非常快。

  可实际上,在这个世界上想要跟肖恩比拼速度的,也就只有那么为数不多的几位传奇巅峰强者而已。

  以这名黄金境强者的实力,哪怕肖恩现在下降了一半的实力,也依旧不是可以任由对方宰割的弱者。

  所以,在这名刺客手速爆发出来的那一瞬间,肖恩的左手就已经猛然探出,抓住了对方的右手手腕——以肖恩在经过数次灵魂强化的力量而言,这名魔裔刺客的右手被肖恩钳制住后,根本就无法动弹。

  他的脸上,瞬间就流露出难以置信的惊慌之色:“这……你……”

  肖恩的脸上,露出一个笑容,虽然这个笑容看似虚弱无力,可是肖恩那明亮得惊人的双眸,却是给对方带来更大的精神震慑:“多恩.乔凡尼?……呵,我没去找他的麻烦,他倒是一直接连不断的来找我的麻烦。不过可惜了,你要是有中位圣域的实力,运用法则之力和我抗衡一下的话,我倒是很难做到这种程度,可惜你只有黄金境的实力啊。”

  魔裔杀手的脸色变得铁青,他不断的用力想要挣脱肖恩的左手。可无奈肖恩的左手就如同铁箍一般,困住之后别说是挣脱开来了,就连挪动一下右手的位置,甚至哪怕是让右手的匕首往下刺落一寸都完全做不到。

  在两次挣扎无效之后,魔裔杀手的脸色一凝,右手陡然化拳为掌,指甲上露出的锐利指尖瞬间就如同一柄锋利的匕首那般朝着肖恩的咽喉直刺。

  可是这一次,肖恩却是连动都没动,一脸轻蔑嘲弄的望着这名魔裔杀手。

  “叮!”

  一阵火花四溅。

  这名魔裔杀手惊骇的望着自己右手那断裂开来的指尖,强烈的剧痛让他知道,自己的右手已经彻底废了。而顺着目光的移动,他赫然看到原本被他列为要害的地方,竟然浮现出了一片银色的鳞甲,而也正是片鳞甲,彻底挡住了他的这必杀一招。

  “我跟你们魔裔交手次数也不少了,你们来来去去就那么几套,摸熟之后再想防备倒也不难。”肖恩冷笑一声,同时左手用力一掰,就直接将这名魔裔杀手的右手也给扭断。

  如此一来,这名魔裔杀手的双手,顷刻间就被肖恩彻底废了!(未完待续。)

看过《战神领主》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