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战神领主 > 209. 昔年故友

209. 昔年故友

  就在肖恩和莱莉正在试图说服多米尼克的时候,位于远方的血精灵领地里,血精灵的大军终于抵挡不住暗精灵的进攻,退守位于领地最中间的王城地带,此时的血精灵数量已不足五万——大概也就勉强能够组成一支军队而已。

  但是实际上,这些血精灵里很大一部分都是老人、孩童或者已经负伤毫无战斗能力的人。真正还能够上阵作战的,已不足万人,其中达到侯爵以上的高端战力更是只剩数十人而已。

  相比起暗精灵一方,血精灵已经可以说是完全到了穷途末路的境地。

  而此时,双方正在王城地带的城门口对峙着,但是彼此之间并没有爆发任何战斗的行为。

  因为真正决定血精灵未来的,已经不是眼前双方之间的战争了,而是位于高空之中的那场真正巅峰对战。而且事实上,此时的血精灵也已经完全不具备与暗精灵一战的实力,如果双方爆发最后一场战争的话,血精灵最终的结局除了灭族之外,已经没有第二条路可选。

  所有人的目光,不由得都望向了天空中那几颗黑点。

  事实上,这些黑点,每一个点就代表了一个人。

  六个黑点,恰好就代表了六名超级强者。

  六人彼此捉对两两厮杀,不过唯独中间两人并没有任何动作,只是浮空对峙,而左右两边的两处战场,却也并没有将战斗波及到中间这两人,甚至还下意识的尽可能远离中间两人。不过看这左右两处战场的战斗情况,却是一点也不激烈,似乎两人彼此都是出工不出力的样子。

  而实际上,此时能够决定战争胜负的,也确实并不是这两处战场。

  地面处的血精灵和暗精灵之间战争的结局,确实是看天空中此时的超级强者胜负而定。只是就连这处超级强者的战场,却也仅仅只是看中间两人的胜负——这两人只要有一方获胜,那么也就代表着血精灵和暗精灵之间的这场战争终于到了一锤定音的结局:获胜者的一方就可以无条件的吞并另一方。

  悬浮于半空之中,代表血精灵一方出战的是一名已经垂垂老矣的血精灵。

  他一头银色的长发垂落至脚跟,虽然看起来似乎像个八十岁的老人,可是他的双眼却依旧明亮着,这让他的精气神显得格外的凛然强盛。如果忽略这个人的外表模样,绝对没有人会认为这是一个已经即将死去的人。

  如果肖恩在这里,那么他一定会认出这个血精灵的身份。

  索尔斯莱安.图特拉克.鲜红之血

  一位活跃灰烬时代早期的银月精灵氏族强者,也是当年银月精灵时代的激进派强者,只是因为某些意外而流落至地底世界。但也正是因为如此,所以才有了如今的血精灵族群——可以说,血精灵之所以如此激进,乃至憎恨地表世界的一切,全是因为这位“鲜红之血”的功劳。

  他是地底世界第一次地表远征军的实际发起者。

  只不过很可惜,那个时候的地表世界,刚刚经历了最黑暗的年代,各族强者争相辈出,可以说是整个地表世界最为强盛和辉煌的一个时代。因此地底世界六大圣血族裔组成的远征军,并未能彻底征服地表,反而遭到了极为致命的重创,甚至一度被反攻入地底世界,差点导致整个地底世界变成地表世界的殖民地。

  如果按照游戏的历史进度发展,这位自第一次地底世界远征军失利后,因为遭到重创而被迫利用血族的秘术将自身封印于古柩内进行沉睡的大人物,将会在第三次地底世界远征军向地表世界发动新一轮战争的时候,再次被唤醒,然后成为资料片里的最终boss。

  不过现在,地底世界恐怕是永远不会再有第三次远征军计划了。

  而索尔斯莱安,也在此刻,血精灵一族即将被灭族的时候,被提前唤醒了。

  “我真没想到,你居然还活着。”伊莫库提着破灭之枪,倒是有些罕见的没有急着冲杀,而是和悬浮于自己对面的这位血精灵始祖打着招呼,“我们之间,得有十数万年没见了吧。”

  “自灰烬时代……地表是这么称呼那个时代吧,在那场诸神黄昏之后。”索尔斯莱安开口说道,他的声音并不像一般的老者那样带有一种低沉沙哑的苍老感,相反倒是有些像中年人那般沉稳有力。

  “诸神黄昏之后,世间一片混乱,之后的灰烬时代更是让整个世界陷入了黑暗。”伊莫库像是被勾起了什么回忆,笑着开口说道,“确实是被称为灰烬时代没错。……不过在那个大混乱时代来临之前,你就已经带领着族人迁徙到地底世界了,唔……为了伊莲娜,你也是蛮拼的呢。”

  “这也要多亏了你。”索尔斯莱安望着伊莫库,眼神显得颇为复杂。

  “你知道的,我对于漂亮的女士总是会忍不住伸出援手。”伊莫库耸了耸肩,“尤其还是一位心系整个族群的伟大女性,我就更没办法坐视不理了,所以我只好把关于这片净土的事告诉她咯。……我倒是没想到,你居然也会跟着一起过来,你这么做,算是背叛了当时你的立场阵营吧?”

