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战神领主 > 178. 屠夫之名

178. 屠夫之名

  硝烟四起的战场上,喊杀声震天。

  一名身穿黑色皮甲的士兵左肩顶住手中的方盾,然后狠狠的撞到了一名穿着白色轻甲的士兵身上,强行缩短了双方之间的距离,尔后右手的长剑就狠狠的刺入了对方轻甲位于腰腹处的空隙。紧接着,不等对方回神,这名穿着黑色皮甲的士兵,就已经挥手扬盾,拍开了对方,然后再一脚狠狠的直接踹在对方的身上,不仅将对方踹倒在地,同时也借势将刺如对方体内的长剑轻而易举的抽了出来。

  随后,便不再去理会这名已经倒在混乱战场上的地方,转身朝着周围其他敌人冲了过去。

  像这样的交锋厮杀,在这片硝烟四起的战场上,随处可见。

  既有黑色皮甲的士兵杀死白色轻甲的士兵,也有白色轻甲的士兵杀死黑色皮甲的士兵,可以说双方皆是互有往来。只不过大多数倒下的,却还是这些穿色白色轻甲的士兵,但是与黑色皮甲的这些士兵一旦倒下很快就被彻底杀死不同,黑色皮甲的士兵似乎并不是以杀伤力做为追求指数,而是通过不断的厮杀来减少敌军的士兵数量。

  绝大多数白甲士兵,都不是死在黑甲士兵的兵器下,而是在倒地无法爬起的情况下,被其他人践踏而死。

  一名半身黑色皮甲都染上了鲜血的黑甲士兵,刚刚才将一名敌对士兵的咽喉割开,那喷溅而出的鲜血挥洒到了他脸上,让他变得格外的狰狞。

  不过还不等他伸手抹去这些血迹,旁边两名穿着白色轻甲的敌军士兵就已经一左一右的夹攻过来。

  这名黑色皮甲的士兵,只来得及挥出左手的方盾,挡住左边那名敌人的攻击,右身却是被另一名敌人狠狠的刺了一剑。腰腹处传来的剧痛,让这名士兵的脸色变得异常痛苦,不过在痛苦之余却也是双眸通红,显得格外的暴怒。

  他没有任何哀嚎,而是发出一声怒吼的吼叫,因为距离的关系,这名黑色皮甲的士兵无法挥剑反击,于是干脆直接右手一拳就朝着对方的脸上狠狠的砸了下去。

  鼻梁受到重击,让这名士兵感到了眼前猛然一黑,一阵眩晕感和失重感的袭来,使这名士兵的脚步不由得踉跄了一下。

  趁此机会,黑甲士兵没有丝毫的犹豫,干脆利落的便又是一剑横扫,一抹鲜血从这名脚步踉跄的白甲士兵咽喉处喷洒而出。然后这黑甲士兵,竟完全不去理会自己腹部被贯穿的长剑,也不去理会敌人死前的惨状,反而是左手猛然发力,用盾牌格开了左边敌人的劈砍角力,然后狠狠的挥剑斩去。

  只是,兴许是因为失血和疲惫的原因,也或许是因为动作幅度过大牵扯到了腹部的伤势,他的这一剑劈砍并没有给对手造成任何威胁,反而是露出了自己的一个破绽。如此一来,反倒是让对手趁此欺身上前,然后一剑就直砍在黑甲士兵的肩头,看着对方咬牙切齿的发力拖锯,强惹着极烈的痛楚,黑甲士兵也发狠的挥剑直刺,长剑直接贯穿了对方的咽喉。

  接连的杀戮和伤势,基本已经拖垮了这名黑色皮甲的士兵。

  只是,他却并没有就这么倒下,而是始终还坚持着站立在原地,甚至试图将卡在敌人颈椎上的长剑拔出来。

  可是因为消耗的力气过多,这柄长剑,他却是怎么也拔出来。

  黑甲士兵的意识,渐渐开始弥散,耳中的喊杀声也已经开始逐渐减弱,仿佛战争即将远去一般。只是这名黑甲士兵却很清楚,这场战斗还远没有到结束的时候,因为他的眼中,战友们和敌人们的厮杀依旧激烈和残酷。

  突然!

  一阵剧烈的痛楚,从他的胸腹处传来,一下子就又让他的意识变得清晰起来,耳中那宛如渐渐远去的喊杀声,又瞬间变得清晰起来。

  他低头望了一眼贯穿了自己的身体而流露出来的小半截剑尖,猛然回头就看到了一名眼神疯狂的轻甲士兵正站在自己的身后,然后紧抓着他手中的长剑,刺入到自己的身体里,甚至还在不断的施力,很快就不止一个小剑尖贯穿了自己的身体。

  这名黑甲士兵一咬牙,故技重施般的直接一个手肘就撞在了对方的脸上,打得对方仰头后撤一步的瞬间,他猛然大转身,然后右手就抓起自己腰侧挂着的一柄短斧,狠狠的劈在了对方的脑袋上。

