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战神领主 > 181. 伦贝尔血仇的落幕

181. 伦贝尔血仇的落幕

  伦贝尔公国的首都,是由位于历史悠久的伦贝尔古堡山脚下的村庄扩建而成。

  在经历了长达数百年的不断经营中,这个小村庄在一次次的修复和扩建里,渐渐变得格外的繁荣。而那条通往伦贝尔古堡的山路,也就在这一次次的扩建里,由原本是位于郊外的道路变成了一条只由从伦贝尔城里才能够上山的道路。

  多年以来,伦贝尔城已经成为了整个伦贝尔公国的荣誉象征。

  这里没有乞丐,也没有贫民,基本上只要肯工作的人,都能够混个温饱。当然,这座城市的生活水准和开销,也同样不低,甚至可以说比一般的城市都要更加昂贵。

  不过今天,整座城市倒是显得非常的安静。

  除了一些身穿重甲的巡逻士兵外,整个王都里就没有任何居民与旅人在街上行走,几乎所有人都躲在了自己的旅馆和家里。只有那些窗户正巧对着一条守卫明显较多的街道的民宅,窗户后才有人悄悄的打开一条缝隙,然后偷偷的观察着外面的景色。

  不多时,当阳光渐渐升向中午的时候,位于王都那个新建起来的传送们,终于散发出了一道璀璨的光芒。

  一位身披鹅绒软毛长袍的年轻女子,正从传送阵之中走出。

  这时,早已等候带旁许久的几名护卫,立即迎了上去,恭敬的单膝跪地,向其行礼:“恭迎塞西莉亚小姐。”

  这些护卫,正是塞西莉亚近卫军的士兵。

  最早的塞西莉亚近卫军士兵,基本都是伦贝尔人,他们是当年跟随克洛夫一起离开伦贝尔公国,然后跑到贸易之都收集塞西莉亚消息的人。只不过,后来随着一系列的变故而投靠塞西莉亚后,这些人便渐渐变成了一支极为可怕的精锐之师,但是代价却是这些原先伦贝尔公国出身的士兵在不断的减少。

  直至今日。

  塞西莉亚近卫军虽然满编规模可达五万,但是实际上还算是伦贝尔人的,却只剩不过百人左右。

  此刻,前来迎接塞西莉亚的,便是这批伦贝尔人——哪怕他们如今在塞西莉亚近卫军中也算是中高层领导的身份,可是能够回归故土,却依旧让他们喜极而泣。

  因此,迎接着如今伦贝尔公国真正的,唯一的大公,也是他们内心最为荣耀的地方。

  “人呢?”塞西莉亚开口问道,声音很轻,但是却非常的轻柔。

  “在伦贝尔古堡等您。”一名护卫开口回答道。

  “伦贝尔……古堡……”塞西莉亚喃喃低语,目光也不由自主的望向了哪怕站在这处靠近市中心传送阵的地方,也隐约能够看到轮廓的城堡,“已经有……十七年没回来了吧。”

  这座古堡,承载着塞西莉亚整个童年的回忆。

  自她三岁能够开始记忆的时候起,一直到她八岁被送去玛姬帝国的魔法学院之前,她都是住古堡里,她熟悉整座古堡里的一切:一砖一瓦、一花一草,还有那每一栋房屋的布局,以及庭院里栽种的植物。哪怕自她十二岁就再也没有回来过这里,可是仅仅只是看到这座高耸在海拔数百米高的山顶上的城堡时,被深埋在脑海里的一切记忆,却是全部都涌现出来了。

  十七年了。

  自十二岁听闻了父母的死讯,被逼着潜逃之后,整整十七年间,塞西莉亚都未再踏上故土半步。

  直到今天。

  塞西莉亚的眼眶,有泪水滚出。

  “塞西莉亚小姐,请上车。”有一名护卫,非常机灵的将早已候立在旁的马车牵了出来,然后邀请塞西莉亚上车。

  塞西莉亚微微点头后,便登上马车,然后在一整队超过五十名的塞西莉亚近卫军军官的护送下,开始朝着伦贝尔古堡驶去。一直到马车渐渐消失在街尾后,那些躲在民居和旅馆里的人,才终于开门走出来,目光也随之望向了街尾。

  许多人的神色,都显得异常复杂。

  在伦贝尔城开门投降的那一刻起,这些居民们就知道,他们伦贝尔公国又一次战败了。

  上一次战败,是在数百年前的时候,那次他们成为了玛姬帝国的附庸国,从此在玛姬帝国的人民面前,永远都显得矮了一等。而这一次,虽然战争的理由是复仇之战,是昔年被迫害的前伦贝尔大公皇女回来复仇,可是她却是带来了不属于伦贝尔公国的力量——在伦贝尔人的眼里,虚空帝国就是一群侵略者。

  谁会对侵略者有好脸色呢?