  “这里确实是一片净土,至少……对于当时的地表世界而言确实如此。”索尔斯莱安叹了口气,然后开口说道,“只可惜,伊莲娜最终还是没能亲眼见到这片土地一面。”

  神圣精灵,可不是什么善茬,毕竟他们可是曾经统治整个世界大陆的最强种族之一。而之后虽然分裂为晨曦精灵与银月精灵,但是两者却也依旧都是一群好战分子,要知道这两个族群一个是支持诸神,一个是反对诸神,所以实际上双方也是打得一片混乱,许多地面战场的主力阵营就是这双方在火拼。

  而从阵营立场来讲,最终结果自然是银月精灵赢了。但是从实际意义立场上来讲,这场战争却是没有任何赢家。

  因为自诸神黄昏之后,整个世界就陷入了一片黑暗。

  那是史书上都不愿记载的最黑暗时代:灰烬时代。

  但是就算这样,银月精灵也依旧有着不同的派系划分:在灰烬时代的末期,银月精灵内部实际上就已经分裂成三派,一派是守旧党,坚守着他们精灵氏族的荣耀;一派是革新派,认为想要继续生存下去就必须要转变,不能再以这种残缺的方式而生存着;至于第三派,则是激进派,他们认为要恢复精灵氏族的荣耀,必须再一次征服整个世界。

  索尔斯莱安,当时就是激进派的领袖人物之一。

  只是,他却是爱上了守旧派的领袖:伊莲娜。

  当革新派脱离了银月精灵的掌控,开始为了他们的生活方式而分裂成森林精灵、高地精灵、暗精灵的时候,守旧派和激进派之间也以此为导火索爆发了一场自诸神黄昏以后,精灵族第二次浩大且惨烈的内战。当时伊莲娜深知守旧派已经不可能抵挡得住激进派的攻击后,毅然选择了相信一个未经证实的消息,决定离开当时的精灵王庭。

  只有索尔斯莱安知道,这条未经证实的消息,就是出自伊莫库之口。

  之后,除了始终不愿意离开的守旧派依旧在和激进派死战之外,其他守旧派银月精灵全部跟随伊莲娜离开了世界树。而奉命追击这支逃离故土的守旧派银月精灵的队伍,就是索尔斯莱安所率领的队伍。

  只是没有人知道,他其实一直都是深爱着伊莲娜的。

  所以当伊莲娜死在索尔斯莱安的怀里时,彻底暴走的索尔斯莱安便将整支追击队伍屠戮一空,之后为了完成伊莲娜的临终托付,带领当时剩下的银月精灵进入了地底世界。

  暗精灵,是之后才尾随这支银月精灵队伍一起进入地底世界的,只不过他们拒绝了索尔斯莱安的统帅。

  而当时忙于应付血族的索尔斯莱安,自然也没什么时间和精力去收拾暗精灵。直到最后,当暗精灵也占据了六大圣血族裔的一席之地,且索尔斯莱安发现已经不可能彻底消灭暗精灵后,他才停止对暗精灵发动内乱战争的念头。

  这个时候,这支银月精灵也正式改名为血精灵。

  名称的由来,是索尔斯莱安对地表世界的愤怒以及对其他精灵氏族的仇恨。因为如果不是他们,那么伊莲娜也就不会死,所以索尔斯莱安憎恨着整个地表世界的一切。

  而同样鲜有人知的另一件事,则是灰精灵的由来。

  实际上,灰精灵是银月精灵激进派和精灵王庭守旧派那场旷世大战的最后幸存者——当世界树最终破碎爆炸之后,所有没有死于爆炸的银月精灵们,都失去了操纵魔法的能力。他们终此一生只能使用近战武器,而且无论他们的妻子、丈夫是谁,其诞生的后代都会失去操纵魔法的能力,所以他们不被其他精灵氏族所承认,认为他们是受到诅咒的一脉。

  只不过到了今天,已经很少有人知道灰精灵的来历了。

  索尔斯莱安、伊莫库,算是为数不多知道这些久远历史的人。

  此时此刻,两人依旧并没有交锋,而是继续在闲聊着,说着那些只有他们才知道的秘闻、历史,以及后来的一些故事。或许从内心的深处,两人都不愿意对彼此举起武器,因此在索尔斯莱安来到地底世界最初的那段日子里,唯一能够跟他说得上话的人,也就只有伊莫库了。