  一瞬间,红色和白色混淆着的液体就飞溅而出。

  但是下一刻,又是一名身穿白色轻甲的士兵冲了出来,将手中的长剑送进这名黑色皮甲的士兵体内。然后是第二名、第三名,仿佛是为了宣泄内心的恐惧,连续好几名士兵都在疯狂的攻击着,转瞬间就在这名黑甲士兵的身上刺出了十孔八孔,浑然不知这名黑色皮甲士兵的呼吸早已停止。

  这几名疯狂攻击的白色轻甲士兵,就如同一个信息素源一般,开始疯狂的向周围传递出一种惊慌与恐惧的信息素。

  很快,白色轻甲士兵就开始出现了混乱与崩溃。

  而且这种混乱,正在以一种完全不可阻挡之势疯狂的蔓延到整个战场上。

  ……

  遥立于战场外一处高地上的克洛夫,在感受到前方战场发生的重大变化之后,他的眼神猛然一亮:“让斯佩尔出击!”

  很快,一阵号角的吹奏声开始在战场上响彻着。

  一支同样穿戴着黑色皮甲的部队,很快就朝着战场冲了过去。

  这支部队的人数并不算多,大概也就五千人左右。

  但是领军的斯佩尔所爆发出来的气势,却使得这支后备部队的气势简直不像是五千人的部队,反而更像是一支数万人的虎狼之师。仅是一个冲锋气势,就彻底加剧了敌军的全面溃败,身处战场最外围的那些白色轻甲的士兵,很快便开始有逃兵出现,先是数人,然后是十数人、数十人。

  而当斯佩尔率领的后备兵力一头扎进战场之中时,终于彻底引起了整个战场的连锁反应:这些白色轻甲的士兵根本就挡不住一直在后方养精蓄锐的斯佩尔,直接就被对方轻而易举的就被他们凿穿了半个战场。而且斯佩尔也坚持贯彻着海拉的核心战略思想,根本不求毙敌,而仅仅只是尽可能的造成更大的损伤,以期减少敌方的有生力量。

  随着斯佩尔的破阵,敌军的战阵终于彻底崩溃,这种崩溃很快就使得整个战场变得混乱起来,大量的敌军开始四散而逃,无论那些幸存着的指挥官如何放声呐喊,根本就阻拦不了这些士兵全面崩溃的事实,反倒是因此暴露了自己的身份,被塞西莉亚近卫军的士兵们一哄而上,当场击毙。

  主战场的崩溃,很快就引起了周围另外两个战场的连锁反应。

  伦贝尔公国的联军部队的士气显然受到了极为致命的打击,许多靠近战场边缘的士兵,已经开始出现潜逃的现象。

  很快,敌方的军阵中,就响起了一连串的鸣鼓声。

  听到鼓声的响起,伦贝尔公国这些溃败奔逃的士兵立即朝着后方撤退回去,紧接着便是数支一直待命未曾出击的军团从敌方主阵中冲杀出来,开始掩护己方部队的撤退和收拢溃兵。但是塞西莉亚近卫军又哪会让对方如愿,随着主战场的塞西莉亚近卫军发起新一轮的冲锋进攻,周围两个战场的兵力立即跟上,瞬间就形成三股新的冲锋力量。

  克洛夫看着敌军的阵势,嘴角泛起一丝冷笑:“下令,全军出击!强攻!”

  旗手很快就开始摇旗示意,原本停留在一旁的后备兵力,立即就如同嗅到血腥味的鲨鱼一般,疯狂的朝着敌军本阵冲了过去,顷刻间就汇聚成一股黑色的潮流,以无比沉重的气势压力压了上去。

  这个时候,伦贝尔公国的敌军阵势很快就产生了一阵骚动,原本后逃的溃兵也开始朝着周围逃窜,本来勉强已经被维持住的局势瞬间就再一次变得混乱起来。

  看到克洛夫居然毫不在意的发起了总攻,敌阵的鼓声很快就改变了,而且也开始变得急促起来。

  下一刻,原本是为了掩护己方士兵后撤收拢兵力的几支军团,转瞬间就只留下一支,剩下三支也紧跟着大部队开始撤离。而那支被留下来的军团士兵,脸上也露出了慷慨就义般的坚定神色,他们很快就散开了阵形,拉出一道长长的防御阵,显然是留下来负责断后的死士部队。

  只不过,区区一万人不到的规模,就想挡住此刻拥有近五万兵力的克洛夫?

  别说没有另外几支部队的辅助,光是隶属于克洛夫麾下的塞西莉亚近卫军,只需要五千人就足以突破这支断后部队的防线。

  不过,想起海拉特别交代的战略计划,克洛夫却也不打算绕过道防线继续追击,而是下令选择歼灭——此刻所有战场上的敌军士兵,全部歼灭,不留任何俘虏。

  屠夫.克洛夫之名,终于开始在北大陆响彻。(未完待续。)

看过《战神领主》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