  无数人,都开始对自己未来的命运而感到堪忧。

  ……

  塞西莉亚,是一名魔法师,所以她对于情绪的感触,要比任何人都敏锐。

  早在抵达这里的时候,她就已经感受到整座城市那诡异的气氛。

  不过她并没有说什么,而事实上,她也不知道自己应该说些什么。但是塞西莉亚,她的内心却没有任何变化,她依旧决定执行自己一开始就想好的目标:所有愿意跟她离开的伦贝尔人,都可以在如今已经在虚空帝国内划分出来的伦贝尔省市获得一块永久权的土地,甚至在未来的数年间,他们无论从事任何事务也都有一定的优惠。

  马车,很快就来到了伦贝尔古堡。

  迎接塞西莉亚的,是海拉、阿尔弗雷德以及克洛夫、狄安娜四人。

  几人没有寒暄闲聊,而是在简单的几句情况询问之后,塞西莉亚就和海拉等人一起走向古堡里的大型会客室。

  任何一座城堡,都会有一个大宴会厅、大会客室,同样的自然也有在宴会厅里比较适合闲谈的小偏厅,以及更为私人性质一些的小会客室和私人会客室。

  狄安娜选择在大会客厅会见伦贝尔公国的和谈使者,显然是颇有意味的。

  推开会客室的大门,塞西莉亚一眼就看到了端坐在会客室一张椅子上的阿波罗。

  这位年过半百的老者,并没有因为战事的原因而显得萎靡不振,相反他的精气神倒是显得非常的旺盛,明显并不像是那种垂垂老朽的等死之人。此时阿波罗.贝塔在看到塞西莉亚进入会客室后,当即便起身迎了上来,同时嘴里也说了几句恭维的话语。

  双方虽然早已认识——毕竟塞西莉亚在伦贝尔古堡生活了那么久,对于这位十六年前不过三十来岁,正值中年人魅力最高峰而又口花花的男人,塞西莉亚自然是印象深刻。而同样的,对方对于塞西莉亚显然也害死拥有足够的了解,但是双方却依旧还是在狄安娜的介绍下,才正式开始切入主题。

  “不知道阿波罗阁下,为什么会来找我和谈呢?”塞西莉亚口气淡然的说道,“就算你打开城门,放我们入城,我们最多也只是稍微感谢一下你而已。但若是想以作要挟的话,你应该清楚会有什么下场的。”

  “我根本就不是来战斗的。”阿波罗轻笑一声,“我是来做一个提议的。”

  “如果是想要修复我们双方关系的话,那么我建议你免谈了。”塞西莉亚望了一眼阿波罗后,才开口说道,“被我列上名单的那些人,必须死,谁来求情都没用。”

  “我并不是来求情的。”阿波罗摇了摇头,“我是来为伦贝尔公国的所有子民请愿的,希望我们之间不要再有任何战争了。……因为这种行为,已经导致无数家庭破裂,他们都失去了自己的儿子、丈夫、父母,所以我希望可以停止这种行为。”

  “我也不想对伦贝尔的平民造成任何伤害,否则的话我就不是这么温和的处理了。”塞西莉亚这才认真的看了一眼阿波罗.贝塔,“我知道阿波罗将军你的意思,只是我也有我必须要尽到的职责。……我父母的仇,我不可能不报。还有那些当年参与了叛乱行为的贵族,同样是罪不可赎。”

  “我知道的。”阿波罗点了点头,“所以,我带来了一份礼物,希望能够证明我的诚意。……只要塞西莉亚小姐你相信我,我保证可以将你名单上的那些人,一一送到你面前?”

  “哦?”塞西莉亚挑了挑眉,“我倒是很好奇什么样的礼物能够表明你的诚意。”

  阿波罗没有说话,而是起身将放在脚边的一个礼盒拿起来,然后放到塞西莉亚的面前,示意塞西莉亚自己打开。

  塞西莉亚瞄了一眼阿波罗,然后轻轻的将这个礼盒打开。

  在看到礼盒内装着的东西时,塞西莉亚的瞳孔猛然一缩。

  甚至不止塞西莉亚,包括阿尔弗雷德、海拉、狄安娜、克洛夫在内的四人,也全都面露诧异之色。

  因为这个礼盒内,装着的所谓诚意不是别的东西,而是麦哲伦.伦贝尔那脸上依旧带着错愕不已之色的头颅。

  “麦哲伦大公知道自己罪孽深重,所以他愿意用自己的头颅来换取平息您滔天之焰的机会,以祈求您不要迁怒于伦贝尔公国的子民。”看到塞西莉亚的神色,坐在一边的阿波罗才终于再一次开口,“他说这件事,是他自己一个人的错,希望您能看在同族血脉的份上,宽恕他的子嗣。”

  “车轮以下的男性。”塞西莉亚凝视着这颗头颅,她本以为自己在杀了麦哲伦.伦贝尔后,会感到异常的愉悦和兴奋,可是直到看到这颗头颅就这么摆在自己面前时,她才发现,原来她所认为的感觉都是敬爱的,此刻剩下的,唯有空虚。

  阿波罗知道塞西莉亚说的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车轮以下的男性,就是指麦哲伦.伦贝尔的后代子嗣里,所有男性只有在车轮以下才能够活下去,高于车轮的都必须被处决。这是一种非常正常的血仇处理手段,因为那些车轮以下的男性此刻能够记住的东西并不深,所以他们根本就不知道自己的家族会发生什么事,当然前提是没有人想他们提起。

  毕竟,没完没了的与血仇子嗣互相厮杀,绝对不是一件有趣的事。

  略作迟疑之后,阿波罗便点了点头:“我明白了。……那女性家眷……”

  “只要保证不和我敌对,我不去理会。”塞西莉亚轻轻的将礼盒重新盖上,然后声音有些疲惫的说道,“我相信这一点,阿波罗将军你一定能够做到的,对吧?……不需要我亲自动手吧。”

  “完全不需要。”阿波罗.贝塔点了点头,然后又向塞西莉亚行了一礼,“感谢您的仁慈,菲尼克斯女王。我保证最迟十天后,名单上的所有人都会出现在你的面前。”(未完待续。)

看过《战神领主》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