  从某种意义上而言,这两人是一对挚友。

  “呼……”轻轻的叹了口气,索尔斯莱安笑道,“我们,现在的立场已经不同了,对吧。”

  “还是可以一样的。”沉默了许久,伊莫库才开口说道,“只不过……可以换一种方式而已。”

  “你什么时候成了效力他人的奴隶了?”索尔斯莱安突然笑了一声,笑声里有无尽的嘲讽,“当年的你何等意气风发,可是你看看你现在的模样,还是我认识的那位伊莫库吗?”

  “当年的我也是在为他人效力,如今的我也是在为他人效力,本质上没什么不同。”伊莫库并不介意索尔斯莱安的嘲讽,“只不过当年我们立场一致,我的自由时间也很多。而如今,我们立场成了敌对,而我的自由时间也少了很多,仅此而已。……但是对于我而言,本质上并没有什么区别。”

  伊莫库说的是他当年的出现,并不是偶然,而是来自于某个存在想要毁灭这个世界的强烈*。

  但是索尔斯莱安显然误会了伊莫库的意思,他凝视着伊莫库,声音变得阴寒无比:“所以当年,你给伊莲娜指路的时候,也是因为你所听命的那个人?”

  “那倒不是。”伊莫库摇了摇头,“挚友啊,这个世界其实非常大,有些存在是你永远无法想象得到的庞大和恐怖。……你应该知道,我将你唤醒的原因,如果我真的想要动手的话,完全可以在你苏醒之前就将下面那些人全部杀死。……我相信你知道我有这个能力的。”

  “是的,我确实很清楚。”索尔斯莱安沉声说道,“可是,可我同样清楚,你将我唤醒的另一个理由。”

  “哦?”伊莫库挑了一下眉头。

  “挚友啊,当年的我们曾是如此默契,我们一起在这个世界上驰骋着,奋斗着,杀戮着。”索尔斯莱安轻声说道,脸上露出了无比向往的回忆之色,“如果不是你的提议,我永远也不可能在这个世界占据一席之地,当然也就不可能会有后来那场远征地表的战役。……哪怕后来你不辞而别,哪怕这场战役是由你所提议发起的,可我依旧没有责怪你。”

  伊莫库沉默的望着索尔斯莱安,并没有开口说话。

  他告诉伊莲娜来地底世界只是一时兴起,确实是帮助那个女人。可是他向索尔斯莱安提议对地表世界发起一场远征,更多的目的却是为了掠夺世界本源而已,因为战争、破坏永远是造成损害的第一要素,而世界本源为了维持世界的平衡,势必要消耗大量的力量来恢复和补充,这个时候才是伊莫库掠夺世界本源的最佳方式。

  只是,这些话他没办法开口。

  当然他更加没办法开口的,是在那场战役发起之前,他就已经死了。

  被吉普莉尔所杀。

  “如果当初有你在的话,那场战争我们就不可能输。”索尔斯莱安的脸上,露出一丝狂热之色,“忘却你现在所背负的一切,让我们再度并肩作战吧。……你看,我现在已经苏醒了,而你也回来了,我们还能像以前那样的。”

  伊莫库轻轻叹了口气:“不可能的。”

  索尔斯莱安露出茫然不解之色。

  伊莫库的这句不可能,并不仅仅只是在回答眼下,同时还有回答当年那场战役。

  他当然不会告诉索尔斯莱安,当年那场远征战役,就算有他也在不可能获胜的。因为只要他出现,那么吉普莉尔必然就会再度降临,毕竟那时候她就是世界本源的守护者,必须要确保世界本源不会被过度压榨和破坏,但是如果只规则所许可的范围内修复,那么吉普莉尔肯定不会插手。

  同样的,现在的世界本源守护者是肖恩,如果他敢破坏世界本源的话,那么他第一个就得死。更何况,现在地底世界可是还有那个恐怖女人,只凭那个女人,别说是他,就算是他和索尔斯莱安再加上血族那位一起联手,都不够对方打的。

  “为什么?”索尔斯莱安望着伊莫库。

  伊莫库没有回答,只是叹了口气:“唯独你……我真的不想和你交手。”

  “为什么!”索尔斯莱安脸色阴沉。

  “投靠肖恩吧,你们没有胜算的。”

  “为什么!”索尔斯莱安发出了宛如雷鸣般的吼声,“为什么要背叛我!”

  说罢,根本不等伊莫库回话,便化作一道银白色的闪电,直袭伊莫库!(未完待续。)

看过《战神领主》的书友还喜欢